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老婆是花瓶,得宠〕〔我真不是神棍〕〔钟向阳顾小希〕〔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跪下,我的霸气老〕〔规则系学霸〕〔超级兵王混都市〕〔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盖世战神萧破天〕〔龙象〕〔黄金召唤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黑石密码〕〔都市无敌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48.第148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说话间, 林静好就已经把合同摆在桌面上, 好在她刚才已经抄了两份出来,倒是现在就能够派上用场了。

    女人也不知道林静好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放在明面上的合同封面上的字她是看得懂的。

    定制合同。

    这是什么意思?

    她抬起头来看了看林静好。

    意思其实很简单,林静好三言两语就给她解释了个清楚, 就是想要做出这样的蛋糕是可以的,但是必须要提前签订一个合同,避免日后出现纠纷, 双方也好有个说头。

    其实这年头口头约定也是作数的,问题就是口头约定无迹可寻,交易完成是好事, 但是一旦中间发生什么事情, 或者纠纷,那口头约定就不好使了,这也是林静好比较担心的事情。

    这才是林静好这个合约的真正用途,起到一个牵制的作用,以后陌生的定制,或者是比较不靠谱的客人的定制, 她都准备把合同拿出来,现在不是后世,这一个蛋糕的价格少说都要达到工薪阶层七八天的工资, 在九十年代初, 可以被称之为是奢侈品。

    而林静好店里面的客人, 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就是不差钱的,家里面条件较好的居多,当然也有不太好的,不过不会经常来,十几二十天来上一次,买的量也不多。

    因为蛋糕店定位的关系,其实来店里买蛋糕的客人从来都没有过分挑剔,就算是定制蛋糕,基本上都是满意的,从没有客人因为定制蛋糕和林静好起了争执的,这个客人是第一个。

    倒不是林静好心里头每个数儿,其实像是她的店开在这里,生意确实是好的,难免会引起别人的嫉妒,只不过她一直都是保持着平常心,不去尽可能的怀疑别人,只有在反常的情况下,才会不动声色的六个心眼儿,然后再想好退路。

    这条街道上面餐饮行业不多,已经少了很多事情,但总归还是会有的,就比如这个女人,就是最明显的闹事者,这么一来二去的,林静好倒是给蛋糕店增加了不少规矩。

    谨防其他闹事者。

    “你这就没意思了,我就买个蛋糕,你还弄出个合同来?”女人显然没有想到,短短的一天,林静好就折腾出来这么多事情,她心里面那是相当的不舒服,不过就是买个蛋糕罢了,这是做什么?不信任人也没有这样的。

    “这是我们店里的规矩,超过一定的金额,都要有书面协议,主要是防止日后客人出现不满意的情况。您放心,这里面规定了我方义务里面是有必须要做出和图片一致的作品的,所以如果我们做的不一致,您也可以拿合同反过来约束我们呀,这是好事儿。”林静好笑着给她说道。

    这合同别看是季向阳为了林静好出的,但是本着对于法律事业的正确态度,这份合同出的完全是不偏不倚的,双方义务规范明确,相互约束,并没有说他偏心林静好,在上面写了许多不平等条约。

    也就是因为这个,林静好还觉得季向阳确实和她想象中一样,做任何事情都能那么迷人,若是他真的有偏向,反而会让林静好觉得有些怪怪的。

    女人自然是听不太明白的,她皱了皱眉头,把那个合同拿过来翻开看了起来。

    林静好也不着急,更不出声打扰。

    女人站在柜台前面,很细致的把林静好拿出来的合同一页一页的翻过去,上面的内容她不是看不明白,知道老板拿出来的并不是不平等条约,虽然是合同,但是尽量都是用大白话写的,女人倒也不是看不明白。

    林静好翻了翻定制的本子,最近的定制不算多,倒是有那么几个过来排队冰淇淋蛋糕的,基本上都是市里面的老客人,去年她并没有主要推冰淇淋蛋糕,所以在省城,其实冰淇淋蛋糕的名声并不是特别大。

