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84.第084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孩子的哭声很尖细,林静好刚把奶茶拿起来,还没送到她妈手里,就被那突然起来的哭声吓了一跳。

    和来时不一样,他的声音一下子高了许多。

    “妈,我下午就不做甜甜圈和饼干了,明儿就二十九了,咱收拾收拾,赶下午那班车回去过年。”林静好又翻了一下日历,开店已经有几天了,这几天她也没咋休息,虽然不累,不过既然要回家过年,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张美兰也是这么想的,到时候赶个初四初五就回来,休息个一天就可以接着开门,毕竟大过年的,其实出来买东西的人也是少的。

    外面的孩子还在哭,哭声忽远忽近的,林静好这边就拿了笔,走出去,把那展板从外面拿进来,瞟了一眼,就见那大娘还抱着孙子,没走远,嘴上一直哄着呢,这会儿人不多,卖饼子的大姐和那大娘站在一起,不知道说啥,在逗她怀里的孩子。

    好像是看见林静好了,大姐提高声音说:“我看也是黑店,那里头卖的不是和我们家饼子店差不多?卖那么贵,良心都喂了狗哟。”

    “可不是么,几毛钱一个,我看她是想钱想疯了吧。”大娘也跟上那大姐的节奏。

    两个人你一眼,我一语,话说的不要太难听。

    林静好站起来,把板子拿起来,就站着那里看着她们,一句话都不说。

    两个人边说着边朝这边看,迎上林静好的目光,大娘和大姐就没有在大声说,不过即使声音不大,林静好还是看出来了肯定没说什么好话。

    “你怎么不进来?”张美兰站在里面问她,喝了一口奶茶,她还等着和林静好分享感受。

    “我在想,为什么孩子看见隔壁的饼子不哭着要,看见咱家的奶茶就哭着要呢?”林静好的声音也不小,不过还是温温柔柔的,她笑起来的样子如同沐浴春分一般,就好像是很认真的在思考这件事情,完全不是随口说说。

    张美兰猛地一听这个话,还有些愣了,印象中林静好从来都不会这样说话。

    “你怎么了?”张美兰从柜台里面出来。

    “我没事,就是看见别人说了一嘴,我也就跟着想了一下,不过这也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毕竟咱们的东西又不愁卖。”林静好还是笑,说话的语调柔软的不像话,你要是不细想她的话,怕是不知道她的意思。

    这下张美兰不出声了,她不知道自家丫头今儿是怎么了,但是也能听出来她说话有故意的成分。

    抱着板子走进去,林静好听外头那孩子还在哭,也是觉得有点可怜,奶茶的香味有时候是很吸引小孩子的,尤其是爱喝奶的小孩子,这种甜甜的味道会让他们很想尝试,五六岁的孩子正是每天喝奶的时候。

    想来能天天给喂,家庭条件肯定不是特别差的,偶尔喝一次奶茶也不会喝不起,只不过这个年纪的人大多数都是习惯了降价的。

    别说在这儿了,据林静好所知,隔壁的饼子店也是一样,买多了也会让给便宜一些,都是正常的。

    她也可以搞活动,但是价格必须是定死的,她没准备谁来都能降价,老客户买的多了,回头可以弄个什么vip,就算没有卡,偶尔一次性买多可以打个折什么的,但是别的就算了。

    在木板上面写下来休息的时间,林静好听着那哭声渐行渐远,但是却没有一点儿要停下来的迹象。

    得嚎的很久吧,林静好摇了摇头,把木板又摆出去,就看见隔壁的大姐回来,给了她一个白眼,就绕回饼子店里面了。

    再一进屋,和张美兰说话间又听到那个孩子的哭声,靠着楼道那个门,慢慢又远了。

    原来他们住在一栋楼上,难怪孩子能闻到味儿呢。

    也不是故意的,林静好的厨房窗户本来就没有关,煮奶茶和冲个奶茶不一样,这个过程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所以味道也会不断地堆积,这会儿通过没关的厨房门已经飘到了外面来,满屋子都是这个味,因为一直闻,林静好倒是习惯了。

    可是路过的人就不这么想了。

    她的门打开着,里面飘出来淡淡的香味,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像是一股子奶味,也带着一点花香的感觉,路过的人在店门口的时候,就吸了吸鼻子,走过去那股味道没有,又退了回来,在吸吸鼻子。

    就这样来来回回走了几次,总有人忍不住进来,这一进来,那味道立马变得比外面还要浓,就知道了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老板,你这味儿是啥东西?”

