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神医〕〔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南非当警察〕〔他的小祖宗甜又野〕〔神魂丹帝〕〔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系统的超级宗门〕〔妖女哪里逃〕〔禁区猎人〕〔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黄金召唤师〕〔宁璃陆淮〕〔欺负仇人的女儿难〕〔蜜婚超甜:墨少家〕〔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三胎萌宝:霸气爹〕〔重生后我嫁给了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19.第119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林静好点点头把东西摆好说:“在招。”然后又问了对方门口的招工消息有没有细看。

    她在门口的招工信息上面写了一些详细要求, 所以还是问上一句。

    对方倒是很干脆的说看过了,然后又自我介绍了一下, 她是本地人, 叫苏红, 今年十八岁, 没上学了,看到招工信息就进来问了一下。

    这倒是符合林静好的要求,林静好细细地看了一下小姑娘, 人看着很干净, 衣服也白白净净的, 还特意看了鞋子和指甲盖,都很干净。

    这边傅刚昨天就给林静好送来了收银机,她跟着学了一下, 不太难,几分钟就能上手, 现在的收银机不像后世那么多功能那么复杂,学起来也不难, 确实是方便很多,林静好收银机摆在柜台里面, 还没有正式用起来。

    这会儿没什么人, 林静好找了个位置让她坐下来,然后和她说了一些基本的事情, 每天的上班时间下班时间, 她的职责范围, 然后还有就是需要使用期,使用期五天,如果合适也愿意留下就正式签合同。

    对方不太懂这些事情,不过听到林静好这样一条一条的说下来,都点头应下来说没问题,只是问她什么时候能上工。

    因为是下午,所以林静好就让她第二天就来上工,早上七点钟就要到,对方也说没问题。

    因为在试用期,所以林静好也没有提太多的要求,只是说让她不要穿颜色太深的衣服,头发要扎起来这一类的基本要求。

    等到第二天,苏红倒是早早就到了,林静好来开门的时候她就已经等在外面了。

    倒是按照林静好的要求穿了浅色的衣裳,一些基本的要求林静好在开门之后和她细说了一遍,她具体要做的事情,昨天只是说了个大概,这才算是细说起来,从进门开始算起,林静好说了不少,苏红话不多,只是点头,有不太明白的地方会问一下。

