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剑修有点稳〕〔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46.第146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季向阳从未如此庆幸过他选择了学法律, 经过多年的学习和亲身实践, 给他培养出了凡是都要留三分的生活态度。

    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中, 对于那种超出自己掌控的事情, 或者他本来认为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他都会思考一下,暂时不会做出决定。

    这算是融入他性格了吧。

    这是一种天然的理性,不管是味觉上的残缺,还是生活中的其他工作, 对季向阳来说都没有造成过任何影响,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缺陷, 但是却理解别人认为这是缺陷。

    在任何事情都看的很通透的情况下, 唯一能让他无法保持理性的人, 是林静好。

    当蛋糕摆在眼前的时候,他的第一感觉是奇怪,第二感觉是舍不得吃, 尽管模样不如其他蛋糕,但是这并不是他挑选的,也不是他让林静好给他推荐的, 是她自己端上来的, 那是不一样的。

    感谢当时的舍不得,感谢她的赠送, 更感谢他妈平时有事没事就研究花花草草。

    “妈, 谢谢你了。”季向阳抱着蛋糕从厨房里面跑出来, 情绪激动的给他妈道了个谢,然后就钻进了自个儿的屋子里面。

    季父和季母面面相觑,儿子这是咋了?从没见过他情绪波动起伏这么大……

    回到房间的季向阳再一次的把小花的模样和手中的书本比对了一下,没错,是一模一样的,就是按照这幅图去做的,他的耳朵红红的,连脸上都爬上了一些热度。

    他从抽屉里面拿出来平时用的笔记本,他习惯性的把笔记本的第一页空下来,现在刚好,提起钢笔,把天竺葵的话语一字一句的写上去,脸上更是烧的厉害,但是烧到心里头就是美滋滋的。

    林静好起了个大早,心情也是比平时要好上许多,哼着小曲儿就钻进了厨房里面,这才早上五点多钟,外面的天还没大亮呢,她把灯打开,拧开煤气灶,先一人给煎了一个鸡蛋,又煮了一锅少糖的奶茶。

    拿出之前做的面包片,做了不同口味的四个三明治出来。

    她和傅川平时喜欢吃沙拉酱,但是其实傅刚对沙拉并不特别喜欢,他还是喜欢那种原始口味,至于张美兰,她喜欢酸甜口味。

    不过平时林静好做着不方便的时候,大多数都用沙拉酱,尽管不是特别爱吃,林静好做的,傅刚还是喜欢的,只是如果换成肉酱,他可能更开心。

    今儿她心情好,连张美兰都特别的给做了个番茄酱的出来。

    奶茶咕嘟起来,林静好把火拧小了,然后准备拿出纸条来贴上去,哪个是谁的要标明。

    “姐,你这一大早的心情这么好?”傅川起来喝了杯水,然后就朝着林静好来了,他姐今天挺奇怪的啊,满面红光,起的还这么早,有种人逢喜事的感觉啊。

    “你的是双分火腿肠。”林静好没有正面回答傅川的问题,而是把他的三明治推过去,瞧着那个头就比别人的要大上许多。

    “天上地下,我姐最好。”傅川凑过去,拿着三明治就咬了一口,果然是姐的手艺,绝无仅有。

    “你怎么也起这么早啊,还不到六点呢,你不在睡会。”林静好瞧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这时间还早呢,他七点半才开始上课,这儿离得又不远。

    “我起来看会书。”傅川嘴里面嚼着东西,说话闷闷的,三明治的味道充斥满嘴,他就是喜欢沙拉酱,他姐懂他,放的特别多!

