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老婆是花瓶,得宠〕〔我真不是神棍〕〔钟向阳顾小希〕〔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跪下,我的霸气老〕〔规则系学霸〕〔超级兵王混都市〕〔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盖世战神萧破天〕〔龙象〕〔黄金召唤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黑石密码〕〔都市无敌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34.第134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她没有说话, 只是细细的瞧了瞧来人。

    那人说话间眉毛有一丝轻微的上扬,她想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比较平缓, 但是却还是带着一丝刁难。

    多亏了傅川这几天没日没夜的拉着她玩什么扮演游戏,那剧本拿到手里面, 除了他的台词还有别人的台词,他跟剧组里面那是学了不少东西的,什么演技的磨练,包括他虚心求教学来那些演技,叽叽喳喳的全部都说给林静好听了,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林静好差点没给自个儿听吐了, 这下大概也明白什么叫做演技了。

    眼前这个人,演技明显不太好。

    好记蛋糕屋真的不缺眼红的人,生意好价格高,任谁都知道她赚不了亏本的买卖, 这些日子更是连电视剧都在这蛋糕屋拍了, 还怕不出名吗?

    出名对林静好那是万般的好处, 但是对于同行业来说,那就是抢市场, 占份额!

    这个道理不要说是省城的这些同行了, 在小小的县城, 市里面, 那些个同行也是没少给她下绊子的, 前年那一套举报就让她吃了一壶, 这点小心思她还看不出来么?

    其实这种事情, 在任何年代都有可能发生,像是她在后世,也没有少碰到,只是做生意忌讳吵闹,忌讳红脸,咱们都用比较温和的方式解决罢了,尽量不要影响到生意。

    对于这种演技拙略的,她自然是一眼就看穿了。

    “您是电话里面订天鹅湖蛋糕的人吗?”林静好翻了翻自个儿定制的本子,然后看了看上面的日期,还有取货的时间,又瞧了一眼墙上的钟表。

    “对。”对方回答的倒是很干脆。

    “我的蛋糕呢?”没等林静好在说话,对方倒是有些按捺不住了,四下就开始打量起来了,然后转了一圈也没有找见,林静好也不说话,她就绕回了柜台跟前,然后带着一些脾气的对着对面好脾气的老板说:“你该不会是没有做吧?”

    听了这个话,林静好刚准备开口,就被对方又顶了回来,那边说道:“我都和你说了我今天要过来拿,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我这个蛋糕着急用呢,特别着急,你今天要是给不了我,你可要给我赔偿,我都等了多长时间了。”

    这就是搞事情的套路,林静好一听这个话,倒是也不着急和对方牵扯这么多了,只能说普法还是有些作用的,林静好直接问:“请问你有定金单子么?”

    她这话一开口,对面的女人先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林静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和她说:“我都在电话里面和你预定了,而且啥都说的清清楚楚的,你也答应下来了,要什么定金单子?”

    “嗯,那就对了。您要是有单子,单子上面都会有具体的交货时间,也会有具体的赔偿事项,您只是口头预定,而且我们一再确定过时间,是今天的两点取货,我一直等到了您四点,您都没有来取货,言而无信的人并非是我本人吧。”这话林静好说的也并不客气,她虽然是准备和气生财,但是并不准备咽下这口气,所以话说的也不算特别客气。

    这话把对方堵得死死的,愣是看着林静好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只能硬生生的往外憋,说:“但是我们在电话里面那都是说好了的,而且我也和你确认过的,你意思现在是没有蛋糕了?”

    “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和您说过,没有蛋糕这回事吧?”林静好笑眯眯的说道。

    被她这么一绕,对方说实话有些慌了手脚,本来是来搞事情的,没想到人家老板不慌不忙,她问起蛋糕来吧,人家不说话,她要是张嘴搞事情吧,人家要订单,她再要蛋糕吧,人家又说没有说过没有。

    “你肯定没有,我明明看着……”她说到这儿,突然意识到自个儿这个嘴巴实在是个不争气的,居然把实话就这么给说出来了,她刚才躲在那不远处,明明是瞧见有人进来给了钱,然后又提着蛋糕出去了,所以她这里不可能还有蛋糕卖啊!

