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跪下,我的霸气老〕〔渡劫之王〕〔北雄〕〔春回大明朝〕〔黄泉阴司〕〔一世龙皇〕〔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89.第089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一天比一天热,林静好一个人看店的日子倒是适应的很好,客人多了也没有照顾不过来,找了个时间林静好买了几个托盘和塑料夹子,正在计划找个机会摆上给客人可以自己选择,除了平时做东西有点麻烦之外,其他的她倒是一个人也足够了。

    没过几天张美兰回来,告诉林静好已经定下来了,日子也选好了,一个月之后就准备结婚。

    决定的有点快,不过对林静好来说差别并不大,她决定结婚也不算草率,接触的时间也足够长,因为林静好要开店,她一个人也可以准备自己的婚事,倒是林静好这边有点想请个人了。

    按照张美兰的意思是,就算结婚之后,也可以继续留在店里帮忙,不过林静好并不这么想,傅刚给她办的证件上面明确的写了她一个人,也就是说这个店以后也都是林静好一个人的,也许前期过渡的时候需要张美兰的帮忙,但是她早晚都需要回归家庭。

    傅刚本身就是做生意的,林静好也是,那么家里面的事情总要有个人操持,重组家庭就不是只有两个人那么简单,有儿有女的,家里的事情也不少,张美兰每天跟着她赚她的私有财产?着实有些不合适。

    这几天下来,林静好觉得一个人暂时撑下去也不难,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她开始招工了,回头结婚的时候她去参加婚礼,店里也不至于没个人看。

    找了个机会,林静好和张美兰说了一下这件事情,张美兰开始不同意,毕竟她不想结了婚之后就把女儿这边放下,不过林静好说以后还是住在一起,那么生活上面还需要张美兰的帮助,说了一番,张美兰才算是同意下来。

    第二天她就写了个招工贴在了外面的玻璃上面,也没有写具体的要求。

    因为只有她一个人,所以林静好准备把那个烤箱稍微扩大一点,之前那个嚎啕大哭的客人基本上每天都来,每次来都会买上几个饼干,然后要一杯奶茶,坐在窗户边上,也不太会说话的,有的时候她会哭,不过没有了那天的模样,多数都是自个儿掉眼泪。

    林静好也给她递过手帕,不过她没有拿,自己身上带了。

    多数的时候林静好不太会去管她,因为她来的时候大都是下午,这个时候店里面基本上是没什么客人的,所以她就算是坐在那里也不碍事,而林静好早就把柜台边上收拾出来了一块,主要还是用于做东西。

    店里面特别安静的时候,那个姑娘就会把头放在胳膊上面,好像是睡着了一样,不过结账的时候眼睛基本上都是通红的。

    有好几次林静好走过去,给她热奶茶,她也只是抬头看一眼林静好,最后又把头低下去,临走之前,她会把饼干一股脑儿吃掉,然后把奶茶一口气喝掉。

    她好像也不需要上班一样,就天天在这里待着,一待就是一下午。

    有一天林静好再拿起来杯子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头来说:“谢谢。”

    林静好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直接端走了奶茶,到屋里面给她热了一下,走出来放在桌上,她拿起来一口一口的喝掉,这一次没有一把把饼干抓进去吃了,而是一个一个小口吃起来,就好像是第一次品尝一样。

    等她吃完,把奶茶全部喝掉才走过来,站在柜台前面看着林静好又说了一句谢谢。

    林静好摇摇头,然后收了钱,找钱的时候听到她说:“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在你这里就觉得很安心,也许是因为很安静吧。”

    “欢迎你再来。”林静好笑起来,把找的钱给她,她接过去装在口袋里面说还会再来。

    她果然还是天天来,林静好倒是猜不到她的职业,但是她给钱的时候也很痛快,除了饼干之外,又尝试了甜甜圈,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奶茶,之后日子她过来没有再哭,还是坐在那个位置上,偶尔会靠在旁边的墙上,偶尔会拿出本子来写点什么东西,直到客人多起来,她又会掏钱走掉。

    林静好和她并没有说过几句话,无非就是问她要什么,或者把找钱的时候,其他的时候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做吃的,也习惯有这么一个人了,林静好去厨房里面烤饼干的时候倒也不会不放心。

    有一次来了客人之后,她还有伸着脖子喊了一声老板。

    林静好走出来,瞧见一个算的上是熟悉的人,她走到柜台擦了把手,然后才问道:“请问你要什么?”