    “上进是好事,但是也要注意休息,身体最要紧。”林静好也拿着三明治,靠在炉台上面咬了一口,傅刚和张美兰都还没起来呢,她也不想去外面的餐桌了,左右也不是什么不方便的,在这儿吃也一样。

    “姐最疼我。”傅川笑着卖乖,他心里头比谁都明镜,他姐叫他学习,是为他好,他的整个叛逆期都是在他姐的美食诱惑下度过的,除了逼迫他学习上进之外,还有说服教育,全部他都听进去了,所以现在才会如此努力。

    只有他自己的努力会回报自己,这个道理,他很明白。

    所以林静好现在不会过分催促了,也不会盯着看他写没写作业,他很少去店里了,一周也就去上一次,每次都是把零花钱消费掉一半,剩下的一半买书,之后再回家看。

    其他的时候,林静好也会给他做点补脑的东西,毕竟现在正是用脑子的时候,她也给张美兰写了几个炖汤的食谱,让她有空的时候就用砂锅给傅川炖上,傅川和张美兰虽然还是不怎么说话,但是也算是相安无事,有了一套自己的相处方式,她平时给傅川收拾屋子的时候,也不会去动他桌上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拆了床单去洗和倒倒垃圾桶。

    以前他不让张美兰进他的屋子,现在也不会说那个话了,还觉得有个人帮自己进去收拾脏衣服也挺好的。

    除此之外,他对张美兰也没有了那种针对的感觉,敌意也早就下去了,平时张美兰在家里面做饭他看书,都会尽量压低声音不去打扰他,现在正是用功的时候,她也是知道的。

    只是偶有时候想起来,当初没有让林静好完成学业,也是她的一块心病,尽管被说服了,但是看到傅川,多多少少心里面都会有点疙瘩,所以也就更尽心的给他补脑。

    这些林静好都知道,心里面也为张美兰这样的举动觉得高兴。

    “有想选的学校吗?”林静好问他。

    这都过去好几个月了,傅川的热情是一点都没有消下去的,反而可以说是更努力了,林静好有一次进了他的房间,就看见他屋子里面摆了一堆那些书,都在最左边,然后右边也摆了一堆,都是他文化课要看的书,他是两边一点儿都没有漏下。

    文化课的书基本上都被他快要翻烂了,还有许多学校发的卷子,全部都做过一遍,上面还有他自己做的笔记。

    至于那边关于表演,还有摄影,电视电影制作这方面的书,更是瞧着就看过不下一遍。

    他每天除了上学的时间,睡觉也睡不了几个小时,只能硬挤时间出来为爱好前进。

    “我想选滨城电影学院。”他和林静好说。

    这些林静好不懂,不过她还是想知道原因,就问了一嘴。

    傅川选学校还是比较踏实的,其他的艺术学校,距离滨城都不太近,而滨城在全国也算的上是学府较多的城市,其实每年外来求学的人也是相当不少的,如果按照后世的说法来说,滨城绝对算得上一线城市,而滨城电影学院,在目前全国的艺术学院中,也能排上前三名。

    这个学校离家近,规矩也好,只要在学校第一年能够拿到全优的成绩,第二年学校也会给推荐一些小角色跑龙套,只要不耽误学习,可以能者多劳,更可以积累经验,当然是成绩越好的,推荐就越好。

    现在还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更是没有潜规则这些说法,所以傅川到了这个学校,只要努力一把,还是能够争取到很多机会的。

    不过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是,这个学校比较难考。

    对于考生的要求也是比较高的,除了专业课单独考试之外,还有文化课成绩的要求。

    这些问题傅川都考虑进去了,所以才会疯狂的去看专业的书。

    像这些事情,只要傅刚答应了他追求梦想,就会给他绝对的信任,所以不管是从选学校也好,选专业也好,傅刚都给了他足够的尊重,让他自己选,然后他再去考察一下是否合适。

    就目前他的理由来看,他确实是认真的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行,想好了就好好努力。”她给傅川递了一杯奶茶,自己也抿了一口,笑着和他说:“你姐我还有很多手艺呢,这也没个由头说是给你尝尝,等你争口气考上了,你说吃啥就吃啥,让你吃一个假期。”

    食物诱惑是怎么形成习惯的?就是这么来的。

    傅川一听她的话,抱着杯子就进了屋子里面,进去之后还伸出头来说:“姐这可是你说的,你有空再给我做点小糖呗,我吃着特别来劲儿。”

    “知道了。”林静好轻声应他,然后也回房间换了衣服,天刚微微亮就出了门。

    走下楼来就感觉到一阵冷风,林静好无意识的看向昨天出现那个人的树旁,那个高大的身影自然不在,她低下头去勾着嘴角,心道自己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随便动不动就会想起他来。

    紧了紧衣服,林静好边朝着蛋糕店走边想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猜出答案来,在案件上的敏锐和推理能力用上了吗?