    “您怎么知道我没有?又看见什么了?”林静好问她,别看她说的客气,可是那口气中不自觉的带着一些逼问,就好像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把戏一般。

    “你管我看到什么了?反正现在我就是要蛋糕!”她看着林静好,有些胡搅蛮缠的意思在里面。

    “可以的,你把定金单子拿出来,我这蛋糕就给你立马拿出来。”林静好笑眯眯的看着她,想搞事情,把名声搞坏不是不可以的,但是也不能一点本钱都不下吧?这定金单子没有,她不交货,能拿她怎么办?

    这话说的确实没错,她是就是千想万想,没有想到到了跟前,林静好会拿出来这么一个借口来。

    毕竟电话里面那都是说好的事情,这定金单子也就不作数了,她起初也是没有想到,那蛋糕竟然会卖的那么顺利,毕竟在她看来,那么贵的蛋糕,不是那么好脱手的。

    她这点小心思,林静好又怎么会不知道,之所以对方会提出那些稀奇古怪的要求,不过都是因为蛋糕贵而已,只不过本着做生意的原则,这个单子她还是接下来的,要是真的,她就算是定制出去一个蛋糕,要是假的,她也应该给搞事情的人一个教训,让她明白,好记的事情不是你随便就能搞的。

    “我们电话里面都说好了,要什么定金单子,我看你这个老板就是故意的吧?你答应我答应的好好的,现在又不给我蛋糕,要什么条子,我确确实实的定了蛋糕,你也确确实实的和我讲了个清楚,现在翻脸不认人?”她有些不高兴了,声音也大了许多。

    林静好听见那风铃声儿想起来,朝着门口瞧了一眼,就看见季向阳走了进来。

    法律啊!法律的光辉啊!林静好此时脑海里面就这么一句话,来来回回的晃荡。

    这法律是啥?就是规矩啊!

    “我的店规是明确的贴在门口的,这定制蛋糕全部属于特殊制品,价格颇高,所以每个蛋糕都是需要全款定金的,如果没有定金,我是有权可以不提供定制蛋糕的。我们蛋糕店一直都是这个规矩,任谁来了都一样,所以您说您在电话里面和我说好了,那没错,我是答应您了。但是取货的时间,您又说的是几点呢?”林静好笑眯眯的问她。

    “我前面就说过了,言而无信并非是我本人,而是您。既然时间到了,您没有来我店里面取货,我也有权进行二次销售吧?”林静好说。

    “你有什么权?别跟我扯这些个有的没的,我今天就是来取蛋糕的,我管你怎么样,你必须要把蛋糕给我,否则,我告诉你我今天非要让你这个店开不下去。”无赖总归都是一副嘴脸的。

    “时限到了,你依然拥有这件物品的所有权。”季向阳从后面走上来,那清冷的声音在女人的背后响起来,但是话是对着林静好说的。

    但是,他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直接就把林静好给说懵了,他在说什么?更不要说那个女人了。

    季向阳看着林静好那发懵的样子,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可爱,嘴角也不经意的扬起来,他抑制住心中升起来的那一点点小喜悦,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现在进行的这种交易,叫做买卖。在买卖进行完成之前,这个东西它属于你,在你没有和别人进行完整的交易情况下,百分之百属于你。如果收取了一半的费用,那么就是百分之五十属于你。至于买卖属于自由,买方卖方自愿进行,在未售出的情况下,你有全部的处理权利。尽管进行了口头约定,但是也说明了时限,在口头约定的时限约定属于生效状态,以此类推,时限到期还未履行约定,你有权利进行二次买卖。”

    这正儿八经的解释,让林静好愣了神,让来人傻了眼。

    要说林静好她是听明白了的,不过也是废了一些劲儿的,这律师说话就是不一般,不就是把买东西卖东西解释了一番,结果就变得这么复杂……

    虽然她是半个法盲,但是也知道现在还没有所为的物权法,但是民法对于这一块,也有一些其他的法条进行规范,一些司法解释实施条例,也对这些有了相对应的规范,实在不行,还有□□来加成,比如买卖约定啊,口头约定啊,这都属于范畴内,可以进行一些约束效力。