    “枣花酥……”那人半天才憋出来这么三个字。

    “枣花酥现在不卖了。”林静好直接忽地啊,然后指着那柜子上面的东西说:“有饼干,甜甜圈,饼干口味不少,你可以看看。”

    那人一听,还有些为难的样子,走到柜台前面,看着林静好说道:“我就是专门来买枣花酥的,我可以订做,还是要五十个,这次我自己来拿就行。”

    “订做也不接了,我现在开店的话,事情比较多也比较紧张,时间没有那么多,你也看到了我是一个人,门外还在招工。”林静好指了指外面贴着的白色条子说。

    那人回头一看,确实在招工,只是招工他也等不住啊,一听林静好的话,面上立马就紧张起来说:“老板,我就要五十个,我可以加钱,其实五十个你做起来也没那么困难对吧,我记得之前你也是自己做的啊,三四天我都可以等的。”

    林静好没有回答他,五十个的话按照之前的价格就只有五毛钱,枣花酥第一次在市场上出现,是84年,这两年下来,工资涨了不少,之前她一直没有涨价,是因为一来枣花酥不卖了,二来是定做的话还是有做的必要的。

    但是现在,她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去接这个定做。

    更何况这个人的订做,她是更不想接,想起来当初在市政府门口为了五毛钱讲来讲去的,她就觉得不舒服,干脆的用笑容拒绝了。

    年轻人有些着急,凑到柜台前面又和她说:“五十个,我可以两毛钱一个订做,你看行不行?”他又问。

    “不如你订做甜甜圈吧,如果你要五十个以上的话,我可以给你算四毛钱一个,订做可以给你少一些。”林静好指了指那边的甜甜圈。

    这价格一叫出来,那年轻人有些傻了眼,四毛钱一个?那不是比枣花酥要贵多了,他往那柜台跟前一瞅,就看见当初自个儿一毛钱买了半个的甜甜圈的价格翻了一番,他简直不敢置信。

    “你这店还能开下去?”他直接把心里话给吐了出来。

    这么贵的甜甜圈,居然还有人买?他不相信。

    “有客人的,或者你可以买点饼干,但是枣花酥的订做我是真的没有时间去做了。”林静好又指了指那边的饼干说,言下之意很明确,你要是买我店里面有的,我可以卖给你,但是你要是买我店里没有的,我不可能给你做。

    饼干的样式是比较多的,年轻人这么看下去其实饼干也没有多便宜,算下来的话比他自己给枣花酥涨的价格还要高不少。

    他觉得这样的店根本不可能有客人来,但是那边坐着的顾客很明显的再告诉他他想错了。

    但是偏偏他此次来,就是为了枣花酥来的,只要想到,心里面就没办法这么直接的走,原本还想和老板再说点什么,但是看老板的样子,是很明确的拒绝了。

    这要是别人,也许林静好还会劝上一句,但是偏偏是这个年轻人,开店以来林静好的东西其实不愁卖,每天做的基本上都是能卖掉的,即使他不买,也有别人买,毕竟不像是摆摊只有那几个小时,要是今天卖的慢一点,可以晚一点关店。

    自从只有她一个人之后,晚饭她都是凑合来的,手头有什么就做些什么,几点关店无非就是她要去厨房,有时候她会收拾完卫生再去关门,也有时候会早一点去。

    年轻人也不傻,倒是一下子就看明白了林静好的意思,他在饼干那儿挣扎来挣扎去的,就听到窗边的姑娘说:“老板,在来一份饼干,顺便给我来点苹果酱,今天有吗?”

