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不是神棍〕〔钟向阳顾小希〕〔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跪下,我的霸气老〕〔规则系学霸〕〔超级兵王混都市〕〔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盖世战神萧破天〕〔江辰唐楚楚〕〔龙象〕〔黄金召唤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黑石密码〕〔都市无敌神医〕〔秦城苏婉〕〔我的白富美老婆〕〔绝品神医混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53.第153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热伤风还真没有, 不过林静好确实是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 全靠吴艳芬在县城里面那张嘴。

    她摇了摇头,余音有些日子没有见到了,她和其他客人不太一样,一般余音不太会去别的店里面, 一来是因为新书要准备,二来是她本不是一个馋人,不会特别的去找什么好吃的店面。

    所以来店里面,全靠真爱。

    两个人在柜台跟前闲聊了几句,林静好才知道余音这段时间去做什么了,那边电视剧快要开播了, 但是剪辑这边多少可能出来还是和余音本身的剧本有些出入,不过因为签约中注明了和原著的一些要求,所以必须要余音同意之后,才可以按照当下的这个节奏去改。

    她干脆这段时间直接就去了制片厂那边, 主要也是跟进。

    她的作品第一次被拍成电视剧, 说不认真那是假的。

    好在并不是很折腾,对情节并没有太多需要变动的地方, 主要的变动还是在一些画面上,这些余音基本上都是同意的, 她并没有过多的要求。

    所以那头修改起来也快得很, 这一来一去的, 折腾了一番之后, 最终定在了十二月份首播。

    本来以为会像傅川说的, 入了秋就能看到成品,余音那边倒是听了这个话还笑了一下说:“你弟弟可真是个傻小子,人家说的大概入秋能够审核完都是不错的了,要是真的在电视上播,12月份已经是快的了,从送审到开播,才用了大半年呢。”

    这倒是真的,林静好也认为,能够在12月份的时候播出已经非常快乐,估计八成傅川要失望了,他可是天天惦记着呢,要是真的十二月份开始播出,大概播出完也要一月份了,那个时候傅川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那几个院校的内部艺术考试,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他要准备两边的考试,看电视?

    那大概是没有什么时间了。

    一想到这儿,原谅林静好也有些不厚道的笑了,毕竟他天天在家里面都会和林静好念叨一回。

    和余音聊了一会儿,林静好对电视剧的播出倒是有了一定的了解,她不过和制片厂就是一个租借合约,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后续,但是对于电视剧的播出,心里面难免会有点期待,也不知道自己的蛋糕,在电视上会是什么模样?

    这十二月份来的快着呢,这要是放在别的电视剧上,送审加开播怎么也需要一年,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大半年就能搞定,这次听到了可靠消息之后,她就彻底一颗心落了地,老老实实的等着开播就行了。

    两个人在店里面聊了好一会儿,直到林静好店里面开始忙碌起来,余音才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自己又抱着一本书看了起来。

    这会儿夏天已经过去了,秋天正是店里面最舒服的时候,小院儿里面的秋千变成了大家的最爱,谁来了都不免要坐上一坐,余音可算是抢到了一个有力的地形,这一天来的刚刚好,在秋千上面坐着,靠着后面的绳子,真的是别提有多舒服了。

    后面来的客人在小院儿的门口看了几眼,瞧着秋千已经被人占了位置,只能在各自去找别的位置坐下来。

    别说,夏天没有人惦记那个秋千,到了秋天之后,还真的特别受欢迎,季向阳的这个秋千做的,可谓是福利了林静好的一众客人。

    有天晚上林静好季向阳说这件事儿呢,自从夏天过去,她都没有什么时间去享受秋千,结果就被以其他客人全部都轮着享受了。

    她说话间有一点点撒娇的味道,倒不是因为客人用了秋千,仿佛是因为那个是季向阳做的,她都用不上所以有些可怜兮兮的。

    每次她说这种话的时候,季向阳都要忍不住觉得心跳加速,他倒不是听不懂林静好的话,就是听懂了,心里头才觉得甜,顿时觉得心上人真的是什么都好。

    就这样伴随着秋老虎离开,林静好夏日新品总算是告一段落,终于没有了隔三差五就会来的特供,但是客人倒是不减反增了,只是有人也会在天气还有些热的时候和林静好说道起来,那夏天的时候林静好出的这几个特供,可真是让人喜欢的的不得了。

