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老婆是花瓶,得宠〕〔我真不是神棍〕〔钟向阳顾小希〕〔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跪下,我的霸气老〕〔规则系学霸〕〔超级兵王混都市〕〔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盖世战神萧破天〕〔龙象〕〔黄金召唤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黑石密码〕〔都市无敌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45.第145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这是什么意思?

    季向阳没有明白, 眼前纯白的蛋糕上面一朵一朵的小花,小花儿是一簇一簇的,几个挨在一起,在他眼里面还真分不出这花样的美丑来, 他把蛋糕来来回回的转了一下,觉得这蛋糕不符合林静好平时做蛋糕的风格。

    他是店里面的老客人了, 不过他平时不太爱吃蛋糕,因为这奶油实在是有些粘腻, 尽管味道是好的, 但是吃多了嗓子受不住,所以他更喜欢面包这一类的口感。

    尽管吃得少, 却也知道, 林静好是非常注重外观的, 不管是蛋糕还是面包, 好记蛋糕屋里面,就连那曲奇饼干都是相当好看的, 她的饼干类有模子,做出来基本上都是带着形状的, 而蛋糕更是要求严格, 每个蛋糕都是裱了花边儿的,更不要提蛋糕上面了。

    再加上, 平时摆放在那个大展柜上面的大蛋糕, 任谁都知道, 那些蛋糕的样子, 说起来就没有不招人喜欢,除了味道之外,样子好记蛋糕也是个顶个的,不说别的,当初那拍摄的时候,导演对蛋糕的外观都是赞不绝口的。

    嘴里总说:这是最上镜的道具。

    但是眼前这个蛋糕呢,样子可以说是普通简单了,那圆圆的蛋糕底部并没有什么看头,蛋糕上面除了那些花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在他看来,这是暗示性很强的。

    作为一个律师,季向阳平时是一个很严谨的人,他目前所有的超出自己想象中的举动,都是关于林静好的,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甚至控制不住自己大脑偶尔的短路,所以当他看到蛋糕的时候,心里面只有一个不能吃的声音之外,再也没有别的。

    想起来他给林静好递的那个纸条,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季向阳摸不着头脑。

    站在柜台里面的林静好,偶尔小心的朝着季向阳那边瞟上一眼,之间他一只手放在下巴底下,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蛋糕,那半天是什么举动都没有的。

    她也不着急,只是在柜台里面擦擦记记,来了客人,林静好就收钱,然后记账。

    这几天,林静好的那个收款机出了一点小问题,就是锁头有些坏了,所以就算是零钱,林静好都是不敢往里面放的,她前后联系了人过来换锁,但是这个收款机的锁很小,一般人家没有什么适合配置的,有小锁吧,又装不到这个天收款机里面。

    没办法,林静好这心里面也着急啊,下午她还是找了人不多的时候,和苏红打了声招呼,就想着去买收款机的地方问一问,现在还没有售后这种说法,但是去那问到底能修是最主要的。

    安排好了店里面的事情,林静好就把围裙脱下来,拿着这段时间的进项,直接走了出去。

    季向阳这头还没研究出来什么呢,林静好就拿着钱出去了,他的眼睛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心里面想了半天她去做什么,直到那林静好的身影在他够着脖子都瞧不见的时候,他才收回了视线。

    这仔细一想,他也是有些傻的,伸出手在自个儿头上敲了一下,你说他咋就能这么失态呢,往常也不是这个模样啊。

    深呼吸了几口,季向阳觉得这个蛋糕远远没有瞧着这么简单,因为林静好不在店里面的关系,他的智商这会儿突飞猛进的起来了,拿了一张资料里面夹着的白纸出来,用笔先把这个蛋糕画了下来,上面的小花都没能放过。

    这头林静好出了门之后就直奔银行,在临江湖的对面这一排楼中,往前走上不到四五百米的地方,就是一条主路,顺着主路再走一会儿,就有一家银行,是最近的,每次林静好存钱都会来这家银行。

    她大概是四五天左右就要存一次钱,就算是没有时间,她也会在下午的时候抽空出来存,她的钱都不是放在店里面的,大部分晚上都是会带回去的,之前特别忙的时候,她让张美兰帮她存,每次张美兰回来都会把存折给她,不过自从到了这边开始,张美兰就没有在提出要帮她存,因为每次林静好都会区分开,哪部分是给她妈的,哪部分又是给她自己的。