    林静好也没有准备让她先接触钱,所以收银机也没有教给她,等着签了合约之后再说。

    到底是第一天,苏红很勤快,早上就把屋子里面所有的卫生都包了,林静好没跟着看她干活,等把蛋糕都烤出来了之后,才出去看了一下。

    她平时干活比较细致,所以也知道那几个点是比较重要的,苏红也麻利得很,外面弄的干干净净的,林静好检查了一下,她很细心,也没啥问题。

    这就正式开门了。

    早上的客人不太多,林静好也没咋忙活,开着厨房门就进去了,往外面看着,来了客人她就会出去。

    这第一天也瞧不出来啥,关了店苏红搞卫生洗盘子,林静好照样做自己的,倒是有个人确实轻松不少。

    几天下来,苏红对店里面也有了一定的熟悉,林静好这边对苏红倒是很满意,五天的试用期过去,林静好就在下午的时候,跟苏红说了签合同的事儿。

    她一开始就表明过自己的意思,签合同的话,是要去对面的律师楼里,对面也有下班时间,林静好就挑了个下午,然后带着苏红去了一趟对面的律师楼。

    上次她已经来咨询过,来了也就在前台问了一下,前台还是把她带到了上次的律师那里。

    看到林静好,律师就拿出了一份基本的劳动合同出来,然后让林静好先看看。

    这些林静好看不太懂,合同有个好几页,上面都是律师写好的一些,她重点看了看权利义务之后就表示没有问题,然后给了隔壁的苏红。

    苏红倒是看都没看就直接应了,后来林静好闻她咋那么放心,她才说,这律师楼在省城的名气很大,所以她并不担心。

    签合约的过程也不慢,律师又给两个人解释了一下合同里面的一些事项,然后给双方明确了权利义务,他解释的比较仔细,倒是给两个人说了个明白。

    最后合同签约下来是一式三份,一人手里面一份,律师楼一份备份,林静好和她牵月的时间是一年,工资也明确的写了进去,如果中间提出辞职要提前一个月给店里面招人。

    这些都规定好了,签约也快,一个小时他俩就从律师楼里面出来了,手里面还拿着合同,这也不怕丢了,也不怕不认账,左右律师楼里面还是有备份的。

    这些事情全部搞定,林静好这边也就开始轻松多了,她教会苏红用了收银机之后,只是过去换换零钱,其实也不用操太多的心。

    而且苏红签了合同之后越发的勤快,林静好也就更轻松了。

    因为很痛快就解决了招工,这之后生意渐渐好起来,林静好这边也就不用操那么多的心,外面的卫生和摆设,苏红在试用期就已经完全学会,倒是一直按照林静好的要求来的,所以林静好大部分时间,都在厨房里面做东西。

    这随着夏天结束,这一脚就要踏入到冷空气里面,林静好倒是琢磨着最近要不要弄点什么新鲜的热乎的拿出来卖一下。

    不过秋天到底还是舒服的,小院儿终于派上了用场,林静好让苏红把外面收拾干净,倒是还成了年轻人最爱去的地方。

    基于之前书带来的一些影响,林静好倒是在屋子里面还立了一个小暑假,就在柜台上面,大概有个小三层左右,然后威逼利诱傅川拿出来了不少藏书,又去外面买了一些,把小书架给堆满,在上面挂了个牌牌,仅供阅读。

    平时苏红负责整理书架,如果有客人拿了,也要记得盯着点,这事儿倒是难不倒她,蛋糕店的消费水平不低,所以来的客人基本上也不会档次太低,要说真的想顺手牵羊的还是少,其他的那些不坐在这吃的客人,更是没机会拿着阅读,所以倒是也没有丢。

    因为新书的关系,余音最近都没有怎么过来,等回头她再来店里,发现店里面已经摆上了一排排她的书,还挨个上去给林静好签了个名字,顺便每本书上都写了一句话,林静好看她这样,还笑着问她,要不要给大作者开个签售会,这段日子那书迷可是没少来,但是都没能碰上自家偶像,才是可惜。

    余音听了就笑,说是这本书的签售会,倒是可以考虑放在蛋糕店来。

    回头她又瞧见了外面那个小院儿被林静好收拾了出来,心里头喜欢得很,和她说那位置以后可要给她立个预留牌,她还等着新书来这儿蹭蹭灵感。

    林静好说没问题,让她提前说一声。

    不知不觉间,林静好已经融入了滨城,这临岸的杨柳树也好像是自家门前的一样,路过的小孩子有时候会扯上一截子杨柳枝,也有站在窗户前面瞧着里面的蛋糕流口水的,每天的日子都是差不多的,倒是过的很是舒服。

    这段最忙的日子总算是过去,林静好又迎来一个大难搞的客人。

    也许是之前那个星空蛋糕在婚礼上面给了不少人暴击,所以这后来到她这儿订婚礼蛋糕的人还真不少,今年正式西式婚礼崛起的时候,外面凡是家庭条件好的,还真都会试试,要是瞧见谁家办的特别好,那就没有不想效仿一下的。

    结果她这店里面就来了一个特别难搞的姑娘。

    那姑娘二十来岁,进到店里面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林静好这里是不是定制特别样子的蛋糕,林静好才刚点下来头,那边就连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上了要求。

    “我想要蛋糕上面有一只天鹅,当然,我不要白天鹅,最好能是粉色的,比较符合我的喜好。然后下面的蛋糕最好也能有粉色系,但是不能和上面的白天鹅是一样的颜色,由浅变深你知道吗?”

    姑娘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林静好也没耽搁,抓了只笔就写了下来,她滔滔不绝的说了半个小时,其实话都差不多,无非就是外面要求的形状,还有口味,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林静好挑了重点的记下来,然后等她说完之后,挨个数过去,看了一眼说:“可以做。”

    对面的人显然没有想到,林静好会这么痛快的答应下来,她可是要一个天鹅啊,还不是白色的,那玩意儿是随随便便能做出来的么?