    “今天有的。”林静好走到桌子前面把那原本给她装饼干的盘子拿下来,然后去每个饼干挑了一样装了五个给她。

    年轻人没凑过去,他只是看到林静好把一个一个奇形怪状的饼干拿出来,有小圆坨坨,还有星星形状,有的颜色比较深,有的比较钱,每个看起来好像都不太一样,还有的上面有一些星星点点,不知道是什么,颜色不太一样。

    这么多饼干让他有点看花了眼睛,展柜上面大概有七八个瓶子,每个瓶子里面的饼干都是不一样的,不过下面的牌子上面倒是写着价格都是一样的,三毛钱五个,旁边立了一个牛皮纸袋,里面鼓鼓的可能是装好的。

    尽管这么看是蛮小的,但是其实装起来还是挺多的样子。

    “订做多饼干的话,有优惠吗?”他问林静好。

    那边林静好又帮着客人热了一下奶茶,才回答他说:“你要是买100个,我可以给你送十个,便宜的话是不行的。”

    年轻人飞快的算起来,立马就得出结论,这样绝对不划算。

    之前在县城里面不是这样的啊,他还特意去了一趟县城才找到这个店的呢。

    最后还是没舍得,又和林静好讨价还价了一番,林静好表明了那就是最大的优惠,如果他订做的更多的话,还能再给一点,年轻人看她不松口,只能先走了。

    “老板,你这里还接受订做吗?”等人走了,那边坐着的姑娘才站起来问她。

    “不但有订做,也有定制,就是可以定制特别的蛋糕,按照你的需求和口味做,不过定制和订做太少的话都是做不了的,是有数量要求的。”林静好不疾不徐的说,今天已经是这姑娘来的第六天了,她的情绪看起来好了很多,至少今天没有哭。

    “没想到我只是随便进了一家来,竟然还有这么多花样,东西都是你自己做吗?”她又问,然后从口袋里面掏钱出来,自个儿算了一下要的饼干和奶茶,找了零钱给林静好。

    “嗯,目前是我一个人在看店。”林静好说着又指了指外面的招工启事说:“不过我倒是准备招一个长工,一个人还是有点顾不过来。”

    那人听了点点头说:“我看你平时到了晚上确实挺忙的。”看林静好看着她又说:“说来也是奇怪,那天我只是随便进来,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情绪,但是后来意外的觉得有点安心,虽然心里还是难受,但是总有一种进来就很平静的感觉,有时候晚上路过还是想进来坐坐,不过看你人很多,也就没有进来了。”

    这话让林静好有点惊讶,其实想来,她这个小店平时没人的时候其实挺安静的,多数都是她一个人在柜台前面做东西,偶尔在外面也就是把东西都摆放整齐,店里的东西不算多,林静好尽量把展柜都摆在一边,另外一边除了空余的桌子之外,就是一片空地了。

    大概就是安宁吧,她情绪崩溃的那几天,有这么一个安静的地方呆着,自然觉得安心。

    “以后也欢迎你常来。”林静好说。

    “我会经常来的,回去想想还真是感谢你,最近的糟心事儿其实不少,有时候回家想起来还会难受,这几天也怪奇怪的,吃了你的饼干之后,回家总是会想起来那个味道,也不知道你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让人一天到晚的惦记。”她说完就笑了,平时看惯了她流眼泪的模样,这么一笑,她自己也有些愣了。

    “我还以为我会走不出来了。”她低下头去,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来又说道。

    “没有什么事情是吃一顿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吃两顿。”林静好突然想起来后世这句话,笑眯眯的说给她听,心情不好的时候大吃一顿也算发泄,尤其是吃一点甜食,那就更是改善了。

    她这句话让对面的姑娘彻底笑了,她说:“你那个叫奶茶的,我回去也试着做了,听名字能感觉到你就是用牛奶和茶叶做的,但是我回去怎么做都做不出来这个味道啊。”

    听了她的话,林静好和她说,原材料是没有错,但是还有别的东西呢,不过不能告诉她,属于商业机密。

    被她逗笑了,姑娘也没有问她是怎么做的,走的时候又买了一袋饼干带走。

    林静好走到桌边把盘子杯子全部都收起来,心情也跟着好了一些,没有想到她的小店竟然还能带来这种效果,其实能够帮助他人也是一件好事。

    店里少了人手,林静好研究新品的速度就慢了一些,不过在柜台跟前也是能够完成的,她最近倒是准备做一种比较方便的吃食,像是饼干带走还算比较容易,但是甜甜圈只能用盒子拎走,在路上吃的话还是不算太方便,基本上不是在这里解决的话,多数人都是带到家里或者单位才开动的。

