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老婆是花瓶,得宠〕〔我真不是神棍〕〔钟向阳顾小希〕〔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跪下,我的霸气老〕〔规则系学霸〕〔超级兵王混都市〕〔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盖世战神萧破天〕〔龙象〕〔黄金召唤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黑石密码〕〔都市无敌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56.第156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客人的事情,林静好一向是不会过问的, 只是心里稍微留意了一下, 其他的还是照常做点心卖点心。

    伴随着蛋糕店杀人事件的播出,在播放到傅川那个剧情的时候, 全家一脚踏入了1990年。

    人民的生活水平在这几年完成了巨大的提升, 工资也是一再的提升, 外面的物价也是飞涨。

    不过农民的生活还是得到了一定的提升,随着物价的崛起之后, 附近乡下人扛着东西到城里面卖的越来越多,这钱也是赚了起来。

    在他们这边的省城, 从八十年代开始就已经开始实行不要票的地方政策,这几年下来, 生活水平和工业发达程度, 要远比其他的地方, 算是在南方城市里面的一大巨头, 省城的人也是更加享受了。

    这第一波起来做生意的人,可以说是都发展的不错。

    林静好曾经也看过一些关于八十年代的事情, 八十年代初期和九十年代相比, 物价那是一个大的飞跃, 当然到了二十世纪, 同样又是另外一层的飞跃,跟着起来的还有房价, 临江湖这个小区算是省城最适合居住的小区了, 所以当吴艳芬的房子卖出去之后, 林静好这边倒是很干脆的就给了建议,就直接在这边小区买一套,离得近也方便,而且吴艳芬年龄大了,住在这边最合适不过了。

    不过她只是随口一说,毕竟在家长眼里,她还是个孩子。

    但是傅刚倒是很喜欢林静好的这个想法,他本来不是一个对家庭归属感很强的人,有了老婆多了女儿之后,丈母娘温和有礼,平时对他也是真心好的,老人家在身边的话,其实还是比较安心,她随口提,傅刚就让张美兰问问吴艳芬的想法,别直接说,就问问她住在哪里附近,看是想住热闹的,亲近的,还是离张宁刚上班的地方近一点的,要是想住适合养老的,其实临江湖是最好的。

    张美兰倒是立马就去问了,这段时间房子已经卖掉了,吴艳芬现在在市里面张宁刚分配的房子里面住着,准备过不了多久,就搬过来。

    她立马就去了一趟市里面,直接问了吴艳芬自己的想法。

    要是在吴艳芬看来,她倒是没有太多的要求,她直接就和张美兰说了,想住的距离林静好近一点,不想太远,她倒是没有考虑其他的因素,就想经常瞧见自己的大孙女。

    这张宁刚眼看着就快四十岁了,到现在也没有讨媳妇的打算,吴艳芬也不强迫张宁刚了,反正她也不求那么多了,只希望看见林静好就行了,她就这一个大孙女,她也只想瞧见自己的大孙女,别的一概不求。

    这事儿张美兰就问她了,有没有和张宁刚商量过。

    毕竟县城的房子卖了,那现在还是吴艳芬的房子,要是在省城买房子,还需要张宁刚给添点钱的,不过他也说了,写妈的名字,回头再说。

    张美兰倒是这边也想出点心,傅刚就说,他们把家电给包了,让妈住的舒舒服服的。

    这个倒是张美兰比较认同,傅刚也说了,咱妈的房子咱不能要,就给弟弟就行。

    有了这句话,张美兰也就点了头,确实他们并不需要,张美兰和傅刚的感情属于细水长流的,张美兰这人比较单纯,其实也就是有点傻,倒是满足了傅刚被依靠的想法,所以说句心里话,这俩人确实和很相配。

    也不会出现什么到时候两个人不合适一类的事情,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其实相互之间,还是有那份感情的。