    “奶茶。”林静好手扒在柜台上看着张美兰算账,听这话一回头就说,看到来的是个男人,也没有说太多,就道:“是喝的,两毛五一杯,年前特价两毛钱。”

    把玻璃杯拿起来,林静好用手在上面的某个地方点了一下说:“到这个位置大概。”

    男人一般不会太过计较这个,要是真的想喝肯定会要,嫌贵也会直接走,眼前这个刚才林静好就注意到了,在门口来来回回走了几遍,怕是就是因为味道。

    看了看屋子里面卖的其他东西,也不多,那小饼干和甜甜圈他看着没多大兴趣,听说是喝的,就立马点头说:“给我来一杯,你这个味真是太香了,叫奶茶,是牛奶和茶叶吗?”

    他一边掏钱一边和林静好说话,原本不想进来,但是最后还是被味道给吸引住了,想不来都不行的感觉。

    “可以这么说吧。”林静好从屋里面提着暖壶出来,又拿了一个赶紧的玻璃杯在手上,走到桌子边上说:“这边可以坐下休息,奶茶可能有些烫。”

    那人也不着急,掏了钱就干脆走过来坐在窗边,林静好把杯子放在桌子上面,然后把暖壶的塞子打开。

    一股热气迎面而来,并没有冲着男人,而是冲着窗户,冷空气遇到这样的热气,他能清楚的看见雾气一点一点的飘出来,那香味也随着一点一点的飘出来。

    味道感觉变了又变,奶香味里面掺着花香味儿,一块儿从暖壶里面飘出来,味道浓郁的不像话,差点给他一下子刺激的晕了过去。

    林静好看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雾气,就把杯子往中间放了放,然后提着暖壶,一点一点的倾斜。

    男人看着有些微黄色的奶茶从暖壶口儿倒到玻璃杯里面,一点一点的流出来,看着非常有质感,看着就丝丝滑滑的,还没喝就觉得嘴巴里面有些干,喉咙也跟着有点发痒。

    林静好倒得比较慢,奶茶本来就烫,屋子里面不算热,如果倒的太猛蒸汽太高她怕看不清楚,也怕一个不小心倒出来,所以干脆就慢慢的倒。

    但是这对眼前的人,是非常折磨的,尽管知道这一小杯倒不了多久,就是觉得特比的焦急,想赶紧喝到这样的味道。

    好不容易等林静好倒完,他的鼻子已经被这股味道完完全全的填满,伸手就去抓桌子上的玻璃杯。

    林静好把暖壶盖子塞起来,刚说了一句小心烫,那烫字的尾音还没散,就看见年轻人吐着舌头,把杯子放在桌子上。

    “这是刚做出来的没多久,您稍微吹吹再喝。”虽然提醒来的有些迟,林静好还是把话送到,就提着壶往柜台走。

    因为倒了这么一杯,那味道又开始浓起来,窗边的玻璃杯子不停的往外冒着热气儿,这屋子里面的味道自然也是越来越浓。

    外面路过的人,就没有谁说是闻不见的,也有不少人和男人一样,都是循着味道进来的。

    酸梅汤的味道闻着就会让人觉得馋,流口水,奶茶却不一样,他的味道没有刺激性,但是闻的时间长了,只会刺激鼻翼,让人很想尝尝这个味道。

    因为比较烫,男人喝的也不快,不一会儿就引来了第二个,第二个又引来了第三个……

    这股味道不散去,门口总是不愁有人要往里面走,毕竟实在是太新鲜了,不进来的话,那都对不起鼻子的感觉。

    也有人半天都没弄明白是哪里的味道,在门口来来回回的不肯走。

    一直到晚上,林静好这屋子里面的味道没散,人也没有断过,还有隔壁隔壁篾竹店的老板,说自家媳妇闻了在家里头来来回回的走,他把这一溜儿都已经跑遍了,才找到这个味道,可真是折磨人,最后拿了两个缸子,咬咬牙一狠心,一口气买了两缸子回去,喝完了他媳妇就跑来了,在店里面抓着林静好聊了老半天,就想知道这个奶茶是怎么做的。