    她只是想先表达一下自己的喜好,然后再通过和林静好的沟通中改变一下,本来她来之前都是想到的,结果被人家这么一下子痛快的答应下来,还真有点懵。

    “您还要吗?”直到林静好又说了一句,那边才找回了灵魂,然后点了点头说要。

    看她这么痛快的答应下来,林静好倒是也不含糊,就按照自己先前记下来的那些要求一一给她算了钱,要求越多,当然价钱就越高,对于林静好来说,她这边自然也是一项一项的给她算钱,只要她给的起,就没有林静好做不出来的蛋糕。

    等她报了价格,对面的女子才是真的傻了眼,这是蛋糕店么?这是屠宰场吧,一个蛋糕竟然这么值钱?

    “你这价格也太高了,随便做个蛋糕,就要这么多?”

    林静好听了之后,倒是也没有生气,依旧是心平气和的说道:“这是您自己定制的蛋糕,可不是随便做个蛋糕,我这里的定制也有便宜的,但是模样那些都是不能自己定下来的,口味也是我来决定的,有巧克力的,也有鲜奶油的,更有水果的,这些价格都不高,尺寸也很大。”

    她的意思很明确了,她如果想要自己定制,那肯定就没有便宜的,林静好也没准备忽悠她。

    可是左想右想,价格还是高,林静好就开始在纸上给她一个一个的减少,这蛋糕是花样越多,价钱就越高,这花样少了,价钱自然也就低了。

    那姑娘想了半天,还是咬咬牙,说要之前自己定制的那个样子,这上头说了的一个都不准少,如果林静好做不出来,她是不会给钱的。

    “我们这款定制蛋糕,不接受后付款,都是先付全款再拿蛋糕,要是到时候我没有达到您的要求,您可以要求退款。”林静好说。

    对面的人听了这个话,那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直接就说:“你这做生意没有这样的,我蛋糕都还没有拿,你就要收全款,到时候你要是跑路了,我该怎么办?”

    林静好听了这话就笑起来道:“这个您放心,跑路我是肯定不会的,房子就是我自己的,也跑不到哪儿去,我这过户就是在对面律师楼做的,您要是不相信我,到时候我赖账了,保准您能找到我。”

    来人越是这样,林静好倒是越不想答应只留定金,毛病多的客人,到最后难免会挑出来一些芝麻蒜皮的小毛病来逃避给全款,这种事儿其实不是没有过,尤其是瞧着眼前的人也不像是个好相与的主儿,所以她也是不愿意退让,只不过话说的要好听一些。

    尽管这样,那客人还是走了,走之前嘴里头絮絮叨叨说了不少话,不过林静好倒是都没有放在心上,左右她如果真的是要定个结婚蛋糕,还要回来,保准外头没有一个人店能够达到她的要求。

    所以她并不怕。

    要是真的来搞事情的,那么走了也不会回来,搞个事情就要换么多成本,这事儿不划算。

    苏红在旁边看着老板巧舌如簧,心里面特别佩服,又想到那姑娘要求那么多,还凑上去问了林静好一句:“老板,她说那个蛋糕您真能做出个一模一样的来?”

    林静好笑着点点头,然后就进厨房里面忙活去了。

    结果没出三天,那客人又来了,这次她进来就直奔柜台,看见林静好站在那儿,还是老口气的说着:“我还是要我那天给你说那个蛋糕,你那个价格我就忍了,谁让我急着要呢。”

    闻言林静好抬头,笑着道:“现在定制要十天以后才能拿,还有就是,您那天说具体是什么样子来着?”

    她的笑容让人想法脾气也发布出来,姑娘只好皱着眉头说:“你不是记了一堆么?”

    确实记了一堆,但是她走了,林静好没道理还留着,就笑着说:“我以为您不买了,就没有留存。”

    来人看她这样说,也是没有办法,耐着性子又给林静好重新说了一遍,这次林静好倒是没有记下来那么多,只是记了几个关键的字眼,还没等说话呢,对面菜后知后觉的问她:“你说要十天后才能拿到?”

