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54.第154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距离昨晚上的那个娇羞的吻只过去了一夜, 林静好在面对季向阳的时候, 心里面难免还是有点害羞,她低着头,迈着轻盈的步伐从楼道里面走出来,稍稍一抬眼, 就看见季向阳一脸的笑意看着她走过来,还伸出手去。

    迈过了那个坎儿,季向阳和林静好的心情很不一样,一个是害羞,另外一个反而变大方了一些,没有了那份害羞之意。

    尤其是在面对林静好的时候, 季向阳心里面反而有份坦然,觉得自己既然吻了她,就一定要负责到底,要掏出自己一百分来对林静好, 要好好照顾她, 让她高兴,每一天都高兴。

    想到这里, 季向阳立马就拎起来了手里面的食盒递给林静好说:“给你的早餐。”

    昨天晚上没睡好,所以今天林静好起的有些迟, 也没有来得及在家里面做早饭, 张美兰倒是做好了, 但是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吃, 直接就出了门, 这会儿真好空着肚子呢。

    本来想着在店里面的时候垫吧垫吧,结果这边就有人送上门了早饭来。

    “你的?”林静好拎着食盒,这个点儿季向阳不应该是从家里面拿出来的早饭吧?要不就是季母给他带的。

    和季向阳在一起这么久,她也听季向阳说起来过季母和季父,知道他们都是老师,又都是和善的人,季母和季父就他这一个儿子,对他也是相当不错,他也非常尊敬父母,虽然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可是一家人也算是和乐融融。

    所以她当即就想起来了季母,季向阳说过,季母喜欢换着花样给他准备吃的,一日三餐可以说是事无巨细,不过他到了蛋糕店之后,多多少少有些不叜家里面吃了,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林静好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从那以后,大多数的时间都会让季向阳回家吃。

    有时候季向阳也会在店里面买吃的回去。

    “我做的。”季向阳像个邀功的孩子,把饭盒放到了林静好的手里面,然后另外一只手拉过她的另一只手,一夜不见,如隔三秋。

    要说也奇怪,往常季向阳就算是打赢了一场特别漂亮的官司,他也不会挂在嘴上,甚至有的律师为了和客户宣传律所,有时候会把季向阳打的一些官司作为案例讲给别人听,不过他自己倒是大多数的时候都不会去说,来了客户,也就是说事情,从来都不会自夸。

    别人当着面夸他的话,他还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所里面的老律师都特别喜欢季向阳,觉得这个孩子一点都不爱炫耀,而且特别谦虚,做事情认真,他打的官司,很少有输的。

    这和人也是有一定的关系的,有些官司赢面不大,他就会实地探查,除此之外,还会做什么准备工作,不停的去翻法典法条,为的就是能够更好的去做,付出了多少,就得到多少吧。

    所以大家总说,季向阳这个人,要是官司到了他手里面偶读没有怕的,可惜就是他律师费要的太少了,不然定能发大财。

    他通常都是挠头笑笑,不说别的。

    但是今儿,把这做好的早饭拿在手里面的感觉吧,就是想要让林静好看,这是他做的,这都是他做的,他简直棒棒的。

    他脸上就差写着“夸我”这两个字。

    至于林静好呢,这会儿真的没有注意到季向阳的脸上写着什么,她忙着发愣了。

    就是因为了解,所以她知道季向阳平时在家里面其实多半就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但是他本身没有那种少爷病,什么都能做,只不过季母把他照顾的太好了,让他没有机会去管家里面的事情,所以他就在学业上,事业上更加努力,不然季母失望,赚钱给家里面添好多好多东西。

    这突然间拿过来一个饭盒,然后告诉林静好是他做的,那能不惊讶才怪了呢。

    林静好拿着饭盒,看着上面那个被裹的特别好看的花布子,还绑了一个好漂亮的蝴蝶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等待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见季向阳那期盼的眼神,这才发现,原来他还在这儿等着夸奖呢。

    “谢谢你。”林静好踮起脚尖,飞快的在季向阳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果断的低下头去,拉着季向阳就往前走。