    这样下来,其实她赚了多少,在张美兰这里是没有秘密的。

    本来女儿和母亲之间没有秘密是应当,她也不怕,这些钱都给张美兰掌管,林静好也并没有什么不乐意的,问题就在于,傅刚并不这么想。

    现在张美兰和傅刚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家里面两个人都是做生意的,林静好的生意是在他们组建家庭之前就开始的,他就算是成为了对方名义上的长辈,也不准备对她的产业进行干涉,更不想在金钱上有任何牵扯。

    就是因为是生意人,知道这里面门道有多少,傅刚一直都和张美兰说,静静的钱咱们一分都不能动,她每个月给你的生活费,你就帮她存着,日后在说。

    也是因为这样的关系,林静好对张美兰在这方面是不设防的。

    不过到了省城之后,林静好买房子装修加起来算是花进去了不少钱,她当时手头基本上没有剩下什么闲钱,前几个月不忙的时候,傅刚就和张美兰说,让孩子自己去存钱,这是孩子自己赚的,她年纪也大了,家长不应该干涉太多。

    主要是源于尊重,也希望家庭和睦,当然偶尔的帮忙是可以的,但是林静好的存着应该在她自己手上,她攒下来多少钱,也应该给她留有一个隐私的余地。

    不得不说,傅刚这个人想的非常周到,他对林静好店里面,说贡献吧这个词儿有些大,但是确实是尽心尽力,林静好是个争气的孩子,也是一个能干的孩子,其实除非不得不需要他帮忙之外,林静好都能处理的很好,这一点傅刚心里面相当清楚。

    就是因为这样,他更不能让孩子觉得,这笔钱是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林静好就开启了自己存钱的路途,不过其实也不是很麻烦,因为现在银行没有很多人,所以办理业务也并不困难,像是林静好就会挑再最闲的工作时间过来,准确来说,招了苏红之后,她都是自己过来的。

    不过傅刚还是提点了张美兰几句,每周都会抽出来时间给林静好送些不能订购的食材,顺便在店里面看一会儿,林静好也有时间去存钱。

    今天算是特殊情况了,林静好手里面压了一笔不小的钱,这段时间忙的很,都没有时间存起来,再多也放不住了。

    而且她莫名的觉得,店里面坐着季向阳,竟然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其实就算没有他,现在店里面所有的吃食全部都是有数儿的,也是安心的,只要少了一个,林静好一点儿也不难看出来,她每天上多少货,晚上卖出去多少货,全部都是有记录的,上货有上货记录,卖货有卖货记录,除了饼干她做的最多,卖不光能放住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是全部卖光。

    核对数字也是完全能够对上号的。

    心里面没什么惦记的,做起事情也快,往常她的心好似一汪沉静的湖水今天不知道为何泛起涟漪,存钱的时候也好,找到人家收款机的时候也好,心情都是美滋滋的,笑容是不自觉的爬上脸颊的。

    等她再回到店里面的时候,季向阳还没有走,他让苏红给他把那个蛋糕打了包,然后趁着林静好不在店里面的功夫,把剩下的资料整理出来,两个眼睛就直勾勾的看着门口,一边看还一边想,他到底是得到了一个什么答案呢?

    不明白,也想不透。

    对于这个女人,他总是想不透的。

    至于林静好呢,看着折子上面那暴增的数字,心里面到底还是觉得一阵开心,把折子细心的装好,然后推开蛋糕店门,就对上了那热烈的眼神,坐在桌边的人,正在看着她。

    她也看过去,四目相对。

    视线相交,季向阳就觉得脑袋好像不是自己得了,又开始泛热,并且不听使唤,想要挪开这视线,却又做不到的感觉。

    那站在门口的漂亮姑娘,勾起嘴角给他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季向阳觉得浑身发麻,就像是手在电线上面摸了一下,他动弹不得,全身上下都通了电,快要让他窒息了。

    回到柜台里面,林静好先把折子收了起来,晚上走的时候再带回家,苏红又凑到林静好的身边去,告诉她刚才来了多少客人,都买了什么,她记在了本子上面。

    等她这一套动作全部做完,季向阳的灵魂才回到了身体里面,他狠狠的把手捏起来,感觉刚才那发麻的感觉还没有全部的推下去,他赶紧摇摇头,把资料全部都摞在一起,然后塞进了公文包里面,把蛋糕盒子拎起来,走到林静好的面前,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柔软问道:“多少钱?”

