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00.第100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挑了个人不太多的日子,林静好去问了一下电话的安装费用,本机不算太贵,但是走线安装下来怎么也要几千块,核算起来成本是不太划算的,因为电话只能开放高级定制的客人,无法开放给普通客人。

    毕竟如此费用,普通人家也有些承担不起。

    这样说起来,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熔岩蛋糕做起来也并没有那么方便,所以林静好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回到店里就开始按照记录时间准备。

    和黑衣女子约好的取货时间大概是五天后,林静好并不着急,在这几天要多加紧时间做一些准备的东西,主要是为了腾出来两天左右的时间去做熔岩蛋糕,黑衣女子这次点的是一个定制套餐,里面除了熔岩蛋糕之外,还加了爆浆麻薯团,和饼干饮料套餐,怕不只是用来自家吃。

    从数量上,这一次的订单实在不算是一个小数目。

    在林静好好看,打开高端定制的端口不代表就是上次那个大客户这么一点,眼前的黑衣女子也是同样。

    既然是个大订单,对方没有要求口味,但是林静好这边确实是在口味上面多下了一点功夫,比如说在原本的杯子蛋糕,上面一般放的是水果,然后她特意在把上面换成了肉松,因为黑衣女子的订单虽然比较大,但是她不需要折扣,也不像其他人那样会讨价还价,所以林静好倒是可以换上一些成本略高的食材,其实相差看来差距并不很大,在价格上面并不亏。

    除了这个之外,订单里面还包含了一个普通蛋糕,那个做起来就方便的多,林静好直接用了冬日水果草莓做了一个草莓蛋糕,熔岩蛋糕做的是抹茶口味,这两个口味放在一起的搭配度其实还是很高的,酸甜的草莓配上了有些苦涩的抹茶,如果两块都能入嘴感受,那是两种不同的盛宴。

    其他的就是一些饼干,她没有细问,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样的场合吃,所以就是按照平时的那种做了一些,然后拿出了她之前去特别定制的纸盒子,把饼干在里面摆起来。

    等到差不多都做好的时候,她才去做了最后一步,熔岩蛋糕。

    等黑衣女子来拿的时候,林静好这边已经把所有的都摆在桌上了,现在客人已经习惯了好记蛋糕屋还有订做,所以在看到某个被堆满的桌子的时候,就也知道又有了新的订单,好奇的客人会问上一句:“老板,你这冬日是不是也有高级定制啊?”

    林静好点点头说:“嗯有的,熔岩蛋糕。”

    客人一听,又是一个摸不透的名字,也不知道好吃不好吃,是不是夏天的冰淇淋蛋糕一样让人神往?想留下来等一会儿,也不知道这次订做的人,会不会打开尝上一块。

    等到来人是黑衣女子的时候,以前留下的客人自然就想,她肯定会吃,上次就吃了好几块冰淇淋蛋糕呢。

    结果这一次,他们失望了,黑衣女子根本没有准备吃冰淇淋蛋糕,不但没有,直接大包小包的拎着走了,走之前还给林静好付了尾款,客人们在看到那天价的数字的时候,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子,买不起买不起啊。

    “熔岩啊,啥叫熔岩?”有人就问旁边的人,为啥最近出的蛋糕名字都这么摸不着套路呢?

    “不知道啊,我都不知道是哪两个字。”旁边的客人说道。

    “所以说你和他并没有什么缘分。”又有人说。

    林静好这边忙着收钱,也没有注意到那边的客人都在说什么,不过熔岩蛋糕这个名字,大家倒是不陌生了,毕竟现在好记蛋糕屋真的出个什么,都能够掀起来一股风浪。

    “其实说起来,人家蛋糕店那是真的很厉害啊。我活了这么多年,真的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花样,是从好记在这里开始,才吃到的。”有人说。

    “对啊,开始我还真以为里面有什么猫腻,因为我这人嘴巴不馋,肯定觉得奇怪,毕竟吃了还想吃。”也有人说。

    “你们别扯这些了,说说那个熔岩蛋糕是咋个回事啊?这名字听着都稀奇。”

    ……

    现在好记蛋糕屋门口,早上大部分都是聊这个的,毕竟之前有过爆浆麻薯团,大家就在想,熔岩蛋糕,还能熔岩到什么程度?

