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15.第115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翻过年去林静好就专心的开店,滨市那边彻底交给了傅刚, 店铺还需要看一下。

    每天早上起来林静好照旧是开店, 年前的定制全部做完,然后就抓紧时间把年后又定制了一批出来, 林静好计划是从开始装修这边的店就不开了, 等回头那边开起来,这边再说。

    刚好还能在新房子弄好之前再赚一笔钱。

    这段时间大家都说,好记蛋糕屋的老板勤快了许多, 原本高端定制五天一排队,现在三天一排队,其实是因为物价的涨幅已经影响到了平时那些小饼干小蛋糕的售卖,她的量也是一直在减少的, 这样的话定制做起来自然就要比之前快一些。

    当然市里面的定制出的还是少,多半都是年后从别的地方过来的,大概都离得不远。

    到了四月份的时候,傅刚那边就把房子给说定了, 林静好找了个时间过去看了一下,价格适中, 买下来的话她还会剩下来一笔可观的装修费用, 而且地段就在临江湖的其中一面,后面隔了一条马路就是一个居民区,正面朝着临江湖, 二层楼, 上下加起来差不多有二百多平米, 后面带了一个小小的院子,不大,有个十几平米。

    而傅刚也是确定了一条商业街,他那边的事情林静好不太清楚,不过也知道他的店开在了闹市区的娱乐街上,距离临江湖大概有十五分钟左右的车程,不过为了方便,他还是在临江湖附近买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用来居住。

    毕竟如果要居住的话,还是舒适第一,这是他们商量出来的结果,倒是傅川蛮开心的,他觉得离他姐店近就行。

    等确定下来了日子,林静好这边干脆不准备开店了,她在那边准备签买卖合约的时候,就和孙大爷打了个招呼,说是不准备继续租下去了,大概还有一个月左右,让孙大爷可以找人租一下,店里面的东西她很多能都剩下。

    这边孙大爷只涨过一次房租,而且涨幅很小,也是和他小孙子有着一些关系,这突然听到林静好要走了,还真是有点可惜,自家那个熊孩子现在不是小孩子了,也会自个儿好好吃饭了,孙大爷倒也是痛快的就答应了,没让林静好再付三个月的钱,他自个儿准备登报往外租一租。

    小店经过这么一年多,让林静好收拾的也是有模有样的,里面的展柜什么的她都不准备带走,能卖的她准备卖掉,不能卖的她准备留下,柜台什么的,留给孙大爷也好租。

    因为物价的关系,所以其实现在剩下的多半都是定制的客人,周围的熟客也有,比较少,所以她的关店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那边合同一签下来,这边她就开始准备盘算出去,而且在提前几天的时候,也已经把那边的地址,还有开店日期,都做出了一波新的传单出来,平时来定制的客人,林静好会给发上一张,上面也有大概的开店时间。

    有的客人听说林静好换地儿,本市的自然是千百个不愿意,但是想想离省城也不远,倒是后面也就接受了。

    邻市的觉得变化不大,定制还是要跑路子,只不过换到了省城,至于省城的,那就别提多开心了。

    这其中大胃王是最心痛的,当初搬过来之后她那股嘚瑟劲儿现在全部都得到了回报,以后这再也不能随便买买吃吃了,心里面那叫一个痛啊。

    把这边该弄的都弄好之后,一家人才准备开始转移阵地。

    她的店比较小,收拾起来也方便,冰箱和冰柜她准备带走,傅刚也有一些东西要带到省城去,所以干脆都送到了他那去,让他一块儿想办法弄过去,这样她也就算是收拾妥当了,因为游戏厅的事情处理起来比较繁琐,所以最后决定的就是她们三个人先过去,傅川在那边的学校也已经搞定,不过也要下个星期才能开始上课,这边的课就停了下来。

    平时在林静好开店的时候,张美兰和傅刚一趟一趟的去市里面,倒是也已经把家里面该准备的东西全部都准备好了,现在过去也就是收拾收拾,然后直接就可以住人了。

    这猛地一家三口全部都搬走,其实也是个不容易的事情,林静好属于没出多少力的,这里面干活最多的还是张美兰,当然还有同样暂时不用上学的傅川。

    等到一家人真的利利索索的搬过去了,都已经是快要四月底了。

    家里面的事情她没有操心,房子的手续倒是在傅刚朋友的帮忙下进行的非常顺利,现在林静好也是有独立房产的人了,她一到了滨市,基本上成天都窝在自己那个小店里面,现在倒是天头挺好的,不冷不热,她准备好好的装修一下。