    不过客人实在是太多,所以林静好并没有时间和她说太多细节,一边招呼客人,一边就把人打发了。

    这一晚上过的实在是太充实了,林静好跟大家推荐了奶茶和饼干的吃法,结果不少人都坐在店里吃了起来,一杯奶茶,加上一袋子饼干,这一块儿吃下去,饼干的奶香味和奶茶味道的结合,就好像是在嘴里面开出来了一朵花,有浓郁的清香,有入口即化的酥,还有唇齿间的丝滑。

    吃一口,喝一口,让那丝滑把嘴里面那股腻香味儿冲下去,咽下去之后,嘴巴里面的花香味久久不散。

    这就是茉莉花茶的味道。

    之所以选择茉莉花茶,就是因为这个。

    不同的茶叶煮出来的味道肯定是不相同的,但是茉莉花茶煮出来的味道,一定是茉莉味儿最浓的,飘的香味也是最远的。

    一壶奶茶卖的空空的,没有尝到的客人还有些失落,尤其是那几个自林静好开店以来天天来的,这屋子里面的味道实在磨人,但是喝不到又没有什么办法,最后只能拎了一袋子饼干走,做心灵上的安慰。

    因为林静好没有再做,所以到了晚上的时候,所有的东西全部一售而空,连饼干都一个不剩,最后的两个让她以一毛钱的价格卖了出去,她去把板子拿了进来,趁着张美兰做饭的功夫,把平时那个开店时间的牌牌修改了一下,改成了过年休息和下次营业的时间,这才把门关了。

    当天晚上,林静好和张美兰给店里做了一个大扫除,第二天早上起来,就直接穿上衣服提着篮子,准备回县城。

    从楼道的门出去,大清早的就听见上面的孩子哭个不停,这哭声昨天晚上一直到林静好睡下来才停,所以她听着还怪熟悉的,就是昨天那个大娘抱着来的孩子,昨儿八成是哭累了就睡了,今天听着好像是又起来了。

    “这孩子是咋了?昨天就哭个不停,今天又哭,也不说带去医院看看。”张美兰在楼道里面说了一嘴,林静好也附和了一下,一个奶茶而已,应该不至于吧?

    这次她真的想错了。

    因为那大娘也不是傻子,当天就带着孩子去医院了,结果医生一看,声音洪亮,嗓子哭的就是有些红肿,不发烧也不咳嗽,除了哭出来的眼泪水水,鼻子里面也没有清鼻涕,还给手上扎了一针,采血的结果也是啥事没有。

    可他就是不听的哭,到最后就是干嚎,眼泪也流不出来,但是也不停歇。

    这怪孩子医生没见过,就问了他一句,你为啥哭?

    那孩子张嘴就说:“我要喝香香。”小嗓子压压的,显得委屈巴巴的。

    回头等医生一打听,也就知道了,看来是真没啥事,让他奶带着去给他买香香,虽然没病,可是这么哭下去,说不准就哭出点毛病来,小孩子嗓子都很娇气的很。

    大娘没办法,抱着孩子又回了家,直奔着好记蛋糕屋就去了,她是真的不想去那黑店买东西,但是为了孩子咱不得忍么?

    一路上孩子还在哭,抱着他奶的脖子嚎个不停,篾竹店的老板娘坐在屋子里面,编着花篮说:“造孽哟,这是生啥病了?咋哭成这样了。”

    这么想的也不止她一个。

    屁大点的孩子难受成啥样才能扯着嗓子哭成这样?

    他确实病了,五岁的孩子得了相思病。

    更惨的是,当他奶抱着他站在好记蛋糕屋前面的时候,迎来的竟然是……放年假了?

    大娘绝望了。

    这病治不好了。

    “别哭了……关门了……”大娘对怀里的孩子说。

    他果然不哭了。

    因为天塌了。

    *

    林静好和张美兰去新华街上面转了一圈,买了满满一篮子东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直接上车去了县城。

    面对突然回来的女儿和大孙子,吴艳芬那叫一个高兴,本来她准备晚饭随便凑合一下,看到她俩说什么都不干了,还好早先买下了年货,这就闹着要给林静好炖鸡。

    最后还是林静好说饿了等不住,才打消了她的念头,随便炒了几个菜吃。

    晚上的时候她们坐在沙发上好好给吴艳芬讲了讲市里头发生的事情,生意很好,让她不用操心,每天都过的挺充实的,还说等年后吴艳芬可以去市里看他们,林静好给她吃新做的饼干,在这里不好做。

    一直聊到半夜,三个人才睡下来。

    第二天就是年三十,本来到了下午张宁刚才放假,不过因为林静好他们提前回来,他特意请了一天假回来,当时她们娘俩走了也没有管三轮车,是后来张宁刚给卖的,那车在摊贩跟前还是挺抢手的,最后卖了二百多,张宁刚有零有整的全都给了张美兰,下午林静好就和张美兰还有吴艳芬带着钱去买了新衣服。

    今年过年咱不买布做衣服了,直接买衣服!

