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52.第152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两人一路结伴而回, 这已经是林静好每天晚上的日常了。

    她习惯了早起, 也习惯了晚睡,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嗜睡的人, 每天只要保持六个小时的睡眠就足够,季向阳也是一样的,不过他不是本来就不爱睡, 是后来工作之后, 时间上面来不及,再往后, 季向阳就习惯了这样的生物钟。

    早上虽然没有林静好起得早, 但是其实睡得一般都要比她晚, 他晚上回家还会看一会儿书。

    只不过现在区别是, 晚上下班之后,季向阳有时候会来店里面买点蛋糕吃,有时候会回去吃饭,吃完饭之后看会儿书, 再来店里面,或者是直接在店里面看书, 天气热的时候,他大多数不会去外面小院儿里面,稍微凉快一点的时候, 他会在小院儿里面乘凉。

    尽管小院儿里面有灯, 不过林静好还是怕季向阳伤眼睛, 所以大多数的时候, 她会给季向阳在桌子上面点两个她做的烛台,他顺着光的话,就会亮一点。

    一路上林静好都好奇,那小院儿里面到底被季向阳施了什么魔法,他却怎么都不说。

    相处了快要半个月的两个人已经不如刚开始那般羞涩,偶尔季向阳也会在晚上轻轻的拉林静好的手,这炎热的夏日到了晚上纵使会凉快一些,但是到底还是没有凉快到哪儿去,两个人手拉在一起,不一会儿就出了一手心的汗。

    除了这天气使然之外,还有一些发自内心的紧张。

    而林静好这边适应的其实比季向阳要快一些,她毕竟来自后世,自由恋爱她认为就是很正常的,后世别说是拉拉手了,大街上面搂搂抱抱亲亲的说真的也不少见,虽然她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但是到底会比别人的接受能力要强一些。

    所以经过几天的拉小手,林静好几乎可以说是已经适应了,而季向阳作为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当初有段日子查的严的时候,他父母出门都不敢走的太近,尽管现在自由恋爱已经满大街都是,不过大家谈恋爱也不会特别开放,所以他还是有些害羞。

    这是骨子里面带来的。

    时间长了,林静好也有些了解季向阳了,知道他每次说话如果稍微带着一点心不在焉,八成都是害羞了,尤其是因为热的关系,季向阳怕林静好不舒服,只有轻轻的拉着她的手,想放开吧,又舍不得,抓得太紧吧,又怕她不舒服,以后都不给人牵。

    就带着这种心思,季向阳和林静好说话八成是稍微有一点走神,林静好和他说了好几句话,他都是嗯嗯啊啊的,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看他这样,林静好干脆伸出手去,和季向阳十指紧扣,使大劲捏了一下他的手说:“你想什么呢?说话都不好好听。”

    猛地被这么一抓,对于季向阳来说,他想什么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林静好这动作不轻啊,吓了他一跳不说,还让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尤其是听到她那略带撒娇的语气,他脱口而出……

    “我在想你会不会被我牵的不舒服,出了好多汗。”

    他这般实诚,倒是让林静好有些懵,这人怎么这般可爱?说话竟然这般诚实,瞧他那个模样,倒是也不像是说假话,尤其是他那脱口而出之后的懊悔,一个没忍住,全部都展现在脸上了。

    林静好瞧着他这样就觉得有些想笑,不过还是憋了回去,其实有些时候,她心里头也羞得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瞧见了季向阳的模样,林静好心里面那份害羞就下去了不少。

    到底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要是对方比你还娇羞,你反倒娇羞不起来了。

    “不会,我很喜欢。”别过头去不看他的眼睛,林静好没羞没臊的说着,然后看着前面的大路,接着往前走,就感觉到后面的人好像停住了步伐,他伸手拉了拉对方,然后往前面带了一步子,季向阳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跟上了林静好。

    只不过刚才她那句话,真的是说到了他的心坎儿里面,甜到了心坎儿里面去。

    她喜欢就好,越喜欢越好,季向阳收紧了手,就算是出了再多的汗,他也不觉得热,反而觉得心里面特别满足,仿佛这些汗就是他证明爱情的标准似的。

    自从有了季向阳的护花,林静好每天晚上回家的时间硬生生的推迟了半个小时,这天晚上又回到家里面,林静好和季向阳在楼道口又说了几句话,楼上的张美兰就把傅刚拉到了窗口来。