    林静好给他算了早上那个慕斯蛋糕和果茶的钱,然后报了个数字,他愣了一下,把手上那白盒子蛋糕拎起来,举起来给她说:“这个的价钱好像没有算。”

    “送你的。”她说。

    季向阳的手僵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林静好,瞧着他这样子,林静好点点头说:“这个送你。”

    连苏红都愣了一下,那蛋糕其实没啥特色,因为是她装的,但是她还是没有想到,老板竟然还会送东西给别人?她的眼睛不断的在两个人的身上来来回回,最终决定闭嘴,去厨房洗盘子。

    店里面只剩下林静好和季向阳两个人,一个手里面还拎着白色的盒子让另外一个人看,另外一个人只是笑,然后伸出手指了指那个盒子,示意他带走。

    吃白食这种事情,季向阳自然是做不出来的,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林静好那笑容迷了眼睛,愣生生的拿着东西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路就上了律师楼,一直到坐下来,脑子里面还是乱的。

    为什么要送他一个蛋糕呢?

    回去之后,季向阳坐在桌子边上,看着眼前的蛋糕,来来回回的欣赏了好半天,都不知道这个蛋糕的含义。

    他决定,晚上再说。

    平时律师楼大概是五点钟下班,那一天,全部人都走光了,包括平时那几个特别忙碌的律师,全都跟着走了,但是刚出差回来的季向阳律师,他没有走,他留下来了,整个律师楼的灯全部都暗下来了,唯独只有他办公室的灯光还亮着。

    等到大概十点钟的时候,他才从律师楼走下来,把整理好的资料全部都留在律师楼里面,手里面只拎着一个蛋糕。

    一阵冷风从湖面上面吹过来,季向阳紧了紧自己的衣服领子,然后觉得心情有点紧张。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面,季向阳从未有过一次心动的感觉,其实他相亲过不少好看的姑娘,学历高的姑娘,或者是各种各样反正是有着特色的姑娘,但是在这些人里面,季向阳从来没有哪个人,是让他觉得心里面一动的。

    他只知道,大概是还没有碰到那个对的人,或者是,再等上几年,如果还是没有,他就认命,大概是他不只是有味觉这个毛病,还有别的毛病,那就是对女人没有什么兴趣?

    到了那个时候,他会乖巧的选择一个父母喜欢的女孩,负起责任,承担起一个家庭,大概是这样。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律师楼前面开了一家甜品店,尽管不知道什么是味道,但是他对甜点还是不喜欢,主要的原因就是……甜点都比较腻,其他味道的食物吃起来,不会觉得嗓子黏黏的,但是甜点不一样,吃起来会让人不自觉的觉得有些腻,吃完之后嗓子会不舒服,所以他特别的不喜欢甜点。

    尽管没有喜欢的食物,但是讨厌的,还是有的。

    结果这家店改变了他的一切,他所有以前形成的习惯也好,毛病也好,都被这家店全部改变了。

    面包,好吃。

    蛋糕,好吃。

    饼干,好吃。

    什么都好吃。

    奇了怪了。

    好吃之外,老板,好看。

    贴心。

    温柔。

    感觉像是太阳一样,每次看到他,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像是插了电源头。

    他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但是知道,这个感觉一定是对的,心跳会加速了,脸上会发热了,每次面对她的时候,会忍不住的想看她在做什么,看她是不是去了厨房,她给自己加水的时候,会从资料上面分心,用余光小心翼翼的去看她。

    这一切的一切,早就已经说明白了,他碰到了心上人。

    本来以为这是一件好事的时候,他又脱离了掌控。

    他是一个生活很有规划的人,他喜欢在任何时候都规划好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走一步就会计划十步,可偏偏老板就是有能力打败他的规划。

    能让他困的都快走不动路的时候绕路过来蛋糕店。

    能让他一晚上都在奇奇怪怪的梦里面,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见她。

    这些一切的一切,全部都能够说明问题。

    说实话,季向阳心里面,是感激的,感激能够遇到。

    蛋糕店的光线还有些灰暗,一般在打扫的时候,苏红会关掉两个最靠外面的灯,然后把蛋糕店的门关好,再把窗帘拉起来,主要是怕还有客人以为里面还有蛋糕,再进来问。

    所以从外面看起来,这光线会变得相当昏暗,里面偶尔有人影在攒动,但是也看的不太真切。

    早上起的是在是太早了,季向阳伸出手来揉了揉太阳穴,想到这一天都保持在兴奋状态下,就算现在已经极度疲劳,但是心脏依然是强而有力的跳动着,并且速度非常快。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稍微的把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一下,下午还没有得到答案,他在思考,他要不要厚着脸皮再问一遍?