    反而是豆乳盒子特别受欢迎,去年每天她的冰箱都是满的,豆乳盒子是卖了一波又一波,她也就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做冰淇淋蛋糕。

    计划了一下,林静好在将近的日期上面画了个圈圈,等到把本子合起来的时候,那女人也已经看完了。

    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林静好,林静好和她四目相对,倒是从她的目光中看出来一丝不可思议,她没有想到林静好这份合同这么公平公正,而林静好也知道了,她都看明白了。

    可是明白归明白,她还是不愿意签下这份合约,买个东西而已,而且就是因为上面的条例都太明确了,她反而觉得有些担心,总觉得林静好是有准备的。

    她本来也不是非要这个店不可,但是问题是,现在除了这家店,她怕是也找不到更合适店面了。

    只能忍下这口气了。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个蛋糕,并不是准备给她自己的。

    想来这么多,她就不太愿意签,人家老板也并不说什么,该说的话之前都已经说过了,总之意思也很明确了,就是如果要老板接单,这必须要签合同,否则的话,老板是不会接的。

    女人在店里面想了又想,那合同翻了又翻,看了老半天,才抬起头来和林静好说:“签就签,但是这个蛋糕,我要提前看,如果不满意的话,你必须要给我修改。”

    这一点,合同里面也涉及到了,她是不会修改的。

    “只要和画一模一样,我是不会修改的,蛋糕不是画画,不满意的地方可以擦掉重新画,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只能全部重新做,所以不行。”林静好微笑着拒绝了,她虽然态度极好,但是话却说的非常肯定,没有给对方一点回转的余地。

    “那你这做生意也不能这个样子啊,我这不满意还不能让你帮忙修改了?”她又开始不依不饶。

    这样的客人不是没有,其实林静好多多少少也遇到过一些,就是不好打发的客人,她们总是喜欢说一些过激的话,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偏偏,林静好是一颗软钉子,不吃这一套。

    “我做生意一直是这个样子的,目前为止,所有的客人都非常满意。做之前给你的画,只要是你签过字的,那我肯定是按照原图来的,如果说你不喜欢的话,可以看着画修改,不满意蛋糕的话,我是没有办法给你修改的。这些合同里面都写的很明白了。如果说你硬要我帮你修改,可以,那是要加钱的,一旦蛋糕开始制作,就不接受修改。”林静好这一次把话是说的明明白白了。

    为了避免她继续胡搅蛮缠,林静好加了一句:“我店里面定制的毛病一直都不少,也不是今天才开始的,这个新老客人心里面都是清楚的,我从不勉强别人非要从我店里面定制,您可以选择别家店。”

    女人听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她的意思不就是,要是不愿意那就去别人家,别委屈在她家签合同了。

    越是听得明白,她就是越是生气,可偏偏没有办法。

    “签就签,你等着,我回去把要求详细写明白了再来!”女人这一嗓子说完,转身就开门出去了,那走的决绝的样子林静好险些要觉得她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老板,这种人咱就不应该给她做!”苏红在旁边是大气不敢喘的,她看了老半天,觉得老板就是好说话,这女人根本就是无理取闹,说话都带着脾气,也就是老板的好脾气还能忍受她了。

    “和气生财。”反倒林静好一点儿都不生气,从她旁边路过的时候,还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世上的人千千万万,什么人都有,要是她个个计较,早就气死了,把规矩立好了,咬稳了,她从不介意对方怎么发脾气,她只是个做蛋糕的,要是当真让她气的狠了,这人的生意她怕是不会再做。

    不过也算是女人气运好吧,最近林静好的心情是冲上云霄,对于她的为难,她心里面当真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反而心里面还因为那合同的事情美滋滋的呢。

    女人果不其然的下午又来了,这一次她来的时候抱了一堆纸张,里面就有林静好之前给她的那副画。

    那副画的周围洋洋洒洒的写了很多字,女人一句话都不想和林静好说,直接就把那画子给了林静好,然后又给了林静好几张纸,上面也是明确的写明白了蛋糕的图案要求。

    林静好皱了皱眉头,看着那个女人说:“不是你本人定制吗?”

