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96.第096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这用药物来造成上瘾的事儿,有大有小,不过多部分人是不愿意配合的,他们来之前对这个店也有过基本的排查了解,确实就像是掺了药物的,清一色的全说好,除了每天都来吃的那种,也有觉得味道一般但是就是想来吃的那种。

    总之什么样的客人都有,但是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不吃就想的不行。

    这可不就符合了么?再来店里一看,这会儿还是上班时间,店里面客人并不少,站着买的,坐着吃的。

    那人看林静好如此配合,手续也齐全,倒是也没有太强硬,只是声音不大的说道:“我要先检查一下你的厨房包括里面那个小屋。”

    检查这种事情,林静好在之前从未遇到过,对方只是这么说,就证明还在前期的调查阶段,并没有牵扯到封店等等,这么看情况并不算太坏,她也就笑着说:“我带您去吧,先看厨房?”

    对方点点头,就跟着林静好往厨房走去。

    一般厨房里面林静好来的最多,小丫基本上不会进来,她也就是做一些吃食,食材都是存放在那个屋子里面的,所以这里面东西并不多,除了平时用到的锅碗瓢盆,就是一些必备的调料。

    这些调料都很常见,外面都有外包装,很明显就是店里面都能买得到,现在有没有什么橱柜,只有墙上有一个凹槽是永爱放东西的,一目了然。

    林静好态度极好,把人带到厨房门口就没进去,也没离开。

    来两个人,一个无非就是看着外面的小丫,还有一个虽然在调查,却也一直看着林静好,不然这临时藏起来,搜不到也是白搭。

    既然要来调查,林静好相信他们在来店之前肯定是进行过了解的,不会这么贸贸然的来,所以她干脆利落的不离开对方的视线,还主动地带他调查,就是想证明她不怕查。

    在厨房搜寻了一番,除了基本调料之外,并没有其他,对方才在林静好的带领下又去了另外一间屋子。

    这屋子里面的食材比较多,林静好弄了个柜子按照分类放了起来,其他的就是烤炉台。

    因为老板客气,所以对方也没有弄的乱七八糟,而是翻着看了一圈,把食材都细细翻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这才走出来,又在客厅里面搜寻了一番,跟林静好说道:“我还需要把你店里的吃食带回去检查一下,你这里都卖什么?”

    那人说着就拿出来纸笔来记录,林静好立马就跟他说了所有的吃食,包括饮料都一个不漏。

    那人一个一个的记下来,然后又按照上面所写的去柜台里面一个一个的挑吃食,他们是带了自己的袋子的,用林静好的夹子挑,全程没有上过手。

    他是随机挑的,每一样吃食挑3-4个左右,饼干的话也是每个都要好几个,其他的都一样,饮料这边林静好都是一大瓶一大瓶的做,全部都放在一起,对方拿出来了几个小玻璃瓶,每个都装满。

    等到这些东西全部都装好之后,又搜寻了一下冰箱,才准备离开,林静好凑上去问了一下几天能出检验结果,对方也没明说,只说要是检查都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没什么大事。

    这被人举报用违禁品本身绝对是件大事,工商局上门检查多半也是严格的,从这次搜查来看,对方也是有准备而来,阵仗也不小,不过检查不出来问题的话,也不可能有什么官方说法,这事儿肯定就只能这么过去了。

    关于是谁举报的,对方也没有明说,看她这么配合,态度也不错,又没有搜出来什么问题,还和她说了一句,注意处理好邻里关系。

    这样下来,林静好八成也猜到了。

    不过这么一折腾,店里面原本的客人倒是走了几个,留下吃的没动弹,小丫站在柜台里面,还有些傻愣愣的。

    好记蛋糕屋在市里面可以说是小有名气,尤其是每天源源不断的客人,和那一批一批来定制的人,甚至都给这条街上添了不少色彩。

    但是抢生意是必然的,像是隔壁这几家的生意虽然不算是一落千丈,但是也是多少有些影响的,这无可避免。

    当天的生意倒是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该来的客人还是来了,老酒鬼一下班就过来打酒,那青梅酒最后就像是变成了他专属的一样,因为青梅酒没有办法一日两日酿好,所以林静好是特意找了个小罐子,直接性的在家里面酿了一罐子,毕竟那个味道比较大,带到店里来多少会影响蛋糕的味道,所以她是每天从家里面灌上一瓶来,主要还是卖给老酒鬼。

