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剑修有点稳〕〔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95.第095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口感确实是有一些区别的,尤其是下面的蛋糕。

    林静好的蛋糕和冰淇淋起初是分开冷藏的,冰淇淋是在冻到一个可以抹开的状态之后厚厚一层涂在蛋糕上面的,所以她的蛋糕在冷冻柜里面呆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之前她在大客户那里吃到的,是在冰箱里面放过一夜的,里面的蛋糕会冻得很硬,和冰淇淋一样变得耐咬,而现在却不会,冰淇淋的口感和蛋糕的口感截然不同。

    体会到了味觉的更上一层,黑衣女子用小勺很快就把那一块蛋糕吃了个干干净净,等林静好准备给她打包的时候,她又让林静好给她切了一块。

    在这样的夏日,坐在窗边,外面的太阳透过玻璃洒在身上,就算是隔着玻璃,也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炙热,在身上灼烧。

    但是,每次勺子送到嘴巴里面的时候,那股冰冰凉凉的味道和软绵绵的口感立马就把身上所有的热气都治愈来了,真的是嘴里面的温度直接带了周身的温度,很神奇。

    黑衣女人大概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享受,又吃下去一块之后,还准备让林静好给她再切一块。

    “虽然很解热,但是还是不要一次性吃太多比较好,毕竟是冰冻的,不然对肠胃不好。”林静好看着黑衣女人还准备要,直接和她说道。

    女人看了看林静好,又瞧了瞧被她再次从冰箱里面拿出来的蛋糕,和林静好说打包起来,之后又直接掏出来两块四递给林静好说:“我再要一个,五天后来拿。”

    没想到定制还能这么玩,林静好感慨这不是定制,简直是按点拿货……她把钱推回去,对她说道:“不好意思,我这里现在关于冰淇淋蛋糕的订做已经满了,夏天之前怕是……接不了订单了。”

    林静好看着柜台里面小夹子下面的纸条,并不单薄,就单这样看过去,就已经有了十张左右,夏天的尾巴正在走来,林静好的冰淇淋蛋糕市场很快也会掉下去,所以她也不准备把订单太过延后。

    那边一听就愣了,那天来的时候不是好像还是第一笔一样呢么?还问是哪儿吃到的,怎么今儿就变了呢?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她是不知道,但是在夏天之前都吃不到那也是太过分了吧,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解暑必备,难道她上回订做的就是最后的了?

    “我出高价。”黑衣女人很是利落的和林静好说道。

    “抱歉,已经都和他们约好了时间,这个蛋糕做起来并没有那么方便,所以我这边实在是没有办法……”林静好一脸歉意的说,她腾不开那么多时间去做冰淇淋,而且还要一个蛋糕一个蛋糕的抹,这才是最费事儿的。

    这可真是万万没想到啊。

    不过此时在店里面的客人听了,倒是心里头一乐,从黑衣女人坐下开始吃的时候,他们就在了,其实冰淇淋蛋糕的味道真的不算小,天气越热,随着冷气的外散,味道自然也会出去更多。

    这会儿来买吃食的客人全部都看见也闻到了,她还在角落里面吃的一脸享受,这实在是有些太过于拉仇恨了。

    现在好了,反正你想吃也吃不到了。

    尤其是那蛋糕那么贵,还只接受定制,买不起自然也不会强求,但是心里头没有不惦记这么一说的,越看越想吃,偏偏人家还越吃越香。

    黑衣女人询问了林静好订做出去了几个,自己也算了算时间,发现确实有些勉强,就不在为难,倒是问了林静好还有没有别的定制,高级定制不会只有这一款,林静好说到时候会在确定下来之后写在门口的展牌上,黑衣女人才点点头,临走前还买了一些别的吃食。

    林静好的预定大概是两天左右做出来一个冰淇淋蛋糕,主要是冰箱太小,所以没有办法一口气把所有的都做出来,她只能空余出来上面的一层来做冰淇淋,冷冻的时间也比较长,所以没有办法快速做完,两天的话时间也比较充裕,并不会影响日常的售卖。

    结果从那以后,相隔两天之后,赶巧来的客人就能在店里面看到一次冰淇淋蛋糕的真容。

    从冰箱里面拿出来的冰淇淋蛋糕上面冒着丝丝凉气,乳白色的冰淇淋面非常光滑,一个圆形的蛋糕看起来没有什么特色,也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新鲜地儿,可是就让人觉得看起来简单大方,上面偶尔配上的水果都变得非常诱人。