    因为是年三十,也有不少人出来买东西,看见林静好就跟看见了亲人一样,谁都要上来说一两句话,还有张嘴就要订做的,一个起了头,就不少人都跟着起哄。

    林静好没办法,只能说回来就是为了过年,初四就得走,才打消了这群人的念头,不过也让他们很是失望。

    没见到小老板的时候想,见到的时候想她做的吃的。

    这日子啥时候能是个头啊?

    别说外面的人了,这楼里面听说林静好回来的,那不少人家上来敲门的,皮猴和浩子还在初二是时候跑来给她拜年,浩子不如皮猴跑得快,林静好这门打开的时候,就看到后面的浩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说:“姐姐,我来给你拜年的。”

    等回头皮猴妈追上来的时候,和后面的李姨还唱了个双簧似的,你一句我一句,无非就是想要林静好做点吃的,花多少钱他们都愿意买。

    怕是初四早上她和张美兰就得回去,不然实在是撑不住大家的热情啊。

    也不是她不想做,而是工具都带走的七七八八了,市场这会也没什么人,下面上来卖东西的农民都回家过年去了,那些东西林静好买不到,也做不了,要是早几天准备上,也不是不能做上一些,偏偏现在这没办法。

    终于挨到到了走的那一天,张美兰早上起来和吴艳芬说话,就说到林静好从那边回来第一天做的奶茶,说的吴艳芬还有那么几分想要尝试,最后张美兰就问了林静好,家里材料倒是够的,吃了早饭,就让林静好教着她给吴艳芬煮了一小锅,又练手,又能喝。

    结果等娘俩这边上了回市里头的车,吴艳芬那边的门就响起来了。

    除了她家的大孙女,谁还能整出来这个味道?

    只可惜为时已晚,大孙女已经走了。

    群众:我恨!

    *

    回到市里头,林静好和张美兰直接回了店里面,因为甜甜圈和饼干的用料都不怕放,所以也是年前就备下来的,撑过这个年并不难,打奶的大姐倒是今天就出摊了,林静好在院子里面买了二斤奶和张美兰提着回了家,几天没住人没开窗,屋里面有些闷,她们把窗户打开透透气,又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准备开始做甜甜圈和饼干。

    两个人做起来要快上许多,林静好准备少煮一点奶茶自己喝,那边饼干烤上了,张美兰卷着甜甜圈,她就支了锅,把□□倒了进去。

    不到半个小时,林静好就听见那砸门的声音。

    不过砸的不是那个外面的门,而是楼道里面的这个。

    她打开厨房走了出去,站在门口问了一句:“是谁?”

    那边一个中年女声说:“是我。”

    听不出来是谁,但是这楼上的客人也不少,又是个女的,林静好也就没想太多开了门。

    结果这门一打开,就看见站在外面的大娘,抱着手里面的孩子看着她,她的表情有些无奈,孩子的表情有些呆滞,在看见林静好的时候眼睛稍微亮了一些,小手往前一伸,说了两个字:“香香。”

    “你是不是在家里做奶茶?”那大娘也不说个客气话,直接就问林静好。

    她点点头,不看那个孩子,而是看着他奶说:“没错。”

    “我要买你的奶茶。”大娘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伸进兜里面,掏出来两毛钱递给林静好。

    “我明天才开始营业,年后恢复价格是两毛五,不讲价。”她看了一眼那两毛钱,没有接,而是直接和那大娘说道。

    “什么?我等了你一个年?你今天都回来了,都做上了,不卖是几个意思?还涨价?”大娘一听就不愿意了。

    “没有不卖,只是今天不开业,想买明天再来吧。价格我一开始也跟你说好了,年后就是两毛五,我这里不讲价。”林静好说。

    对面的大娘一听,那另一只手就插在腰上,正准备开教育。

    “啪”的一声,门关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