    据说有个学生听了之后,第二天去学校,问自己的老师:“老师,熔岩是啥意思啊?”

    语文老师被问懵了,啥叫熔岩?

    现在的学生这么好学?但是她也不知道是哪两个字,就让学生问了在来问。

    结果那个学生还真去好记蛋糕屋了,他在买了一袋子饼干之后,特别认真的问林静好:“老板,你那个熔岩蛋糕,是哪两个字啊?”

    林静好一笔一划的给人写在纸上,第二天他又拿着去学校了。

    老师看了之后,告诉学生说:“就是熔化的岩石,把岩石放到很高的温度下,就会形成一种比水还要粘稠很多很多的物质。”

    学生听没听懂她不知道,反正最后这个话倒是被传的到处都是。

    熔岩蛋糕,难道是把融化的岩石塞在里面了?

    那能吃吗?

    没等其他人研究出来什么叫个熔岩蛋糕,黑衣女子就已经把蛋糕带回家了。

    因为熔岩蛋糕里面是温热的,所以林静好和黑衣女子说了一些注意事项,等到她用的第二天,蛋糕倒是还保持原样好好的。

    等家里人来齐了,女子才让人把蛋糕拿出来,一个是粉色的草莓蛋糕,一个是绿色的抹茶蛋糕,两个蛋糕摆在那里看起来特别的好看,切蛋糕的人当然是黑衣女子,草莓蛋糕一刀下去的时候,里面软软的,切出来一个小小的三角形,蛋糕里面是黄色的,中间一层一层的粉色果酱,最外面的淡粉色奶油也让人看着就有些发馋。

    等到切成一块一块分完的时候,她才看向了熔岩蛋糕。

    心里面没点期待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她上手就给熔岩蛋糕来了一刀,结果这一刀下去,就有人看到里面有有一些绿色的汁儿流出来,不过不多,还以为是坏了,张嘴就说:“你这个蛋糕不是被骗了吧?咋里头还流水水呢?”

    随后就有人附和了,是啊,这年头的蛋糕哪有里面流东西的,不会是坏了吧?

    也有一个平时对蛋糕稍微有一点点了解的人说:“是不是里面没熟啊?还是生的面糊糊。”

    也有这个可能啊,随后就有人附和他。

    不过吃过爆浆麻薯团的黑衣女子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她只是笑笑没有回答这些人,顺着切下去,把这一整块从里面拿出来,才发现不止是这么简单的。

    抹茶的熔岩蛋糕经过林静好的改良,和后世的稍微有些不一样,后世的一般不会做太大,大约是一个人到两个人左右吃,都是共用一个盘子,然后你一口我一口的吃掉。

    但是她如果要做高定,又不能做小小的一个,也不可能要求客人去用专门的盘子和勺子吃,所以里面自然是有些不同,只是在刀力下去的同时有点挤压,才会流出来一些,但是其实里面就像是七分熟的鸡蛋黄一样。

    这种模式的,哪有人见过,之前那个人更肯定了他自己的想法,立马就说:“你看,里面真的没熟!”

    就算是没有见过这样的蛋糕,他也不觉得里面能流出水儿来的,就一定是熟了的。

    不过黑衣女子不这么想,只是说:“是熟了的,我之前尝过这家别的类型,确实有这种。”

    尽管这样,也还是有一部分人不愿意尝试,不过她也只分给了愿意尝试的人。

    结果后面,那些没有吃到,但是尝了一两口的人,就彻底的炸了,他们为啥没有要吃啊!现在要还来不来得及啊!刚才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之后问黑衣女子要了地址,就直奔了好记蛋糕屋。

    不过令人绝望的时候,除夕到了,好记蛋糕屋里面贴了一个休假条——初五开门。

    初五,初五——还有六天啊。

    其实林静好的年假放的不算久的,去年也是提前回了家,但是满打满算也有五天左右,今年在市里面过,她特意开到了除夕当天,只不过当天只上半天班,那半天主要卖的可以存放的年货,曲奇盒子。

    早就有了准备的客人在第一次提到曲奇盒子的时候,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看到的时候都不免有些失望,最主要的是,这里面的东西看起来不过就是饼干而已,只不过换了一个造型的饼干。