    她不知道,心里面又在想,是不是自己弄的太过于复杂了?也很没有意思,让对方有点退缩的意思了呢?

    想来想去,林静好就走到了蛋糕店门口。

    今天她来的是最早的一次了,苏红都还没有到,她打开锁头,把锁链一块儿拿了进去。

    进去之后把半成品放到烤箱里面,设置了时间和温度,林静好就从里面出来,看着空空的货架,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苏红进来的时候,半成品基本上都变成成品了,她问候了一下老板今儿怎么这么早,林静好笑着没说话,让她把东西摆在货架上面,就可以准备开店了,现在天头长了,她睡不着。

    从失眠到睡不着,这是两个阶段,一个是未知感情的阶段,一个是已知感情的阶段。

    第一个晚上是在想,到底是不是喜欢,到底有多喜欢,这个人身上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第二个晚上睡的香,早上一睁眼就,就想起昨天的遭遇,前天的遭遇,心里面甜甜的,兴奋的不想再睡,还想再见到她。

    压下心里面的这份感觉,林静好端着绿植往院子里面送,贴着墙根摆的满满的,然后拿了一个小小的喷壶,挨个把叶子都给她喷湿了,再都浇了水。

    对于养花林静好是没有什么兴趣爱好的,但是院子里面绿油油的特别舒服,蛋糕店里面也需要勃勃生机,只不过在货架的附近,她一般都不会摆,而且绿植也是都是一样的,全部都是从张美兰那里搬得,叫绿萝,特别好养活,除了养在花盆里面的,还可以养在玻璃瓶子里面,林静好又从外面买了几个花瓶,灌上水,然后把绿萝插进去,摆了一窗台,也不怕有小虫子。

    平时这些话是林静好好苏红一块儿打理的,苏红比林静好要会养的多,林静好嘱咐她,在客人不多没活的时候,她会拿着布子把外面的花叶子都给擦的干干净净的,花盆也会从外面清洗一下,所以每盆花看起来都干干净净的。

    上回那个喜欢大牡丹花的老太太来了,看着满院子的绿萝,喜欢的不得了,直夸姑娘把这花照顾的干干净净的,她瞧着就喜欢得很。

    后来她还问林静好,这花卖是不卖啊,林静好摇摇头,这年头哪儿有人卖花的,都是自个儿家养的,要是想要那别的品种,附近公园挖上一枝儿,回去泡了水,埋在土里面就能养活,在外头花钱买花,那是没有的。

    要不是老太太瞧着真心喜欢,也不会提这个话。

    后来林静好照着那绿萝的模样,挑了一盆开的最旺盛的做了模子,一模一样的给老太太做了一个小小的翻糖蛋糕,不大一点儿,就是一盆绿萝的模样,老太太高兴极了,掏了钱两手捧着就回家了,告诉林静好好几天都没有舍得吃,结果最后被她大孙子给掰掉一个叶子吃,可心疼了。

    林静好还笑着安慰老人家,这蛋糕啊,就是买来吃的,可不能放,到时候放坏了晒化了,岂不是更心疼了?

    老太太觉得有道理。

    随后林静好就在店里面做了抹茶饼干,一个个的小饼干里面都是绿萝叶子的形状,谁来了都对那小饼干喜欢的不行,走的时候多半都会带上一小盒子回去,曲奇饼干的销量一下子就被压了下去。

    把花都浇了,林静好就走回蛋糕店里面,最近她一直都没有上新,主要是天气不冷不热,所以不太稳定。

    偶有两天下了雨的话,就会变冷许多,不过眼看着就进了六月了,南方的六月就开始了正式的夏天,怕是不会再热了。

    六月一号,她就准备推出慕斯蛋糕。

    从季向阳的表情反馈来看,慕斯蛋糕她做的也算是成功的。

    有了计划之后,林静好的心思就暂时被挪开了,她走到柜台里面,把本子拿出来,然后在上面写下了她最近研究出来的新品的问题,然后把可以推出的新品上面打上勾,再写了一个上新的计划表。