    可惜就是慕斯蛋糕卖的太少了。

    这种卖的太少的话,近来是林静好听过的最多的话了。

    因为张美兰暂时回去了县城的关系,傅刚倒是没有一直留在那边,在房子的事情处理了个大概之后,傅刚就先回来了,家里有两个孩子,傅刚从未做过家务那些的,自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林静好回家的时候也会做一些家务,这段时间到算是家里面最痛苦的一段日子了。

    别看一天张美兰在家里面好像就是买买菜做做饭,这下林静好要自己去外面买一些食材不说,还要照顾家里面的学子傅川,好在傅刚基本上是把所有傅川需要的活儿都揽在了自己手里面,不然的话她才真的是忙不过来,妈真的还是蛮重要的。

    等到张美兰回来的时候,天气都已经往深秋去了,这一天一天跟着冷了起来,林静好在柜子顶上面拿下来去年的旧衣服,也没有时间挑挑拣拣,觉得适合季节,就换上第二天去店里面。

    好在这个时候的工装换起来是最方便的,林静好直接让苏红穿起来了工装,一般情况下,两个人都是到了店里面,在楼上换上工装,一人两身,方便到时候带回去换洗。

    苏红在店里面也有不少时候了,对于这个人,林静好也有了一些了解,她倒是向来都干干净净的,这方面是从来都不需要林静好去担心的。

    不过季向阳平时是基本上没有看到过林静好穿工装的,白色蛋糕服是林静好年前又找了个地方专门做的,是她自己给出的图纸,连里面的裤子都有,鞋子上面她也是给苏红买了一双和自己一样的,这样在蛋糕店里面更搭配。

    只不过苏红的帽子和林静好的帽子略微有些不同,其他的地方两个人都是一模一样的。

    工装是林静好早就通知过苏红的,两个人倒是在同一天穿了起来,店里面顿时就变得有规矩了许多,林静好把袖子稍微往上扁了扁,又把耳朵前面的头发别到后面去,这才打开了店门。

    季向阳像平时一样来店里面,这一推开门,就觉得眼前一亮,蛋糕服本来就是白色的,苏红是属于那种黄皮肤的,穿在工装之后也会衬得皮肤稍微有些偏白,而林静好则是天生白,让季向阳一眼就找到了她。

    她站在柜台里面,手上麻利的给客人找钱,面带笑容,客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林静好的笑容就更加深了,嘱咐似的和客人说了一句应该注意什么,双手把盒子递过去。

    她以前在店里面的时候都会系一个浅色的围裙,然后扎着两个麻花辫儿,她的头发并不是光滑柔顺型的,而是很黑,带着一点点的卷儿,所以扎出来的麻花辫天生就带着一点蓬松。

    平时做吃的时候,她会把麻花辫儿随意的扎在一起,或者在后面挽起来,瞧着就特别招人喜欢。

    但是今天,林静好把头发全部到藏进了帽子里面,她把头发盘起来,从侧面看她的脸棱角分明,有几撮儿不听话的碎头发总是出来博关注,林静好只能用手给她归拢到后面去,能管好一阵用。

    她的举手投足之间,都让季向阳觉得惊喜。

    和林静好在一起的这几个月中,她每天都能给季向阳带来不同的惊喜,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就感觉到,就算她什么都不说,只要在身边就好了,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她给别人说话,都是一种享受。

    他心里面突然冒出来一个奇怪的想法,然后红着脸低下头去,伸手在脑门上面轻轻打了一下。

    刚才那一刻,他的第一想法是想告诉所有人,林静好是他的人,他生怕被别人惦记上。

    压下去这个想法,在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见他的人,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呢。

    前面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林静好站在柜台里面,这早上上班时间,大家都比较着急,自然是买了之后就拿着走了,在店里面吃的人,大多数都不会这个时间过来。