    其实从昨天到今天开始,他所有的举动,都是不对的,不合理的,但是他控制不住他自己,他说了很多不应该的话,也做了不应该的事情,甚至还像个学生一样给林静好传了纸条,就是因为那些话他说不出口,只要一想起来,就浑身都觉得燥热,尤其是耳朵,就像是被人拿着火柴棍儿从下面烧了一样。

    可是又想到,他已经做了这么多不应该做的事情,也说了这么多不应该说的话,那么不如干脆,继续说下去?

    就在他来回挣扎的时候,林静好打开门出来了。

    她已经看到了靠在路灯架子上面的人,在她出来的那一瞬间,那人就站直了身子,一副见到了领导的模样,林静好憋不住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去准备合上锁子。

    “老板,厨房灯没关呢。”苏红再房子后面对着林静好喊了一句。

    后门和前门不一样,前面因为是改过的,林静好是靠铁链锁锁的,但是后门就像是平时住宅门一样,很小,一拉上就直接锁上了。

    所以每天早上,苏红都会到前门来等着老板开门,但是晚上她会从后门走,她没有钥匙,拉上门走是可以,但是回不去。

    本来她走的时候也没有发现厨房没有关灯,可是因为这栋矮楼都是一栋一栋的,所以其实在关门走掉之后,能看见后面厨房的窗户,就发现了灯没关,她又进不去了,只能喊老板。

    “知道了,你快回家吧。”这会儿夜深人静,就是很小声那边也听得见,苏红应了一声,林静好这才又拉开门,走了进去。

    没关灯。

    这种事情,是从她开店到现在为止的,头一遭。

    每次出门之前,林静好都会把店里面所有的东西检查的仔仔细细,包括第二天要卖的,还有店里面的摆设,没有一个是她会漏下的,这是她的习惯。

    苏红一般不太会在她在的时候进厨房,除非是老板张口让她帮忙,不然她是不会进去的,所以晚上,大部分的时间,厨房都是属于林静好的个人领地,并不会有人打扰。

    她出来就会把厨房的门关起来,然后厨房是有一把单独的锁字的,林静好会把这个锁字锁起来,在去检查一下院子里面的小门是否也已经关好。

    等着一系列的事情都做完,她才会开门出去。

    但是今天,她从厨房出来,就直接准备关门走了,甚至连厨房的灯都忘了关。

    林静好啊林静好,你在期待什么?期待外面那个人是不是已经到了吗?

    把厨房灯关掉,门锁落好,她又伸手个自己那滚烫的脸颊灭了灭火,然后才提起一口气走了出去,再把外面的门关好。

    这一次季向阳没有等着林静好走过来和他打招呼,而是他自己迎上去,和林静好先说了话。

    原本他们二人之间的气氛是很随意的,想起第一次散步回家,季向阳会问一些店里面好笑的事情,林静好会主动去讲在市里面发生的事情,两个人侃侃而谈。

    昨天晚上也是一样的,林静好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很从容,尽管回家之后她才开始紧张起来。

    结果好像反而是话说开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有了一定的变化。

    比如现在,季向阳不说话,林静好也不说话。

    像是蜗牛走路一样,一小栋楼的距离,两个人一步一步的走上去把,还真的是费了半天功夫,季向阳想说话吧,张了口,又没说出来,林静好这边啊,心里面刚才那点悸动还没有下去,更是不知道说什么。

    之前的氛围没有了,现在就只剩下尴尬,和紧张。

    其实说白了就是面对了自己的心,却反而有些话说不出口了。

    和朋友之间简单的对话,问不出口,和父母之间熟悉的对话,说不出来。

    谈恋爱,他们都不在行。

    林静好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心动过,但是到底是没有这个模样,也不算是付出行动,最后都是无疾而终,甚至可以说是连开始都没有,她也从未难受过,只是觉得过去就过去了,尽管活了两世为人,但是她对感情还是并不太开窍。

    至于季向阳,更别说了,这里不是他的法庭,也不是他展示才华的地方,他只想知道一件事情,到底可以不可以?

    就这样蜗牛走步,两个人用了四十多分钟,才走到了林静好家楼下,这都到了楼下了,还是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林静好站在楼道门口,看着季向阳说了这晚上的第一句话:“我先上去了?”