    傅刚给她找的这个房子其实属于街角处,步行到临江湖的话大概需要五分钟左右,临江湖的绕湖种满了杨柳树,这个季节倒是到处飘着柳絮絮,也刚好趁着这个机会,林静好对附近了解了一下,顺便每天去店里面看着点装修。

    附近的话这一排的话营业房有几个,临江湖的其他面也有这样的砖瓦房,那边的话也是差不多,有几家住人的,也有几家开店的,开的店有餐饮店,也有一些商品店,小卖部也有几家,不过让林静好觉得惊讶的时候,临江湖东边那条街上,竟然还有一家律师事务所,这倒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原以为这个年代法律并不是那么吃香,想来已经到了八十年代末尾,法律开始彻底的融入生活,倒也不是完全没了市场。

    后来傅刚还说,她的买房合同一类的都是从那个律师事务所拟的,现在做什么都讲究法律了,为了安全起见,当然还是找个律师比较靠谱。

    林静好这么一听倒是还有些放心下来,法律的健全就是社会的前进啊。

    因为林静好的要求比较高,装修起来也比较耗时,不像傅刚的游戏厅店,没几天就装修出来,弄个墙弄个地然后就准备摆机子,机子一摆就直接开业了。

    她这边店面不大,但是要求绝对是精装的水准,这会儿家家户户都是水泥地,但是林静好硬是找了一家卖瓷砖的,把她这个小二楼从楼下到楼上都铺上了瓷砖,白墙刷了起来,门头也是找了专门木匠刻的,她准备挂一个大大的门头上去,这次没有用好记蛋糕屋,而是除了把自己画的“h”后面跟了个大大的好记,然后在右下角的地方写上“烘焙·西点·蛋糕”的字样,然后这些字上,她自己上了颜色,门头上面一些细节,她都是她自己准备的。

    所以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忙的不可开交。

    除此之外,就是厨房了。

    林静好这个屋子整个下来二百多平米,下面大概有一百多平方米左右,楼上小一点,院子不算在里面,她这次也不准备弄烤炉了,做出来多少会影响口感,专门按照要求,直接在厨房里面做出来了两个大烤箱。

    烤箱的原理本来比较简单,所以他只是找了个懂行的,稍微的动了动嘴,就在整个厨房里面做出来了一个大烤箱,她倒是没有把厨房弄的很大,大概有个七八平米的样子,反正这做东西,平时也就是林静好一个人,不需要那么大的空间。

    接下来就是展柜了。

    林静好把自己的冰箱和冰柜还是放在了柜台旁边,为了方便起见,在柜台旁边她弄了一个玻璃展柜,圆形的,也是专门定做的,都是按照后世的规格来的,只不过后世冰柜,她是展柜,蛋糕在里面放的时间不能太久,保存不住。

    其他的外面就是贴墙的玻璃展柜都是一些饼干什么的,还有有些她放面包或者派的,整个小店其实放这些即卖品的地方并不多,比这个要多的,还是客人落座的位置,二楼暂时是空着的,院子她也没有太收拾,目前都不太用的上。

    她把前面的一扇窗户彻底改成了一扇大的,里面放了不少原木桌子和原木凳子,整个屋子的展柜和凳子都是一个色系的,在周围在摆满了绿植,甚至还专门弄了花架子摆在外面,等到大功告成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傅川都傻了眼了。

    这还是原来那个小二楼么?怎么被这么一改之后,跟那书里面的小洋楼似的?

    全部都装修下来,傅刚那边大概的证件也都已经办下来了,林静好这边这两个都是和食品挂钩的,也比较好办,大概就到了六月中旬,这边林静好挑了个吉利的日子就开了店。

    小店在这临江湖开起来,倒是精致的装修外表吸引来了不少客人,路过的人都忍不住进来看一看,只不过林静好还是延续了她一贯的作风,东西不多,但是每个前面都是有价格的,这价格看起来,就能够吓跑不少人。

    还有的客人一走进来,看到柜台里面的天价点心,就算是长得再好看也没了食欲,直接就说:“怕是想钱想疯了吧?”