    按照口味口感分配,选择了合适的时间,把一个个上新的时间全部都写了上去,心里面才算是踏实了许多。

    等到这些事情全部都做完,苏红也摆完了东西,可以直接开门了。

    早上第一波的客人,现在要比之前多上一些,因为每天早上店里面都有限量的三明治,每天林静好都会做出来将近十五个左右,多了怕卖不掉,少了怕不够卖,但是这十五个三明治,想来都是断货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不够卖的。

    所以还真会有人排队来买。

    三明治的魅力是不可挡的,这味儿你要说比别的早点好吃,那是肯定的,但是价格也是能在外面吃上好几次早点的价格。

    可是偏偏就是有人愿意来,吃了一次还想吃第二次。

    这临江湖附近虽然都是住宅楼,但是也有一些自己做生意的,比如说湖的对面就是一条商业街,在这排住宅楼的前面也有一条小小的商业街,有卖东西的,也有办公楼。

    这附近不远还有小学中学,大概步行都是十分钟的样子,所以附近的客人,就着实是不少的。

    也是因为这样,自从三明治作为早点出现之后,附近来买的人也是真不少,学生几乎没有,都是在附近上班的,其中有也有那边律师楼里面的律师,林静好也看到过几次。

    从出手大方看来,律师的收入怕是要比她这个小老板还要多。

    “老板,要说现在早上不吃几口你这个三明治,那真的一天都够不痛快的。”站在柜台前面的人和林静好说着,林静好抬头一瞧,他手里面还拎了一堆吃的,都是刚才苏红给人装好的,这会儿正提起来给林静好看呢。

    “今天买这么多呀。”林静好笑着问了一句,然后把袋子拿过来,一个一个的看过去,算起了帐来。

    这个人是之前帮林静好处理过劳动合同的律师,也是在那边的律师楼里面上班,年龄不小,两鬓都有些发白,说话和和气气的,人也爱说笑,平时来店里面总是喜欢林静好说道两句话。

    “嗯,这段时间锁里好几个大案子,我多买些回去犒劳犒劳大家,也好给你打打广告啊。”那人笑着和林静好说道,然后把皮夹子拿出来,就准备看林静好算出来是多少。

    “那您可真好,还犒劳大家。”林静好数了一遍,又笑着回了个话,才个对方说了价格。

    他这一早上那可是着实买了不少东西,这两只手拎着都瞧着重的很,一路就这么走出去,苏红还跟林静好说呢,刚才那个客人买了多少,这大清早的,就买这么多,那可一家人都吃不完啊。

    林静好也笑着给她解释,然后不一会儿就钻进了厨房里面,早上的高峰期算是过去了。

    苏红把盘子碟子的都收了起来,然后把桌子都擦干净,探着头把碟子给洗了,才又在外面守着。

    不一会儿就来了人,上门修那个收款机的。

    这收款机其实用了才不长时间,这来人修了起来,林静好就干脆守在那儿看着了,顺便打听了打听,这收款机现在有没有更新换代。

    昨天她过去的时候,其实店里面是没有多少新款的,她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看,出去的时间有限,说了事儿就直接回了店里面,今天来了人她也好打听打听。

    这收款机啊,现在还算是个昂贵的存在了,有些店里面那是用不上的,也就是傅刚那样的大型游戏厅,或者大型的商场会买上一些,现在整个商场的体系也算是比较完整了,大部分都是一个小店一个小店的收费,都是在收银台去统一收费,所以收款机的行情一下子就上来了。

    他家的生意也是最好的,在省城的收款机质量也是最好的,五年保修,只要不是什么大问题,基本上都不收费。

    这听林静好打听了,也就说了,更新换代肯定是有的,尤其是那些个大商场,只要出了他们就会过去给个话,大部分都是要换的,因为提款机的使用频率是相当高的,还能够做到监督的作用。

    林静好详细的打听了一下,目前倒是还留在老套路上,只不过就是安全系数增强了,像是电子部分还是没有。

    她也就没有多说,这次留了一下对方的电话号码,也有联系修也方便许多。

    这么一折腾下来,这一早上也就过去了,中午蛋糕店的人又变多了许多,林静好这边忙忙碌碌的吧,卖了一波吃的出去,也就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季向阳这一天都没有瞧见人。