    她这样看已经有四五天了,每天晚上林静好要比之前迟回来一些,张美兰觉得有些奇怪,于是晚上的时候,就探出头来等了林静好一次,之后就看见了那个人。

    拐走女儿的人。

    张美兰对于自由恋爱是支持了,毕竟她很少会参与林静好做出来的各种决定,但是对于小伙子的人品,还是想瞧瞧的。

    上次被傅刚安慰过一次之后,张美兰算是想的比较清楚了,不过好奇总归是有的,于是干脆拉上了傅刚一块儿好奇。

    傅刚从里面探出头来,看着楼下有个男孩子和林静好说话,硬是把头又伸出去了一些,这听张美兰说一回事,但是他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特别想看清楚,那个男的是谁,为啥和林静好说话的模样那么亲密。

    虽说这林静好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但是听张美兰说的时候,傅刚最多就是觉得,孩子大了,总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们做长辈的,要学会尊重,和给孩子空间。

    可是瞧见他对林静好这般吧,傅刚又觉得心里面不是滋味,他们相处少说也有三年了,这三年傅刚确实对她要比对傅川还要好,这会儿就像是自己养大的闺女被人惦记上了似的难受,紧锁着眉头,半天没有和张美兰说出一句话来。

    果然这事儿啊,想想是一回事,看见是另外一回事。

    想到这个家里面要是少了一个林静好,傅刚头一个感觉不舒服。

    和那天晚上安慰张美兰的心态倒是完全不同了,他也明白了为何那天张美兰会如此焦虑,真正看到楼下那个男孩子的时候,他才发现,说不定有一天,林静好会搬出去。

    说完话,林静好千叮咛万嘱咐了让季向阳晚上早一点睡觉,知道他有看书的习惯,就怕他自己不小心熬到了大半夜。

    “好。”季向阳习惯了林静好这样的关心,觉得心头暖暖的,又瞧见林静好额头边上有一小撮儿掉下来的碎发,他伸出手去,直接给林静好别到耳朵后面去,手指触碰的地方一片冰凉,他的手心倒是快速热了起来,脸也跟着有些发烫,只说了一句:“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睡。”

    林静好点点头就上了楼去,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季向阳这才往回家走去。

    一路上了楼的季向阳打开门,倒是难得的全家都没有睡觉,傅刚和张美兰也没开电视,不知道为什么站在客厅里面,就跟两根柱子似的,而那边傅川刚从屋子里面走出来,看见傅刚和张美兰也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俩站在这儿干什么,于是就问了一句:“你们今天还没有睡啊?”

    “这就睡了。”傅刚赶紧拉着张美兰进了屋,心里面觉得有点虚,但是他认为还是不要问出口比较好。

    万一问了,然后林静好坦白了,下一步不就是见家长结婚了?

    不行,那样太快了,他决定把装傻进行到底,然后暗搓搓的去看看,这个和林静好在一起的男的是谁。

    这些张美兰都没有想到,她已经成功的被傅刚洗了脑,现在并不觉得这事儿不是一件好事,静静也不小了,早点谈恋爱,也比熬成老姑娘的好。

    毕竟这年头人结婚都早呢。

    这俩人的心态瞬间掉了个个儿,满怀心事的进了屋。

    “姐,我跟你说哦。”傅川上来就和林静好说了这么一句,瞧他那高兴的模样,林静好在门口换了鞋,累了一天进门还真有些疲惫,他瞧了一眼傅川,摇了摇头。

    虽然林静好明显看着兴趣不大,但是傅川依旧保持这他的热情,立马凑上去又说了一句:“你猜我今天碰见谁了?”