    这水果自然有它诱人的地方。

    像是樱桃,林静好会拿上三五个放到小盒子里面密封起来,然后在冷冻里面找个地方塞进去。

    等冰淇淋蛋糕做好了在摆上去,不会影响美观,也不会导致冻出来的水儿流到蛋糕上,看起来那樱桃就像是正常摆放上去的。

    但是只有吃的人知道,绝对不是那样的。

    那天,店里面来取货的又一位土豪客户,当即就伸出手把上面的樱桃拿下来,看了看之后和林静好说:“这不能直接放冰箱吧?反正蛋糕也就我一人吃,我先给它吃掉吧。”

    没等林静好搭话,那客人就一下子喂进了嘴巴里面。

    据后来围观的客人说,当时那位客人就震惊了,她看着蛋糕店老板,嘴巴半天没有动,愣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来,接着就是对老板一顿猛夸。

    樱桃居然是凉的,有些硬硬的,放到嘴巴里面都能感觉到樱桃皮上有一层淡淡的薄冰,等到那层冰化了,樱桃光滑的皮出来,外面一层也稍微有些软软的,她轻轻咬下去,带着一点沙的樱桃味儿就出来了,慢慢嚼起来,还能感觉到樱桃的果肉变得冰冰的,沙沙的,但是也不妨碍它的味道。

    客人当时她在店里面就是这样形容的,她差点没拉着所有人说上一边,没想到一个水果居然还能这么吃,怕是只有在这才能体会到了吧?谁能想到还能这么吃?

    其实在后世,这种吃法是比较常见的,比较多的是葡萄,经过冰冻之后,可以存放很久不说,吃起来口感一点都不比冰淇淋差。

    更不要说是樱桃了,不过要讲究冻的方法,否则容易冻坏。

    冰淇淋蛋糕大家是买不起了,拿东西听着就贵,分开来卖也是不划算的,毕竟不能让它一直占着冰箱的位置,有不少客人倒是提出了想要的要求,但是林静好都婉转的拒绝了,不过会在豆乳盒子里面加上两个冻樱桃给大家解解馋。

    原本豆乳盒子就稀有,这么一来,那简直不能更稀有,只要有一个客人来了,发现特供有,进恨不得奔走相告,买不起太多,但是可以喊着大家抓点紧,只不过通常来了,都销售一空。

    不过奔走相告的作用就是,进来了多少都会买点别的,来都来了,空着手走?他们做不到。

    当然这里面不缺乏有几个比较别致的客人,那就是抠的比较紧的,平时钱都不太够花的,现在可到好了,每天都恨不得从各种地方能够抠下来一点钱,一到月底的时候,就去蛋糕店消费一番,这种人最怕遇到特供上的日子,不去心里面痒痒,去了又不可能啥也不买。

    心里苦啊,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啊。

    这里面最出名的客人,是南苑二村最后面住着的老酒鬼。

    这人在南苑二村特别有名气,生性嗜酒,因为这个毛病,老婆都跑了,他倒是好,每个月所有的工资都用来买酒喝,钱还不少拿,又不用养老婆孩子,守着一套爹妈留下来的房子,真正的不愁吃穿还够钱养爱好,平时也不咋爱吃,反正就是喝酒最大。

    他没啥朋友,也没人愿意和他做朋友,他的日常生活就是二两酒加二两花生米,吃了睡,睡起来上班。

    每天都要喝,一天不喝就不行。

    原本老酒鬼的生活还在酒的轨道上不停向前,也不知道谁就出来和他说了,酒有什么好喝的,天天都要喝,怕是没试过好记蛋糕屋的什锦果汁,还有奶茶,各种饮料,只要你喝了,我告诉你就觉得你现在喝啥都不是。

    老酒鬼一听,就觉得那人在扯淡,这酒是他一辈子的好朋友,也是一辈子的最爱,岂是什么果汁就能够解决的?

    他说什么也不肯相信,还跟那人大吵了一架。

    后来那人也是个嘴长的,到处和人家说,老酒鬼说了,好记蛋糕屋的饮料和他的酒比就是猫尿!

    然后喝过饮料的人就炸了,猫尿?我看他天天喝的都是猫尿吧,那难闻的刺鼻味哟!

