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神医〕〔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南非当警察〕〔他的小祖宗甜又野〕〔神魂丹帝〕〔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系统的超级宗门〕〔妖女哪里逃〕〔禁区猎人〕〔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黄金召唤师〕〔宁璃陆淮〕〔欺负仇人的女儿难〕〔蜜婚超甜:墨少家〕〔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三胎萌宝:霸气爹〕〔重生后我嫁给了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97.第097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店里的生意有起落,林静好也没回去也没说道这事儿,她准备自己解决,不想让家里人担心。

    现在已经找到造谣生事的人了,饼子店的大姐,昨天那么大声在门口嚷嚷了一回,怕是谁谁都听到了。

    她胆子也算是不小,要不就是没什么脑子,这里面有药品的事情,工商局十有八九是不会说出去的,除非检查出来关门大吉才会传开,正常情况下,在检查之前都没有人会到处传播,那么传播谣言的肯定另有他人。

    怕是大姐心里面没点谱,跳着跳着要承认是自己,自然还有一些其他人明里暗里的也说过,但是林静好没抓到人,干脆准备先搞一下大姐。

    既然她去举报,林静好就准备去报警,这不是诽谤是什么?根本没有证据,只是凭借一个工商局上门就说林静好在里面添加违禁药品,这话太扯了,直接就败坏了她的名声,工商局都没有说,她却说了,导致生意的下滑。

    诽谤对方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很明显是不正当竞争。

    对这种人,和她吵和她闹都是没有用的,不如干脆利落,让她知道什么叫法治社会。

    正琢磨这事儿呢,林静好就碰上了外面来的傅川,他和大胖小子一块儿来的,此行前来就是为了把零花钱败掉,大胖小子和傅川的组合,走起来和大胃王是完全不同的,傅川向来是慵懒的模样,走起路来也是不紧不慢的,但是大胖小子知道啊,好记吃的全靠抢,就算傅川是弟弟,那也没啥特权的,该排队还是要排队。

    这不大胖小子就有些着急,拉着傅川不停的叨叨让他快点。

    傅川一路被他拽着袖子,好不容易气喘吁吁的拉到了蛋糕店门口,却没看见许多人。

    “今天咋没多少人?难道是这么早就卖完了?走走走快点的。”大胖小子站在门口吓了一跳,拉着傅川进去,才发现里面吃食都有,没卖完,但是也没多少人。

    说不得就有些奇怪,但是又不能直接问人家老板,不过大胖小子和傅川倒是直接选择坐下来吃,傅川也捐献出了自个儿所有的零花钱,同时也觉得,好像是有点冷清,跟平时比起来,是不太一样。

    等回头大胖小子吃爽了,钱也花了个精光,傅川把最后一口奶茶干掉,才凑到柜台前面,半天还是没能问出口,就说了句:“我们先走了,晚上你早点回。”

    点点头,林静好看了看店里的吃食,和他说:“嗯你们路上小心。”

    俩人走出去一截,看着隔壁饼子店的大姐就在门口坐着,看见傅川她没吭声,等到人走远了,才又和后面进来的客人白话,你不知道啊?她家被工商局查了……

    去而复返的傅川回来就听见这么一句,站在原地瞧了半天,那大姐也是说的认真,根本没注意到别人听,反正听的人越多越好。

    但是傅川这边则是脸越来越黑,在中二少年的心里,我可以说我姐不好,但是你不能说我姐不好。

    我姐就是对的,我姐是天下第一,我姐做的吃食就是最好吃的,还至于放东西?

    你不是在扯淡谁在扯淡?

    当即他就要上去和大姐干一架,不过后面的大胖小子一把就拽住了他,然后说了一句:“你听听她说的,工商局来查的?你先别着急啊,工商局查人才不会说原因呢,这个地儿,没举报谁会来啊,肯定就是她举报的,你跟她吵啥啊,这工商局的事儿大啊,赶紧回去和你爹说啊。”

    傅川看了大胖小子一眼,他咋突然这么睿智了?