    这东西足以说明,她是帮别人做的,这些要求,她自己有的话完全可以在店里面就和林静好沟通,没有必须要回去在写上这么这一通。

    “是不是你只是个做蛋糕的,能达到要求就行。”她说。

    “我是可以给你做,但是全程必须要你和我交涉,你若是帮助别人,她不满意,我是不负责任的,你签约,我就只找你。”林静好把图纸先放下来,一本正经的和她说道。

    她不想给自己找没有必要的麻烦,要是说这人真的不是订做的主人,那么林静好才是不想找那个麻烦事儿的。

    “你找我就行了。”女人也皱了皱眉头,看着林静好心里面那是一百个不满意,她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闹出来这么一档子事儿!

    按照她提出的那些要求,林静好又把之前的画稍微改了改,用所有对方写出来的要求,重新画了一幅给女人,顺便在旁边标了价格给她。

    女人一看那个价格,当场就差点没有跳起来,要说之前她定制的那个蛋糕,价格已经不低,那么现在这个蛋糕的价格,可以买那个天鹅湖买上五个了,她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林静好,以为她写错了,是不是后面多了一个零?

    “你这也太贵了吧?不是开玩笑呢?这么多钱就为买个破蛋糕?”女人说。

    林静好一听,这眉头就皱起来了,贵是贵,但是她也是合理的,本来那蛋糕卖出去就有些时候了,现在工资基本上是月月都在提,她的价格自然也是月月涨,外面的食材物价也是不停的飙升,这翻糖蛋糕,可以说是三层的,还要做人,这价格她是把女人的不良态度算在里面,稍微提升了一点点,并不多,绝对也算是在合理之中的。

    她倒是不介意别人觉得她的蛋糕贵,不买就行了,但是破蛋糕这三个字,到底还是点燃了林静好心中的怒火。

    “破蛋糕自然是不值得这个价格的,请您还是去别的地方找便宜的破蛋糕吧,您这单,我不接了。”她面带微笑,非常客气的对对面的女人说道,语气中的决绝却是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的感觉。

    “你这人怎么这样?还说不卖就不卖的了?”女人伸出手来,指着林静好说道。

    “我确实说不卖就不卖了,这店是我开的,做谁的生意,不做谁的生意,我自己可以决定。”她依然笑着说。

    “你这人态度怎么这个样子?你这么做生意怎么能做的好?”女人立马就来劲儿了,恨不得和林静好在店里面就吵上一番。

    “你的态度决定了我的态度,我的生意好不好自有我操心。”林静好客气的回答了她,然后就对着那边不远处的苏红说道:“把柜台收拾一下,柜台外面的垃圾都倒了,虽然没有多少,但是咱们店要保持干净整洁。”

    她说话间,人就钻进了厨房里面,丝毫没有给那个女人再回话的机会。

    苏红在这边听的那叫一个痛快,直接就走到柜台旁边,就把垃圾桶上林静好套的袋子摘了下来,其实里面就是丢了几张林静好刚才没有画好的草稿,苏红拿下来把绳子系起来,看了看柜台前面的女人说道:“您还要买些什么不?”

    她这话根本就是赶人的意思了,她要出去丢垃圾呢,总不能让客人一个人留在屋里面吧,反正她也不会买,这都来了几次了,每次都是目的明确的。

    这对女人来说简直就是羞辱,她推开门就走了,走之前还跟苏红说了一句:“我再也不来你们这个破店了,什么玩意儿啊!”

    苏红说:“您慢走不送。”

    她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好在老板今儿发了脾气,也能让苏红解解气。

    在厨房里面的林静好其实没有多生气,她的脾气主要发在了破这个字上,心里头闷了半天,觉得这人还会找上门来。

    她怕不是要自己做这个蛋糕。

    要是她做个蛋糕,就是为了为难林静好的话,那么就不会一次又一次的找上门来,在看到合同之后,就会知道这个办法行不通,要知难而退。

    从她下午拿来的那些个要求里面,其实林静好也没有看到多为难,只不过就是对蛋糕的颜色又进行了一下描述,还有蛋糕的感觉,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要是真的定制,其实也不算是太难的蛋糕。

