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69.第069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百分之五十么么哒。  “稍微往后点。”林静好和凑近的人说着, 手上的动作没停,这会儿铁板烧起来了, 糯米条儿不比枣花酥安静,尤其是遇上火油, 会乱蹦,她带着手套没事儿, 但是怕溅到人身上。

    话说出去了,最前头的小红却不见动弹, 只能看见她咬了一口之后就不停的跳着脚,舔着唇, 甚至都顾不上咬下一口。

    “完了完了, 我这个月怕是一分闲钱都留不下!”小红看着手里面的糯米条, 激动的对着林静好说, 说话间又猛吸了一把鼻子, 香菇经过油煎很出味, 和糯米浓郁的香气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还带着一丝竹筒的清淡,完了,她的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先解决眼下再说,小红一口又一口的把手里面的糯米条吃下去,那甜味在嘴巴里面散开, 红枣是脱了核的, 红豆是蒸过的, 入口即化。而糯米非常有嚼劲,不粘牙,咬开了吞下去,胃里面暖烘烘的,太舒坦了!

    “好了么好了么?”小红又往前凑。

    林静好拦了一下她,又赶忙去翻动手里的糯米条,不得闲。

    后头的人闻见味儿,也跟着喊起来。

    “我也要我也要……”

    “香菇香菇香菇味的!!”

    ……

    张美兰有些手忙脚乱,之前只有枣花酥一个,她收钱和帮林静好记个数字,之后把枣花酥放到铁盘里就行,还算是能忙活过来,现在这多了一个竹筒饭,根据糯米的颜色,倒是不难分甜口咸口,但是止不住这七嘴八舌的客人啊。

    好在糯米条也是一毛钱一个,不至于让她乱了阵脚。

    林静好自己也暗暗的盯着人头记着谁要了什么,却没有主动的去跟张美兰说,她日后肯定不止这么两种花样,让张美兰好好练一下,她也好放心的多搞几种新花样。

    把咸口的糯米条用筷子加起来,白白的糯米穿了一层金黄色的衣服,上头的油还跳着舞,离开铁板那滋滋作响声音也没下去,林静好把竹签插进去,然后递给小红,那味儿一瞬间在人群里头就散开了。

    煎的时候就觉得香,没想到凑的近了,这味儿都不止是香字可以形容的,小红狠狠吸了吸鼻子,然后和林静好说:“你每回都得把我吃到词穷才行啊,我好歹也是念完了高中的,居然冒不出来词儿形容!”

    “你小心不要烫了嘴。”林静好这话音刚落,小红这一口已经咬了下去。

    还好天冷,林静好摇摇头,继续照顾锅里面的枣花酥的糯米条,不一会儿小红就把那糯米条吃下去了,半天都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林静好说:“我以为枣花酥已经是人间美味,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

    林静好又看了一眼锅里头的枣花酥,我的宝,你再度失宠,心更疼了。

    “还真加花样了,你大娘我就不爱吃煎的,给我来个咸口不煎!”昨儿那个喊着上新的大娘这会儿可算是从人群里面挤了出来,上来就给了一毛钱,瞧着就有食欲。

    至于那个昨儿第一次吃到枣花酥的客人,刚尝过鲜儿,自然还是枣花酥的忠实粉丝,直接就要了两个枣花酥。

    那个喊着要吃热乎的,也如愿以偿,这竹筒啊,在林静好用烫水温着的情况下,可不是热乎的么,还冒着气儿呢!

    ……

    第一趟公交车离开,林静好的竹筒饭卖出去了十多个,锅里头就剩下不到二十个,她把薄木板下面的水倒在壶里,趁着没人在煤炉上热了一番,在倒回去,竹筒还热乎着,开水熏一会儿,又冒着热气儿了。

    天冷,就是不好保温,好在南方的冬天不比北方,温度没有那么低。现在看来,走一趟车折腾一回,也是能保持住热乎劲儿的。

    不过好在有了先钱有了枣花酥,一毛一钱一个竹筒饭并没有让大家觉得多不能接受,反而里头那么多东西,让大家觉得还挺值得,平时买枣花酥也是买,没了心疼,买起来也就痛快多了。