    有认识老酒鬼的,就上去多多少少问了一两句,你喝都没喝过,可不能说那种话。

    老酒鬼才不管那么多,日子照常过。

    可是这说的人多了吧,他就觉得有些烦躁,为啥每个人都要说那个什么蛋糕屋的,卖的饮料比他的酒还好喝?他就不信了,有一天路过好记蛋糕屋的时候,就走了进去。

    小丫刚好把冰箱里面巨大的玻璃瓶子拿出来,擦干净上面水汽之后摆在了柜台里面,那瓶子里面一个一个绿色的小果子全部沉甸甸的在瓶底,她刚才拿的时候晃动了一下瓶子,里面居然还冒出来一些泡沫。

    这是林静好昨天晚上新想出来的饮料,傅刚偶尔也喜欢喝上一点酒,之前林静好教张美兰做梅子酒的时候,就想到有一天也可以用青梅做汽水,加上一点点小苏打,挤上一点儿柠檬汁,然后立马把盖子盖紧封存着,再次打开的时候就会变成汽水,一晃动里面都有清晰可见的泡沫。

    除了梅子汽水儿,林静好自己也酿了一些梅子酒,只有一瓶,她从柜台下面拿出来,和妹子汽水放在一起,两瓶看起来没有很大的区别,除非晃动汽水。

    她刚写上在小牌子上面写下梅子汽水儿+梅子酒,还没来得及写价格,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的跨栏背心,下面踩着一双拖鞋的瘦老头走了进来,这人跟小丫都住在南苑二村后面,小丫也算得上是认识,立马就迎上去,问来人要买什么,还是有什么事情。

    老酒鬼除了打酒,买花生米儿之外,从来就几乎不进任何的店,谁也不知道他平时到底是怎么吃饭的。

    “买饮料!我就不信外面那些个小犊子的话了,这儿的饮料还能比我的酒好喝?我看那就是扯淡,给我来一杯,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玩意儿,竟然能让那么多人说道!”老酒鬼一路就朝着柜台来了,上面是林静好刚才摆上去的梅子汽水,他看着瞅了半天。

    “这玩意儿是你的饮料?果汁?”他皱了皱眉头,好像和听到的不太一样。

    “这瓶是妹子汽水儿,这瓶是梅子酒,果汁是其他的。”林静好先给他指了指柜台上面的两个大玻璃瓶,打开冰箱,拿出来先开始冷藏好的什锦果汁给老酒鬼看。

    “别别别,那颜色恶心死了,梅子酒是用酒做的?”老酒鬼指着那梅子酒问。

    “嗯,里面有酒,不过不太多,度数也不高。”林静好回答,梅子酒是林静好用梅子泡的酒,不过里面除了酒之外,还有其他的,因为客人大部分都要上班,也少有人会选择酒精饮料,所以林静好就只做了这么一瓶。

    “度数不高有什么好喝的?我看外面那些就是瞎吹,我今天就要让他们知道,这梅子酒肯比不上我的酒,你给我来一杯。”老酒鬼指着那桌子上面的梅子酒说道。

    林静好打开瓶口,麻溜的给人倒了一杯,立马盖住瓶子,然后就把瓶子推到他的面前说:“一毛八。”

    老酒鬼皱了皱眉头,他从兜里面摸出来两毛钱给林静好,嘴里嘟嘟囔囔的说:“这玩意儿居然还比我的酒贵?等我喝了,让你们清楚清楚,还不如去喝酒!今儿我就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看老酒鬼本身就喝了些酒,不过好在还算清醒,也不是来闹事的,林静好找了钱就没再理会他,他也没再说话,拿着柜台上面放着的梅子酒,直接就喝了一口。

    喝完之后,他看了看林静好,又看了看杯子,然后吧唧了一下嘴,就像是喝到了一口不对味儿酒,然后又端起来杯子喝了一口,再吧唧一下嘴,还是不对味。

    老酒鬼就这样一口一口的把梅子汁儿全都给喝掉了,等见了底的时候,他才把杯子放在桌子上面说:“这是啥玩意儿?咋这么个味道啊?”

    没等林静好告诉他,他又掏出来两毛钱放在柜台上说:“再来一杯。”

    ……

    当天,老酒鬼在好记蛋糕屋整整喝了三杯梅子酒,直接就把林静好的一大瓶给喝了个底朝天,到最后那是一滴都倒不出来,他才走了,走之前还没弄明白这是个什么味道。

    不过后来再有人拿这个事情调侃老酒鬼的时候,他基本上不怎么回话,只是摆出了一张思考脸,他不会话,调侃就变得很没意思,于是说的人也就少了。

    结果没成想,好不容易大家不去调侃老酒鬼了,又在好记蛋糕屋看到了老酒鬼,他就像是和梅子酒结仇了似的,每天疯狂的给林静好送钱,皱着眉头眼漏凶光的看着梅子酒,他就是要喝出这个味道来,绝对比他的酒差远了,可是就是喝不出来。

    等到这事儿过去半个月之后,大家才发现,老酒鬼已经半个月没有打过酒了。

    原本用来打酒的小玻璃酒盅,现在回去还是满满的撞上一盅,但是他一晃一晃的带着回去,有人问他又打酒吃啊,他想了想说是梅子酒,虽然也是酒,但是有不太一样,联想到老酒鬼每天的举动,这八成是好记蛋糕屋出来的。

