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剑修有点稳〕〔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47.第147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蔷薇花儿的花香在林静好的鼻尖蔓延开来, 林静好盯着那玻璃瓶里面的蔷薇花有些呆愣。

    两世为人,这花儿还是头一次收到, 前世是把太多的精力都放在事业上, 这一世也一样, 以至于在感情方面没有那么积极向上,结果没想到,季向阳在会意之后,竟然能做出如此举动?

    这年头哪儿有卖花的, 这花怕不是他自己摘来的吧?林静好伸出手去,在那花叶子上面摸了一把, 触感有些柔软, 凉凉的, 倒不像是别人刻意养下的。

    这会儿正是蔷薇的花季, 外头公园里面的蔷薇花儿估摸着也开了,看那些花根都很干净,怕是被季向阳收拾过了。

    在看包花的报纸,上面也干净的很,除了有些地方有些褶皱之外,剩下的地方都是平平展展的, 林静好把报纸方方正正的叠起来, 想了半响, 都没舍得扔, 把装着账本的抽屉打开, 把里面的东西全部都腾出来, 然后把报纸铺进去,再把抽屉里面的东西放进去,心里面一阵一阵的喜悦升起来,开心。

    别看是那报纸了,这花儿她是一个都舍不得动的,想到是季向阳拿来的,林静好算是打从心眼里头高兴。

    苏红瞧着老板半天都不动弹,就站在那儿傻笑,她摇了摇头,瞪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这都快四点半了,老板咋不去做明天准备的蛋糕呢?

    她要不要提醒一下?想了半天,苏红还是蹭了过去,跟正在笑的老板说道:“老板,快五点了。”

    等会儿就到了上人的时候了。

    然而沉浸在喜悦中的老板并没有听懂她这句话,侧过头来瞧了她一眼说:“什么?”

    “快五点了。”苏红又指了指墙上的钟表。

    林静好瞧了一眼,确实快五点了,又问苏红:“怎么了?”

    今儿这一下午吧,老板是一次厨房都没有进,平时林静好都是两点就钻进去了,下午多做一点,晚上下班就早一点,也能早些回去,这是之前老板说过的,所以下午人不多的时候,她都是抓紧做,这样晚上回去的早,也能多睡会儿。

    但是今天,她是知道的,老板可是一点儿都没做呢。

    没想到老板居然没有意会出来她的意思,但是她又不好说的太明白,怕老板以为她要做什么,才在这儿赶人,那就冤枉大了。

    “没事没事。”苏红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话该咋说呢?

    看她这个模样,林静好才反应过来,今天还什么都没有做呢!

    这喜悦把她弄的什么都给忘了,赶紧擦了擦手,林静好钻进了厨房里面,苏红这才松了一口气,老板早点下班,她也早点下班呀!

    只可惜,今天注定是个没法早点下班的日子了,毕竟老板在柜台跟前晃悠了一下午,什么都没做,你要是说下班啊,那可有的等咯。

    等人的不只是苏红,还有外面的季向阳。

    这几天这个案子确实分走了他不少精力,虽然心里面隔着一个天大的喜事儿,但是还是要整理心情,投入到工作当中,那感觉别提多让人难受了,要压制住心里面的喜悦,然后去看那些令人麻烦的事情,说实话,这季向阳心里面转变是很慢的。

    不过没办法,就算是再慢,也要去看。

    但是因为这样,这一到了晚上,他就心情变得倍儿好,走起路来都是步子都是轻的,从律师楼走到这店门口,季向阳靠在路灯上面,动了动等了一下午有些僵硬的脖子,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想到一会儿就要见到心上人,笑容也不自觉的爬上脸颊,收了好半天才收住,怕老板出来一眼就瞧见他这个傻样。

    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这都快十二点了,林静好还没有从里面出来,但是从那窗帘的缝儿里面,能够瞧见里面灯确实是亮着的,这人咋就不出来呢?季向阳觉得有些奇怪,凑上前去伸出头在那缝儿里面往里头瞧了瞧,等看见有人影,才又退了回来,站在了路灯底下。

    站在路灯地下的季向阳不停的想,一会儿见了林静好该说什么呢?这几天每次见到她的大脑短路,都让季向阳觉得紧张尴尬,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抛出怎样的话题。

    在路灯下底下他开始一个一个的练习。

    “晚上吃了吗?”这个不好,季向阳立马就给他pass了。

    “今天累不累?”这个挺好的,季向阳给自己捏了把劲儿,决定保留这个话题。

    “花还喜欢吗?”这个刚开口,他的脸就烧了起来,不知道当这林静好面能不能说出口?