    自从和青梅酒干上之后,老酒鬼每天都在想,这玩意儿到底有啥魅力?其实里面的酒味并不浓郁,但是喝起来确实要比白酒的醇香更胜一筹,尤其是里面那股淡淡的酒香味配上梅子的清香,让他觉得这么多年的酒喝过来,虽然上了瘾,却也在尝试过新的酒味之后有了一点无味。

    其他人也是,到了点就来买吃的,就像是每天都习惯了一样,早上那回事到底没有做出多大的影响。

    不过,过了几天之后,就不太一样了。

    那天工商局来排查的时候,店里面的客人就不少,这年头干什么事情,全凭一张嘴,当然那些客人里面多数也是不信的,尤其是留到最后的客人,也知道最后啥都没有找到,还以为是淡出你的卫生检查,所以并不相信老板在里面添加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佐料。

    不过还是有好事分子。

    她的店算是这一条街上第一家被工商局上门造访的店了,店里的客人也不是一味的在蛋糕店买吃的,还会在别的地方买一些,外面的店自然不会那么好心,尤其是羡慕嫉妒恨老久的一些人,总是要和客人说道说道。

    你还不知道呐,那家好记蛋糕店被工商局查了,说是里面有违禁药品呢,怕不是什么罂粟壳一类的吧,那玩意儿吃了就让人上瘾的。

    工商局不会多嘴去说这种事情,万一林静好这边检查出来没有怎么办?那到时候不是坏了大事,所以除了那天上门之后小声的说了一句,也是不让客人听到的,主要是告诉一声林静好。

    生意下滑,自然是外面那些说嘴的人。

    这一个人说,就会有人心里面打鼓,毕竟确实是,吃了好记蛋糕屋的吃食,遇到烦闷的时候就会觉得安心,平时吃了也会有种很开心的感觉,而且味道不错,做的也特别好看,就让人忍不住喜欢起来,每天都去买,难道里面真的有东西?

    只要心里面有了这个疑问,那就不会去了。

    而且还会问别人,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

    自然别人也不会再去。

    林静好每日在店里面盘点的时候,也明显的感觉到了,生意在下滑,以前做的都能卖掉,但是现在每日都会剩下一下,她一直在延后关店的时间,甚至有一天直到很晚了,还剩下了一些没有卖掉。

    从进账看来就更是明显了。

    倒是有个好处是,现在天气已经冷了,东西比别的时候更加放的住,还好也有冰箱,一些不好保存的她也会放到冰箱里面,倒是不碍事。

    工商局的人后来没有再来,她也不可能去找人要个说法,这如果是卫生问题的话,其实不会有人说什么,这年头谁也不太注重这个,但是加东西都不同了,在大家的意识里面,虽然不知道那添加的是什么,但是肯定是对身体不好的,你想想,工商局都不让卖这种东西就知道了,于是他们只能看着生意一天比一天不好。

    不过也有例外。

    比如说听说了这事儿的小红二代,在隔天早上一大早就等在门口了,往常好记蛋糕屋是七点半左右开门,那个时候门外已经排上了长龙,还有相熟的人在门口讨论今天要吃什么,买什么,还有人说互相换着吃。

    还没开门,门口倒是热热闹闹了一片。

    但是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好记蛋糕屋门外就变的很是冷清,小红二代和自家朋友站在外面,看着稀稀拉拉没什么人,她们已经习惯早上要来好记蛋糕屋买点吃的,尤其是那热腾腾的刚烤出来的杯子蛋糕,或者是派,甚至还有一些别的,在来一杯热乎乎的奶茶,这个冬天的早上可以说是不要太美好。

    “其实要不咱们还是去隔壁买个饼子吃吧?”小红朋友也听说了那件事情,自然有些退却,在门口戳了戳小红二代说。

    “你们这些人啊,就是只看表面。”小红二代叹了一口气,和她朋友说:“为啥做的好吃就是添加了东西啊?你看这里头卖的吃的,哪个不是咱平时没见过的?我觉得能出来那种味道一点都不奇怪啊,虽然咱不知道是怎么做的,但是确实不一样,她要是能把一个饼子做出来让人爱上的味道,我觉得那才是有问题呢!”