    虽然她的态度不好,但是也能看出来,她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找林静好来做这个蛋糕,不然也不会她把话说的都那么绝对了,对方还找上门来自取其辱。

    她想的没错,女人确实不是给自己做这个蛋糕的。

    中午休息过后,她回到单位,心里面烦的不行,手里面还抱着那几张纸,上面还有蛋糕店老板根据新的要求修改的画,上面的许多地方都标注了颜色,她虽然讨厌那个老板,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她做事情确实很认真,这画画的也很符合要求。

    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更烦。

    把这一堆东西都扔在桌子上面,她心烦的揉了揉头发,然后一只手搭在那个画上,想着该怎么和领导交代。

    “那事儿办的怎么样了?”刚好路过门口的领导看到她已经回来了,也就饶了一下走到了她的办公室里面,在旁边的沙发上面坐下来,直接就问了一嘴。

    女人一看领导进来了,立马就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忙拿了一个杯子给准备给领导倒水,那边领导不耐烦的摆摆手说:“我儿子下个月就要结婚了,要不是看你上次带来那个蛋糕还不错,也不会找你,那要求我儿子都已经写给你了,你还墨迹什么呢?这都几天了,连个准话都没有!”

    被没由来的发了这么一通脾气,女人也有点不高兴,但是她却不敢再表面表现出来,只能小心翼翼的和领导说:“不是我不去,而是蛋糕店老板说太忙了,时间上可能来不及……”

    “我看你今年上半年也别评优了,连这么点小事儿都做不好,怕是要去基层再学习一下吧?”领导站起来,看着她说道,从表面上不难瞧出来,领导的耐心已经全部耗尽了。

    这都几天了,连个准话都没有。

    “机会你不想要,有的是人想要。”领导说着就直接往门口走去,女人吓了一跳,赶紧跟了上去,追着领导说:“领导你放心,这事儿我一定给您办妥了,您别着急,我下午就去找您儿子核对那画。”

    “要不是我儿媳妇就看上那家了,我也不会找你,你要是实在做不了这件事情,写个地址给小张,让她去,也省的你啥都干不好!”领导说着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留下了女人一个人。

    差点被办公室的门打在脸上,女人真是肠子都快悔青了,就不该答应她那个穷亲戚,没事儿给人家蛋糕店找什么麻烦,还非要她帮忙,她也是为了一点眼下的好处,直接就给答应了,结果可好,麻烦没有找上,她摊上了一个大蛋糕,自己掏了腰包,回去找穷亲戚,穷亲戚也不管了,说什么她自己要掏钱买下的,关他们什么事儿?

    现在好了,她被逼上梁山,之前花了大价钱买了一个没用的蛋糕,带到办公室来还偏偏就被领导瞧见了,回去就想到儿子快结婚了,嘴一长,儿子就非要看上了那个蛋糕。

    本来谁结婚谁买蛋糕啊,但是她觉得这是个机会,就把这个活儿主动揽了下来,还要和人家领导说,她要送给领导的儿子,新婚哪有不出礼的。

    领导一听,怪会来事儿的,这其中那些子弯弯绕绕也都明白的很,当时就说她这样的优秀员工,年中咋都要评优的。

    结果没想到,这事儿来来回回办了小半个月,先是去问要求,问了之后她又克服了心里面那关,等了好长时间,才去问蛋糕店老板,没想到会吃个闭门羹,还是一口气吃了好几个。

    那边气儿还没有顺过来了,这头领导又发了脾气,她真的是吃力不讨好,还是两头不讨好,现在偏偏事情就卡在这个地方了。

    就算是硬着头皮,也还是要去好记蛋糕屋的,就看领导这两天的不耐烦来说,怕是也忍不了多久了,她不能再坐以待毙,就算是自讨腰包花了大价钱,也是不能让领导落了脾气,那要是真的评优了,她知道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