    “你还喜欢什么花,我都给你摘!”这个是好话,但是他绝对说不出口,上面那句都不行,何况是这句呢?

    “冷不冷?”这个好,现在已经开始起风了,万一一会儿林静好冷了,他要把衣服脱下来给她,千万不能让她生了病。

    ……

    话题其实不少,但是有些想起来的都不太合适,季向阳就这样一个一个的试下来,倒是最后也能选出来一两个靠谱的,他暗自记下来,就在路灯底下练习了老半天,那门才打开了。

    林静好这边看见季向阳,先是笑了,随后又想到,这天都黑了他怕是瞧不见,匆忙的转过身去,先把锁头给锁上再说。

    又不好表现的太高兴,林静好稳着步子走过去,看见站在路灯底下的人又变得笔直,低着头勾着嘴角说:“等很久了吧?”

    “没有,不太久。”季向阳说道,他不怕等,怕的是等不着的那种抓耳挠心的期待感。

    但是只要一瞧见人,那感觉就烟消云散,只剩下满心欢喜了。

    “明天要准备的东西有些多,所以出来就有些晚了。”不管他是否觉得久,林静好还是解释了一句,然后抬起头来,红着脸对他笑了一下。

    “咳。”季向阳伸出手来捂住嘴巴轻轻咳了一下,试图挡住自己爬满红晕的脸。

    他想他完了,完全抵挡不住林静好的笑容。

    她的眼睛大大的,睫毛很长,鼻子小巧挺拔,樱桃般的小口,嘴唇泛着一阵粉红,说起话来的时候嘴巴一张一合,能瞧见里面白白的牙齿。

    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总是会抓住人的眼睛,这还是她没有开口的时候,只要她一说话,声音里面的那份柔软,立马就让他的心都跟着软了,她让人觉得很舒服。

    这是平时他眼中的林静好,就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林静好。

    但是她一笑,颜色就变了。

    他的世界变得五颜六色的,也不知道那些颜色都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就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就征服了他的心,让他变得挪不开眼,沉浸在她那弯弯眉眼中。

    “怎么了?”林静好侧过头来问他。

    “没事,走吧,夜里有点起风,你冷吗?”季向阳问林静好,作势就要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搭在身上,林静好赶伸手去拉住了他的衣服袖子。

    “不冷不冷,你别……”这话还没说完呢,才发现两人这个举动甚是亲密,林静好忙收回手来,季向阳也是半天没有说话,心里面却是快要疯了,总想着她怎么这般可爱。

    这两人走出去了半天的,都是相互无话,忙着害羞,从昨儿到今天都是这样,林静好觉得有些尴尬,但是季向阳又找不到可以说的话。

    以前两人走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季向阳问出几个问题,林静好顺着往下说,

    这会儿季向阳正在琢磨这,他要问点什么问题呢?平时能想起来的那些话题现在在他脑子里面那是一个也蹦不住出来,他承认,刚才那个晃眼的笑容已经把他的大脑摘空了,之前在路灯底下比划的那几下子这会儿全部都泡了汤,得了吧,他是一个都做不出来了。

    季向阳心里面有些发苦,但是没有办法,咋办,该说哪句呢?

    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林静好先打开了话头,两个人毕竟不能就这么一路僵着走回去。

    想起来下午那个来店里的女人,林静好就问季向阳还有没有印象,之前他有次来的时候,季向阳还帮着她说过话呢。

    想起来那个女人,季向阳倒是印象很深刻,因为当时他在楼上对于女人的举动很多都是看清楚了的,自然知道她是故意的,所以脱口而出道:“有,她应该是故意订做了却不去拿的吧。“

    这个其实林静好都有些摸不清楚,她也不知道女人是否是故意的,从她闹事的层面来看,那是绝对故意,但是后面她又来订做这一次,虽然话也说得不好听,但是倒是有几分是真的的感觉,现在听季向阳这么说,林静好倒是有些奇怪。