    别看法律不完善,但是其实后世那些完善的法律,多半都是由现有的法律引申而来,遇上个懂行的,总能说出来个所以然。

    像对于林静好来说,这东西卖不卖,她是卖家,她说了算,这属于常识问题,但是让他这么一解释,立马就变得高大上了许多,一个常识问题搀和了法律,就好像立马被定了性一样。

    “你是哪儿冒出来的,我们的事情用得着你插嘴吗?”那女人倒也不是个傻子,竟然这颠三倒四的听了个大概,然后硬是最后转过弯来了,那句话翻译成人话就是,她没有给钱,到了时间也没有过来拿,过期不候,人家老板爱卖给谁就卖给谁,她管不着。

    对于她的这番问话,季向阳直接选择了无视,对于不讲理的人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当做她不存在。

    “我要一个曲奇盒子打包带走,老人家很爱吃你家的曲奇。”他直接绕过了女人,站在了展柜的前面,然后对着里面的展柜看了老半天,最后锁定了一个蛋糕,还是老规矩,手指点上去,清冷的声音说道:“这个也要。”

    这人在一本正经说了那么多话之后,竟然就无视了那边的女人,直接要起了东西来。

    其实这事儿,季向阳知道了个七七八八,他律师楼的窗户,刚巧就对着仅仅隔了一条斜斜的马路的好记蛋糕店,能看见半个蛋糕店,要说也是奇怪了,他今儿下午眼睛有些酸疼,站在窗边准备缓缓,就瞧见这么个女人离得不远,站在那附近鬼鬼祟祟的。

    当然他也不是个想多的,后来就看见那道具组的人从蛋糕店里面抬了个特别大的盒子出来,然后里面那个显眼展柜上面的蛋糕就不见了,当时也没多想,只不过一回头的功夫,他就瞧见那女人兴冲冲的进去了。

    在里头的他看不见了,也是觉得累得慌,不如下去换换脑子,就想着也去一趟店里面。

    只能说这老房子就是不隔音,那女人胡搅蛮缠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来找麻烦的一样,这一道儿不疾不徐走来的季向阳也不是要听墙根,只是她那个声音,想不钻进耳朵里面都困难,他就听了个明白,也知道了大概。

    倒不是要卖弄学问,只不过看那女人竟然还说了让这个店开不下去,他心里面那是一千一万个不舒服。

    冲动是魔鬼,尽管他很明白这个道理,但是还是没能压抑住心里面的那份不悦,上来搭了个话茬子,他不好说太多别的话,只能说一些行话,把主题明确了就行,他怕老板没话说,到时候又被她缠的不行。

    看起来有些柔弱的林静好,有时候瞧着还真像个软柿子,不然这女人也不会这么轻易的闹上门来,她总是能够让人卸下防备。

    别看他只是小小的打断了一下两个的谈话,那女人就是硬生生的接不上了,尤其是刚才那句话出来,直接就变成了针对季向阳本人的,蛋糕的话儿一点都不见了,成功的被新来的人拉了仇恨,转移了注意力。

    等到林静好把那盒子都装好的蛋糕递给季向阳的时候,对面的女人才算是缓过劲儿来,对于不理会她的男人,她也不会过多的纠缠,她终于想起来自个儿今天是来干什么来的了。

    也说是巧了,道具组抱着蛋糕回来了。

    组长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然后开的老大,上面的风铃在他轻柔的动作下面都变的乖巧了许多,只是叮了两声,就老老实实的趴在了被打开的门上面。

    那两个人对于组长千叮咛万嘱咐的蛋糕那是一点点都不敢磕了碰了的,毕竟太值钱,组长警告过了,要是碰了,他们就要自掏腰包来赔偿,钱,他们是没有的,所以小心为上啊。

    这蛋糕,林静好在借给道具组去拿给导演的看的时候,就说明白过,这是别人定的蛋糕,只不过还没有来拿,有可能八成是不要了的,但是也有可能今天会过来取,只不过人家没有交定金,林静好心里面也摸不准,所以也放着卖卖看,毕竟大蛋糕,不好卖。

    这道具组也理解,这蛋糕吧,他们今儿买了也用不着,毕竟道具都是提前过来预定的,道具组那边就说了,要是林静好能够保存到他们用的那一天,他们是不介意的,毕竟道具的作用还是看,和吃挂不上太的关系,要是保存不了,他们就不要这个,重新做一个一样的,或者被人拿走了,也是一样的。