    对于这种人,只能是好走不送。

    于是好记的第一次出名,竟然是在……贵上。

    不过也会有路过的人进来买,一开始觉得贵,会买一些比较便宜的面包尝试一下,倒是后面就成了回头客,每次路过的时候,饿着肚子总是会进来买上一两个,到底不算太夸张。

    尤其是吃过之后,这贵有贵的道理,便宜的话哪有这种口味和口感?

    不过林静好这边,倒是还是靠着老客户来维系的,上次那个留洋的小伙子,听说了他的店已经开到了省城,立马就带着哥几个过来了。

    这一走到门口,就瞧见了外面林静好弄的小黑板,小黑板上面写着上新饮品:咖啡。

    这个小黑板不太大,是被木头包裹起来的,林静好在旁边弄了几个绿叶,有什么新品的时候会在小黑板上面写上,然后放在外面,店里面的饼干那些她专门定做了一些小塑料圆盒,现在基本上都是一盒一装,然后一盒一卖。

    所以走进来,看到的就是里面摆的整整齐齐的吃食和依旧站在老位置的老板。

    老板依旧是两个麻花辫松松的垂下来,天气转热,林静好也换上了围裙,因为客人不多,她一个人完全顾得过来,无非就是做做定制,然后这些基础的点心那些,都是提前一天晚上做好的,对于林静好来说,这点东西有了烤箱之后,那是一点儿都不费事。

    留洋小伙子走进来就是一番感叹,忙说:“老板,你这个店装修真的……厉害了。”

    旁边跟着的朋友也有说的:“是啊老板,看着真让人舒服啊。”

    林静好只是笑,然后让几个人坐下来,之后拿了个饮品的单子过来说:“都要些什么?”

    这几人都是以前在市里面就来过的客人,也是选择了一个窗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几个人倒是都要了之前在市里面吃过那几种西点,这边林静好也做了几个小蛋糕,他们这一上来就要走了两个的口味。

    至于饮料,当然是新出的咖啡。

    这咖啡是林静好之前了解附近的小店时候,从一家高端小店里面买到的,买回来的时候还是咖啡豆,她自己磨了之后就经过了加工,就干脆的当做饮品摆了出去。

    老板的建议一般熟客都会采纳,林静好立马就用盘子装着给他们端了上去,这小店里面总算是有了一点热闹的气息。

    因为到了这边,自然是方便起见,这几个人聚会的地方大部分都会选在林静好的小店里面,当然说是聚会,不过就是找个地方,坐下来聊聊天,林静好没有去猜测几人的身份,不过应该是不差钱的,能留洋的人这个时候那都是相当有钱的,她也没有去问过,倒是每次他们来,都消费不少。

    人气是慢慢起来的,林静好并不着急,倒是除了这些熟客之外,还有一些定制的客人,也没有忘记把定制的地方换了地儿,现在她推出的蛋糕品种比较多,甚至还可以选择花样,所以定制的客人倒是稳定的,即卖品每天她做的量不大,倒是面包那些的并不是很难卖,饼干耐放,更是不着急。

    所以这一个月下来,其实小店里面的收益还是可观的。

    林静好低着头算账,刚把上个月的账结算了,一抬头就瞧见一个女人走进来,她看起来二十多岁,很白,有些瘦弱,穿着比较宽松的衣服,头发随意的在后面扎起来,她手里面拿着一个本子,另外一只手抓着笔,一走进来,就先找了风扇底下坐下来。

    从柜台里面绕出来,林静好走过去,问她:“要吃点什么?”