    “你在想什么呢?”林静好看他走过来,笑着问了一句。

    “没什么。”季向阳赶紧回到他,刚才那个短暂的想法简直让他觉得有些羞耻,怎么能这么没羞没臊的呢,还冒出来那样的想法。

    赶紧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季向阳走过去把皮甲掏出来,这每天的早饭,算是季向阳这段时间最期待的事情了。

    和别人不一样的季向阳,每天都拥有老板特制的午餐,有的时候是饭团,有的时候是三明治,有的时候还有营养早餐,每天都异常丰富,这店里面人多的时候,他会坐在这边吃,人多的话,他一般都会带回办公室里面吃,免得别人说,老板心有不公。

    虽然事实上老板就是不公平。

    今天是林静好特别做的和风饭团。

    这也是林静好准备拿来做店里面的早点之一的,饭团做起来简单,里面夹着她自己特质的肉松,或者是做的其他的馅子,味道都特别独特。

    因为她所在城市稍微偏向于海边一些,所以林静好给季向阳做的饭团里面放的是大虾,经过林静好裹着面油炸过的大虾,裹在那饭团里面,一咬下去,那味道别提多好吃了。

    外面在裹上她自己做的海苔,三种味道互相分开,让人吃了之后就很难忘怀。

    季向阳坐在办公室里面,一个一个把林静好做的小圆疙瘩全部都消灭掉之后,又打开了林静好密封好的玻璃杯,里面装着的是热好的牛奶。

    他的胃经过这几个月的花式调养,就跟好了一样,别说胃了,就连胃口都跟着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季向阳走到洗手池那边把饭盒和杯子洗的干干净净,准备中午的时候给林静好带过去。

    而林静好这边,倒是来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客人。

    这风铃大概是在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响起来的,苏红正在店里面把所有的吃的都摆放整齐,然后拿了一支笔,按照林静好的要求在记什么蛋糕或者是饼干还剩下多少,等到全部都记完放在桌子上面的时候,就走进来一个红衣的女子。

    她脸有些圆圆的,身材微微发胖,手里面牵着一个两岁大的孩子,走进来就开始四处张望,看见苏红的时候,眼睛里面难掩的失望。

    还没有哪个客人走进来的时候是一脸失望的,苏红赶紧迎接上去,问对方要什么。

    进来的客人一边张望,一边拉进了手里面的孩儿对她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道:“好记蛋糕屋…是这里吗?”

    “是……”苏红回答了一句,外面那么大的招牌……

    那个人皱了皱眉头,然后又看了看外面,问她说:“那个就是临江湖吧?”

    ……

    苏红点点头,外面那个确实是临江湖。

    “我找错地方了。”她说着失望的摇摇头,拉起孩子就要往外面走。

    “苏红,还有多少曲奇饼干?”林静好一边擦手一边从里面走出来,她算着曲奇今天要是不多的话,现在就要多做一些了,不然晚上烤箱怕是不够用。

    “还有五盒了,不多了。”苏红刚记录完,对于数量那是非常清楚。

    林静好点点头,一抬头,就瞧见一个熟人。

    “小老板!!”熟人飞一般的冲了过来,手里面的孩子被她拽了一个踉跄,下意识的用两只手紧紧的抓住妈妈,吓死宝宝了。

    这还是林静好到了省城之后,头一次看见县城里面的人呢,还是那个天然的活广告小红。

    “小红。”林静好笑起来,算起来小红还是她头一个客人呢,又想到当初的王大爷,林静好这心里头暖暖的,马上就把人请在就近的桌子跟前坐下来。

    和刚才完全不同,小红的眼里面就跟发着光一样,苏红摇了摇头,判若两人啊!

