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39.第139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站在阴影里面的男人走出来, 站在明亮的地方, 虽然声音透着疲惫, 但是他的眼睛在这夜空里面, 被路灯映衬的有些亮晶晶的,林静好松了一口气,毕竟这大黑夜的,这会儿的路灯都是昏黄色的,没有那么亮, 要不是那清冷的声音她熟悉, 怕是这会儿早就已经撒丫子跑了。

    “你怎么还没回去?”林静好问他, 这关店都有一个半小时了,他那会儿就走了, 咋还在这个路边呢?

    听了这个话,季向阳短暂的沉默了一下,看了看那临江湖边的杨柳树说:“觉得有些闷, 就在这湖边走了一圈, 刚好饶了回来, 就瞧见你出来了。”

    虽然说这早晚比较冷,但是确实很适合提神醒脑,不过看他早上就那么累,能够撑到这个时候,林静好觉得此人也并非常人啊!

    也不知道两个人同路不同路, 林静好还是张嘴问了一句, 他是往哪个方向的, 季向阳直接朝着那边一指,林静好瞧着方向是对的,就没有再说别的,两人一道儿走了。

    平日里头林静好走起路来,都是风似的往回家赶,主要是天晚了,现在又开学了,她是千叮咛万嘱咐傅川以学业为重,这就导致了她变成自个儿一个人回家,到底还是有些害怕的,走的快一点心里头也稳一些。

    不过今儿,不知道是不是季向阳走的有些累了,他这一步一步的跟散步似的,那是一点都不着急,作为一个社会的五好青年,林静好也不好把自个儿的飞毛腿绕起来,只能就这么跟着季向阳的步调走,结果就远远的走了这么一截子,就感觉走了好像半个世纪那么长。

    不过说实话,在店里面这一整天那也是腰酸背痛的,毕竟都是站着的,然后又忙东忙西,到了晚上不免肢体就有些僵硬,走起路来其实比直接躺下要舒服的多,睡一觉也会好很多。

    就这么散步,还真的挺舒服的,林静好觉得自个儿从肩颈一路到大腿膝盖,都好像得到了放松一样。

    季向阳不是个多话的人,就这么走着,也是和林静好寥寥说上几句话,大部分就是蛋糕店里面的吃食啊,还有平时林静好在家里面做饭是否啊,不过说的多半都是和食物有关的话题。

    这个说起来,林静好的话也变得多了不少,她语速不快,把他闻起来的事儿娓娓道来,像是季向阳听说,她这个其实很多年前就开始卖了,只是地方不一样,林静好那边也就说起来了自个儿一开始在县城上面摆摊。

    在林静好说话的时候,季向阳并不会去打断他,他认真的听着身边的人细细的说着那些趣事儿,偶尔跟着低低的发笑,在听到小红和南选泽的那些抢食大战的时候,觉得这两个客人那是额外的可爱,当然,说故事的人也是很可爱。

    这事儿也是奇怪,说的时候林静好并没有感觉到,别看身边这个人不爱说话,但是和他在一起特别自在,他就是几句话的功夫,就能让林静好卸下心房,和他讲起来那些自个儿曾经体会过的事情,说的她自己也是心里头高兴,反倒不那么生疏了。

    要是算起来的话,季向阳出现在林静好的店里面,少说也有半年了,他算是林静好这段时间见过的最多的客人了,经常是隔一天一来,有的时候是天天来,有的时候会隔上两天,但是都不会太久,他就会准时的出现。

    出现不说,还会把店里面当做他的临时办公点,她不差那些桌子,还真不怕他坐在里面办公,主要是环境有些吵罢了。

    不过他好像一点儿也不介意。

    后面几句话说的越来越熟,林静好倒是也问了自个儿心里面的疑问,怎么季向阳每每到了店里面,就看起资料来了呢?

    季向阳听了这个话,没有说话,嘴角微微的勾起来,等到林静好有些等不住回答,侧过头来看他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道:“觉得轻松,效率高。”

    简单的七个字,倒是把林静好说的心里面一动,那可真是她的荣幸了,那么糟杂的环境,竟然都能高效率,她可真是个能耐人?