    虽然不能确定要不要,但是该说的话,两个人是说的明明白白的,一点儿假都没有。

    这不,道具组进来,这蛋糕刚被放在柜台上面,林静好就瞧了一眼那女人的对着那组长说道:“您赶得的真巧,人来取蛋糕了。”

    因为之前就打过招呼了,所以道具组的组长还真有些不好意思,马上就和女人说道:“您好您好,您可千万别怪老板,是我瞧上了这个蛋糕,我们那儿拍戏也是要看蛋糕模样的,我就说拿过去给导演瞧瞧喜不喜欢,不是故意耽搁您取蛋糕的时间的。”

    道具组的人特别客气,一句话就把女人给说傻了眼,这蛋糕咋又送回来了?啥意思啊?这话她真的是比刚才那句买卖什么玩意儿的还让她不想懂了!

    “您眼光可真好啊,我们导演对这个蛋糕那都是夸赞的不行呢,我跟您说,我们导演当场就同意我们也订做一个了,加钱咱们摄制组都愿意!老板,你这个蛋糕做的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们导演说,这要是不放到镜头底下,都白瞎了一件艺术品!”那道具组的跟林静好说着。

    她知道,对方说的一点都是不夸张的,现在的导演对于艺术的追求相当高,这工艺品在普通人眼睛里面什么都不是,但是在艺术家眼睛里面,看起来那就是不一样的。

    听了他这个话,林静好也没说话,只是谦虚的笑了笑,然后就把那个蛋糕盒子打开了,蛋糕在里面好好的,一个边边角角的都没有磕碰到,走的时候什么样儿,拿回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儿。

    “这是您的蛋糕,我这个小店看来还是能开下去了。”林静好把那蛋糕往前面稍微推了推,给那女人看了一眼。

    要说也是巧了,她本来想着,今儿就算是被晃点了,这蛋糕卖出去了对方找上门来,林静好也可以把话咬的死死的,她是言而守信的人,在电话里面,她也曾经专门强调过,要是时间到了不来取货,那么蛋糕她就要转卖了,我们话都说的清清楚楚,是对方说了没问题。

    所以她等到了四点钟,对方那是一点儿由头都没有找到的。

    偏偏蛋糕就被道具组看上了,还偏偏现在不需要,又给送回来了,你说巧不巧?

    翻糖蛋糕的价格是很高的,就算是放在后世,七八百上千的一点儿都不难见,当初林静好报价的时候,本来就是个天文数字,摄制组当真不差这点钱,但是对于一个想搞事情的人来说,这价格绝对也算是放一次小血了。

    本来计划的挺好的事情,被摄制组这么一搞,直接凉了。

    你看人家道具组给你赔不是那模样多当真啊,你好意思计较吗?何况计较又能怎么样呢?蛋糕好好的,人家都说定金的事儿了,你不来还不兴给人看看了?

    现在你要是不买,那就是故意的搞事情了。

    女人在脑海里面转了很多个弯儿,想把这个蛋糕给推出去,她不能要,这个钱要是给了,那就是事情没有搞出来,还给对方送上了一个蛋糕钱,她心里面那是舒坦不了的,咽不下这口气啊。

    可是眼下,还有别的办法吗?

    “您刚才说,这蛋糕今儿是必须要的,您看看要五点了,您这还来得及吗?”没等女人这一壶的话开口呢,林静好这头突然想起来刚才她为难时候说起来的那句话,于是这一开口,直接把对方就给杀死了。

    要是对方当时没有说出威胁的那个话,林静好是玩玩不会主动把这个蛋糕卖给她的,就算是放着,也是不愿意的。

    偏偏她搞事情的时候,说了太多关于今儿不要就怎么怎么的话,再看她现在满脸拒绝的神情,林静好也瞧出来了,对方不想要,或者是对方有点要不起。

    那倒是挺好的,既然不想要,又表达出来了千万分的想要,那就顺了她表达出来的意思吧,林静好当即就用了她的原话出来,总不能什么话都叫别人说了去吧?

    这话当时就是她说出来的,今儿这蛋糕必须要,那不要就要让人家这个店开不下去!可见她当时多想要啊!现在可好了,人家拿这个话出来堵她,她要是现在说不要?