    要说这么多年来,能让小红一直惦记的,大概就是好记点心了。

    看到林静好她真的是感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她是个实打实的吃货,这些年来也是走遍了不少地方,但是却没有在吃到当初那种味道,想起来还是有些夸张,不过就是一个小吃摊,竟然能够有这么大的能耐,但是事实上,还真的就是这样。

    这会儿店里面的客人不多,林静好也就没有着急,招呼人坐下来之后,两人随后聊了几句,小红就立马在店里面先点了几个吃的放到桌子上面,然后有把孩子抱到了旁边的凳子上面,才和林静好聊起来。

    其实好记在市里面的地址她是知道的,只不过她当时她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和南选泽结婚之后小红大部分的时间都给了家庭,哪儿有时间去寻遍天下美食,好在南选泽这个人也算是肯上进的人,和小红日子过的算是和和美美的,总算是前些年过的好了,小红就想去市里面找林静好的蛋糕店,一方面是当初也是林静好的蛋糕店让她们结缘,另一方面……她真的很馋。

    想吃,太想吃了。

    可是偏偏等她找过去的时候,林静好蛋糕店已经来了省城,那边又说不知道,她也就没有时间再找下去。

    去年她和南选泽也来了省城,只不过工作忙,更是没有时间花在吃上,再加上还有个奶娃娃要带,生活忙碌得很。

    要说还感谢了这次吴艳芬回去,和大家一说,她才知道原来林静好在临江湖上开了一家店,她是挨家挨户找过来的,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瞧见林静好,还以为她是找错了地方,正准备往前面再找找,结果林静好就走出来了。

    她心里面别提多激动了。

    和林静好巴拉巴拉的就说起来话。

    要说客人里面,当初和林静好最熟的人就是小红了,她实在是太馋了,在摊儿上面瞧不见谁,都绝对能瞧见小红的身影,这买了将近两年,还让林静好见证了她的爱情,这感觉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当然,对于小红来说,她简直不要太开心,这些年来什么都有了,条件那是一天比一天好,孩子也听话可爱,唯一差的就是当初那一口没吃够的点心,结果好了,现在也找到了,算是人生何求。

    她说话向来夸张,林静好忙让她打住,不然这怕是要在店里面做上了诗来。

    她自己把桌子上面那几样都吃掉了之后,还不断的和林静好感慨道:“还是当年的那个味道。”

    林静好听了就笑着说:“你当年吃的最多的是枣花酥,刚才那几样可都不带枣泥,你这话儿说的。”

    “这你就不懂了小老板,我吃的从来都不只是味道,而是这里面的那份幸福感,这些年来忙的时候,我多希望还能在吃上一口小吃摊上的任何吃食,不但嘴上得到了满足,心里面也一样得到了满足。”小红和林静好说着。

    这话有不少人和林静好说过,都说是吃了她的蛋糕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会油然而生一种幸福的感觉。

    不过林静好自己吃自己做的蛋糕的时候,向来是没有这种感觉的,她大多数的时候,只是觉得自己是纯靠味道取胜的。

    和小红下午说了不少话,因为孩子还太小了,小红就没有给喂甜食,那小人儿也就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面,看着妈妈和那个漂亮阿姨说话,两个黑溜溜的大眼睛像极了南选泽,直勾勾的盯着林静好,还有点流口水。

    小红拿帕子给他把口水擦了,说是要给南选泽带一点吃的回去,然后就抱着孩子在店里面挑选了起来。

    现在蛋糕的花样多了,还有面包,小红那选择起来也算是应接不暇,头一次感觉到了自己老公的痛苦,八成要是南选泽来了店里面,回去的时候,要么就是两手空空,要么就是两手满满。

    后来她走的时候,还是选择了两手满满,不过就这店里面的吃的也是大部分都没有买到的,主要是怕吃不完坏了,好在现在已经找到了店,要来还不方便得很?小红这样想着,暗自点头,等明天,她再来!

    等她走了,苏红才好奇的过去问林静好。

    林静好就和苏红说了说小红的事情,苏红一脸崇拜的看着老板,没想到老板还有那样的过去,在县城里面摆小吃摊?这怕是都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吧,没想到居然还有人特意找上门来。

    只知道老板做的蛋糕好吃,却没有想到,这名声早在四五年前就打了出去了。

    对于此,林静好本人是丝毫没有感觉的,她一直秉持着要好好做蛋糕,做多多的蛋糕,做好吃的蛋糕,然后赚多多的钱。

    晚上回家的时候,林静好和季向阳一块儿牵着手往家里面走,她就说起来了下午小红来的这回事,季向阳倒是听过小红的历史传奇,还有她老公南选泽,这回真人来了,还真有些好奇起来,特意认真的听了半天。