    想来自个儿也笑了,她从不这么自恋,还真不知道刚才那个想法是跟哪儿冒出来的。

    两个人话题聊的轻松起来,气氛也跟着轻松起来,就这么一路走一路走,就走到了林静好家楼下。

    别看这一路上她都是紧随着季向阳的步伐,但是最后竟然还是她引导了路?咋走着走着,就到自个儿家的楼下了呢?

    她就不太清楚。

    等到她停下步子说她到了的时候,季向阳这边也跟着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楼门说道:“咱们住的还挺近的,我家在后面那栋楼。”

    林静好朝着身后瞧了一眼,结果就看见了黑漆漆的楼门口,想来这么也瞧不见后面那栋楼,她有些不好意思,吐了吐舌头说:“不小心就被你送到了家,谢谢。”

    其实她这人,有时候说话到底还是带着一点少女的俏皮的,别看林静好活了两世,前一世死掉的时候,也不过才二十多岁,这一世过来十几岁,其实她也保有少女的心性,毕竟在这个时候活了这么久,咋也没把自个儿过成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妈。

    熟人之间,她也偶有会开开玩笑。

    她说玩笑话的时候,尾音会有一点点的上扬,季向阳听了就觉得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那句话直接就说道了他心坎儿里。

    哦不,是那个语气,直接就钻进了他的心坎儿里头。

    “确实是不小心。”他也笑起来,清冷声音里面升起来一丝暖意,原本有些清凉的夜晚,倒是让穿的不怎么厚实的林静好感觉不到寒冷。

    “进去吧,小心着凉。”一阵微风过来,季向阳紧接着说,尽管他很喜欢现在两人的这种感觉,但是这夜还是冷,她穿的又有些单薄。

    “嗯,你路上小心。”林静好伸手指了指后面,然后笑着和季向阳说。

    说完看他点点头,就直接转身准备上楼,然后就听到了他在后面说道:“明天见。”

    他的声音并不大,让林静好险些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回过头去的时候,季向阳已经变成了一个背影,她在原地顿了一会儿,想了一下刚才那句话到底是幻觉还是真的,最后摇了摇头,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干脆直接上了楼。

    回到家,林静好一看墙上的表,居然……十二点了。

    原本十分钟的路程,居然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脚上是不是灌了铅,竟然走的这般艰难?

    “姐,你咋才回来。”傅川打着哈欠从屋子里面出来,他的游戏厅大佬爹,十一点半都准时进了门,结果一个蛋糕店的老板,竟然拖到了十二点才回来?

    “有个定制要做,就做晚了,你还不睡?”不知道为什么,林静好下意识的就把季向阳的事情隐藏了下来,心里头好像就是不想提,这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夜晚,别看还是那条路,这么一看表,当真没有那么漫长。

    “我看资料呢,看你还没回来,担心了一下,就想着等等你。”傅川揉了揉眼睛,打开冰箱找了个林静好保存在家里面的汽水儿喝了起来,咕嘟咕嘟几口下肚,瞬间精神不少。

    他最近不但要看学习的书,考试的书,还需要看一些关于演员的书,一下子变得用功了不少。

    傅刚好几次手都抬起来准备摸他的头,最后碍于孩子的自尊心,他还是把手缩了回去,发烧就发烧吧,感觉这下子是把脑子给烧好了,居然知道学习了!所以对于他想学演员的事儿,傅刚是无条件赞成的。

    怕啥,没前途的话不要紧,你回家来,爸的游戏厅都是你的!

    傅川一听,下定决心好好学习,以后一定要走上娱乐圈的巅峰,坚决和游戏机说再见,一溜烟儿的钻回屋子里面,潜心阅读!

    这是后来傅川给她转述的,听的林静好笑了老半天,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心里头一阵暖意,这家她当真是喜欢的。

    “你不要冰箱里面拿出来就喝,那厨房下面的台子里面有我封存的几瓶汽水儿,不热也不凉,别仗着年轻就胡吃海喝的,到时候真考上了,有你受的罪呢,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林静好上去拍了拍傅川的肩膀,苦口婆心的劝了一回。

    这半瓶下去,傅川觉得特别提神醒脑,结果被姐姐这么一说,好吧,不喝了还不行吗?