    “我妈就是工商局的,我跟你说,那个流程……”巴拉巴拉大胖小子叨叨了一堆,不过傅川压根就没听,他要回去找他爹,居然有人敢正大光明的在这儿说道他姐,不知道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外头的事儿林静好没有插嘴,这大姐也不是一天两天这样,说的越多,倒是更方便她报警了才是。

    吃食做的本来就不多,刚好卖完就关了店,这几天大概是还是老时间关店,然后把第二天的先都做好,不过因为生意冷淡,所以会减缩数量,有时候下午就能做出来,晚上回家的时间自然也就早些。

    这一天她回去,傅刚和傅川都不在家,她妈给她热了饭,吃完消化一下,林静好就躺下了,她准备明天早上一大早就去派出所,尽管现在诽谤罪还不太成型,但是教训还是够了。

    大清早林静好爬起来,就跑去了南苑一村附近的派出所,派出所有晚值班室,到了上班时间才会休息,相当于轮轴转,所以林静好去的早了,也不是找不到人,她直接冲着值班室去了,里面倒是有两个警卫,她进去的时候两人正在打盹儿,听见声了才有一个缓缓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啥事?”

    林静好这属于自诉,原本应该去法院,但是也要走流程,其实公安机关也会受理调查,诽谤罪本就是刑事案件,找派出所准没错,她去了之后就说明了情况,那边的第一步是先立案,在调查,最后移送检察院,这些都需要时间,不过林静好并不着急,走流程不怕。

    那边派出所记下来了案情的经过,然后又问了林静好的详细地址,让她回去等通知,林静好道了谢就准备往店里去。

    心里头还想八成这几天就会去调查了,这年头虽然法律没有后世那么健全,但是好处在效率好,速度快。

    在派出所的林静好完全不知道,饼子店就在这个早上,也迎来了一个大悲剧。

    好记蛋糕屋开门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半,但是饼子店开的早,六点多就开门了,里面亮着个暗黄色的小灯,大姐在外面负责客人,手里面时不时揉个面团子放到后面的小盆里,不一会儿小盆被拿走,一个一个烙成了饼。

    原本这一天和其他每一天都一样,就是早上起来做做生意,然后戳戳隔壁的是非就完了。

    但是没想到,这店门刚一打开,买饼子的人还没来呢,就先来了一群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人,二话不说,就先把大姐门口放饼子的小玻璃柜台给掀了。

    玻璃碎了一地,饼子也趴了一地。

    大姐吓了一跳,看前面来了七八个男人,这大冬天的,也没人会在这个点儿就出来买吃的,他们开门不过就是习惯罢了,顺便看看能不能碰上几个早起的,结果这一条街道,今天可真是一个路过的都没有。

    前面这几个人,那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大姐也没敢硬碰硬,但是看那一地的饼子,心里那个疼啊,上去先叫了一通大哥,那大哥一脚就踩在地上的干饼子上说:“谁是你大哥?也不照照你自个儿是什么德行。”

    说话就要往屋里面冲,里面她老公已经吓傻了,在市里头开饼子店也有七八年了,这事儿从来都没遇见过,等到对方进来的时候,他本能的第一反应,是朝后面退。

    大姐一看这个阵仗,当即就坐在地上了,又是哭又是闹的喊着:“杀千刀的啊,我造了什么孽,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平时跟你们有什么仇啊?”

    她这一哭一嚎的,就把楼上的都给吵醒了,也有人探出头来看,结果啥也没看到呢,大姐就被拉进屋里面了。

    哭吧,嚎吧,大哥们全部不说话,就看着她表演。

    大姐一句接一句的不停啊,又说自己多辛苦,又说自己摊上个这么没用的老公,又说这个又说那个的,听的领头人眉头紧锁,可真是够不要脸脸面的啊。

    “楼下的闭嘴啊,哭够了没,让不让人睡觉了?不行你离婚啊,叨逼叨啥呢!”楼上不知道丢下来一个什么,摔在地上,嘭的一声,把大姐吓了一跳,然后哭声更大了。

    这次她没说话,只剩下哭嚎。

    然后楼上就开骂了。

    “大清早的干啥啊?”

    “才六点你有完没完了?”

    “谁啊这么不要脸让不让人睡觉了。”

    探出头来的某个人说:“楼下饼子店的,大清早的杀什么猪呢,烦不烦?”

    ……

    一字一句全部都戳在大姐的心上啊,甭管大姐是不是被欺负了,楼上被吵醒的人,谁管你这个?