    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她是故意的呢?”林静好直接问出了口。

    本来脑子这会儿就被糊住了,季向阳心里面想的全是刚才那些话题,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林静好问了个什么问题,这会儿直接就回答了。

    他说:“我那天在窗户上看你的店,她一直在附近鬼鬼祟祟的蹲了半天,看见那蛋糕被人抬出去,就走进去和你说话,我看了半天,发现她好像有点无理取闹,就下去了,在门口就听见她说那些话,怕她为难你,就进去想帮你……”

    季向阳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也是在没想那么多的情况下脱口而出的,等说道这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说的有些过了分,他好像……一个不小心把自己很早就隐藏起来的心事全部暴露了。

    而在旁边听了的林静好,心里面的甜蜜感立马就升了起来。

    她没想到,原来季向阳那天是故意过来的,更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还在窗户边上看了老半天,甚至因为担心她,才跑了下来。

    别看只是这么寥寥几句话,但是林静好完完全全把季向阳的意思全都听明白了。

    他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这般担心她了。

    “谢谢。”林静好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感谢的不只是他的担心,和小心翼翼的帮助,还有他给她的这份心意。

    林静好停住脚步,拉了拉季向阳的衣服袖子,闹了个大红脸的季向阳也停下来,他微微低着脑袋看着林静好。

    她抬起头来,仰着头,眼睛亮晶晶的看向他说:“我会好好收着的。”

    季向阳愣了一下,差点沉醉她的眼睛里面,回过神来才问了一句:“什么?”

    “你的心意,我会好好收着的。”林静好看着他的眼睛,忍着脸上那冒起来的高温,两只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温柔的话语在夜空中蔓延开来,一直走进了季向阳的心房。

    季向阳愣了好一阵儿,才回过神来,脸红的他都要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手要摆放在哪里,这会儿心尖尖上感觉都要渗出汗来了,太紧张了,紧张的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看着他这幅样子,林静好脸上的温度就偏偏下去了一些,然后拉着他的袖子,接着往前走,边走还边说了今天的事情。

    季向阳听着她说,下午女人来到店里面,然后又提出了其他的要求,林静好有些摸不著她的意思,她又给了一个特别复杂的造型,林静好也说了她的处理方式,不过想着不知道女人之后还会不会找上门来。

    这段话吧,季向阳听下来,倒是没觉得他的心上人有多么自大,反而觉得要是她能画出来给对方的,那么肯定是不会找到别的人做出来的,他对林静好的信任程度是相当高的,尤其是林静好只要说出来的话,就没有什么是他不相信的。

    不过他倒是觉得,女人还是会找上门来的,还是给林静好给了建议。

    主要是怕女人会闹事,因为她第一次的订做蛋糕,就是目的不纯的,当时季向阳和林静好都知道,这一次肯定也是有什么目的,林静好这边的意思就是,她是绝对不会接这个单子的,其实就是杜绝了别人有任何找她麻烦的机会。

    但是季向阳的观点和她相反。

    这个世界,总是有些人,你以为这样她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了,但是一回头,她还有了别的主意来搞你,反正就是她们总归都是要搞事情的,你不如就让她们搞,只要把该做的准备工作做好,后面干干净净的把自己摘出来就可以了。

    像是这个女人,她这样找上门来的行为,目前我们都能看出来,她是明面上的,无非就是想定做一个蛋糕,然后八成可能是要不认账,还要说林静好做的不好这种话,大蛋糕本来就不是那么好二次销售的,尤其还是双层的,加上上面的人,严格意义来说,就是三层的,这种蛋糕,她要当场退货,那也是卖不掉的。

    所以,也算是给林静好找了一个大麻烦,是有损失的。

    但是如果说,这一次拒绝了,她万一背地里面还找别的麻烦怎么办?那样更是防不胜防。

    他说的是有道理的,其实林静好也知道,当初她在市里面开店的时候,隔壁饼子店的大姐不就是,开始就在言语上面给林静好找了不少麻烦,后来她又憋了个大的,然后没想到吧自己给搞了进去,虽然那事儿林静好背地里面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确实是给她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的。