    林静好打开门,就听见外面的小红二代说这番话,心里面不由得有些触动,生意确实不断在下滑,但是并不代表没有人再来,像是养成习惯的小红二代,依旧是每天都来。

    包括在她身后站着的孙大爷,听到她的话之后也说:“这丫头租的就是我的房子,姑娘勤快的很,之前脏成那个样子,都能收拾的这么干净,我可不相信她能加什么东西。”

    他这声音不小,在隔壁排队买饼子的人都听到了,不乏朝这边看上几眼的。

    谁都知道孙大爷买吃的是为了买个小孙子的,还有认识他的大娘在旁边说道:“老孙头啊,你可别这么想,万一要是有什么事儿,你那孙子咋整啊?吃坏了咋办。”

    孙大爷一听,当即就说:“这姑娘搁这儿都卖了一年了,我那孙子开始咋都不吃饭,现在吃嘛嘛香,除了平时我跟这儿买的之外,那就是吃饭也好生生的,你跟我说是吃坏了?这一天两天看不出问题,一年两年还看不出来?”

    这话说的更没毛病了,作为同样是第一波客人的小红二代恨不得给他鼓掌,林静好站在门边上,把这一幕尽收眼底。

    其实最怕的是在这个时候,连一个支持的人都没有。

    “今天吃啥?”林静好在门口问了一句,一般排队在第一个的客人,林静好打开门都会问上一句,今天吃啥?

    今天也不例外,小红二代嗷嗷待哺的就冲进去了,难得没有人拍在前面,每天早起的动力就是买吃的,然后都要担心会不会人太多她要迟到,不过今天怕是不用担心这个了。

    进了店里面,小红二代里面就挑了起来,她朋友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来,孙大爷倒是痛痛快快的进去给孙子又买了五个饼干,还跟林静好说:“别怕,咱行的正走的直的,让查去,查不出来事情,你只要开一天,早晚都会有人看明白。”

    孙大爷是个明白人,这话说的一点没错,没问题,工商局就不会再来人,更不会封店,现在还在紧张阶段,熬过去就好了。

    给她们打包了吃的,林静好跟小丫说这几天可以早一点回家了,第二天早上也不用赶着赶着来,到底没有那么多人。

    她也不准备闲着,反正现在是个空闲期,她倒是可以研究一下新的吃食,这眼看着入冬了,夏天有冰淇淋蛋糕,冬天自然也要有个主打产品,她倒是有了新想法,也准备落实一下。

    除了孙大爷和小红二代的每日光临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是雷打不动的天天来,不管到时什么时候,晚上下班时间必到,就是老酒鬼。

    这季节都没有梅子了,林静好用的全部都是之前泡的酒,泡起来的梅子酒不容易坏,也还能撑上一阵子,汽水虽然受欢迎,但是在冬天也就没了市场,还不如林静好做的口味奶茶让人喜欢,梅子酒就更是没人买了,她剩下的那些,也不过就是给老酒鬼准备的,差不多每天二两,那一罐子也能撑过去了。

    不行的话,她也准备换点花样。

    老酒鬼依然是那副样子,一进来就把钱往柜台上面一放,然后和林静好说:“来上二两梅子酒。”

    林静好直接就拿了玻璃瓶,给他的酒盅里面灌了二两,他不说话,收了找的钱之后就把酒盅一拎,然后就走,一刻都不多留,他来就只是为了打酒。

    没成想一出去,老酒鬼就又被人问起了,隔壁的饼子店大姐,看见他就说:“哟大爷,您还跟她家打酒呢?您不知道她家被查了啊?”

    老酒鬼步子一顿,停下来看着饼子店的大姐,眉头一皱说:“啥玩意儿?”

    “前几天工商局上门了,带走好多东西呢,说是里面有不干不净的东西,让人吃了上瘾,您还敢给她家打酒啊?”大姐倒是又说了一遍。

    老酒鬼猛地一下子还没听明白,过了一会才懂,没说话,那大姐就接着说:“您想啊,您之前一直都是靠酒的,这突然就爱上她家的喝的了,这可不是奇怪呢么,里头有东西,对身体可不好了。”

    这下老酒鬼倒是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他转了个身,正面对着饼子店那个大姐,说了一句:“我认识你么?”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大姐给问懵了,这和认识他有啥关系?