    “嗯。”季向阳点点头,算是无意识的回答了她。

    “拜拜,早点睡觉。”林静好说着,一溜烟儿转身就想跑,结果又被抓住了。

    这一天手腕被人抓住两次,就像是过了电一样,下午冰冷的手指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有些温热,林静好忍住脸上的火烧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好在天黑了,不然就被他看出来自己脸红了。

    “那以后,我都等你回家吗?”季向阳算是鼓起勇气才问出这句话来的,这是他今天的第二次邀请,也是他第二次表露自己的心,他其实很怕自己被拒绝,所以才采用了那样的方式,尽管没有收到回话,但是他还是想要再问一遍,想要确认一下。

    “我不是回答你了吗?”林静好害羞的低着头,趁着季向阳发愣手一松的功夫,直接就跑上了楼。

    什么嘛,难道要她一个女孩子家说明白吗?

    她快速的跑上楼,打开门换拖鞋的功夫就看向了墙上的表,居然快十二点了……

    还真是每天晚上都不会太早的回来啊。

    林静好想着,往里面走,路过客厅的时候,被坐在沙发上的张美兰吓了一跳。

    平时张美兰睡觉特别早,家里的活儿本来就不少,她都是一个人做的,其实也很累,晚上看看电视也就睡觉了,但是今儿她没有看电视,也没有开灯,就这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林静好摸着黑准备进屋,自然被那冒出来的头吓了一跳,她顺了顺气儿才说:“妈,你这不睡觉坐在这干嘛呢?你咋了?”

    张美兰也被她突然的出声吓了一跳,转过身来瞧着女儿开了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和傅叔吵架了?”林静好凑近张美兰,小声的问她。

    张美兰摇摇头,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女儿说:“静静,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这话题突然变了,林静好的脸立刻又烧了起来,她知道自己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上楼的时候稍微急了一点,没事的,这都这么晚了,你也赶紧睡觉吧,我也去睡觉了。”林静好丢下这么一句话,赶紧就跑到自己屋里面去了,把门关起来。

    张美兰叹了一口,女儿大了,和她之间也有秘密了。

    只是不知道,她遇到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她要不要开口问上一句呢?

    这事儿在张美兰心里面就跟撂下了一个疙瘩似的,说也不是,不说也不说。

    她不是那种不开明的家长,自然是一切以林静好的喜好为主,但是也想知道人品好不好,是做什么的。

    但是她又不是个能问出口的性格。

    走到房间里面,傅刚已经躺下了,见她走进来,也知道她有心事,就问了一句:“和静丫头谈了吗?”

    张美兰这心事是谁也没有说过的,猛地被傅刚这么一问,她也吓了一跳,以为被看穿了,就坐到床边把早上的见闻全部都和傅刚说了。

    其实孩子大了,早就应该想想这件事情了,但是林静好不是傅刚的女儿,他是不合适插嘴的,而且这个孩子,傅刚是清楚的,她有自己的想法,自然不会委屈了自己,要是真时运不好,遇上个混蛋玩意儿,傅刚也有的是办法收拾他,所以他从未过问过这件事情。

    现在张美兰稀里糊涂的都说了,他反倒有些放心了,就怕静丫头对这件事情一点心思都没有,这早点开始谈也好,不是有时间可以看看人品吗?

    不过这话他没和张美兰说,只是说道:“不要想那么多了,静丫头你还不了解吗?要是真的有点什么,她不会瞒着你的,可能是心意还没有确定下来吧,给她一点时间,她是大人了,我们得给她一点空间。但是你放心,回头我会留意一下的,要是对方人品真不好,也不能让他接近静丫头。”

    得了这句话,张美兰才放下心来。

    卧室里面的林静好还不知道那边的两个大人为了她进行了一番深度谈话,这会儿已经进入梦乡了。

    这边的家长担心,那边的家长则是开心。

    季向阳居然又带东西回家了!

    这么多年来,季向阳买回家的东西什么都有,但是就是没有能吃的。

    那些个有用的没用的东西多如牛毛,但是偏偏没有一样是能吃的,就算是有,大概也是他不知道去了哪里,然后挖出来的老人参,根本就没有当时能吃的。

    本来改革开放了,外面其实就有些摆摊的,也有些开店的,当然是各种各样的都有,但是就是没见过他买过吃的,季母都琢磨了不少东西带回家,可是样样季向阳都吃不出什么味道来。

    所以他根本就想不起来带吃的回家,因为觉得哪个都不好吃啊。

    但是好记蛋糕屋这个袋子吧,季母已经见过好几次了,他会时不时的买上一个回来,放在厨房里面,季母和季父觉得大概他是爱吃,所以也从来都没有问过,等到第二天早上,给他当早点,他也都吃了。

    结果今天,他又拎着回来了。

    儿子果然是心情好啊。

    他晚上回来的时候,季父季母已经睡下了,所以是早上看见的蛋糕盒子,季母在那餐桌上面绕了一圈,然后才问老公说:“要不要打开瞧瞧?”