    他这幅神秘兮兮的模样,林静好只是笑笑,傅川向来喜欢卖关子,她都配合了好长时间了,今天她倒要看看他会不会说,所以也没有问,直接自己就进了厨房,先打开冰箱瞧了一眼。

    里面有张美兰打好的牛奶,大概还剩下半斤的模样。

    林静好把牛奶从冰箱里面拿出来,然后又从橱柜里面拿出来一个奶锅,架在火上,把牛奶带进去,打开煤气灶的火,也没有和傅川说话,只是看着他,好像在等他说话。

    傅川看见林静好有等话的意思,立马就来了劲儿。

    “我碰见节目组的熟人了,他们和我说,说不到进了秋天就能播呢,电视剧。我跟你说哦姐,我算过了,要是真的能播的话,按照书里面的情节,我估计我会在第六集左右出现!”傅川兴奋的很,立马就跑来和林静好分享喜悦。

    像是电视节目剪辑,送审,这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这部剧拍摄林静好是不太懂的,导演之前倒是说过几句,说这部剧播出时间不会太慢,因为场景的变动性比较小,所以他们都是一个单元系列拍完,就拍另外一个单元,这样按照书里面的情节,就是一段一段的,所以前面几集的剪辑都是早就开始的,倒是送审这么快也不难。

    一般情况下,节目送审的时候,就会知道大概审核都能够多长时间下来了,这年头送审也不快,但是也不会太慢,主要是因为虽然人力不够,设备也不够先进,但是好在电视剧电影也不多,审核起来速度也是刚刚好。

    像是一个题材的新起,这都是国家比较重视的,这个是悬疑题材,到底还是比较新颖,总局那边也会加快动作,主要也是能够让电视剧变得多元化。

    电视机已经不是一个买不起的东西,尤其是不要票之后,有钱就可以了,工资在涨,价格也在变动,但是到底物价涨得没有那么飞快,省城至少是家家户户都开始购买电视机了,比起来市里面和县城里面,还是要好不少的。

    这道算是个好消息,难怪傅川今天那么高兴,他马上就要变成一个在电视上面上镜的人了呢。

    “那还是挺快的,这个消息靠谱吗?”林静好看着奶锅边上已经冒了一圈儿小泡泡,于是把火关小,又从冰箱的侧面找出来一代她之前放进去的可可粉,拿出来之后兑在了牛奶锅里面,那雪白的牛奶,瞬间就变成了巧克力颜色。

    “当然了,我遇到同行的人里面还有副导演呢,只不过我不好意思和副导演说话,不过副导演也没有反驳同行的人啊,看来是从那边传过来的呢。”他和林静好说道。

    那这倒是就比较靠谱了,她想到这个剧是制片厂自己出厂的,投资虽然不算大,但是看到对方给她的租金一类的,也不算是一比小的开销,最近这段时间电视剧倒是没有断,但是也没有特别火爆的。

    要是有的话,张美兰肯定早就挂在嘴上了,她每天都能看到很晚,林静好回来的时候,她才不会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间里面,基本上都在外面的沙发上面看电视剧,然后等傅刚回来。

    尽管林静好忘记了,她最近回来的时间要比傅刚晚,所以张美兰早早就和傅刚休息了,根本就没有机会见到林静好。

    傅川还兴奋的和林静好扯东扯西,别提多高兴了,那模样恨不得早早就能看见自己在电视上面的英姿,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连书都要看不进去了。

    “马上就要这期末的期末考试了,等到秋天的时候就开学了,你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看电视剧,老老实实的复习吧,先看课业,其他的书暂时都收起来吧,考试要紧,到时候要是上不了你想去的学校,你才是真的后悔都来不及呢。”林静好看着奶锅大滚了,从下面拿出来一个玻璃杯子,然后又在里面加了点糖搅和开来,把可可牛奶倒进了玻璃杯里面。

    “知道了姐,我这不是高兴呢嘛。”傅川点点头,不得不说,他姐虽然瞧着是个小天使,但是实际上每次催促他认真学习的时候,都像个魔鬼。

    “把这个喝了,营养跟不上也不行。”林静好指了指放在炉台上面的那杯牛奶和傅川说道,然后就准备离开厨房,走到门跟前又想起来什么,一回头,傅川正在那儿甩手呢。

    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傅川回头,带着点怨念的看着他姐。

    “我刚要说你小心烫。”林静好又回去,把那擦炉台的抹布打湿,然后端着杯子送到了傅川屋里面的课桌上面,傅川一路跟上,看他姐放下来还说:“姐你真好,我跟你说,我肯定能考个第一名来!”