    林静好不免心里面有些紧张。

    要说一天不见面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儿,她本来也不是个对感情过分热络的人,可是这昨天给人家出了个难题,这会儿还没有出现,她有觉得心里面不舒服了。

    总是怕人家会不会嫌她太麻烦,又怕人家会不会觉得她事儿多,还有就是怕人家误会了她的意思。

    这么一来二去的,店里面的风铃只要响了一次,林静好就会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外面,只是每次进来的都是店里面的老客人。

    等到风铃第三次想起来的时候,林静好抬头去瞧,就瞧见一个熟面孔。

    上次那个电话预定,最后来取货闹事,误打误撞的买回去了一个翻糖蛋糕的女人又来了。

    她面子上面倒是没有漏出什么来,而是笑眯眯的接待了人家,那女人脸上有些挂不住,表情也尴尬许多,四下看了一下,才走到柜台跟前来说:“我想预定一个蛋糕。”

    又是预定蛋糕?

    林静好愣了一下,问她说:“您要预定什么蛋糕?”

    说实话,这个单林静好并不是特别想接,主要的原因还是怕对方又出什么问题,但是生意送上门,远远没有不接的道理。

    对方立马就说明了来意,她还是想定做一个翻糖蛋糕,只不过这一次的要求更多罢了。

    说着,她就拿出来了一张白纸,摊开来给林静好看。

    那白纸上面画着一个蛋糕,只不过画功不是特别好,但是意思都在旁边用箭头指了出来表达明确。

    蛋糕是双层的,最下面一层对方要求是淡蓝色的,然后是白色的花边,对于花边的花品种也是有相应的要求的,除此之外,对方还要求了蛋糕里面的口味,还有里面有什么水果,这些都写在了旁边的空白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还有就是,在第二层的地方,对方要的是粉红色的颜色,整个蛋糕的侧身都要是这个颜色,上面也是有花边的,同样要求了花边的颜色。

    除此之外,最上面一层,对方要求做两个小人,一男一女。

    女的要穿大裙摆的婚纱,男的则要穿西装,其实就是结婚的两个小人。

    林静好瞧着对方的这些要求,心里面还真是……不想接。

    这种写的越发详细的,出来的问题就有可能更多。

    “您这个蛋糕,我这里可能做不了。”林静好笑着说,与其等着对方挑刺儿,不如她先开了口。

    “你不是说了什么蛋糕都能做吗?还可以自己选择定制的样子啊?”那女人上次来就是蛮不讲理,这一次一样的是蛮不讲理,和林静好说起话来,都带着几分冲。

    “是这样的,我们可以根据客户的基本要求,来制作一些满足客户喜好的蛋糕,但是客户写的这么细致,我们不能每一条都做到,万一做出来您不满意,那不是白折腾了?所以您要不在问问其他家的蛋糕店,看有没有能做出来的。”林静好笑眯眯的和她说道,这礼貌上是一点儿错处都挑不出来。

    对方听了这个话,哪能就这么算了,扬言就说:“你们怕不是骗子蛋糕店吧?”

    林静好听她这样说话,也不生气,从旁边抽了一张白纸出来,然后按照她那张纸上的要求,在纸上又画了一个蛋糕给她,上面写明了颜色,还有要求。

    她是做西点的,但是西点其实对外表的要求也不低,为此林静好特意去进修了美术,除了平时要在蛋糕上面画画之外,还需要培养一些艺术气息,颜色构建,她在后世的人生中,每天除了做西点之外的另外一个爱好就是画画。

    所以别的不说,这画她是绝对拿得出手的,对方的要求非常多,所以林静好这幅画画了不少时候,对面的女人那不好听的话说了一壶,林静好才抬起头来,把纸放在柜台上面说:“您瞧瞧我画出来的这个蛋糕,是不是符合您这个要求?”