    这店里面不只是林静好一个人,从她进来开始,陆陆续续的来了几个客人,都是苏红接待的,而女人的声音一直都不小,那搞事情的架势是绝对的摆出来了的,所以店里面的客人还觉得,是不是老板真的没有给她说清楚?

    要不是林静好后面那一番话说的没毛病,怕是有些客人的心思都要被她带歪了去,毕竟定制都是提前的,要说到了日子没拿上,那需要起来的话是很着急没错的。

    现在好了,蛋糕就摆在你的眼前了!

    本来女人还想出来了很多个话说,但是道具组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以为她是认真来订蛋糕的人,林静好又不好说的太明白,她也拦不住,道具组那边好话说了不少,就怕女人不高兴,林静好这边真的是紧赶慢赶的插嘴,想让节目组不要说那么多,可是节目组那边就是听不懂,给赔了好几个不是。

    要没有这回事,女人推也就给推了,但是她偏偏,推不掉了,想在蛋糕上面找出来一点毛病吧。

    她也不瞎,那天鹅湖做的,天鹅一点毛病都没有,湖也是一点毛病都没有,她什么毛病都……挑不出来了!

    最后,林静好看着她不情愿不远的掏出来钱,在林静好面带微笑的注视下,一分不少的递给了她,然后林静好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给她把蛋糕包了起来。

    女人伸手就要去接,心里面寻思着,要不就在这屋里面把这蛋糕给摔在地下算了,到时候讹上老板,也不是一件坏事?

    结果这想法还没有付诸行动呢,就见对面那道具组的组长,板着脸使唤这两个小弟说:“你们怎么那一点儿眼色都没有?不知道自个儿上去帮个忙还是咋滴?”

    毕竟心中有愧,搭把手又不是啥大事儿,两个小弟也是抬惯了的,当时就两人架着蛋糕出去了,组长还尊敬的把那女人给请了出去,告诉外面的小弟,务必把人送到公交站,反正公交站也不远,从这儿走过去,也不过就是两三分钟的路程。

    女人出门之前,那真是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的,她这次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等到女人走了出去,那道具组的倒是不客气的马上就凑到前面来和林静好说:“老板,那蛋糕我们导演特别满意,刚才那押金就给你当定金了,回头三天后我们要那个蛋糕,你这边没问题吧?”

    这蛋糕让人拿走了,摄制组心里头就有点发慌,生怕到时候老板拿不出来蛋糕,他们就完蛋了。

    “没问题的,我一会儿给你个定金条子,回头你拿着条子来取货,差价差不多也就是那么多。”因为还有一个大蛋糕打底,所以林静好也就没有收太多的费用,这折合起来,可以说是刚刚好。

    节目组组长一听,就乐了,在那柜台前面来来回回的夸了老板好几句,直到小弟回来打了报告,才带着人往片场给赶了过去。

    等到这人都走光了,林静好才发现,买了带走的那位大律师,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作为一个围观了全程还搭了个嘴的季向阳,他没有急着走,只是看着那个女人吃了个闷亏,到底感叹林静好居然没有把蛋糕卖出去,虽然不说认识那个摄制组,但是这天天路过,也知道道具组经常和林静好对接,也许一开始,她就没有准备把蛋糕卖掉?

    这事儿会发展到这一步,真的是纯属意外,林静好看着季向阳那有些犹疑的眼神,也不知道为何,话赶话就到了嘴边,解释了一句:“我不知道道具组会看上这个蛋糕,他们说想拿给导演看看去。”

    这真的是凑巧,她可没准备完什么迂回政策,她原本的计划就是不卖,结果最后也是道具组的组长太热情了,林静好这不卖,都不好意思了。

    没想到她会解释,季向阳就笑了,其实她完全没有必要和自己解释,林静好的蛋糕怎么售卖,她都没有错,何况是人家要先起了歪心思,被收拾一番,那也是应该的,她是怕自己误会什么吗?

    这律师这个行业啊,就是这样,人家一句话说出来,他已经在肚子里面百转千回了。

    瞧着他不说话,但是勾起的嘴角已经暴露了他的好心情,林静好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脸上有些发烫,想起来他进来的时候说的那番让人听不明白的话儿,林静好也觉得有意思,半天才对着他憋出来两个字。

    “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