    所以并不畅销。

    饼干现在市场保留的一直很好,林静好每天的估算下来,饼干虽然价格属于她店里面偏低的,但是销量一直都是保持在平稳线上,毕竟有一些舍不得买比较贵的,那饼干是最划算的,所以她并没有着急用其他的东西取代饼干。

    主要还是曲奇的定价肯定会高过饼干,这一点很是重要,当两种商品摆放在一起的时候,肯定还是饼干的市场高于曲奇的市场。

    所以她干脆的做了一个年货盒子,里面放的就是曲奇饼干,盒子定价并不高,里面的曲奇有很多种口味,大概放置三十多个左右,如果是按照年货来屯的话,自然是不算贵的。

    她是提前三四天左右推出的,开始反响并不是很好,毕竟确实和饼干长得大同小异,不过总会有人先试试,毕竟是好记的新品,就算是买个饼干盒子回去当年货屯着,老板都说了,放到年后总归的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这不买不知道,回去一尝,那就吓了一跳。

    第二天急吼吼的跑来,第一句话就是:“曲奇盒子还有吗?我再要一个!”

    大家就看着他觉得奇怪,这都是饼干,有啥好吃的?不明白。

    那人看着大家,半天才说:“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和饼干,你吃了就知道了。”

    不过这话明显是不被接受的,眼见为实啊。

    当然也会有别的人去尝试,尝试过之后的第一感觉都是一盒不够,又去店里在买一盒,这买的人一旦多了,跟风的人也就多了。

    难道他们真的不一样吗?

    等回头自个儿买了才知道,真是不一样。

    饼干的口感确实要比外面的那些好上许多,但是还是比较硬的,吃起来可以说是耐嚼的,但是曲奇完全不同,一进入嘴里面立马就化开了,紧接着奶香味儿就全部都散开来,在嘴里面那是只多不少。

    “老板,再来一盒!”

    ……

    等林静好卖完最后一个曲奇盒子,就直接贴了休假的公告在玻璃上面,也注明了春节之后的开门时间,还是早上七点半。

    那后面赶来订做的人,全部都扑空了。

    可是能怎么办呢?

    这熔岩蛋糕,那注定是吃不上了。

    这边林静好直接回了家,这次过年是在市里面,他们一家四口,傅刚那边的游戏厅只休息初一和初二,毕竟过年的时候是他赚钱的时候,所以其实他们家的年,也就只过到了初一和初二。

    因为家里就张美兰一个闲人,所以她彻底大包大揽了整个年夜饭,从一大早就开始准备起来,鸡鸭鱼肉一个都不缺,林静好下午回去的时候,她正在厨房里面忙活着呢。

    傅川正窝在沙发里面看电视,听见开门声,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说:“姐,咱们去厨房里面帮忙吧?”

    这次傅川考试考的不错,比之之前来看那是大有进步,不过距离林静好给他的要求还是有的,他拿着成绩单讨好林静好求吃的时候,林静好直接拒绝了额头,当初说好的没达到,就没得吃,他缠了好几天,都没有什么作用,好不容易她赶早回来,这不立马就打了个好名声。

    “你是应该去帮帮忙,一个人做总归是有点慢的。”他们家都是生意人,这一天难得凑齐,鸡鸭鱼那些处理起来都不容易,加上家里面了煤气灶有限,所以做起来本来也慢。

    “一起去。”傅川立马表示,他没有办法用成绩单来骗吃,只能用别的办法了。

    “你去。”林静好笑起来,然后又补了一句:“没考好的人,在家里面总要表现表现。”

    傅川:……

    不过最后,林静好还是跟着一块儿进了厨房,三个人做起来还是快了不少,尽管傅川只能帮点小忙,不过到底还是在傅刚进门之前,把一桌子菜都摆在桌子上面了。

    这边坐下,就打开电视等春晚了。

    这个节目以前在是没有的,毕竟电视机现在虽然算是在普及,但是价格高,还要票自然是不好买的,他们家里这个,是他们结婚之前就有的,平时也算是家里面的消遣之一,不过回来太晚的林静好是很少去看的。