    她看了一眼林静好的那个画,都有些看呆了眼睛,当时她听别人给她形容的时候,就觉得那简直是毛病多的不行,这怎么可能做的出来?别说做了,怕是用手画,那都是画不出来的。

    结果这不画就摆在了她的眼前,她那个大话到底还是说早了一些啊。

    “您拿着这幅画,找别家的蛋糕店,要是能给您做出来一模一样的,那个蛋糕的钱,我给您掏了。”林静好说。

    对方听了这个话绝对傻了眼,任谁都知道,这不可能,这种模样的蛋糕,就算是想,也能想出来只有好记蛋糕屋能尝试一下了。

    “要是您找不到,那对不起,我这边也是做不出来的。”林静好又笑着说。

    她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对方自然也不好意思一次又一次的说难听的话,只是抓住林静好话里面的漏洞说:“你记住你说的话了?要是做出来,你给掏钱?”

    “嗯。”林静好点头。

    “那你等着吧。”对方扭头拿着纸就走了。

    苏红围观了整个过程,觉得老板今儿为什么这么不一样呢?被人家几句话就给激的生了气?她凑上去,有些担心的说道:“老板,不会真的被她找到吧?”

    林静好笑着说:“找到了咱们就请她吃个蛋糕呗,怕啥。”

    苏红有些不懂自家老板,她好像看着也不像是生气?也没有后悔的模样,这话说的更是风轻云淡的。

    林静好有她的想法,她只是想试一试,对方是不是真的来买蛋糕,要是真的,她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导致她必须要在林静好的店里面买蛋糕,要不是真的买蛋糕,那她怕是不会来了。

    她相信刚才她画出来的那个蛋糕,就算是省城也没有人能够做出来,若是放在后世,学翻糖蛋糕的人大概是可以照这样子复制的,但是放在现在,不是她自大,而是翻糖蛋糕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学成的,更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做出成绩来,就算她,也是在开始学西点的时候,就上了翻糖蛋糕的课,之后的日子也是一点都没有落下,才学有所成,现在能做出来各式各样的。

    更不要提别人了,没有专业系统的学习,怕是连翻糖都难以做出。

    被闹了这么一番,林静好的心情倒是没有受到影响,只不过下一次风铃响起来的时候,她没有抬头去看了,左右人也不会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还不如把计划完善一下,然后直接实施起来。

    结果这边一个字都没写完呢,一抹白就伸到了眼睛底下。

    林静好抬起头来,先入眼的是一大束白白的蔷薇花。

    因为老太太喜欢的花实在是太多,每次都会要求林静好来给她做上一个,所以林静好研究的也不少,这个白蔷薇,她是在书里面见过的,也是做过蛋糕的。

    她越过花去看后面的人,就见季向阳的眼睛看向别处,头微微的有些偏向旁边,不敢看她,但是整个耳朵都暴露在了她的眼睛底下,那红红的耳朵和脖子根早就出卖了他内心的害羞。

    他的手牢牢地抓着这一束花,花是用报纸包起来的,包的并不算太好看,尤其是下面的被他抓着的地方,看着还有些乱,边儿都是卷起来的。

    半天都没有人接过去,季向阳才算是大着胆子朝着林静好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了她眼中的笑意。

    完了,这下脸上更是烫的很,他把花稍微抬得高了一些,在后面闷闷的说道:“送给你。”

    林静好没有急着去接他手中的花,而是细声细语的问了一句:“为什么送给我?”

    这话问的,季向阳一时之间找不到可以回答的话,半天才憋出来一句:“因为昨天你送了我蛋糕。”

    他看懂了自己的意思。

    林静好这一天一直都在想,是不是弄的太复杂,对方会不明白,天竺葵又不是常见的花,她应该弄个玫瑰啊什么的,至少还好找一些。

    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她的担心多余了。

    “谢谢。”林静好双手接过花来,小拇指不小心碰到了季向阳的手指,那边像是触电一样的把手迅速的抽了回去,这下他是真的没法抬起头来了,刚才那温热的触感,让他差点心脏从嘴巴里面蹦出来。

    林静好也感觉到了那短暂的触碰,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把花凑到鼻子跟前,一阵芳香扑鼻而来,她的好心情也跟着这阵香味不断的扩散。

    “好香啊。”她说着,抬眼去看后面的季向阳。

    “我想说的是……”季向阳没抬头,说话声音也很小,停顿了老半天,才接着说道:“你和这花儿一样。”

    林静好一愣,想起那天看到的白蔷薇的花语。

    “纯洁、美好、纯洁的爱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