    那个房子,张美兰也没有资格要是真的。

    于是他们一拍即合,就带着吴艳芬找起房子来。

    张宁刚是无所谓的,他的办公地点距离临江湖本来就不是特别远,坐公交车的话,也就是三站地左右,当初吴艳芬提出来的时候,他想都没有想就说好,因为当初他们买房子的时候,其实张宁刚也是跟着去了的,别的不说,那个位置是真心好,老太太晚上散个步啊,早上起来遛弯儿啊,那都是再好不过的地方,他倒是希望吴艳芬能住在养生一点的地方。

    而且静静之前开玩笑也说过,现在这物价长得这么快,没准儿哪天这里的房价就跟着涨起来,那时候才是真划算。

    在感情方面不开窍的张宁刚可是在这方面非常的开窍,投资升值两不误。

    这边家里面看起来了,晚上还都凑到傅刚家里面看电视剧,因为屋子虽然蛮大的,但是房间有限,吴艳芬暂时住在这里,林静好就提出和吴艳芬挤着睡,当初他们搬进来的时候,傅刚可是给林静好和他们主卧都买的是一米五的床,美名其曰,做生意的人累啊,静静在店里面一站就是一天,晚上必须要舒舒服服的睡觉,至于傅川,他就一小床,还特别硬,傅刚说这是为了让他少睡点觉,起来看书。

    他说的有道理,上班比读书辛苦多了,没毛病。

    尤其是开店做生意的,当真是累,别看傅刚那个店很大,下面员工更是多,但是越是这样,其实就越是累,他要关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心累。

    林静好这个倒是还好。

    又因为林静好不要求其他的,所以就是一个不小的衣柜加上一个桌子,其他的东西她并不需要,她每天在家里面的时间实在有限。

    现在吴艳芬来了,刚好和她挤着睡。

    开始傅刚还说,要不他去游戏厅里面将就几天,其实游戏厅里面也是有一个休息室的,他平时午休就在那边,几天不碍事的,等到房子卖号了再说,但是吴艳芬说什么都不同意,要回市里面去,最后还是林静好出面把人给拦了下来。

    她和她姥说:“姥,你就不想每天都和我说说话啊?店里那么忙,好不容易咱见一面,你还要走,看来是不要我了。“

    吴艳芬哪经得住大孙女这种话?立马就决定和林静好挤着睡。

    反正也住得下。

    结果就多了一个看电视剧的人。

    吴艳芬这个人吧,很和气,和孩子说话也自然,之前在家里面暂住的时候,她就会有事没事的喊喊小川,也会给孩子收拾收拾,所以傅川和她相处的倒是蛮好的,她小时候也是和老人住过的,只不过奶奶去的早,倒是觉得吴艳芬身上的味道,还有脾气和他的奶奶很像,过了那阵别扭的时期,经过这两年的成长,也知道了吴艳芬对姐姐很重要,对她也是很尊敬。

    满足了吴艳芬的孙子梦,她倒是这几年每次来的时候,也会给傅川做身衣服,还会给他缝书袋子,傅川也喜欢,很是方便。

    一来二去,这两人相处的那是相当好,这不,吴艳芬一天,小川要上电视了,那是多恐怖的电视都要跟着看下去的。

    林静好瞧她姥这个模样,还笑着说你,姥现在是偏心眼子了,这里面还有她的蛋糕店呢,咋不说新鲜的很,咋不说喜欢得很呢?

    吴艳芬就打了一下林静好说,那能一样啊?

    傅川一听也笑。

    他出来的第一天,全家人都守在电视机前面,就连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林静好,都把店早早就给关了门,老老实实的回了家来,为的就是看傅川的英姿飒爽。

    结果这一集看下来了,就只看见一个尾巴,傅川和男主的第一次照面,他就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和男主说了第一句话,然后就没了……

    一家人依旧是面面相觑。

    这剪辑怎么这么喜欢和他们家完这个呢?