    可惜的是,枣花酥宝宝失了宠,卖出去的并不多。

    “好在昨天包的少。”张美兰看着笼屉上的枣花酥说。

    “嗯。”林静好点点头,她昨儿回家就开始准备竹筒糯米饭,没让张美兰帮忙,因为不太复杂,也不需要太多工序,做起来比枣花酥要快一些,专心让张美兰去做了枣花酥。

    她一个人,一晚上也就包了五十来个,不算多,今儿就算是没全卖掉,也不碍事。

    人赶着人,第二趟车还没来,公交站上又来了不少人,前些日子那个孙子在市里头读书的老太太也住着拐杖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一上来就挤在人群里头说:“丫头,你上次做的那个点心,叫啥来着?”

    “奶奶,叫枣花酥。”林静好一看,赶忙回答。

    后头有的年轻人不大高兴,这插队可还行啊,他今天特意跑来就为了买这个新鲜吃,为了这个他都排了半天了!

    “对对对,就模样特好看那个,给我再来两个,今天我大孙子回来看我!”老太太特别高兴,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五毛钱,一股脑儿全递给了张美兰。

    张美兰数了三毛钱找给她,林静好就把枣花酥上了锅,然后看着后面的年轻人再挤那老太太,就伸出手来,把老太太从三轮车前头拉到旁边说:“奶奶,您先站在这儿,这枣花酥啊,得煎一会儿,您等等。”

    老太太点着头,林静好又带上笑,问那个年轻人:“您要啥?竹筒饭还是枣花酥?”

    “两个枣花酥。”那个年轻人不大高兴,说话间带着些不悦。

    刚拿出来两个枣花酥放铁板上,林静好就听见那年轻人说:“我要这两个。”他指着先前放进去那两个枣花酥说。

    站在旁边的老太太没有注意到那年轻人的动作,两只手撑着拐杖站在那等着,林静好瞧了一眼,没说话,手上面翻着枣花酥,铁板里头的枣花酥不多,就四个,算上后头有人要的煎糯米条,加起来铁板上也就放了六七个。

    糯米条容易粘锅,又本身是熟的,林静好的手速自然是不能慢的,所以还是先照顾糯米条,为了不让它煎糊,还挪了好几次位置。煤炉中间火旺,边上自然就差一点,这来来回回的,枣花酥和糯米条就换了好几次位置……

    那年轻人花了眼,眼看着都泛了颜色,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是先放进去的,哪个是后放进去的,只好等着林静好分配,他不管,他就要先放进去的!

    插队不能有理!他是先来的!

    结果,这糯米条全部都送出去之后,林静好直接把牛皮纸袋子一个个的放在两根手指中间,在抓一个,刚好四个,拿着筷子就都装进了袋子里,稳稳当当的,一个都没掉下来,然后一只手抓俩,一边递给那老太太,一边递给年轻人。

    那年轻人不悦的抬头,就看见林静好挂着大大的笑容说:“不好意思,糯米条儿怕糊,枣花酥多煎一会儿会更酥一些,让您久等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啊……人都说了多煎一会儿更酥,所以他拿到的一定是先放里头那俩!

    接过来,年轻人正准备回上一句,就听旁边的老太太说:“没事儿没事儿,我不怕等,酥好吃,酥了好吃。”

    年轻人看着老太太笑的脸上的褶子都堆起来了,内心叹下一口气,奶奶啊,您插队就算了,还扎心啊?那话是对着我说的!

    把枣花酥从牛皮纸袋子里面赶出来,年轻人恨恨的咬了一口,又甜又酥,哼!哼!咦?心情突然就好多了……

    看来他还真没被人骗?