    春晚开始,一家人也开始说说笑笑的吃了起来,这个年多了他俩,倒是也过的比平时热闹一些。

    等初二,张美兰还和傅刚去了一趟县城,不过只去一天,傅川说什么不肯跟着,最后的决定就是,干脆林静好也一起留下来,这倒是随了傅川的心意,做饭的人终于换了。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林静好直接抓了苦力去店里。

    早先她就准备把店重新弄一下,只不过因为每天都需要开门做生意,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大收拾一下。

    现在里屋还放了一个过年前订做的玻璃柜子,外面也需要重新摆放一下。

    现在店里面的吃食林静好基本上是全部都摆出来的,今天做的分量,都直接摆在店里,她也会抽空再去做一些续上,不过不会放到后面,而是直接摆在柜子里面,如果里面没有,那就是真的卖完了。

    也是因为这样的关系,林静好的柜台是不够放的,随着客流量增大,她做的吃食也在增多,前面的柜台多多少少是有些摆放不够的,现在正好趁着这个过年的机会整理一下。

    由于之前开店的时候林静好只是普通整理一下,所以这一次的工程还是很大的,之后的几天差不多都用美食做诱惑拉了傅川做苦力,赶在初四倒是收拾的妥妥当当,年后在找人走个灯线,天短黑的早,倒是屋里面也亮堂一些。

    初五这一天早上,林静好从家里来店里的时候,路上都没有什么人,毕竟年假还没有过完,她不疾不徐的进了楼道,小丫倒是已经到了,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她们俩就来了一趟,主要还是做了第二天的吃食,今天早上的主要目标,就是多烤。

    因为现在假期还没有过去,不能确定第二天的客人有多少,所以在数量上,林静好多多少少还是减少了一些的。

    结果没有想到,第二天打开门的时候,出乎了意料。

    门外的客人居然,不减反增?

    这排队的人前面还是那几个,家里面屯的曲奇盒子早就已经吃完了,就等着开门的时候在买一些别的,至于后面那些踩着七点半来的客人,此时也是见识到了人民群众的力量。

    这队伍排的,你还真难以想象,一个蛋糕店居然能有这么多的客人,而且还是在大年初五的时候。

    站在前面的人就说了:“老板,就等着你开门呢。”

    “这几天别的不想,就想你这一口,老板,你那个曲奇盒子不会只是过年的时候才有吧?这一年过的,我女儿每天都要捏几个吃,昨儿就吃完了。”

    “那你家可能算是比较厉害的,居然到昨天才吃完,我们家那几个小崽子,连初一都没撑过去就给吃完了。”

    先把人都请到店里面来,柜子里面已经上了新的吃食,大家一进来就发现店里的陈设有了变化,瞧着也更干净利索,真的是只是单纯的进来看上一圈,就能感受到和其他的店面不一样。

    好记蛋糕屋里面时时刻刻都是干干净净的,营业许可和卫生许可摆在最显眼的地方,让人看着就放心。

    这且不说了,老板还很贴心的在墙上挂了一个很大的钟表,主要是用来提醒早上的客人,上班不要迟到。

    所以说,喜欢好记蛋糕屋,也不只是因为吃食真的好吃,讲究点的人,还是喜欢来这种老板细心,又让人放心的店买吃的,至少咱吃不坏人不是?

    不过这一次来的客人里面,除了那些平日里面有些脸熟的,也有一个不太一样的。

    那个年轻女人一进来就先在店里面打量了一番,像是来店里的客人,林静好一般都不适优先去招呼的,都是确定好了要什么,那些不好拿的,叫老板过来帮忙拿,不然的话是忙不过来的。

    她一声没有叫,只是来来回回的把店里面都打量了个遍,把所有的吃食都看了一遍,等到人少一点了,才问林静好:“你这里是不是有熔岩蛋糕的定制?”

    林静好点点头,从她推出熔岩蛋糕到过年的时间确实并不长,不过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专门会在过年后第一天过来。

    “我家老爷子,吃了你的熔岩蛋糕……”她皱着眉头看了看林静好,然后说:“每天都念叨,有些上了瘾,我想跟你这订个蛋糕,但是你这蛋糕为啥这么多人买?”

    她没有明说,但是从她的表情但是也不难看出来怀疑。

    “你不是本市的吗?”林静好问她。

    “嗯。”对方点点头,又看了一眼旁边买了不少的大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