    第一次断在蛋糕店的招牌上,第二次断在了傅川的脸上。

    不过别的不说,林静好觉得赞同的一点是,傅川这小子,上镜还是蛮帅的,倒是很适合去演电视剧,或者电影。

    这电视剧不比以后的巨幕,其实傅川长大了之后,他是属于那种比较冷漠的长相,就是一站在那里,不笑起来,就有一股让人不好惹的气质,但是只要他调整自己的表情,立马就能够转换气场,变成一个阳光大男孩。

    不得不说,他的长相很加分,身高和身材都很加分,要不是看了电视剧一个远镜头,林静好还真的没有发现,他真的是完美的遗传了傅刚的大长腿,难怪导演那么多人里面一眼就看上了他,倒是也让人觉得很正常了。

    吴艳芬更是夸张,就这么一个镜头,直夸孩子好看,夸得傅川那脸上都有点红了。

    张美兰更是买了一堆水果来庆祝,满满地摆了一桌子,可惜的是,根本没有多少盼头啊。

    林静好拿了一个草莓,把后面的绿叶子揪掉给吴艳芬,然后对着傅川说:“你还不学习去,这看也看完了,也该学习学习了。”

    要不说他姐总是扫兴呢,傅川点点头,抱了另外一盆草莓直接进了屋子里面,他学习去了。

    傅刚看这样就点点头,要不说他怎么喜欢林静好呢,你瞧瞧那个小子,听话成了什么样了?

    瞧着都讨人喜欢了不少。

    可是又想起来了季向阳的事情,傅刚心里面总归都有个疙瘩,决定回去在让人好好调查调查,其他的到时候再说吧。

    这边林静好把家里面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又在店里面给点心都涨了一波价格,这一波价格涨得比较狠,现在慕名而来的客人越来越多,这对林静好来说吧,不是一件坏事,唯一的问题就是,太早关门了。

    实在没有可以卖的东西。

    她也已经到了每天的极限,所以干脆涨价把,看看涨价能不能抵挡住大家的热情,反正工资也在涨,她是按照工资的涨幅比例涨价的,这边还给苏红提了一次工资,不得不说,经过这些年的磨练,苏红真的完全可以一个人当两个人的用,她干活快,反应也快,店里面的事情她也已经完全熟悉,这一次工资林静好给涨得特别狠,苏红拿到工资条子的时候,那叫一个开心,一直问老板你是不是看错了数儿?

    林静好就直接说了,涨钱了。

    苏红那叫一个高兴,说回去要好好炫耀炫耀,她这工钱可比在外面工厂里面上班强多了。

    累是累了一点,但是其实苏每天在店里面的苏红特别清楚,她没有林静好那么累,她这操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还要做大部分的点心,相比而言,其实她算是轻松的了,每天早上客人不多的时候,还有下午,她都是比较闲的,周末比较多的时候,比较累。

    不过老板到底是个厉害人,早在前段时间,林静好就和季向阳商量,想弄个加班制度了,比如说每天正常关门回家的时间,大概是十一点钟,所以她干脆的把这个时间定为回家的时间,如果说超过十一点的话,是按照十五分钟的标准给一次加班费的,十二点之后,加班费还会提高一些,不然苏红住的很远,有时候到家都一点了,林静好心里面也觉得心里头过意不去。

    这个制度倒是让季向阳觉得特别好,他和林静好进行了一番算计,觉得制度可行之后,他还特意把制度给留了下来,以后倒是可以给律所用。

    这段时间林静好太忙,所以和季向阳相处的时间也不多,无非就是她弄价格表,季向阳在店里面看资料,晚上也要早早回去看电视剧,两个人算得上是说话的机会少之又少,季向阳那事儿惦记来惦记去,终于找了个林静好特别早关门的时间,跟她说,晚上做完东西留下来好了,他想和她说说话。

    林静好点点头,就跑到屋里面去做吃的。

    好在下班早,第二天也可以多做一些。

    等到苏红离开之后,林静好才把门都锁好,然后走到小院子里面,就看见院子里面点了一院子的蜡烛。

    这拉住从地上,一直点到了桌子上面,把原本有些冷的院子一下子烘暖了不少,林静好看着脚底下出来的这一条小路,一直踩着过去,走到那秋千跟前,才发现坐在桌子边上的季向阳正在打盹儿。

    为了给林静好做早饭,季向阳把起床的时间硬生生的给提前了不少,主要也是为了让她能够吃到更丰富的早餐,这会儿倒是有些打盹儿,尤其是在这儿暖烘烘的外面,一个不小心就给睡着了。

    这会的天气可不比秋天那会,林静好赶紧伸出手来,抓着季向阳那暖烘烘的手轻轻的说:“醒醒,这儿可睡不了,会感冒的。”

    她的声音不高,但是季向阳被抓住的时候其实就有点醒过来了,听到林静好说话的声音之后,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嗓子有些哑的说道:“你冷不冷?”