    林静好看着他舒展开的眉头说:“看您面生,今儿第一次买吗?我这儿还出了新品,竹筒糯米饭,咸口甜口都有,有空可以多来尝尝。”

    广告要到位,宣传不能少。

    数着钱,算着日子,林静好来这儿也有小半年了,眼瞅着就到了年底,这个月因为竹筒饭,生意特别好,除去休息日和下雨天的,竟然赚了有一百块左右,给了吴艳芬伙食费,再算上之前的,她们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小金库。

    林静好和张美兰商量,从这里头拿出来一百块钱另外放着,这是应急的钱,平时动不得,救命的时候用,张美兰自然是同意的。

    林静好把钱叠放整齐,又拿了一个存钱罐,放里面,然后塞在张美兰和吴艳芬平时睡的大床下面,才松了一口气。

    她也算是有钱傍身了,日子过得不用特别紧,剩下的攒到过年,她和张美兰还能做一身新衣裳,在修饰修饰她的小摊位。

    抱着这种心思,林静好干劲十足,挑了个不太忙的日子,她去市场上买了一斤黄豆,又买了一斤绿豆,回来之后泡了小一会儿,沥干了水,在不放油的锅里头狠炒了一下,稍微泛了些深色就出了锅。

    黄豆一个碗,绿豆一个碗,拿来蒜舀子放里头,一点一点先把黄豆捣先成了粉末,然后又磨了几粒味精撒进去,搅和开。接着把绿豆也一样捣成了粉末,又抓了指节那么大一点茶叶,磨成粉,洒进了绿豆粉里头。

    茶叶前些日子张宁刚从厂子里带回来的,说是厂子发的,让他们平时喝个新鲜。林静好特意认真的去征得了吴艳芬的同意,才捏了这么小小一坨,但是现在茶叶精贵着呢,林静好磨的时候还是觉得肉疼。

    忍痛搅和到一起,林静好拿纱布分别把两个粉末筛了一番,又找了两个玻璃油瓶洗干净控了水,把粉末小心的倒进去,在瓶盖上面又戳了几个不大不小的眼儿,才抱着回了屋。

    进了屋,她连忙走到桌子跟前,拿出事先准备的笔和小纸条,一笔一划的写下“黄豆粉”、“绿豆粉”贴在相应的瓶子上面,满意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摊位上面就多了两个小瓶子,买了竹筒饭的人少不得要得到林静好的一句问:“要不要撒点黄豆粉,或者绿豆粉?”

    黄豆粉和绿豆粉?

    “黄豆粉适合咸口,绿豆粉适合甜口。”林静好还是说了一句,当然如果要是岔开放也是没问题的,味精粉和茶叶粉都不算多,所以不太会影响口感,只是多加了一些香味儿。

    “我都要!”选择困难症的年轻人大概是所有客人里面,口味最独特的一个,林静好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还是问了一句:“那,还煎吗?”

    她指了指手里面他刚要的甜口竹筒饭。

    “煎。”想也没想就回答。

    看来他是真的治好了选择困难症。

    林静好头一次相信了外面吹出去的那些牛逼,她的点心,真的能治疑难杂症!

    但是她还是不想砸了自己的招牌,于是又小心翼翼的建议了一句说:“我觉得撒的太多味道肯定会杂,不如试试只撒绿豆粉?”

    那人瞧了瞧林静好手里面的竹筒饭,又看了看那一抹绿,颜色真好看,再看了件黄豆粉,嗯,还是绿色好看点。

    “行,你说了算。”他大手一挥,一副豪迈样儿。

    “好嘞。”林静好把煎好甜口竹筒饭穿上签儿,拿起来绿豆粉的瓶子,一点一点的在竹筒饭上面撒上,金黄色的竹筒饭外面包裹着一层淡淡的绿色,因为油温还没下去,尽管撒的不多,绿豆粉那股味儿还是很快散开了。

    红枣糯米竹子香加上绿豆这股子清甜味儿,别提多带劲了。

    那鼻子尖的说:“这里头还有啥味儿呢?说不出来,这股淡淡的味儿是啥?”

    林静好笑着递给那人,没有说话。心里头想:当然是抹茶味了!

    因为时代不同,口味也有差异,这小半年,林静好最想的就是抹茶慕斯!可惜抹茶泛苦,大多数人是吃不惯的,所以她未曾尝试。当然,她也尝试不了,因为她根本买不起茶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