    说来也是一个教训。

    有了季向阳说的这些话之后,林静好反而是想听听他会怎么说。

    其实季向阳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法律解决问题。

    林静好店里面的高级蛋糕本来价格就不便宜,尤其是翻糖蛋糕,他虽然没有咨询过价格,但是看到平时的小蛋糕,在推理出来造型非常独特的,栩栩如生的,也不难知道,那价值不菲,一般人是买不起的。

    这么贵重的蛋糕,其实有一纸合同,并不是一件坏事。

    在他们律师的眼睛里面,这件商品是什么东西不重要,最后是吃进肚子里面,还是能够摆着永久流传,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入手这件东西时候他的价格是多少。

    如果是很贵的价格,那么这件东西自然会变得贵重无比,哪怕它只是一个蛋糕,也是一个昂贵的物品。

    只要是昂贵的物品,交易总归是应该有个合同的。

    当然因为食物的属性比较特殊,林静好可以做一个合同的底子,就是专门给那些不太靠谱的客人准备的,或者价格达到一定比重的客人,在里面约定好蛋糕的造型,并且附上图片,也许会变得比较麻烦,但是合同总归是有法律效益的,到时候就算是对方不愿意了,想要找她退货,她也是有个说法的。

    至于对方一定要搞事情起诉她呢?

    八成是不可能的,打官司不要钱的吗?对方还不会做出这么智障的举动。

    可是万一对方要死磕呢?林静好打官司也要钱啊,她觉得这属于两败俱伤的方法啊,她有些疑惑的看着季向阳。

    “不是两败俱伤。只要你做出来的蛋糕和图片一样,就算是打官司,法院也不会判你输,只要判决下来了,你的名声就算是被她搞的不好了,也是可以反拉回来的。而且,客人并不傻,有没有符合要求,他们是看的明白的。”季向阳给她说道。

    这一点林静好还是比较清楚的,问题是对方打官司请律师,她也是要请的呀。

    “至于打官司要钱这方面,你不用担心,因为你有我。”季向阳看着她那个眼神里面还是有一点疑惑,又接着说道,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多么让人心动的话,这只是他纯粹的心中所想而已。

    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林静好不管做什么,她都不需要担心这方面的事情,他就是坚实的后盾,只要留了先手,就没有他处理不了的官司,何况是这种小问题。

    但是他这句话说得,却让林静好的心里头忍不住一暖。

    自从到了这里来之后,林静好就从未想过她要依靠别人,这种事情可以说是就不在林静好的范围以内,这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人,和她说这样的话,不感动那是假的,她低下头去,整理了老半天情绪之后才抬起头来,想和他说些什么,最终倒是一句话都没有开口。

    一路上就这个话题说到了林静好的家门口,站在楼道口,季向阳问她:“你一般早上都几点走?”

    一听这个话,林静好就听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说:“你早上多睡会儿,刚好来店里吃早点就好,不然你还要在外面散步。”

    想起来他头一次找的那个理由,林静好就有些想要发笑。

    季向阳听着也有些红了脸,憋了半天才说:“强身健体。”

    “你最近也挺忙的,别来回折腾。回去好好擦擦脸,泡个脚,早早睡下,明天早上你上班的时间,我们就见面了。”林静好说完,见他还要说话,立马又说了一句:“听话。”

    这两个字就跟有魔力一样,季向阳听了竟然忍不住的点了点头,然后和林静好说了一句:“好。”

    他就是忍不住去听话了,说来也真是奇怪的很,等到看着那抹倩影从眼前一点点的走远直到消失不见,季向阳才反应过来,他居然是无意识的听话来,这还是绝无仅有的。

    不过他心里头觉得不舒服吗?

    没有!

    相反,他觉得心里面非常的舒服痛快。

    一直到回到家里面,心里都是美滋滋的,乖巧的泡了脚,擦了脸,然后躺在床上半天也睡不着,又爬起来拿了笔,坐到了桌子旁边去。

    听话的季向阳第二天早上果然没有等在楼下,林静好起了个大早,给全家人变着花样又做了早点之后,在傅川那惊恐的眼神中出了门。

    瞧着桌子上面他姐不知道几点钟起来做的糕点摆了一桌子,傅川就觉得他姐最近绝对的不正常,往日他求着她做,她都是不肯的。

    张美兰起来也愣了一下,这摆了一桌子的好吃的,一看就是出自林静好,只是她得多早起来,才能做出这么多来?