    林静好也没有想到,她都离开县城五年多了,竟然还有人惦记着她的蛋糕,下午小红和她聊起来的时候,她心头当真觉得很暖。

    这会和季向阳说起来的时候,心里面那份感动都没有下去。

    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的走到了林静好家楼下,这客人多了倒是有个好处,林静好每天都能够早一点关店,然后两个人散步的时间,说话的时间也会延长一些,季向阳在路灯下面看林静好的眼睛笑的弯弯的,说起来县城里面的事情她心里面那叫一个高兴,嘴巴一动一动的,抬着头,和季向阳说那县城里面谁谁谁,当初还要找她的麻烦,结果最后堵着她买吃的。

    这事儿他还是头一次听说,想必当时林静好心里面也是相当的害怕,十几岁的小姑娘,碰到那地痞无赖,能不害怕才怪,但是偏偏从她嘴里面说出来,就好像这事儿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剩下的全部都是好事儿。

    她喜欢这样避重就轻,尽管时间并不长,但是季向阳对林静好的了解,也算是有了个大概。

    林静好不喜欢和别人针锋相对,倒不是因为她这个人天生会原谅别人,她心里头都记着呢,只不过就是不愿意浪费时间去打击报复,也不愿意和别人起争执,在别人看来,是她好欺负,但是在季向阳看来,她是不愿意在那些不重要的事情上面耽误时间。

    她对待做生意这件事情,从来就不是一定要争个第一,或者是别人在她门前搞事情,她就也要搞回去,她只是想靠口碑说话,好不好吃你试试就知道,干不干净你进来瞧瞧就知道,不是凭几句话就能够说个明白的。

    温声细语说话的林静好,其实有一颗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的心,她不介意别人的诋毁,是因为她知道,别人说的都是假的。

    不过要是真的欺负到了她的头上来,她也不会坐以待毙。

    他就喜欢这样的她,平时瞧着温润可人,但是也有小调皮的一面,更是有发脾气的一面。

    “你在想什么?”林静好这说了半天话,季向阳都没有回答她,笑意盈盈的眼睛看着他,她问话他却不答。

    “我在想,我大概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吧。”季向阳由衷的说,这不是什么甜言蜜语,他也不会说情话,只会说实话。

    “嗯?”林静好没听明白,歪着脑袋发出了一个轻轻的音阶。

    “能遇到你。”季向阳说着,身体不受控制的前倾,两只手也下意识的搂住了林静好的肩膀,直接就把脑袋凑到了林静好的脑袋上面去。

    就在那一瞬间,林静好的大脑也当机了。

    她只感觉到嘴巴上面冰冰凉凉,那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人的体温和触感,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把嘴巴贴在了林静好的嘴唇上面。

    在她不停巴拉巴拉的说话的时候,季向阳就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他想尝尝那个樱桃般的小嘴巴,是不是特别甜。

    事实上,就是特别甜。

    他就像是在心尖上面放了一颗糖一样,这一瞬间,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甜腻。

    不过……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无意识的做了什么之后,吓了一跳的也是他。

    现在应该怎么收场?他的脸已经彻底的烧了起来,原本冰凉的嘴唇温度也跟着升高,耳朵更是能够滴出血来,原本放在林静好肩膀上面的手有些僵硬。

    同样惊讶的还有林静好,贴在嘴唇上面的那份湿润,慢慢的从冰凉变成了温热,他鼻子里面出来的气儿就在两个人的嘴唇间,热的让林静好忍不住把脸挪开,等到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并没有比季向阳好到哪里,说不定在脸上放点油,都能煎鸡蛋了。

    感觉到林静好别开头去,季向阳立马就有些害羞,不知所措,会不会是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林静好给弄得不高兴了?