    说完就无意识的去揉林静好的手,想让自己身上的热度传递到林静好身上,可千万不能让她给冻着了。

    他这个下意识的举动,让林静好眼睛有些温热,立马就笑着说道:“我不冷,倒是你,怎么能在这儿睡呢。”

    “不小心就给睡着了。”季向阳醒了醒脑子,站起来,甩了甩头,然后看到了后面的秋千,还有这一地的蜡烛,他想说什么来着?

    想起来了。

    他看向林静好,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又怕真的说完之后,大概会永远失去这个女孩吧,一个不能确诊的病,确实让人很心烦,要是她真的不愿意,他也愿意理解,就是有些舍不得。

    想到这儿,他伸出手去,环抱住林静好。

    他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林静好吓了一跳,立马就伸出手去拍在他背上说:“你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想和你说说话。”季向阳抱着林静好,下巴顶在她的肩膀上面,闷闷的说着。

    “好呀,我们坐下来说。你好重哦,压到我啦。”她说着轻轻的拍了拍季向阳的肩膀,下巴好重,呼吸好热,弄的林静好全身都热热的,而且脸上还红红的。

    “嗯。”季向阳点点头,松开林静好,然后直接就一转身坐在了秋千上面。

    他倒是会找地方,林静好看着这脚下没有多少可以踩得地方,正准备坐在刚才季向阳坐的凳子上面,然后这手腕就被人猛地扯了一把,紧接着她一个重心不稳,身体瞬间转了个圈,感觉到肩膀上面轻轻的力度之后,她一下子就坐了下去。

    软软的……

    林静好准备回头,季向阳则已经又把下巴放在了林静好的肩膀上面说:“让我抱着你说。”

    说不定就是最后一次了。

    不是季向阳悲观,也不是他不相信林静好,其实他也不知道这个病是好是坏,更不想以后成为孩子的病原,这倒是很重要的一点。

    被抱着的林静好害羞的要命,在季向阳的推上坐如针毡,那可真的是想动不敢动,想坐实吧,又不敢使劲。

    她本来就是个易胖的,这段时间那是严格控制了自己的嘴馋,千万不能总是试吃店里面的东西,最怕的就是不小心把自己给喂胖了,没有不爱美的女孩子,林静好也是一样的。

    感觉到林静好稍微有些腾空,季向阳伸出手去,就把林静好给按了下去,然后说:“你该多吃点了,一点分量都没有。”

    这话说的林静好脸红脖子粗,要不是了解季向阳的为人,她一定感觉到自己受到了讽刺。

    坐在他的腿上,过了一会儿,林静好稍微适应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动了动,然后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季向阳则是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被挑逗了。

    忍下心里面的那股火气,他稍微往后面移了移,生怕被林静好发现,又环住林静好的腰哑着嗓子说:“不要乱动。”

    这下林静好果然不乱动了,作为一个后世过来的少女,林静好可不是一朵涉世未深的小百花,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全身僵硬。

    不过上火的季向阳是完全没有意识到林静好这个状态的,他现在忙着给自己降火,也是僵硬的。

    两个人都不敢动,谁也不说话,就看着这满地点蜡烛,心里面想东想西。

    林静好想的是,现在天气这么冷,这蜡烛居然能够一个都不灭?季向阳一定是看过天气预报吧,怎么就知道今天晚上不刮风呢?