    瞧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傅川,张美兰的眼睛里面充满了疑问。

    “我不知道。”傅川从桌子上面抓了一块,叼着就进了屋,他是真的不知道他姐哪根筋不对,还是全部都不对。

    尽管昨天的东西做的有些少了,不过林静好倒是不太着急,她今天出来的早,到了店里面的时候苏红都还没来,一个人把东西都烤上,又做了一波三明治,林静好才端到外面来。

    苏红则是觉得老板真是从她进来就能瞧出来,心情那是好的不得了,和她说话的时候,尾音都是上扬的。

    大概九点多钟的时候,店里面的三明治就卖的差不多了,这会儿人下去的差不多了,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了。

    而季向阳总是姗姗来迟的,他一路看着手表赶到了林静好的店门口,推开门走进来之后,就看见柜台里面的林静好朝着她笑,他愣了一下,压制住心里面的那份害羞,走到柜台前面说:“我买早点。”

    听了这话,林静好就从下面拿上来一个装好了的三明治,放在桌子上面,又跑到厨房里面倒了一杯鲜牛奶出来,这是她早上特意为了季向阳热的,他经常来店里面,林静好自然是知道他的胃不太好的,所以并没有准备别的花样,就热了一杯牛奶给他。

    看到牛奶,季向阳忍不住扬起嘴角,看了看店里面没什么人,就和她说道:“可以陪我坐一会儿吗?我有事情和你说。”

    这会儿确实已经没什么人了,算是一天下来店里面最冷清的时候了,毕竟买了早点的人都去上班了,这会儿也不会有不上班的人专门过来买吃的,家家户户都挺忙的,早上正是干活的时候。

    “好。”林静好把三明治和牛奶放到托盘上面,准备端着给他放到桌上,季向阳抢先一步先掌握了托盘,然后端着走到了最角落的桌子边上,林静好跟上来,在对面坐了下来。

    他要和林静好说的事情有两个。

    第一个是,关于合同的事情。

    他昨天回去就给林静好做出来了一个关于定制蛋糕的合同,其中很多空下来的地方都是关于蛋糕的外型和定制时间的,林静好要是用到合同的话,直接填写上去就好,包括取货的时间,这些都是空余出来了。

    除此之外,还订了一些甲乙双方需要履行的义务。

    这些季向阳在翻开合同的时候,都是和林静好一个一个解释清楚了的,有些法律术语虽然不好懂,但是经过他的解释,林静好心里面自然也变得明朗许多,更是明白了上面的意思。

    这份合同,算是季向阳想的非常周到了,包括后面还规定了合同的附件要求,就是定制会和画面是一模一样的,林静好昨天晚上就和季向阳说了,她做的定制蛋糕,都是要出一份图纸的,因为这种造型独特的定制蛋糕,是客人定制的特殊的造型,所以林静好都是会画出来,然后在客人确定满意的情况下,才会进行制作。

    所以这个附件并不算是为难林静好,都是日常需要做的事情,只不过就是从一张,变成了两张罢了。

    这些上面也都是有甲乙双方要求签字的地方的,季向阳单独出来写了一页,告诉了林静好应该在附近上面加上什么样的字眼,甚至给她打了个样儿,还在上面画了一幅画。

    那画画的着实不算好看,但是林静好还是认出来了,就是那蔷薇花。

    他的心思很是细腻,把合同上的每一点都和林静好说了个仔细,这才又拿出来了一个牛皮纸袋子,把合同装了进去,递给林静好。

    她接过来,心里面一阵一阵的感动,就听季向阳说:“这个合同你要自己抄一下,不然到时候填空的字迹不一致也是麻烦事儿,毕竟没有律师做见证,不然我就先给你写几份留下来了。”

    其实他是巴不得帮林静好把这麻烦事儿都给做了,然后让她只需要拿着合同办事就可以了,但是因为字迹的关系,最后还是需要林静好自己做,他只能给她打个样儿。

    “谢谢。”林静好觉得鼻子都有些发酸,昨天晚上她和季向阳说起这个话题,本来就是准备找点话说,不要让两个人之间那么尴尬。

    不过他是认真的站在她的立场上去分析了这件事情不说,竟然只是短短的一晚上,他就做了一份合同给她,还是专门为了她的定制蛋糕而做,很明显不是从别的合同那里取了个大概的结构,还是重新开始给他做了一份。