    比起来好看的外面,可以即食的也会更受欢迎一点。

    而且现在甜甜圈并没有那么多人买,有的人有些吃腻了,她最近的心思一直在饼干的多重口味上,倒是在别的地方有些慢了。

    挑了一个张美兰在的日子,林静好让那边的人展柜送了过来,因为这段时间她忙着结婚的事情,傅刚有时候也会过来,林静好做的这个展柜实在是不小,她是特意花了一个图纸给木匠的,连带着把自己全部的想法都说了个清清楚楚,木匠也没有让她失望,送过来的时候可以说是很有惊喜了。

    展柜的下面是木头做的,有几个柜子门,可以放一些盒子和袋子,上面的部分全部都是玻璃门,是可以上滑的那种,就跟后世蛋糕店的展柜一模一样,不过比那些还要稍微粗糙一些,总体来说也是让林静好非常满意了。

    刚好赶上傅刚来的日子,三个人一块儿把这个展柜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林静好就趁着他们看店出去了一趟,找了个批发市场买了一些锡箔纸和工具,准备离开的时候,又在门口的时候又意外的遇到摆着卖樱桃的小贩。

    没想到这么一来二去都三月多了,刚好是樱桃成熟的季节。

    蹲着的小贩面前有一个大筐,一个一个小小的堆在大筐里面,靠近樱桃枝儿的部分有些发黄,下面的见见是红透了的,看样子应该刚刚成熟就被摘了下来,怕是吃着也有些酸,不过用来点缀那是极好的。

    林静好询问了价格,不算便宜,不过她卖的吃食也没有便宜的,更不会在这些原材料上面省钱,何况过段时间到了樱桃开卖的季节,怕是还会涨价,不如现在买一些回去试试手,要是新品做起来,她需要的水果就不只是当季水果了,到时候总归要找个方法储存,她心里头倒是有了主意,就是还没有试过,现在在樱桃上面试一下,也是可以的。

    拿着东西回家了家,傅刚和张美兰刚好商量到了婚礼的一些事情,尽管是二婚,两个人还是准备请相熟的朋友摆上几桌,这几天就一直在忙碌这回事,主要是摆席的菜品一些的问题都需要亲自去看,这会儿她进来两个人正在说菜单的事情。

    因为是土豪,傅刚其实不在意选好一点的,但是张美兰又觉得二婚不要搞的那么铺张浪费,所以有一些意见分歧。

    原本林静好也不关心这些事情,不过听到两个人在讨论甜点的事情,在傅刚走后,林静好就多问了一嘴,张美兰本来的酒席里面是有带着甜点的,他们也有试吃过,被林静好把嘴养刁的张美兰不太喜欢,就在和傅刚商量这个事情。

    这个之前林静好也有想到过,不过后来一个人看店比较紧张,她一下子就忘了和张美兰说,她准备给她妈的婚礼做一些点心。

    早在县城的时候,翠翠二哥就从林静好这里订做过点心做婚礼用,现在轮到亲妈结婚,她早就想好了到时候要做什么,现在刚好说起来这回事,林静好也就跟张美兰提了一嘴。

    原本也没想到这茬,既然她这么一说,张美兰倒是觉得可行,就是怕她一个人不行,傅刚那边的朋友是不少的,反而张美兰这边其实只有家里人这一桌,如果让林静好都做过来,那要多累。

    对于这个林静好倒是不太担心,毕竟她不会弄太难做的,也可以批量生产的,其实不多费功夫。

    后来两个人一合计,这事儿也就敲定了。

    接下来的几天林静好就准备开始做新品,这一次她不打算让新品直接从店里面上,既然准备给张美兰做婚礼上用的甜点,林静好还是想来个出其不意 ,她的蛋糕店虽然不说在市里面多有名气,但是在南苑一村这边还是很吃香的,为了保留神秘感,林静好基本上都是在晚上去做新品。

    新品也不算是很困难,等到了张美兰生日那一天,林静好提前一天一口气儿做出来了五十个,第二天早上她起来的时候,张美兰在收拾等着迎亲,林静好则钻进厨房里面,把放了几天更红的樱桃拿出来一个一个摆在上面。

    她倒是没预料到,这一次婚礼上面的甜点,竟然会在后面引起一股潮流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