    这一路上林静好说了什么,季向阳是没有听懂也没有放在心上,他只知道,自己被林静好亲了一下,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到了店里面,今天来的不算晚,林静好把季向阳安顿在小院子里面,秋天的早上不算冷,这几天又是秋老虎,那温度还没有彻底降下来,季向阳坐在院子里面,随手从书架上面拿了一本书,等着林静好一会儿做完吃的过来。

    林静好这边把手头上面的忙完了,苏红才过来,今天老板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她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发现自己也没有来迟,就赶忙先把卫生打扫起来。

    结果一进小院子,就看见了季向阳,还吓了一跳,随后也就恢复了如常。

    那边季向阳抬头瞧了一眼,见不是林静好就把目光回到了眼前的书本上面,苏红这头把小院子打扫干净,就走了出去。

    这段时间她已经习惯了,也看出了端倪来,知道老板和大个子律师八成在自由恋爱,每天看着大个子律师往店里跑,她早就从开始的吃瓜群主转为了平静的态度。

    这两个人在店里面实在是太平淡了,除了那秋千的事儿,苏红也没有瞧见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别的亲密举动,这瓜的味道她觉得不甜,殊不知人家都是在回家路上才撒糖,当着人面,谁都不好意思啊。

    从厨房出来,林静好就和苏红说了一声,吃的都做好了,一会儿苏红都拿出来摆在外面的柜台上面就好了。

    这工作量不算大,苏红每天都是自己完成的,林静好也就直接去了小院儿。

    见她进来,季向阳就扬起嘴角,然后把食盒推到中间,笨手笨脚的去解饭盒上面的蝴蝶结,但是他经验不足,这么漂亮的结他打不开,瞎扯了半天,都没能打开,只好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看向林静好,可怜巴巴的求帮助。

    这真的不怪他,一个整天沉迷在知识的海洋里面的人,怎么会对这些东西擅长呢?

    “这不是你绑的吗?”林静好上手去拆那绑好的蝴蝶结,就问了一句。

    “我妈绑的。”季向阳老实说。

    “啊?”林静好愣了一下,她倒是不知道季向阳这个话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不是他做的吗?为什么绑蝴蝶结的人成了季母?

    季向阳害羞的看了一眼林静好,才说了原委。

    他已经和家里面说了他们两个的事情,包括林静好是哪里的,做什么的,两个人开始都是因为他喜欢林静好,不过他是用几句话说明白的,其他的都没有说,也和家里面说了,要尊重他们,所以不希望家里面太过早的干预。

    林静好听了就有些发呆。

    其实他明白季向阳,他之所以会和家里面说,多数是因为他已经认定了林静好,他是一个具有成熟魅力的人,尽管和林静好在一起的时候,有时候有些举动会像个孩子,但是做出某些决定,坦白的时候,绝对都是已经做好了打算,确定了的事情。

    表态之后,又不让家里面打扰他们两个,这才是他做的最漂亮的地方。

    他的事情他会自己处理,但是也想家里人知道,他已经有了心上人,不需要在给他琢磨相亲对象,也不要去打扰她的心上人。

    这一早上,不到两个小时,季向阳就给林静好一个又一个的感动。

    要是别人或许是听不懂他的意思的,但是林静好明白,特别的明白。

    也许这就是真真的交心吧,理解对方,只要对方说一句,就知道其中深意,这才是真正的合适。

    “快吃吧,还热乎着呢。”季向阳见打开了,就赶忙把盖子打开来,里面是季向阳早上煮的粥,在季母的帮助下,季向阳在里面添加了不少东西,比如说鸡丝啊,葱花啊,硬是用了大半个小时,熬了一锅鸡丝粥。

    结果因为掌握不了数量,一个不小心就给做多了,季母笑眯眯的说剩下的他和季父吃,就找了个可以分装的饭盒出来,在一边装了粥,另外一边装了一些自家腌的咸菜。

    后来又在下面弄了个盒子,里面有几个大肉包子,都是季母昨天晚上做的,也不算是剩下的,本来就是留给季向阳今天早上的,不过因为听到儿子原来也会喜欢别人这件事情太兴奋了,季母现在脑子里面已经没有儿子了,全部都是儿媳妇。

    立马就把儿子的口粮拿了出来,装在了下面。

    虽然说是季向阳做的,但是其实只有鸡丝粥是季向阳亲手做的,其他的也是家里面的。

    不过这顿早饭也真是足够丰富了,林静好瞧着那下面盒子里面的大肉包子,慢慢的装了一盒子啊,她哪儿吃的完?