    这让林静好心里面忍不住觉得暖。

    他这样自然的关心,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吴艳芬也很关心她,张美兰对她也很好,但是还是有些不一样,她们是爱她的,这一点林静好从未怀疑过,所以关心爱护都是来自于天然,林静好对她们的也是一样的。

    可是她对于季向阳来说,不过就是认识不久,或者是确立关系没两天的人罢了。

    不是说她这个人自私,但是只用短短两天的时间,就要她能为对方做到面面俱到,她是做不到的。

    “不要和我说谢谢,我也不和你说。”季向阳伸出手去,把桌子上面的袋子打开,就看见一个憨实的三明治。

    平时他在店里面也吃过林静好做的三明治,都是三角形的,但是季向阳的这个不是,这个是一整块面包拼起来的,他看了一眼还低着头的林静好,张嘴就咬了下去,里面也和平时吃到不太一样。

    两个鸡蛋,火腿肠也多了一倍……

    林静好抬起头来就看见季向阳已经大口吃了起来,看到三明治她又觉得有些害羞,虽然知道人一天只能吸收一个鸡蛋,但是在做的时候她还是不自觉的就又给季向阳加了一个,里面更是塞满了火腿肠,这个特制的三明治可以说是非常雄厚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去照顾或者爱护一个人,但是她知道,怎么能做出来好东西,并且加量。

    把林静好的爱心早餐全部都吃下去,季向阳拿出皮夹子,就要给钱,林静好却连连摆手,她不要。

    这个时候季向阳和她非常严肃的说起了他要和林静好谈的第二件事情。

    就是他以后只要来林静好的店里面消费,就是要给钱的,他不能来吃白食。

    蛋糕店开起来,本来就是开店赚钱的,这一点季向阳非常明确,他来蛋糕店,也是因为这里的蛋糕好吃,所以才愿意来消费,但是却不能因此让心上人做了亏本买卖。

    确实他一个人吃不掉多少东西,但是总归是觉得不好,于是他和林静好商量,只是在店里面的时候,都是要收费的,但是如果日后……有幸林静好能够在别的地方给他做吃的,那定然是不会给钱的。

    至于这个话嘛,他说的很隐晦,但是在林静好听来,他就是确定了她的意思,大概是想要和她长长久久,一辈子都吃免费的,但是在店里面,是坚决不肯吃免费的。

    但是林静好转念一想,人家帮她做了合同和,为什么就要非要给钱?那她也要给钱,毕竟她不希望每次他来都要给钱,她心里面也是不舒服的。

    结果季向阳告诉她,那是在家里面做的,是不一样的,如果说林静好去了律师楼请律师,那也是一定要收费的,只不过收取的费用是他可以定下来的。

    既然这样,林静好也讨价还价,和季向阳说,她这边也是可以定价的。

    季向阳说,那也只能按照她现在的蛋糕定价。

    林静好想了一下,倒是也答应了,因为她可以把给他的,做大一些啊。

    就像今天的三明治。

    季向阳最终还是满意的付了钱,牛奶林静好店里面不售卖,所以只收了成本,三明治自然也是和别人买是一个价格,季向阳这边本来还想给双份,但是她怎么都不肯收,想来也不好分的太清楚,他也就没有再强迫什么。

    可是等他出去,林静好想到他的这些举动,头一次感受到了被冲到心尖上的感觉,也是头一次感受到了男人还能这般成熟的感觉,她打开那个合同,看着他那一笔一划写出来的每一个字,就跟吃了一颗蜜糖一样,一直甜到了心口去。

    趁着早上没人,林静好在柜台里面把季向阳给她的合同又重新的抄了一遍,把该空下来的地方都空了下来,然后一模一样的抄了两份,之后才把给她的原稿小心翼翼的收到了带锁的抽屉里面,想着晚上回去的时候带回去,千万不能在这里弄脏了。

    等到她弄完,又把桌面收拾干净,昨天那个定制蛋糕的女人又来了,她手里面还拿着林静好昨天给她的画,脸色相当不好的走到柜台前面说:“我找不到地方可以做,你真的做不了?”

    有了合同身板都是硬的,林静好笑起来说:“也不是一定做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