    她大概是这个时候才看到了老板,缓了一下才说:“咖啡,要冰的。”

    这会儿外面的天气已经热起来了,日头也变的毒辣起来,外面还是慢热的,这屋子里面林静好开了窗,来回通风加上风扇,其实还是比较凉爽的。

    她走到柜台那边,然后从冰箱里面弄了冰块,专门用小锅煮了一下咖啡,没有加奶,放到温的状态下,才在里面放了冰块。

    窗边的客人也不着急,林静好走开之后她就坐下来,在本子上面写写画画的,不知道在写什么,半天也没有催林静好为什么喝的还没有端上来,像是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一般。

    林静好走过去,先放了杯垫,然后把杯子放在上面,轻柔的动作还是引起了那人的注意,她看了一眼林静好,又瞧了瞧杯子,端着杯子喝了一口,林静好在里面加的糖并不多,奶也比较少,所以喝起来有点苦涩的感觉,她瞧见那人喝了一口之后,就皱起了眉头。

    “这里有奶和糖,你可以自己根据口味加。”林静好把事先放在桌子上面的小盘子推过去,上面放了两个像是小杯子一样小的陶瓷容器,一个里面是牛奶,另外一个是白糖,旁边还有一个小勺。

    “谢谢。”她微微一笑,点点头,然后继续低下头去在本子上面写着什么。

    林静好的店里平时很安静,这几天没有定制,她也就没有往后厨跑,前面的东西都是前一天就做好的,没客人的时候其实并不忙,不过那位拿着本子的女客人基本上是每天都会来,她来的时间也很集中,大概是下午两点钟到八点钟,一般坐到店里面就是点上一杯冰咖啡,有时候看看窗外,有时候在本子上面写点什么。

    这样持续了好多天,林静好才知道,其实她就住在隔壁。

    她租了隔壁的二层楼,住在楼上,夏天一来,那太阳照在顶上,楼上的温度要高不少,平时白天的时候多半是比较热的,所以她就专门跑到了林静好的小店里面来。

    不过有一次她和林静好说,她在楼上其实注意了很多次林静好的小店,店里面倒是瞧不见,但是院子里面的绿植特别抢眼,小小的一块地方,林静好种了不少花花草草的,现在本来天气不错,她白天来的时候都会搬到院子里面去,她在楼上看见,总觉得那一小片绿地看着特别的舒服。

    偶有一次下来才发现林静好这边是开店的,加上前两天家里的风扇坏了,就干脆来这儿,却没想到喝到了冰咖啡。

    说到这儿的时候,她才和林静好说:“对了,我是个自由职业的作者,所以可能还需要占你这个位置很久,你的冰咖啡是夏天的良药,我很喜欢。”

    林静好则是笑着说:“占多长时间都可以。”

    后来经过了解,林静好才知道,她叫余音,平时她也不怎么看书,倒是有一回和傅川说起来的时候,傅川才说,余音是专门写悬疑的作者,她的书卖的特别火,在省城的书店里面,那最显眼的地方摆的都是她的书。

    这省城到底是比市里面好上太多,林静好倒是活捉了一个迷弟,那就是傅川,他特别喜欢余音的悬疑小说,平时除了在姐的督促下好好学习之外,大概就是抱着她的小说看了,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那是天天都嚷嚷着要去店里面看上一次偶像。

    只不过可惜的是,傅川的新学校比较远,他倒是赶不及在余音离开的时候过来,心里面那叫一个着急。

    好不容易凑了一个周末,傅川早早的就跑到了林静好的店里面来,手上还抱着最近翻看了好几遍的那本悬疑小说,林静好这边活捉了一个苦力,怎么能有不用的道理?就安排了傅川看店,她刚好到后面把最近那个定制做一下,今天要过来拿。

    结果到了两点钟左右的时候,余音准时来了店里面,她每次来的时候也不太会说自己要什么,只是等着林静好给她上咖啡,林静好也有问过她要不要其他的,不过她倒是很钟爱咖啡,从来没有换过。

    傅川站在柜台前面,手里面还抱着人家写的书,站在柜台前面等了半天,才看到一个人坐在窗边。

    这个年代末尾其实已经兴起了文学作品,除了国外过来的那些之外,也有一些国内的作者,偶尔也会有签名会,只不过这个时候的签名会没有后世办的那么大,而且基本上都是小范围内的,所以傅川对于余音其实并不陌生,他曾经是参加过一次签名会的,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不是偶像的粉丝,所以并没有拿到签名。

    这下子看到了偶像本尊,别提心里面多高兴了,林静好这一伸头,就看见自己家里面的傻弟弟站在旁边抱着书,也不敢靠近,等她端着咖啡出来,还站在那儿,林静好把咖啡送到他手里面,然后从后面推了一他一把。

    傅川送上去,把杯子放定,见到人没抬头,又把书放在桌上,声音不大的说着:“能给我签个名吗?”