    “好。”季父欣然同意。

    季向阳一直都是个孝顺的孩子,他放在桌子上面的东西,多半都是给父母买的,要是真的是他自己的,他会带到屋子里面去,然后收拾妥当,不会让外面很乱。

    所以季母和季父也不认为这是他的东西,就干脆直接打开看了。

    那个蛋糕简单大方,季母一瞧就喜欢的不行,看着上面那一朵一朵的小花儿,问老公说:“你瞧着这是什么花的,看着挺别致的啊。”

    “野花吧,我咋没看出别致来?”季父说。

    季母这个人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研究花花草草的,家里面的阳台上面也是种了不少的,所以这会儿瞧见就喜欢的不行,季父就没有那么大的闲心,所以瞧不出来个所以然。

    “我看你就是不懂,这做蛋糕的人手真巧,你瞧瞧这花瓣,每一个都栩栩如生,这小花儿你别瞧着是做出来的,但是跟那真的也是没什么两样的,这肯定不是野花,你看这个弯曲的花瓣,中间陷下去,两边还有一点点的波浪,在瞧着里面的花心……只是是个什么品种呢?”季母说着,就听儿子打开门出来了。

    “向阳,来,你跟爹说说你带回来的这个蛋糕是个什么花儿啊?你妈非说这是个品种花,我瞧着就跟那路边的小野花一样,这边一簇那边一簇的,瞧着根本没什么新鲜的,来你给我俩鉴定鉴定。”季父赶紧去拉儿子,找了个鉴定师父来,反正蛋糕是他带回来了。

    季向阳还有些懵,就被拉到了餐桌旁边,眼睛盯着放在桌子上面的蛋糕,他对花,那是一点儿都不了解的啊。

    “你瞧着这蛋糕上面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么两小簇花,证明这花肯定是品种的,特别珍贵的。”季母和季父两个人拌嘴了一辈子,这会儿季母也是不愿意输了的,就觉得自己说的一定是对的,你瞧啊,肯定是名贵的。

    这句话像是突然提醒了季向阳什么,这蛋糕上面,除了花什么都没有,这完全不符合老板平时做蛋糕的风格,而且这个蛋糕是老板送给他的,根本不愿意收钱。

    再加上昨天晚上的那一句,已经告诉他了?

    难道是这个蛋糕吗?

    “妈,你说这是什么花?”季向阳问他妈。

    “不知道啊,所以才问你啊。”季母说。

    “我先走了妈,等会儿回来,这个蛋糕不要切。”季向阳说着就直接走向门口,然后鞋子一蹬,就跑了出去。

    他昨天晚上睡得晚,起的也不早,这会儿跑到书店的时候,书店已经开门了,他顺着书店的货架一路找过去,总算是找到了一本花卉大全,这本书和蛋糕店书架上那本,好像是同一本?

    季向阳直接走向柜台结了账,抱着书又往家里面跑,回去的时候,季父季母确实都还没有碰那个蛋糕,两个人把蛋糕放到了厨房里面,在桌子上面正在吃早饭。

    看见儿子刚准备说话,就见季向阳张嘴第一句话就是:“蛋糕呢?”

    季母指了指厨房里面,季向阳就抱着书进去了。

    这个蛋糕做的其实要比他看到的任何一个蛋糕都精细,虽然下面看着简单大方,但是上面的小花儿,要是仔细看过去,能够发现是费了很多心思的,那花瓣特别的薄,花样也做的是极其好看,就像是季母说的,这话就跟真的一样。

    他是不太懂花的,只不过这会儿看上去,也知道这花做的确实好。

    翻开手里面的书,季向阳按照蛋糕上面花样在书里面挨个找过去,直到找到那个和蛋糕上的花一模一样的图案,他才停了下来。

    除了样子之外,蛋糕上面每朵小花的大小,还有开的方向,全部都和图片上面一模一样,季向阳看了一眼那花的名字——天竺葵。

    他翻了一页,后面写着天竺葵的花语。

    “偶然的相遇,幸福就在你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