    季向阳一边给临近打开,还一边说,哪些哪些都是他做的,哪些哪些是季母做的,然后还有家里面的咸菜,这是季母腌的,特也不知道味道好不好,反正早上自己是尝了尝的,不过和没有尝过是差不多的。

    想着有母亲在一边监督,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林静好又跑进厨房,把刚才给季向阳做的早餐拿出来,顺便带了一杯牛奶,不过看着那装的满满的饭盒,林静好决定,今天带来的午饭,还是原封不动的给张美兰带回去吧。

    要是晚上傅川饿了,说不定还能给他热热?

    嗯,就这么决定了。

    远在学校的傅川还不知道他晚上要面临吃剩饭的事情,他正在和同学安利,要是买蛋糕,去临江湖的好记啊,他姐做的蛋糕,那叫一个好吃!

    这头季母和季父两个人一早上都是笑眯眯的,季父和季母说话向来都是有啥说啥,季母有时候还会不高兴,但是今儿不管季父无心说了什么话出来,季母都是面带笑容,季父这边也是一样的,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向阳都会做饭了,哎呀,我这心里头啊,总算是放下了一件大事,也不知道那个丫头怎么样哟。”季母虽然说这这样的话,但是心里面早就已经认同了林静好,她儿子看上的人,在季母眼里,就算没看到,那也绝对是个好姑娘!

    季父这边和季母想的就不太一样,季父根本不担心儿子看上了一个什么样的闺女,他只担心儿子那个性格,会不会最后把人家姑娘给吓跑了?

    知子莫若父,要说读书,季向阳绝对是个中好手,人也上进,做什么都很优秀,但是就是这些年来,在感情上面那是绝对的不开窍。

    还记得去年季父的老友看上了季向阳,说什么都想让他女儿和季向阳见一面,两个孩子相处相处,要是不成就算了,要是能成,那也是好事一桩。

    本来季父觉得关系有些相近,所以不愿意来着,但是季母不啊,好不容易逮着一个机会,那孩子季母也见过,自然喜欢得很,就说服了季父。

    虽然不知道见面的过程是怎么样的,家里面都认识,两个孩子也见过面,所以就没人跟着,结果好么,不知道季向阳说了什么,那孩子是哭着回家的。

    好在季父的老友也是个大学老师,为人和善,也不是个爱挑刺的,和季父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之后,后来才和他说明了实话。

    他儿子大概是个直性子,不喜欢直接就说不喜欢了,也没有管人家姑娘的心情,就把心里面说了出来,其实那老友的闺女是自个儿看上季向阳的,他人高马大气质不凡长相帅气,很难有小姑娘不喜欢,所以才想办法找了父亲来说人情。

    没想到的是,季向阳那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就给回绝了,话说的特别绝对,也没有考虑到老父亲的人脉。

    想想也是让人很绝望啊。

    开始那老友听了那叫一个生气,在家里面茶壶都摔了三个,但是回过劲儿来,他又觉得他没有看错,季向阳确实是个好孩子,不喜欢就直接说,绝对不会给对方不该有的期待,现在这人啊,自由恋爱的多了,在外面那些个男人不干不净的也有的是,但是季向阳不是,他一向光明磊落。

    老友是想通了。

    但是季父想不通。

    不知道向阳和现在那个姑娘是怎么相处的,两个人是不是好生生的,有没有惹人家姑娘不开心?

    难得开窍,可不要弄了个没有结果啊。

    季母把季向阳做的粥给季父端了上来,打断了老头子的想象,还说了一句:“刚才光忙着给向阳装了,都忘了尝尝,快来吃咱儿子做的,看看有没有遗传到我的手艺。”

    “你那手艺有什么好遗传的。”季父说,然后就着勺子就喝了一口。

    结果这一口喝下去,差点没有喷出来。

    这也太咸了吧?