    “你就吹吧,你要是考上第一名,那奖励是多多的,保准你吃都吃不完。喝完把杯子洗了。”林静好指了指杯子,这才回到自己屋里面去。

    这一晚上林静好都比较好奇,她就想知道,到底季向阳在院子里面搞出来一个什么名堂,所以她早早就去了店里面,苏红都还没有到,她就急忙忙的开了门进去。

    没有一进屋就冲向自己熟悉的厨房,而是先打开了院子的小门。

    这门一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木板秋千,外面是一个铁架子,不知道季向阳是用什么东西把这个铁架子怼进那石板地面里面的,但是瞧着好像伸进去了好长一截子,看着就结结实实的,木板子是用麻绳栓起来的,一共用了八根麻绳,前后固定两根缠绕在一起,在靠近后背的那两根上,季向阳还横向的绑了几根麻绳,瞧着也是死结,看着就结实的很,大概是怕林静好想要往后靠。

    这个秋千放在现在这个年代,一点都不简易了,不但不简易,还非常的复杂,那木板上面都是被季向阳弄穿了的,在很靠近中间的位置,就算是做的时间长了,也不一定会断,而且真的到了后面,东西多了,也就不需要木板做秋千了。

    当场林静好就湿了眼眶,他没有想到季向阳竟然给她准备了这么大的一个惊喜,上次她和苏红的对话不过就是一时兴起的,那时候也就是说说,她丝毫没有准备付出行动,所以小院儿其实到了现在为止,林静好也是一点变动都没有给的。

    她揉了揉眼睛,这种关怀备至,她已经许久都没有体会过了,季向阳给全了她,而且让她真的感动的不知所措。

    被秋千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林静好走进去,在秋千上面坐下来,还没有开始晃荡的,就瞧见院子里面靠近门那里面摆了一排花。

    那些花都被栽进了一个一个的花盆里面,林静好站起身走过去,凑近了才发现是各种颜色的蔷薇花,就这样细细密密的摆了整整一排,每个颜色都是不同的花盆,林静好粗略的数了一下,大概有十盆左右。

    这些,都是他自己栽的吗?

    不然外面哪儿有卖这种花的,蔷薇花栽在盆里也不是那么容易养活的,林静好上次都泡了水,这几天也快凋谢了。

    想到这里,林静好突然一愣,她进了屋子里面,看着柜台上面的那个蔷薇花已经谢了,只剩下了蔫坏的花朵还垂垂的悬挂着,仿佛随时都能够掉下来。

    他算的时间刚刚好?看到花这样留不住,所以干脆又想了别的办法,埋在土里?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季向阳肯定是煞费苦心了。

    在家里面的季向阳刚起来,他揉揉眼睛直接就奔着厕所去了,出来的时候也已经醒的差不多了。

    “今儿不学怎么种花了?向阳,妈跟你说,你不能光问这个啊,有些花是不一样的,比如说要种在大盆里面才能养活,有些要慢慢长,你也不和妈说你要种什么话,光是问有什么用?”季母开始叨叨他了,这儿子每天一个花样,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天突然就说要学习种花,她还觉得奇怪呢,这种什么花啊,他一向对这些没有兴趣啊。

    教了好几天下来,季向阳就说他知道了,季母问他要种什么花,他也不说,还特意抽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出来,在季母的阳台上面好好的捣腾了几盆花。

    这种来种去吧,他是什么品种的都要尝试一下,然后死的死,伤的伤,季母这边心疼坏了啊,那些可都是她的宝贝,但是这头问季向阳吧,他也不说,就说是官司需要。

    没办法,季向阳还说不出口,准备等和林静好的感情稳定下来,到时候直接把人带回来,比什么都强,要是现在就说的话,以季母和季父的性格,那肯定今天就会跑到林静好的店里面去,季向阳可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你要记得,这花啊,你要是想让它长得好,最好就是隔一段时间就挪一下位置,不要让花一直是一面朝着太阳的,要是放到屋里面,那总归是有一面太阳晒不到的,又不是外面的野花,能享受到的全天的日头。这晒的好啊,就长得好,不过有些花也不太一样,禁不住晒,知道吗?”季母又和季向阳叨叨了一句,这养花吧,季母可有心得了,难得孩子和她说这样的话,季母高兴的很,恨不得一口气儿全和他说了。

    季向阳就只是点头,然后默默地记下来,这蔷薇花本来就是他从外面找的,应该可以晒太阳吧?