    余音听了这话才抬起头来,傅川这一紧张,就脱口而出了一句:“我是老板的弟弟。”

    林静好内心:我的傻弟弟哟。

    说完林静好就赶紧扭头走了,她不想陪着丢人。

    余音本来也不是难以相处的人,落手就给傅川签了个名,等回头林静好再去看的时候,傅川竟然还自掏腰包请偶像吃了一块小蛋糕。

    等回到柜台这来,她才问傅川:“你的偶像这么快就换了?”

    我的姐控小弟呢?

    “哪能,姐!你是我的食粮!但是小说是我的精神食粮!你们一样重要!”傅川拍着胸脯说。

    “得了吧,这次不考试考不到第一,你的食粮就没了,精神食粮也等成绩上去在看吧。”林静好笑眯眯的说着。

    傅川心里面哭,他爹从来都不管他成绩,但是他姐不行,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长姐如母啊!

    不过没想到傅川这么阴差阳错的一回,给她的偶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余音是个很沉迷写作的人,平时在楼上都鲜少会下来,她平时不怎么吃东西,家里面也是一大包一大包的咖啡,平时不过就是靠着咖啡来生活,偶尔实在是饿的不行,或者难受了,才会自己煮点面条什么的凑活一下。

    来到林静好的店里也是因为风扇坏了,她最近要写新书,开头比较困难,不愿意跑太远的地方去买,所以干脆在楼下凉快又安静的小店里面凑活一下,倒是时间长了,这个舒心的地方变得特别的适合她写作,于是就干脆爱上了,天天来。

    那天也是一样,本来就只是想在店里面构思一下新的剧情,没想到,一个小粉丝送上的蛋糕,打破了以往的想法。

    原来食物竟然还可以是这个味道的……

    从那以后,林静好也没有想到,余音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在店里面点上一些吃的,有时候晚上也会带走一些,隔壁楼下的房东看了之后还觉得稀奇呢,这平时就跟修行一样的人,竟然天天下来买吃的了?

    还特意走到林静好的小店里面看了一圈,然后买了个最便宜的蛋糕回去,她倒是想看看,是不是这么厉害,竟然能让人破了修行。

    林静好倒是没有太注意这些事情,余音依旧每天都会来店里小坐一会儿,饿了的时候会要个吃的,有时候晚上回家还会带一小盒饼干,倒是成了林静好店里的常客。

    不过自从那以后,余音每次来,都不只是单纯的坐在位置上面,有时候她会站起来,绕着蛋糕店转上一圈,也有时候她会在某个位置停留一下,林静好也摸不透,直到后来有一天,余音到了七点多钟都没有走,她依然坐在座位上面不知道在写什么。

    等到林静好快要关门的时候,才站起来,满意的抱着自己的本子,然后走到林静好的跟前说:“老板。”

    林静好抬头看她。

    “我最近有一个新的想法,我想以你的蛋糕店为原型写一本悬疑小说……”说道这儿她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说:“本来我的原型不是你的蛋糕店,但是我打好了框架之后,感觉换一下的话,会更有看点,我想问一下你可以吗?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换成别的地方,因为悬疑小说毕竟……”

    其实耳濡目染下林静好也知道余音的小说大部分都是牵扯到一些杀人案件,所以她说到这儿林静好倒是也能明白,不过对于此她倒是并不介意,她本来就不是一个迷信的人,当即就点头说:“可以的,你想怎么写都行。”

    这个时候多少还有些封建迷信,本来以为老板不会同意,她也准备好了切换一个场景,不过没想到的是老板一下子就同意下来,她到也是蛮高兴的,还跟林静好说,到时候出了书,她会送林静好一本。

    从那以后,余音来的就更加频繁了,平时她来的时间小店里面大部分都是不忙的,她也会偶尔起来看看别的地方,或者问一些楼上的事情,因为什么都没有摆放,林静好倒是给余音开放了楼上的参观权,余音下来之后,那叫一个失望,完全没有看头好吗!?