    同样被味道震惊到的季母也看着季父,这咋能这么咸呢?不都是她看着放的吗?就中途她去找了一下饭盒而已……

    季向阳满脸期待的看着林静好,他今天做了满满一大锅,季母在里面给他加了不少材料,反正煮出来味道是香喷喷的,因为做的太多,季向阳还担心没有味道,在出锅的时候又加了把盐,还好他聪明,季母给忘了和他说,但是他自己想起来的。

    所以味道肯定没错,他特意捏了一大把呢,不然那么大一锅岂不是没了味道?

    这真的不能怪季母,季母那是一点都不小气的,主要是这里面调料的味道就不小,加上鸡肉都是季母腌过的,这早上要吃清淡一些,所以季母特意没有让他放盐,因为这味道就足够了。

    林静好一口在他期盼的眼神中一口吃了下去,她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销魂的味道,主要是她也挺季向阳说了,季母是全程都参与在其中的,自然不知道,还能做出来这样的味道来。

    不过因为季向阳的表情实在是……太过于期待被夸奖,林静好还是乖巧的咽下去说:“特别好吃,谢谢你。”

    她的笑容一点都不勉强,露出来一排齐齐的牙齿,被夸奖的季向阳狂点头,心里面那叫一个开心啊。

    “你也吃。”林静好指了指盘子里面她给季向阳准备的早餐,然后暗自的吐了一下舌头,后悔为什么没给自己准备一杯水。

    不过这个时候后悔也不太来得及了。

    没有吃太多的粥,林静好倒是把下面的肉包子吃了几个,这粥的味道细细的尝起来,其实真的不错的,鸡肉也特别有味道,问题就是太咸了,不过林静好不好打击季向阳的积极性,当然是除了夸奖还是夸奖,只不过就是这夸奖来的有些违心罢了。

    好不容易吃完早饭,林静好赶忙把东西都收了,生怕季向阳看见她没有吃多少粥。

    等到季向阳离开了,林静好才拿着大杯子,赶忙给自己灌了一杯水,天啊,这要咸死她了。

    晚上季向阳面带笑容的进了屋子,手里面还拎着绑好的饭盒,心上人的手特别巧,也绑了一个好漂亮的蝴蝶结,还跟他说,饭盒已经洗的干干净净了,高兴之余,他把饭盒放在茶几上面,看了一眼从沙发上面站起来瞅着自个儿的母亲,问了一句:“妈,你怎么还没睡?都快十二点了。”

    往常她都是十点多钟就睡觉了的,基本上不会等儿子,不过会把饭菜放在厨房里面,然后贴个纸条,提醒季向阳要热一下。

    不过今天,她真的是特别特意的等着了,看见儿子的时候,她心里面一千一万个感动啊,终于回来了。

    “儿子,妈问你,静闺女吃你的粥了吗?”这一天季母都在想这个事情,也研究了一下林静好的名字,她特别喜欢,觉得这个名字哪哪都好,这人还没有见过呢,就闺女闺女的叫上了。

    “吃了啊。”季向阳把饭盒给他妈然后接着说:“全都吃完了呢,不过早上她吃不多少,所以那肉包子她中午还吃了一顿,让我和你道谢呢。”

    看着季向阳的表情,季母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应该伤心。

    孩子啊,你可知道你给人家闺女吃了啥啊!?

    你做的那一锅,你爸你妈可是就吃了一口全倒掉了啊,不能说父母不爱你,实在是难以下咽啊。

    结果你居然逼着人家闺女全吃了?

    “咋了妈?”季向阳瞧着她妈这表情那叫一个变换莫测,才又问了这么一句。

    “闺女说你做的咋样?”季母问他。

    “说好吃呀。”季向阳回答。

    季母心里面瑟瑟发抖,儿子啊,难不成那姑娘和你有一样的毛病?

    那不能成,人家医生都说了,这病例就没咋见过,那只能是人家说的客气话啊!

    季母心里面那叫一个百感交集啊,怎么办啊?儿子的爱情不会要死在鸡肉粥上了吧?

    “妈,明天你再教我做个别的吧,我还想给她做早饭。”季向阳和季母说。

    季母狂点头,直接就进了厨房,她要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食材,明天她一定要全程盯着儿子,一定要让静闺女知道,他儿子可不是真的傻啊!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季向阳还跟进了厨房,和他妈说:“不着急妈,明天我们在慢慢选,你赶紧睡觉去,不早了都。”

    季母摇摇头,不行,她不能去!