    想着想着,季向阳就跑到好记去吃早饭了,吃早饭的同时,季向阳也没有忘记要去挪花盆,他一进来就先冲着小院子去了,然后就发现林静好把蔷薇花全部都摆在了秋千的后面,看着特别的可人,那秋千从里面瞧着就好像是被花团锦簇一样。

    季向阳当场就脑补了一下,要是林静好坐在这个秋千上面……

    那画面……真美啊。

    他走进去,脸上爬了一点点红色,然后把那些蔷薇花挨个儿都给转了一圈,他觉得他妈养了这么多年花,说的肯定是没错的,特别认真的严格执行着。

    也不知道季向阳钻进去干嘛去了,林静好这头还是顾着眼前买三明治的客人。

    这几天明显生意要提高了许多,夏天来了,林静好推出的夏季饮品和夏季蛋糕都带来了不少新客人,这些新客人里面大部分都是有老客人推荐的,特别信任,没过几天,就在店里面买上了甜点。

    结果这个夏天,林静好店里面的客流量立马就增大了起来。

    别说是冰淇淋蛋糕慕斯蛋糕这种受欢迎的了,就连豆乳盒子啊,冰淇淋蛋卷啊,还有一些平时比较少有人点的饮料,只要是从冰箱里面拿出来的,那绝对是立马抢购一空。

    搞的每天晚上林静好都要加班加点的做出来很多吃食,冰箱也有些放不下,于是林静好在进入夏季的半中腰的时候,又去买了一个冰箱来放到后面的小屋子里面,顺便把冰柜也挪了进去,外面这个冰箱,就专门做一些卖的吃食,里面的冰箱和冰柜,主要是做定制的蛋糕。

    这个夏天可以说是基本上就没有休息,定制大概是两天一个,除了冰淇淋蛋糕之外,还有其他的蛋糕,可以说是应接不暇。

    林静好这边做起来,也是压力比较大的。

    每年省城的人口量都在增大,今年又有了一个普遍的提升,尤其是这几年,特别流行自己做生意的,做生意发家致富的人也不少,主要是物价上来,工资上来了,人民也都学会了自我享受,所以花钱起来也没有以前那么束手束脚,这个时候到省城做生意,那八成都是赚钱的。

    这样客源自然也就在增加,尤其是一传十十传百的,这个蛋糕店虽然瞧着就是一个小作坊的模样,但是确实早就被林静好做出了名声来。

    开始客人听说,蛋糕店是开在临江湖旁边的那些居民楼下的时候,还有些嗤之以鼻,凡是条件好一点的,谁不去那些个步行街啊,商业街上找个装修好看的店面坐下来尝尝?

    跑去居民楼吃什么?

    但是只要是进了林静好的小店的,基本上就没有出去的,没有不说好的,络绎不绝的人开始慕名而来,而她的吃食,则是一天比一天卖不够,一天比一天早关店。

    做到极限,她也满足不了大众的胃口了。

    于是只能,一味的涨价,毕竟她已经做到了极限,如果不能再继续添加的话,想要赚钱,唯有涨价。

    主要也是想要遏制一下客源。

    不过好像效果并不是很大,这一批新来的客人,这会儿还吃新鲜呢,好些都没有尝过的,这在店里面那是一定要都吃个遍,估计才会减少过来的速度。

    于是一整个夏天,林静好都在厨房里面忙碌。

    季向阳呢?他接了几个官司,然后在店里面把资料基本上可以说是看了个遍的,然后空闲的时间,他就会去小院子里面挪挪花盆,希望能够让花开的长久一些,只不过这个效果还不是很好。

    于是整个夏天,省城里面所有有蔷薇花的地方都遭了秧,季向阳算是比较良心的了,他不是去公园里面偷花的人,自从学习了种花之后,他就会带着根子把花袋子,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在原地上又会种那种比较好活的,不挑群的植物。

    或者是在那边撒上外面买的蔷薇花的种子,然后定时定点的去浇水。

    除此之外,他还在林静好的院子里面养了两盆出来,不过不知道能不能发芽,反正是一整个夏天过去,他种在外面的种子多少起了新芽,但是花盆里面的,那是一个都没有长出来。

    他每天在休息时间四处观察,开始外面的长出新芽之后,季向阳急了一嘴泡,为什么院子里面就是不出头呢?