    等她哭够了,闹够了,带头大哥才开口。

    *

    大概快到七点半,林静好才进了南苑二村,因为去了一趟派出所耽误了不少功夫,好在昨天通知了小丫不用太早来,不然这大冷的天头还得跟楼道等着。

    不过林静好道的时候,小丫也已经到了,她拎着俩馒头站在楼道里面瑟瑟发抖,林静好赶忙上去把门打开。

    有些吃食都是昨天晚上就做好的,俩人也不用太着急,直接摆出来,就开了门。

    原本外面等着的都是排队的客人,现在人少,冬天的话老客人也不会这么早来,所以林静好也习惯了开门之后外面没啥人,她手里面拎着放在外面的牌子,直接就把门给推开了。

    结果,没想到,门外还真有个站着的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隔壁的大姐,她看见林静好开门,立马就冲上来,要拉林静好的手,林静好往后面一缩,眉头一皱说:“你这是干什么?”

    大姐一听她这个话,也不敢往前扑了,站在门外面,通红着俩眼说:“大妹子啊,我错了,都是我嘴贱,我不该说那些个话,你这东西卖的就是好吃,我承认我是嫉妒啊,你别跟我往心里去,我眼睛底下这俩玩意儿就是出气的,没看出来你是大人物啊!”

    这话说的林静好那是一懵,哪跟哪啊?啥跟啥啊?

    “平时我在外面说的那些混话,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都是我的错,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千万不要和我计较,我今天开始就站在这儿帮你解释解释清楚。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给你在添乱,都是我嫉妒,都是我的错,真的……我真的知道错了啊……大妹子……”大姐又说道,这说着那表情就跟要哭了似的。

    林静好听了一个云里雾里,昨儿下午还跟别人说道她这店咋咋咋的人,今天咋就转了性子了?不过看这样子,也不像是在开玩笑,更不像是讽刺,反而眼神里面带着一股子的恐惧。

    她恐惧啥呢?林静好没明白。

    都没等林静好说啥,大姐就在门口一个劲儿道歉,认错,啥都是她的错,她要弥补,她再也不敢了之类的。

    这猛然这样,林静好可真有点不习惯,但是对这人,她也没什么耐心,最后还是把她的话给打断了,也没说她这个道歉咋地,就说了一句:“你挡住我做生意了。”

    大姐热泪盈眶,抹了一把眼泪说:“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挡在你的门口,我马上就给你让开,大妹子你可别生气啊。”

    莫名其妙。

    林静好觉得她大概是疯了。

    她不挡路,林静好就把牌子摆了出去,大姐站在饼子店门口,也不敢往林静好的店门口挪,俩眼睛一直看着林静好,生怕她生气还是咋的,林静好一回头,就发现饼子店的门关的死死的,大姐还站在这儿,这都七点半了,生意不做了?

    林静好没有心情管这些,大姐不缠着她了,她就回了屋,还觉得奇怪的很,里头小丫听见了也觉得稀奇,每天这大姐除了说她们店里面的坏话,还真没听到点别的啥,今儿这是转性了还是咋了啊?

    从那个早上开始,大姐就一直站在饼子店门口靠近蛋糕屋的这一边,她不敢挡着林静好的生意,只能在不太远的地方,两只手交叉放在身前,来一个人,就要上去可人说句话。

    “是我错了啊,好记蛋糕屋怎么可能添加东西,都是我的错,是我嫉妒她生意好,乱讲的。”

    大姐第一次说出口的时候,还有些难以启齿,毕竟要承认自己的错误,还是在陌生人面前,那要相当大的勇气啊。

    林静好那会儿刚好站在门附近的位置看饼干还剩下几罐子,猛地一听这个话,就往门外看了一眼,就看见大姐把过路人拦住,然后开始不停的说,是她的错,看见上门了就以为是这回事,但是其实啥都没有,她就是嫉妒林静好生意好,还在外面瞎胡说八道,就是为了让她生意下滑。

    把头伸出去,林静好看了看外头的天气,今儿是个阴天,太阳就没出来,更别提是打西边了。

    从那天开始,大家就发现了,隔壁饼子店的大姐,前几天那是逢人就说隔壁蛋糕屋的不是,什么被工商局查了啊,什么这个那个了啊,说的就跟真的一样,搞的许多人都不敢去买。

    但是现在又站在好记蛋糕屋门口,一个一个的给过路人说,是她错了,其实人家根本没有这回事儿,都是她嫉妒心起,她就是嘴贱,反正什么话都说了,就是要告诉大家,都是她污蔑好记蛋糕屋的。

    这人怎么这样啊?