    最后季向阳也没拦着,直接就进了屋子里面。

    晚上回家,林静好又灌了一大杯水,最后她还是把季向阳做的吃的全部都吃掉了,主要原因是……人家辛辛苦苦做的,她实在是舍不得丢掉,就算在咸,忍着也就好了,吃的时候配上一杯水,别看是粥,下午还是挺饱的。

    不过也有坏处,那就是特别容易渴,这一天下来,林静好基本上就没有断水,这晚上回了家之后,除了渴还是渴。

    希望季向阳明天做完之后能够自己尝一下,可千万不要让她继续重蹈覆辙。

    第二天季向阳做出来的花式蔬菜粥,果然为自己前一天的鸡丝粥给洗地了,林静好只尝了一口,就觉得嘴里面一阵的蔬菜香,一点儿也不咸,反而清淡的很,适口性很好,她喜欢的不得了。

    不过就是季向阳觉得有点奇怪,为啥今天在他做饭的时候,他妈那是一步都不离开,自己动一下,他妈就跟着紧张一下。

    除了他妈之外,他爸也是一样的,站在厨房门口,紧张兮兮的看着,还时不时问问季向阳,他和人家姑娘相处的怎么样,人家姑娘有没有嫌弃他不会说话啊一类啊。

    季向阳嗯嗯啊啊的答复了,倒是也没太当回事儿。

    这一连几天,季向阳那是每天早上都要变着花样给林静好做早餐,林静好这段时间再也没有在家里面吃过早餐,全部都是季向阳带的,只不过这早餐除了粥之外,还有不少是季母给添的吃的,自从知道了林静好中午也要在店里面吃东西之后,季母就尽量的给林静好多带一些。

    晚上回去之后,季向阳带的饭盒总是干干净净的,林静好也会给绑回去,让季向阳好拿一些。

    结果季母对这个儿媳妇那是越来越满意,这一面都没有见过,但是心里面喜欢的不行,天天和季父念叨着,现在向阳每天回来都会带话给她,说是人家姑娘谢谢她,有时候也会让季向阳带回来蛋糕给季母吃,别提人家姑娘做那个蛋糕多好吃了,她的手艺都拿不出手,早上都不想教季向阳做的,还有人家姑娘利利索索的,你是不知道那饭盆子洗的可干净了,看样子是拿布子擦过了,上面一点干后的水渍都没有,咱儿子真是个有福气的。

    但是人家姑娘越好,季父就越担心,儿子会不会后面被人家嫌弃啊,人家这么优秀的姑娘,干嘛找咱儿子啊?

    虽然也优秀吧,但是他实在是不会说话不会讨人喜欢啊!

    其实林静好也是非常不好意思的,每天都要季母换着花样给她带东西,但是她也不去拜访季母,实在是心中有愧,可是这事儿,又不能让林静好亲口谁出来,季向阳不提,她也就不好提。

    于是她也只能换着花样的让季向阳给季母带点吃的回去。

    要说季母还真的是很喜欢这一套,主要是带回来的点心那都是真的好吃,有些季母舍不得的曲奇,还会装在盒子里面,然后一下子吃个好几天。

    不过她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每天季向阳都不是空手回来的。

    季父后来还和季母说过这事儿,人家姑娘开店那是做生意赚钱的,不好总吃人家的,你也给人家做点有营养的,或者教着向阳做一些有营养的,好给人家姑娘补补,一个人也怪辛苦的。

    在中间的季向阳,完全感受到了欣赏和母亲的这种神交……他也想过要挑个好时候带着林静好回家见见人,只不过现在冬天,林静好又是开店的,腾不开功夫,他自己手头上面也有几个大官司要处理,就想着忙过这一头,而且他也想先去拜访林静好的父母,先表态。

    总不好人家姑娘家里不知道,他就把人带回去把?这事儿不合情也不合理。

    琢磨起来季向阳就开始处理手上的官司,每天依然是早早起,第二天和林静好一块儿回家,一点都不累,反而生活过的很充实。

    倒是傅刚这头,那是狠狠的把季向阳给打听了个仔细。

    就连季向阳出生的医院,都知道个清清楚楚。

    知道的越多吧,傅刚反而放下了一些心防,这孩子到底是真的优秀,静丫头果然是个让人省心的,也是个懂事的,她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不会被人轻易骗了去。