    除此之外,这件事情如果落在别人手上,那她不是白白给人家做了嫁衣了?这事儿她做不来。

    年中的评优可是关乎到了年底会不会升职,这事儿办好了,今年就距离升职不远了。

    想到这些事情,她心里面就一阵的不舒服,看来还是要去一趟好记了。

    回到办公室,她把图纸拿上,准备再去找一次领导的儿子和儿媳妇。

    这边林静好下午做了不少吃的出来,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六月一号了,她确定上慕斯的日子就是六月一号,慕斯是需要冷藏的,前期的工序也是比较复杂的,只不过在冷藏的环境下,慕斯也是比较耐放的,至少能够放1-2天,不过尽量还是能够当天售卖完是最佳。

    林静好准备前一天把慕斯全部都做出来,然后冷藏在冰箱里面,第二天早上刚好可以拿出来卖。

    其实烘焙不只是用到烤箱,也有许多的蛋糕分类可用冰箱完成,就比如慕斯和提拉米苏。

    这只是少量的,还有更多的,所以这一个冰箱,其实也不够她用太长时间。

    她准备去市场上看看,有没有那种放在外面的冷藏展柜。

    就这么边想边干,林静好一直忙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等到把东西都归置整齐了,才关了店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季向阳一如往常的等在外面。

    虽然次数不多,但是林静好已经习惯了一开门就看到那个人,她安心的背过身去,落了锁,然后朝着季向阳走了过去。

    一天比一天的了解更多,林静好和季向阳之间的尴尬也在一点点的消失,他每天都是这么晚等在这里,林静好就不是很想让季向阳等她一块儿回家,倒是婉转的表达了她的意思,毕竟等到林静好回家,基本上都是要在十点半到十一点之间的。

    在这里开了这么久的店,林静好也知道律师楼的下班时间,自然知道他是等了许久的。

    结果季向阳对这件事情异常的坚持,从很久之前,他就知道林静好每天晚上都是一个人回家了,在夏天放假的时候,偶尔傅川会过来店里面和她一块儿回去,但是现在学业紧张,他基本上都不会来,一个人回家,走夜路总归是危险的。

    他认为自己是最好的护花使者,没有之一。

    拗不过他,林静好也就不再说这个话题,又把话题转向了别的地方,问了季向阳最近是否很忙。

    忙倒是真的忙,最近他手里面有一个大案子,这个案子关乎到很多问题,他不好透露太多,只是和林静好随口提了几句,只说这个案子特别麻烦,不过这一次这个案子结束,律师事务所怕是会提高很大的名气。

    对于这个林静好并不是特别懂,季向阳说一句,她就乖巧的应一句,在听不懂的地方,也会抬着头问他,他会耐心的给林静好解释,然后林静好就会露出笑脸来说她知道了。

    季向阳微微低着头,侧过头讲话的样子特别温柔,在他眼里,林静好抬头问话的样子特别可爱。

    两个人都算是各怀了一点小心思,一个希望对方在多问一点,另外一个希望对方给她解答,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语气里面的宠溺,让林静好特别受用。

    一路上两个人都是美滋滋的,季向阳一直把林静好送到她家楼下和她说,他就住在她家的这栋楼的正后面,这两栋楼离得并不远,大概有个十几米左右,这一片的老房子林静好并不是很了解,当初也在窗户上面看到两栋楼离得比较近,还觉得很奇怪,因为□□十年代的老房子,距离都比较远。

    她倒是问出了心里面的疑问,季向阳也就给她解答了,在他们家那栋楼后面,有一个很小的公园,那个公园建造的很早,有些年头了,这些房子都是后来盖起来的,他们这个房子其实是学区内的房子,是附近的高中家属楼,其实就只有这么两栋,别看四周的房子也都是一样的,但是却不是分的房子,其实并不是一拨盖起来的。

    他这么一说,林静好就听明白了,难怪,怕是这两栋楼当时都是学校组织盖的,这种分配的房子,其实都是可以售卖的,因为是有房产证的。

    这两栋楼中间就是一块空地,也没别的,因为后面有个公园,倒是也不需要离得太远,要是真的散步了,可以去后面嘛。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林静好才对着季向阳说:“我要上去了,不好太晚回去,你回去也早点睡,用热水泡泡脚睡得好。你胃不好,有牛奶的话喝一点也好,但是不要喝凉的哦。”