    他心里面一阵一阵的担心,他确实有些冲突了,这会儿想起来有些懊悔。

    他该怎么解释,他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他是下意识的,手上和嘴上,都不听使唤的。

    就在想理由的时候,季向阳觉得腰上一热,胸口也跟着一热,他低头,就看见林静好的头埋在他的胸口,两只手环在他的腰间。

    “我也是。”闷声闷气的声音从胸口传过来,在她说话的瞬间季向阳觉得胸口一热,好像是林静好说话的时候带出来的温度一样。

    愣了好半天,他才想起来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而林静好这是在答复她。

    迟来的心跳加速让季向阳措手不及,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只剩下林静好那三个字,和仿佛就在耳边的他的心跳声,咚咚咚咚的,强而有力的,一下快过一下。

    而林静好那边也没有好到那里去,她的耳朵紧紧的贴着季向阳温暖的胸腔,但是她根本就听不到季向阳那加快的心跳声,耳边只有她自己的心跳声,她下意识的把稍微松了松手,生怕被季向阳给听了去。

    结果这头季向阳以为林静好要松手,连忙楼主她,抱紧她,让她紧紧的贴着自己。

    就算是心脏从嘴巴里面跳出来,他也认了!

    这一晚上,林静好和季向阳都没有睡着,夜里面在楼下的那番举动,最后林静好根本就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面的,她只知道面对厨房里面捣鼓来捣鼓去饿了的傅川,难得的那天她什么都没有做,直接进屋躺在床上,脑子里面全都刚才那个吻。

    傅川看了看她姐那个状态,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怎么了呢,他摇了摇头,继续在小锅里面煮面,也是头一回没有去求救。

    回到家里面的季向阳也没有比林静好好到哪里,他觉得自己走路的时候,脚下都是打滑的,就这样一路坚持回去,到了家门之后,进门之后,季向阳才扶着门,稍微休息了一下。

    不得不说,这一个吻,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甚至是一路上,他都怀疑,他刚才是不是在做梦。

    把客厅的灯打开,季向阳把袖子撸起来,看见胳膊上面被他自己一个又一个掐出来的红印子,他确定了,自己绝对不是在做梦。

    一夜没睡,但是他第二天却精神百倍。

    早上季父和季母起来的时候,季向阳已经在客厅里面了,他不知道从哪儿找出来的昨天的剩饭,也不知道怎么做,在厨房里面翻天覆地的,季母是伴随着锅碗着地的声音起来的,她随手披了一件衣服,冲到厨房里面的时候,就瞧见平日里面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儿子,竟然在做早餐。

    看见季母出来的时候,季向阳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晚上没睡觉,就想出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每天都吃林静好做的早饭,今天也要亲手给林静好做上一次。

    结果想啊想的,他就立马出来了,然后在厨房里面倒腾了起来。

    可是这做饭,季向阳真的是一点都不在行,也不知道什么是新鲜的,什么是剩下的,你要是让他尝吧,他还真的尝不出来味道,这不能怪他,只能说他这么多年来,就从来没有把吃饭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过,所以现在才会这个样子。

    这什么都不会做,还偏偏要做,结果就搞的屋里面乌烟瘴气,结果什么都没有做成。

    季母赶紧上去收拾残局,她倒是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奇怪,立马就拉着儿子问起来了,你这是干嘛呢?拆家呢?

    季向阳摇摇头,直接说道:“妈,早饭怎么做?”

    这下轮到季母傻眼了,他儿子刚才说啥了?

    同样听到声响出来的季父身上的衣服都掉在地上了,他上前两步,就问儿子说:“你要学做饭?”

    季向阳点点头。

    妈呀,季母拉开窗帘朝着外面,这太阳怕不是打西边升起来了吧?

    只可惜,她看到的只有黑夜,这会儿入秋了,天长了,外头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呢。

    “把你们吵醒了。”季向阳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他一向听话,这些年从未干出过什么过分的举动,也难得在家里面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没事没事,你跟妈说说,你为啥要学做饭啊?”季母问他。

    季向阳含糊半天,还是实话实说了,他不擅长说谎,经过昨晚之后,倒是觉得没有必要再瞒着父母,只是也和季母他们明说了,他和林静好是自由恋爱,希望季母不要去店里面看林静好,给他们一点时间,慢慢他会把人带回来的。

    季母那边自然是欣然同意,只要儿子没有什么毛病,季母说什么都是同意的。

    那天早上,林静好下楼的时候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她揉着眼睛走出了楼道口,就看见树上靠着一个人,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