    季向阳一毕业,就投了钱进这家律所,当时的律师行业特别不好做,谁也不愿意找律师,那个时候基本上要给人打官司,八成都要靠法律援助,等于不赚钱的活儿。

    就这样,季向阳在一些条件艰苦的家庭的请求下,还有法院的分配下,帮了不少人,这不赚钱的活儿,按道理说是没有人愿意做的,但是他不同,他每次都会给人家做的漂漂亮亮的,准备工作也全部都到位,总结下来就是,季向阳根本不管赚不赚钱,他只要是接了这个活儿,就会全部投入的去做,真的赢不了,也不后悔。

    而且别看他年纪轻轻,其实要是去行业内打听一下,也确实是声名远扬了。

    他这人要是自个儿接活的话,有一些人是不愿意接的,不说真话的人,人品不好的人,这些他是不愿意接的,除非是不能自主选择的法院分配下来的援助,也有一些是杀人犯,□□犯,这一类的人。

    这些一般到了他们所里面,都是抓阄的,偶尔季向阳也能抓到,他也会去见本人,看对方的悔改态度,和了解案情。

    要是说明白了,也悔改态度良好,季向阳会从人权的角度出发,给对方申请一个合适的量刑,要是不好,那他也不会多说,法条怎么写,咱们就怎么来,按照轻重程度,刑法典说了算。

    从这些小事上面,傅刚也能看出来,这孩子,绝对是个好的,人品没问题,能力也好,绝对不怕林静好跟着他吃苦。

    可就有一个问题,听说当初季向阳当初被季母带着去了很多地方看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毛病,但是不管是省城的医院也好,还是那边的医院也好,都没有少去,傅刚这边托人打听了一番,倒是也没有打听出来,总归就是一句话,季向阳这个孩子,虽然哪里都好,但是八成身上也有病。

    知道这个吧,傅刚就开始焦虑不安,这倒是不能怪他,可是站在家长的角度上面,都希望孩子能够找到一个长远的,能够依靠的人,他也是一样的,尤其是他对林静好,确实是真的当做亲闺女的。

    只是这事儿,由他说出来,那到底是不太好使的。

    傅刚想来想去,都决定还是先按兵不动,然后在让人打听一下,要是没有啥大毛病倒是无所谓,就怕这孩子被带着这么看病,是个什么不好的毛病。

    林静好是完全不知道两边的家长心态那叫一个不同,张美兰就不用说了,傅刚不敢和她说,她这人心里头藏不住事儿,万一到时候抖落出来,林静好不知道,再难受该怎么办?

    何况人孩子现在啥都没说,他们也不知道林静好心里面是怎么想的。

    季向阳更是不知道,他在计划着,怎么和林静好说这个事情。

    他想和林静好商量,年后的时候,他准备去拜访一下她的父母,倒不是催林静好,只是礼貌性的去问个好,但是在这之前,他想把自己身上的这个问题,和林静好坦白。

    谁也不知道他这个毛病是从哪儿来的,反正祖上没有,但是他也确定不了,会不会遗传,所以林静好如果有自己的选择,他是会尊重的,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

    也不想到时候连个后悔的机会都不给林静好留,自然是没有着急提出要去她家这件事情。

    他对林静好目前的家庭情况,其实也有着一定的了解的,知道傅刚对她也很好,虽然她的生父不管她,但是傅刚也已经代替了父亲的角色,还有一个弟弟,其他的他倒是觉得不太重要。

    这也是季母最担心的一件事情,找儿子也谈过话,希望他能够和静闺女说清楚,咱不能干这种瞒着人的事情,他点点头,也没有先和季母说,林静好做出来的,他吃着其实是有味道的。

    总怕到时候对方介意,白白在让母亲担了心。

    在店里面的林静好记好了账本,这一来一回的折腾就进了冬天,外头有些冷,林静好弄了两个小太阳在屋里面,从外面进来的人总爱往那凑。

    这天刚把取暖的插上,那风铃就来回作响,林静好按了按插头,回头去,就看见吵吵闹闹的小红和南选泽走了进来,这俩人还是没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