    她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害羞,好在这附近比较暗,季向阳也看不到,只是听到这个话,觉得心头热热的,对林静好说:“你也是,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见。”

    “嗯。”林静好点点头,转身小跑进了楼道里面。

    看她在楼道里面拐了弯,季向阳才勾着嘴角回家了家,几步上了楼,季向阳轻手轻脚的开了门,然后钻进厨房里面把门关上,把壶接满了水放到煤气灶上拧开,又从冰箱里面找了一代牛奶拿出来倒进了玻璃杯里面。

    想到林静好的话,等水烧开了,又倒进了盆里面,再把杯子放进去,等洗完了脚擦完了身子,牛奶也热了。

    他轻轻尝了一口,味道刚好,抓着杯子上面不烫的地方一口气儿喝完,这最里面还是没啥味道,但是胃里面却暖洋洋的。

    奇了怪,早上在店里面喝的那杯牛奶吧,是有平时鼻子里面闻到的奶香味儿的,但是晚上在家里面喝的这杯吧,又没有那个味道了,季向阳看了看手里面的杯子,眉头皱了皱,还是把杯子泡在了盆子里面洗了。

    第二天一大早,季母起来就习惯性的走到厨房里面,总是担心儿子胃不好的季母每天都会去打上半斤牛奶,准备第二天早上给儿子喝,不过好像自从几个月前,季向阳就很少在家里面吃早饭了。

    于是牛奶变成了季父第二天早上的早餐。

    季母还有点迷糊,站在冰箱前面醒了醒脑,打开冰箱门一看,牛奶不见了。

    ……

    她开始回忆昨天自己是不是没有买,想了半天,还是记得她昨天买了,因为昨天打□□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熟人,两人在那儿还聊了好半天,然后一块儿打了□□,对方和她相熟的人,还问她季向阳那个毛病现在好了没,她还因为这个事儿和对方聊了一阵子,所以她印象深刻。

    但是她打回来的□□呢?

    季父这么多年都一直疼老婆,基本上是季母起来没有多长时间,他就起来了,早餐是两个人一块儿准备,家里的家务活也是两个人一块儿做,毕竟季母平时也要上班,家里不是靠季父一个人的,这算是季家的一个传统了。

    他起来的时候也揉揉眼睛,平时走到这儿的时候,季母已经把冰箱里面东西拿出来了,但是她今儿咋开着冰箱发呆呢?

    “你站在冰箱跟前干啥呢?还大开着门,你小心别感冒了,那里头凉气重的很。”季父眨巴眨巴眼睛,觉得自己老婆子别不是傻了吧,为啥站着半天不动弹呢?

    “你昨儿晚上喝我打的牛奶了?”季母转过头来,问了一句季父。

    “没有,我晚上从来不喝那玩意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季父说。

    “那我的牛奶呢?”季母问他。

    “我哪知道,不过我昨天回来看见你手里拎着了,你自己喝了吧?”季父准备烧壶水,把水壶拎起来才发现里面还有半壶水。

    平时这烧水的活儿都是季父做的,他习惯性的把水烧开然后兑在暖壶里面,这一铁壶,刚才能够灌一暖壶,都是倒完了再烧,水不会在铁壶里面留隔夜了,他拎了一下,把水倒了,又重新接了坐在煤气灶上说:“你这人烧水为啥总是用一半?另一半你要是不用你兑到暖壶里头啊,别放这铁壶里面,那放了一夜还咋喝啊?浪不浪费?”

    季父的口气有些不好,季母这眉头就皱起来了,不高兴的关上冰箱门说:“你没喝我牛奶我牛奶咋不见了?这家里的水都是你烧的,我昨天可没烧水,你别赖在我身上,就是你自己年纪大了记性眼不好了。”

    “胡说,我怎么就不好了,我昨天明明都给腾干净了的!难不成见鬼了!”季父不悦道。

    这两人声音不小,杠起来谁脾气也好不过谁,几句话就不对付了起来,季向阳在屋里面也睡不着,就听了个真真切切,赶忙起来打开门对着厨房说:“妈,牛奶我昨天晚上喝了。爸,水是我烧的,忘倒壶里了。”

    家里顿时就安静了。

    季父看向了季母,季母看向了季父,儿子这怕不是脑子坏了吧?