    老酒鬼低下头去,又想了一阵子,最里面嘟囔道:“是不是我忘了?一般不认识我的,谁和我说话啊?”

    想起来夏天那一遭,他又嘟囔了一句:“说话的也都是认识的人,没几个是不认识的啊,不认识的谁会和我说话?那应该是认识的。”

    然后就扬起来脖子和人说了一句:“我乐意,你管得着么?”

    大姐一听这个话,立马就觉得眼前这人简直不知好歹,看着他就说:“你这人咋这样啊?我是好心提醒你,别到时候吃出病来都不知道,那药物对身体能好么?”

    大姐先是没吭声,正准备说啥,就听见老酒鬼又说了:“对身体不好,我喜欢不就行了么?你哪那么多事啊?我乐意就行了,我管他那么多啊?我说你们这些人啊,一天咸吃萝卜淡操心,管别人那么多,还不如管好自个儿呢。”

    大姐心里头这个堵啊,又看了看那老酒鬼,腰一插就说:“我是为你好你知道不?”

    “我是你啥人哟?你干啥关心我好不好啊?你可别这么说,我现在就是一个老光棍,我还怕别人说闲话呢,不想和你牵扯哟。”老酒鬼怕了,他是真的怕,这话说的太容易让人误会了,他可是真的不想惹这一身骚,尤其是没了老婆之后,别提多自在,他一点都不想搞事情。

    “你年纪看着也不小了,有老公吧?没有我也不会要的,别打我主意。而且奇了怪了,咱俩啥时候认识的?我喝了那么多年酒,你还是第一个关心我的,但是我真不想娶老婆。”老酒鬼又补了一句,他是特别诚心说的,真的不是讽刺,毕竟他就没见过这种事儿,还真怕是对方看上他了,尤其是这么多年都没被人操心过。

    大姐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就过去了,老酒鬼赶忙趁着这个机会溜了,临走前还说了一句:“下次别和我说话了啊,咱俩没可能。”

    这话声音不小,还让人跟着看了好几眼,那小老头跑起来的速度可以说是很快了,生怕后面的人死追着不放似的。

    他这番话也让外头看见的人多多少少有些反应,虽然也不大,但是倒是觉得有意思,这还有人能看上老酒鬼了?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好记蛋糕屋啊。

    难道这个大姐是嫉妒人家生意?

    之后的生意还是平平,来的都是一些老客户,林静好开店也有一年多了,别的不说,客人还是积累了一些的的,确实有人和孙大爷想的一样,这要是真有点啥事儿,那早就吃出事儿来了,还至于等到今天?不过也有说,长期吃多了才会有害,一时半会是出不来问题的。

    当然还有人觉得大家有些夸张了,这工商局那边还没有出信儿呢,咋就开始乱说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你说对不?

    所以该来的还是会来,不来的倒是真的不来了。

    人云亦云,这事儿保不齐万一有点啥,那就麻烦了。

    不过这段时间倒是让林静好稍微休息了一下,也准备在冬天放个硬货出来炒炒名气,之前真的太忙,她的时间有限,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研究,现在倒是好了,每天都窝在厨房里面,等人多了出来一下。

    这边吃食被带到工商局,立马就送去做检验了,这玩意儿做的也不慢,几天就出来结果,结果就是人家里面没有添加任何致人上瘾的药品或者物质,怎么检查都是一些正常材料。

    包括饮料,饼干,全部都没有。

    检验报告出来之后,那天去的两个人就坐在办公室说这事儿呢,其中就问:“你说能有这么夸张吗?里面啥都没有加,就能让人这么上瘾,咱这个报告怎么写啊?”

    “就照实写啊,把之前采访的也都写进去,不过那些人也真奇怪了,形容的就跟抽烟似的,一口就停不下来了。要是不检查,说不定我还真以为里面有啥东西呢。”那人也说,这检验结果是进行了两次的,都没毛病。

    “可不是吗?要不咱也去吃吃?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玄乎啊?”另外一个人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