    他把剩下的半瓶子盖好,本来想放回冰箱里面,结果最后还是放到厨房下面的台子里面了,姐说的都是对的。

    “早点睡吧。”林静好又给他把瓶子往里面挪了挪,然后跟他说。

    “看完最后一点的。”傅川说着,赶紧就钻进了屋里面,最近姐特别爱说教,爱管人。

    看他这个样子,任谁也是没辙,林静好这边心里面也是有些苦,你说这给剧组的演员准备一个什么惊喜好呢?

    这已经开始进入初夏了,林静好第二天挑了个特别得空的时候,开始一个一个的水果市场逛了起来。

    在这个偏南的省城,林静好所在的城市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据她长期以往的观察,以后怕是也能够排上个一线城市。

    南方本来水果不少,尤其是热带水果,那也是相当多的,当然还有许多精品小店,又因为离海比较近的关系,其实这几年也陆陆续续有一些外来的水果,只不过那时少之又少的。

    店里面今天不算忙,张美兰来给林静好送东西的时候,她就把人暂时扣下了一天,其实一下午的功夫,倒是也没有多少事儿,她也不是很担心,就大胆的转了起来。

    直接冲向市里面最繁华的地方,林静好心里面那是一阵的开心,她挨家挨户的寻找下来,最终可算找到了一家能够符合她标准的小店。

    但是就是一个字——贵。

    这年头,稀有玩意儿总归是贵的,就好比,好记蛋糕屋,你随便进去看看,普通阶层也是不舍得常常来的,那都是好几天来上一次的。

    不过这事儿不打紧,重要的是,这里面有林静好需要的东西,虽然不多,卖的很贵,品相也不好,但是其实小小的一块,就足够林静好做出来不少东西了。

    她想着,这后面肯定是要和道具组多收费的,就这么一点儿水果,她可算是倒贴出去了不少钱呢。

    买下来之后,林静好是细细的装了五层袋子啊!每一层袋子她都是非常努力的封好了,这蛋糕怕是在店里面做不成,这几天只能委屈委屈家里人了,下定了决心,林静好又找来一个麻袋,把东西细细的再次装了一层,这才拿着直接回了家。

    左右家里面距离店里面也不远,巴掌大的东西被裹得实在是太严实,结果搞得大出来不少,林静好回去就找了一个严严实实的地方,把怀里面的东西好生生的放下来,然后在上面贴了个条子——切记莫开!

    一般她的东西,其实家里面也不太会去有人动,因为心里面多少都清楚和食材有关系,她放下了一颗心,才回了店里面。

    结果就这么短短的一晚上的功夫,张美兰在厨房里面做饭,傅川找自己昨天剩下的那半瓶饮料呢,就发现了那个角落里面的麻袋,这兴趣一瞬间就起来了,尤其是上面写的那四个字,别人不动,但是他是谁啊?

    骨子里面的那股调皮劲儿莫名其妙的就给上来了,傅川把麻袋带到了客厅里面,张美兰刚把南北窗户打开通风,他还冷的一哆嗦,回屋又套了个外套,然后才开始,一层一层的,仿佛是俄罗斯套娃一样的开始了他的解封旅途。

    奇怪的是,这玩意儿,只要剥掉一层林静好包裹起来的“皮”,就会冒出来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前面吧,那味道说到底还是可以忍耐的,但是这越是往后,那味道就越是令人作呕,张美兰在厨房里面不知道他在干嘛,但是也不敢问。

    于是傅川就更加大胆的在屋子里面继续开始做着执着的事情,别看那味道令人无比作呕,但是他已经进行了一半了,怎么可能停下来呢?

    思来想去的,傅川决定将这趟旅程进行到底。

    等到终于真相大白的时候,张美兰已经关上了厨房的门,打开了窗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至于傅川嘛……他快死了……被自己熏死了。

    远在店里面的林静好还不知道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正乐呵呵的想着给导演组一个惊喜,谁让他的操作那么令人窒息,既然要辛苦,就大家一起辛苦吧,说不定还有那专门好这口的呢?

    她欢天喜地的早早关了店,然后背着做蛋糕的工具一路小跑回了家,满脑子都是自个儿那今天下午买的新鲜玩意,结果回家一开门,差点傻了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