    这从小到大,季向阳因为那毛病就不爱吃饭,也不喜欢进厨房,他们做父母的能理解,毕竟那些个味道,季向阳都能闻见,但是你要是让他吃,他又吃着没有味道,所以厨房也算是季向阳的一个禁地吧,他可不爱去。

    除了厨房之外,家里面的冰箱这么多年,季向阳从来都没有打开过,他绝对不会主动的去吃东西,就是晚上吃饭,也要季母叫上他一句,他才会从厨房里面出来。

    季父和季母感情好,家里面的条件也要比同龄人好许多,所以季向阳也不需要操心家里的家务活,他没有弟弟妹妹,只需要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家里面其他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也会帮忙,但是厨房,那是绝对不去。

    季母和季父也不让他去,主要也是知道他心里头克服不了。

    他这是怎么了?不但自己进了厨房不说,居然还在冰箱里面拿了牛奶。

    季母一愣,从厨房里面迈着小步子跑出来,直接就跑到那卫生间的门口去,看见季向阳在里面刷牙,就说:“儿子,你把牛奶喝了?”

    季向阳嘴里面还有牙膏,就点了点头。

    “老凉牛奶你拿出来就喝了?”季母瞪着眼睛,从他喝牛奶的喜悦里面出来之后,就是担心儿子不会就那么冰凉的喝下去了吧?

    漱了口,季向阳才回答说:“我用热水泡了一下,热了才喝的。”

    季母觉得她在做梦,捏了自己一把觉得生疼生疼的,然后就跑到了季父那边去说:“老季,你快看看,太阳今天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的,你快看看啊!”

    *

    到了早上没有人的那段时候,林静好这边记完了第一笔账,门又被打开了,林静好抬头一看,又是那个女人。

    她这次来,还是一个目的,就是让林静好给她做蛋糕。

    林静好拒绝了。

    下午,她接着来。

    林静好继续拒绝。

    第二天早上,她还来,林静好想都不想就拒绝。

    破蛋糕,她做不出来,就这一句话,咬死了。

    女人看着蛋糕店老板那模样根本就不像是会原谅她的样子,所幸也豁出去了,拉开架势就准备和林静好吵架,林静好看她一瞪眼睛,就说:“苏红,把客人送出去吧,这蛋糕,咱店里做不了。”

    于是一连几天,女人那是天天来,林静好那是天天拒绝没得商量。

    女人的话越说越软,林静好的话则是越说越硬。

    她拒绝就是拒绝,不做就是不做,任谁也逼迫不了她。

    除此之外,林静好还在六月一号的当天,准时推出了慕斯蛋糕。

    六月一号严格意义上讲也是一个节日,只不过是儿童节,林静好在店里面,提前一天就把小黑板拿了出去,在小黑板上面写下了慕斯蛋糕,顺便写了是适合夏天的蛋糕,还在口味上面给了一些备注。

    她先开始退出的只有两个味道,一个是抹茶口味的,一个是巧克力口味的,每样限量是五个,直到卖完为止。

    凡是上新的日子,好记蛋糕屋都会提前提醒,比如说慕斯蛋糕,林静好写的时间就是第二天中午开始售卖,早上也不会有人特意跑来买那种冰凉的蛋糕,自然是中午比较热的时候比较好售卖。

    老天爷也是偏向着她的,六月一号是个好天气,早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温度就开始起来了,那太阳斜斜的照进好记蛋糕屋里面,不多一会儿,林静好的身上就浮了一层汗珠。

    苏红也是一样,林静好让她把电风扇打开,等到了十二点之后,这客人都小跑到店里面来的,外面实在是有些太热了,进来的第一个客人直接就冲着柜台走过来,两手放在柜台上面说:“我是不是第一个?”

    林静好一看,居然是傅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