    “嗯对。”林静好点点头。

    “那不行,我急着要呢,最多五天时间,你这儿定制不是别人说了都是五天么?咋到了我这儿就成十天了呢?你是故意针对我吧?”那姑娘皱起来眉头看着林静好,说话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尤其是想到外面跑了好几天都找不到能够做出来她满意蛋糕的人,心里面就跟着来气。

    “那真不是。特别定制的时间都比较长,何况现在您前面还排着定制呢,我已经尽量给你加快时间了。”林静好说着,翻开自己定制的小本,昨儿还接了一个大单呢,这时间也一样是好几天以后,没有哪个是快的。

    可是对面的姑娘不愿意啊,不依不饶的和林静好闹了半天,又说她婚礼就要到了,没有那么多时间准备,六天后就要结婚,十天以后她还要这个蛋糕干嘛,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反正就是十天后肯定是不可能的。

    林静好倒是没有怎么打断她,让她干脆利落的说了个舒舒服服,之后才道:“您可以做加急,一天多加两块钱。”

    她店里面本来就是规矩的,但是如果真的特别紧急的情况下,也是可以做加急的,她提供这项服务,不会延后别人拿蛋糕的时间给她插队,但是要加班加点的,自然是需要加班费的。

    一天两块钱,不算是特别贵,现在人均工资已经涨到三百左右,加急五天也就是十块钱,只能说是不少,但是也绝对不是很贵。

    又要价钱,还一下子就是十块钱!对面的姑娘怎么受得了,一口气儿就拿出去那么多。

    听了这话差点背过气儿去。

    林静好就站在柜台里面,微笑的看着她,在多余的话那是一句都没有说。

    能够回头再来店里的,那肯定是买不到的,她也没有刻意针对谁,确实店里面的规矩就是这样的,不能插队,插队可以,那要加钱,她拿的也只是加班费用,又不是逼来的。

    最后她到底还是同意了,一口气儿把加急费用都直接给了林静好,最后也没有拿出来个好脸色。

    不过林静好不介意,这钱已经揣进口袋里面了。

    还是老规矩,林静好这次按照姑娘的要求给她画了个小图,然后得到她的同意之后,就是完全的按照图去做的,她想要那种比较梦幻的感觉,所以林静好选择了蛋糕淋面,天鹅是淡粉色的,不是由单纯的奶油做成,为了塑性,也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淋面的颜色要比天鹅的颜色深许多,可以说是相互之间行程了一种颜色的渐变。

    下面是纯白色的蛋糕,里面林静好加了一些水果的果肉。

    蛋糕不大,大概是八寸左右,林静好还是老规矩,做好的蛋糕摆在了外面的那个小小的展台上面。

    每一次林静好的站台上面摆出来的蛋糕,都会引起一阵姑娘的小尖叫,上次的星空,这次的蛋糕,都是一样。

    因为那个姑娘并没有强烈的要求起名字,所以这蛋糕的名字是林静好起的。

    不管是名字,还是蛋糕,都只给人一种非常美的意境。

    只可惜这意境已经被人买走,因为蛋糕不需要冷藏,现在天气也已经转冷,所以林静好倒是没有把蛋糕收回去,直接就一直用玻璃罩子罩着,算是一个店里面的活广告。

    两鬓有些发白的中年人推开门,看到的就是那正中间的蛋糕。

    上面的天鹅座的惟妙惟肖,连两边的羽毛间的细纹都做的非常仔细,天鹅的眼睛是宝石红色的,但是一点儿都不和那粉色的身躯冲突,反而两种颜色搭配了出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天鹅湖,这个名字起得也是格外的有意思,下面那不规则的粉色就好像是一汪湖水,在配上雪白的底。

    只要一进来这屋子里面,那目光就忍不住的兜兜转转到蛋糕身上去,那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那种感觉很难形容。

    林静好这边还是一个一个客人接待,苏红负责的是其中一个区域,还进来的客人,和书本的管理,平时客人多的话,林静好则负责的另外几张桌子和外面的小院子。

    只可惜这蛋糕着进来的客人太多了,这会儿还有一部分客人都站在那跟前,叽叽喳喳的问老板多少钱,非说自个儿要买上走,林静好只好摇摇头说:“蛋糕已经被别人定制了,现在不卖。”

    同样站在屋子里面的中年男人也听到了这句话,他的眼睛从蛋糕上面挪开,然后看了看那边站着年轻的小姑娘说:“你是这家蛋糕店的老板吗?”

    听他这样问,林静好就点点头说:“您要些什么?”

    “我是有些别的事情想找你,不过看你现在挺忙的,我可以等一会儿。”他说着,目光又回到蛋糕上面去说:“这蛋糕是你做的吗?”

    “嗯是的。”林静好再点点头,然后看来人好像也不是为了吃而来,只说了稍等,就照样去招呼另外一边的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