    最近倒是接到了一个比较大的订单,所以这段时间林静好还是比较忙的,她有想过要不要再招一个人手,但是因为刚在省城扎根,傅刚那边其实也是刚站稳,她也就暂时没有提出,不过倒是到了暑假了,傅川变得特别有空。

    这个假期傅川考试成绩不错,虽然没有达到姐姐的要求,但是也算是傅刚特别满意的了,所以就给他放了个假,顺便给了一笔奖励费,没想到儿子一扭头,就带着钱去找他姐了。

    在姐姐的店里面打着工不要钱不说,吃东西还要奉上老爹给的零花钱,而对于这个短工,林静好那是百分之一百的欢迎。

    不过当然他也是有私心的,那就是可以见到自己的偶像。

    林静好并没有把余音准备写蛋糕店的事情告诉傅川,毕竟他们作者没有写出来之前,那都是要保密的,她很自觉地就遵守了保密政策,看着傻弟弟天天给人家上咖啡上点心,倒是也干的蛮开心的。

    余音的作品基本上是在店里面的完成的,在收尾那段时间基本上就没有来过店里了,她每天都窝在楼上的小房间里面沉迷写作,倒是给林静好放下了不少钱,大概就是希望林静好如果关店之后还没有卖完,就带一个给隔壁的大姐,大姐会给她送上去。

    林静好也每天都会留下来一个给她打包好,等到关了店之后在给隔壁的大姐,偶尔大姐也会过来买个面包,然后顺带着带走,有时候林静好也会给她带上一杯咖啡,不过到了晚上基本上就不会给她加冰。

    这书出来的第一天,余音拿到样板书之后,就给林静好送了一本,还在上面签名写了一段话,林静好平时不是很有时间看小说,所以书就一直留在了店里面,没客人的时候,她会稍微翻开看上一些。

    她是围绕蛋糕店展开的杀人事件,不过在这里面,她加入了自己的元素进去,大概是每个故事都会套着一个甜品,这个甜品大部分都是林静好店里面有过的。

    她写书的时候,也曾经和林静好提起过,其实她也去过一些西点店,在滨市现在也是有比较高规格的蛋糕房的,但是林静好做出来的点心,就是让她有着想写一写的冲动,于是干脆就围绕着甜点展开了。

    对此林静好是完全不介意的,倒是有时候看的入迷了,还真有些一时半会出不来,后来也就不在店里面看了,实在是有些耽误事儿。

    但是小粉丝傅川就不一样了,他算是第一个看到这本书的读者了,林静好就放在柜台上面,他开始都没有注意,直到有一天才发现,那书上竟然写着偶像的名字,这立马就进入了阅读状态。

    然后越是读起来,就发现越是不对劲。

    这个地方咱看着这么眼熟呢?

    为啥感觉自己好像去过这个蛋糕店呢?

    里面虽然没有写明名字,但是为啥和现在自己坐的这里头这么像呢?

    他立马就去问他姐了,她姐默默的打开第一页,上面有余音写给蛋糕店的话,大概是感谢林静好让她以好记为原型创作了这本书。

    傅川傻眼了,直接翻到后记,里面有余音记载的创作记录。

    不是眼熟,是根本就是这个店啊!

    随着傅川看书的速度,这本书已经开始摆在书店卖了,余音本来就是一个具有很多读者的作者,新书上市,自然是不愁卖的,书店都是挑着最显眼的位置去摆放,竟然随着出版的慢速度,还有些不够卖了。

    看书的人是越来越多,现在工资又翻了一翻,大家都不差那点钱去买本书,尤其是看过的人还会给没看过的人说。

    “你知道吗?这本书就是余音在滨市写的,她在后记里面写过,这个蛋糕店是有原型的!”

    也有人说:“不会吧?难道真的又这么恐怖的蛋糕店吗?但是不知道为啥,那里面的吃的写的还真有点诱人,看着就想去送命啊。”

    当时不论是哪个书店,只要你一走进去,都能看到前面一个大大的展板,上面是新书的封面,大大的印着七个字的书名——蛋糕店杀人事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