    这些事情,林静好是没有时间管了,她只有早上来的时候,会去院子里面坐一会儿,或者是晚上休息的早了,他会让季向阳进来,两个人轮着荡一会儿秋千。

    尽管她时间很少,但是她也知道,这院子里面一夏天都没有谢的蔷薇花,是季向阳一直都在照顾,她心里面高兴,每每到开心的时候,总是想要凑上去亲亲季向阳的脸,不过都忍住了,她还是觉得自己害羞的不要不要的。

    有了人的陪伴之后,在店里面不管呆多久,对于林静好来说都不是特别难熬,反而每天都觉得特别的开心,即使定制特别多,林静好做蛋糕做的也相当疲惫,但是对她来说,晚上季向阳柔声细语的问候,总是能让她这一天的努力都不算什么,因为背后总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很快就入了秋,林静好倒是在这个时候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那就是张宁刚,他在市里面表现相当好,所以很快就会被调入省城来,据说是年前就能够调过来。

    林静好是不太懂这工厂之间和省级之间有什么关系的,但是这件事情对张美兰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毕竟什么都比不得亲妈在跟前好,像是他们在省城,每隔一两个月,傅刚都会抽出来不太忙的一天和张美兰回去看看吴艳芬,有时候还会住上一天,傅刚家里面没有老人,对吴艳芬也是当做亲妈一样的,他倒是也随意,再加上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很会做人,吴艳芬倒是看这个女婿是越来越喜欢,尤其是发现傅刚对林静好那是真的好之后。

    这么一来,张美兰又忙起来了,因为吴艳芬要把县城的房子卖掉。

    现在市里面那套房子,就是张宁刚的名字,但是其实县城那套,她还没有来得及改,本来房子就都是留给儿子的,张宁刚的意思是以后也不会回去县里面了,不如把那套房子卖了,看看能卖多少钱,然后添点钱,在省城买一套,把市里面这套先留着,也不怕以后回来没了地方。

    这个想法吴艳芬倒是很赞同的,当即就准备动身回去。

    张美兰不放心,傅刚就让她跟着一块儿回去,左右也就是十天半个月就能搞定了。

    头一天走的时候,是傅刚和张美兰一块儿回去的,这房子的事情,张美兰也不太了解,张宁刚那头正在调任呢,这个时候请假不好,也腾不出来时间,就周末跟着回去了一天,不过到底是傅刚有本事,很多复杂的事儿,包括看买房的人都是写什么人,全都是他做的,最多就是跟吴艳芬打听打听了那几个熟人的人品如何。

    这卖房和买房一样,都要精挑细选,尤其是吴艳芬这种住了好多年的老房子,更是重要,以防后面的纠纷,在风水学上面,也要瞧瞧,南方人就好这个,尤其是做生意的人,所以傅刚才会跟着回去。

    这张美兰一回去吧,立马就有不少人上来和张美兰说话,几年前那个小吃摊,虽然已经好长时间了,但是多少还是有人记得,比如说,小红……

    不过现在她已经不在县城了,但是她妈倒是天天听女儿叨叨叨,这次遇到吴艳芬,那可是说道了好几句。

    吴艳芬最喜欢别人夸她的大孙女,不管是场面话也好,别的也好,反正只要是说林静好的,她一概笑眯眯的全部接受,然后还会和对方聊上好半天。

    这一高兴就说,林静好还开着呢,只不过现在不是小吃摊咯,现在是店咯,就在省城的临江湖边上呢,除此之外还有呢,我们静静的店啊,让导演给相中了,还拍电视剧呢,估摸着就快播出了。

    这一叨叨,就说了好半天,张美兰也笑着在旁边听。

    此时被夸到天上的林静好一直在打喷嚏,面前站着的余音看她左一个右一个,这秋老虎来了,这几天热得很,余音往后退了一下说:“你怎么一直打喷嚏?你该不会是热伤风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