    其实本来好记蛋糕屋的名声一直挺好的,就说工商局这回事吧,有的人也知道那天确实工商局上门了,也带了一些东西回去,但是这等来等去,都等了半个多月了,也没见人家来封店啊,何况工商局上门检查卫生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证明其实一点事儿都没有。

    这么想一想,还有人觉得这个大姐很烦,一天到晚胡说八道不说,搞的现在人心惶惶,人家没什么事儿你胡说啥啊?

    还有几个平时也来的客人,还都被大姐好心“提过醒”的,看到她在门口那么卖力的说自己的罪行,老酒鬼躲了老远,生怕她扑上来似的说:“这种黑心,谁敢要啊,还好我跑得快哟。”

    ……

    口口相传的事情本来就快,大姐站在门口一个客人一个客人的解释,把自己的罪名说的一个不漏,至于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好记蛋糕屋,真的就是嫉妒,自从考记蛋糕屋开了,隔壁饼子店的生意确实受到了影响,她卖的那么贵,还有人买,她心里肯定是不痛快的。

    这事儿也是正常,但是你不痛快,你不能说人家里面有违禁品,这根本就是人品有问题啊。

    每天路过这条街的客人,看见她都觉得烦。

    直到有一天两个人到来,给她的解释又增添了一份色彩。

    他们顺着公交站往来走的时候,大姐正站在门口解释呢,说道她污蔑人家里面有违禁药品的事情,那两人脚步就一停顿,一个附在另外一个耳边说了些什么,结果就听那大姐说,其实里面啥都没有,咋咋咋的,都是她胡说八道的之类的。

    那人就上去说了一句:“确实是你胡说八道。”

    大姐一愣,这除了那几个常客之外,还是第一个过路人直接和她这么说的。

    “我们上次上门本来就是检查卫生情况,人家店主啥证也都齐全着呢,回去检查了也没毛病,你跟这儿胡说八道,也很影响我们工商局办事,麻烦这位同志以后都要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能为了一时痛快就捏造事实。”那人又说。

    这下听到的人都知道了,哦,这个是工商局的人啊。

    原来就只是卫生检查,真的是大姐在胡吹,你说她也有脸站在人家店门口啊?

    而且人家证件齐全呢,你进店里面一看就知道了,那挂在最显眼的地方的卫生许可和营业许可,要是假的,工商局上回不就给封店了啊?

    大姐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人家说的是什么话,俩人就朝着店里面去了,然后不一会儿自掏腰包买了不少吃的,一边走还一边咬着饼干。

    这原本就有几个爱看热闹的围着大姐看她忏悔,现在这么一看,群众都有些惊呆了,这工商局都爱吃,自个儿都掏钱来买吃的了,你要是说里面真的有问题,那肯定是假的啊。

    蛋糕店的生意一下子又恢复了,结果还莫名其妙的被工商局那俩人给打了一波广告,因为他们来了一天,第二天的时候又来了,买了不少回去,还在店里面喝了饮料,可以说是吃饱喝足。

    认识的人肯定是知道的,毕竟那他俩在门口和大姐的言论就坐实了身份,倒是真的相信了,好记蛋糕屋确实没问题,虽然说大姐天天站在门口解释,但是心里面总归是有个疙瘩的,现在疙瘩也没了,客人自然就都回来了。

    不过大姐还没走,她依然是早起就守在门口了,该解释解释,不能停。

    这没两天,就有两个人朝着这条街来了,他们溜达溜达就走到了饼子店门口,结果就看见饼子店的门没开,就瞧见外面有个大姐,就走过去,还没开口,大姐就先说了:“大兄弟啊,大姐前几天有没有跟你们说过好鸡蛋糕屋使用违禁药品,大姐是说谎话的啊,大姐实在是嫉妒她生意好才故意那么说的,现在大姐知道错了,其实人里面啥都没有啊,工商局那边都说了,没毛病啊!”

    俩人一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大姐,有一个开口就说:“你诬蔑好记蛋糕店放违禁药品?是因为嫉妒她生意好?你是这个饼子店的主人吗?”

    大姐狂点头,立马就说:“对对对是我啊,就是因为她生意好,我生意不好,我为了让她不要和我抢生意故意说的啊!其实她里面啥都没有啊!”

    没想到今天的出勤这么痛快,其中一个从兜里面直接掏出来一个银铐子,上去就拷在大姐的手腕上面说:“大姐,跟我们走一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