    笑话他的人没有了,倒是大家都惊讶于,一个喝了大半辈子白酒的人,咋说变就变了,梅子酒的魅力那么大的吗?他们要去尝一尝。

    梅子酒分分钟就在好记蛋糕屋站稳了脚跟,成为了众多饮料中屹立不倒的一个存在,不管林静好泡了多少,总是不愁卖,到最后干脆是卖的速度赶不上泡的速度,不过她也会给上班的客人建议梅子汽水,一般下班的时候,就由大家自己选择,不过由于买的人太多,她只能换了一个更大的玻璃罐子,然后又做了常温和冰镇的,冰镇的要加两分钱。

    就这,她的梅子酒和梅子汽水都是被争相抢后的饮料,什锦果汁一下子就跪了,更别提奶茶了。

    店里的招牌直接就被梅子牌饮料占领。

    这事儿其实也不大,但是老酒鬼的名声在南苑二村有点大,毕竟这人每天就靠着花生米和酒活下去,一直啥事没有,天天喝酒,喝起酒来不要命一样的,虽然不能说是戒酒吧,但是居然能喝别的味儿了?他们尝过那梅子酒,和白酒毕竟还是两个概念。

    而老酒鬼这边,每个月所有的工资都从酒变成了梅子酒,任谁去店里面都总能碰上老酒鬼,他每次就跟去打酒一样,给了钱,然后和林静好说一句来二两,就等着林静好给他的小酒盅里面倒酒,这日子说起来,那也是过的极好的。

    但是总有人看不过眼。

    隔壁饼子店的大姐,每天早上开门的时候,生意不如从前不说,隔壁的蛋糕店门口居然还排起了长龙,那么贵的蛋糕,那么贵的饮料,买上一杯饮料都能在她家买好几个饼子了,居然还有人去?她实在是不能理解。

    找了个机会就和自家老公说道呢,问他说:“你说隔壁的饮料真会让人上瘾不成?你看老酒鬼,以前那么爱喝酒,一看就是瘾特别大的,结果现在竟然每天都在隔壁打果酒?实在是奇怪啊。”

    她男人哪懂这些,就摇了摇头没说话,他又没喝过,也没有点爱好,咋能知道啊。

    但是大姐并没有打算放弃研究这个事儿,这条街上,因为蛋糕店生意火爆被抢了生意的,也不止她这么一家,每天都听说蛋糕店的客人总是去了说还想吃,走了第二天还来,总之就是喜欢的不得了,这玩意儿咋就跟上瘾了似的?

    而且不止是一个客人这样,她家大部分的客人全部都是这样的,没有说蛋糕不好吃的,在外面说起来那全都是吹嘘的话。

    几个人凑在一块堆合计了一下,人多力量大,突然就醒悟了,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儿,然后立马就一起跑了一趟市工商局。

    *

    林静好正在店里面张罗着生意,这几天早上下午空闲的时候基本上是没有了,客人一多起来,那就是什么时候都是忙的,她和小丫两个人刚给两桌的客人送上吃食,就看见外面走进来两个人,进来没有先说要吃什么,而是在店里面四处张望了一下,问了一句:“你们两个谁是老板?”

    林静好迎上去说:“我是。”

    “我们是工商局的。”来人直接说明,顺便出示了工作证。

    她没有想到工商局的人会上门,连忙笑脸相迎,就问:“两位大哥,大热天的还跑了一趟,有些热吧?有啥事儿,您坐着说。”

    给小丫使了个眼色,那边立马就把顶上的风扇给拧开了,这是林静好前段时间安装的,店里面热,平时人多,她就专门找了工人来安装了几个吊顶风扇,这几天不太热,也就没有开。

    工商局的人倒是也没有坐下,一个走到林静好卖货的架子上面看,另外一个则是注意到了挂在店里面的经营许可证。

    “你这儿经营许可和卫生许可都有?”那人声音不大的问林静好。

    林静好点点头,把人带了过去,上面还有工商局的红戳。

    这种小店八成都是没啥证件的,不过要是办起来也能办,就是有些麻烦,要求也会高一些,没想到这路边店居然有证,那人又凑近看了看,发现证绝对是真的无疑,才小声和林静好说道:“有人举报你这里使用致人上瘾的药物添加在食物里面。”

    林静好一听,愣了。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儿,要是被举报个别的卫生情况啥的,工商局这边实地考察一下也就没啥了,但是要是被人举报使用添加物来致人上瘾,可就是相当严重了。

    也难怪这一来就来了两个人,林静好陪着笑说道:“大哥,您说,要我怎么配合您调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