    季向阳想的是,为什么蜡烛还不灭呢?他完全可以抱着林静好取暖,却想出来这么一个办法,现在林静好确实是不冷了,但是他的火气还是降不下来啊。

    好在林静好今天特意早早收工,不然两个人怕是要就这么坐到深夜了。

    好不容易季向阳咋想东想西的情况下把自己那股子热气给送了下去,但是手上那是始终都不想松开林静好的,要不是因为这个,怕是也不会这么煎熬,他抱着林静好的腰部,等到彻底平息了心中的那份热火,才和林静好说到:“我有个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林静好点点头,她感觉到对方已经平复下来,也就尽量调整了自己,让自己好不要那么僵硬。

    彻底的放松让林静好舒服了许多,然后也就细细的听他说话。

    季向阳的声音很温和,就在林静好的耳边,他嘴巴一张一合的,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应该从哪儿说起来,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头,于是干脆从小时候开始讲起来,也就是有记忆的时候。

    这些事情对季向阳来说,他都记得,不管是求医也好,还是其他的事情也好,在季向阳的记忆里面,这些事情都是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是从几岁开始这样的,没意识的时候,反正他是不爱吃饭的,每次都觉得吃饭是一件很没有意思的事情,除非是饿的不行,才会往下吃。

    小时候不知道让他父母操了多少心,结果最后求了很多地方,都是一个结果,那就是治不好。

    这么多年来,季向阳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是被这个病给整出来的,他这个人因为总是没有食欲所以导致胃很不好,都是饿得受不了了,才随便的找了个东西拿出来吃,所以影响了肠胃,消化系统也不太好。

    他每年都会去医院做一个具体的检查,因为他不知道这个病是什么引起的,也不知道以后会影响什么器官,所以才会一直去。

    开始查出来消化系统和胃不好的时候,医院建议他先治疗,主要是治疗好了看看能不能恢复味觉,但是当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的时候,依然是一样的,还是吃什么都没有味道,于是他坚持了一整年下来,依然是这样,没有任何作用。

    他把桌上的公文包伸手拉过来,然后从里面拿出来一份厚厚的资料表一样的东西,,递给林静好,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

    打开来林静好才发现,这里面是厚厚的一层体检报告,每一年的年份都不一样,但是人都是季向阳,这里面有好几个医院,也有好几个地方的医院,这些林静好其实都看的不是太明白,但是简单的字还是能够看懂的。

    那就是季向阳所有的器官全部都是正常的,看最近这一份体检报告,他的身体指标一切正常,但是按照他说的,他吃东西是没有味觉的,这是非常不应该的事情。

    不过这世界上总归是有解释不通的事情的,林静好知道,在后世更五花八门的怪病都有,这不算什么,只要不影响到器官,其实这个病不过就算是一个舌头上的病罢了。

    说实话,在突然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林静好真心不觉得,这有多么严重。

    反而有些心疼。

    从小开始,季向阳就不喜欢吃东西,因为能够闻见味道,但是吃不出来味道,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这个东西你闻着很香,吃到嘴巴里面就算是味道打了折扣也好,但是也比什么都吃不出来要强得多。

    她无法体会这种感觉,因为她是个嘴馋的人,特别喜欢吃甜食,所以最后才会走上蛋糕这条道路,要是有一天,林静好再也吃不到蛋糕了,说实话,林静好是不太敢想的。

    想起来心里面都会觉得有些发苦。

    而他这么小,就已经受了这样的罪,说实话,林静好觉得很心疼,心疼小时候的他,也心疼现在的他。

    季向阳看林静好看完了资料,但是她半天都没有说话,心里面也在敲锣打鼓,摸不准对方的想法,长久的沉默,只会让他想要知难而退。

    他向来不喜欢为难别人,更何况是心爱的人呢?

    松了松手,季向阳准备抽手离开,他不想听到不好的答案,怕心里面难受。

    这手还没有收回去,就被林静好一把抓住,恢复了刚才的紧实程度。

    她轻微的侧过头来,对上季向阳的眼睛,他的眼睛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亮晶晶的,这是和平时那个自信的人不太一样的季向阳,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让人看着觉得有些发苦,看向林静好的时候,更是不知道眼睛应该放到哪里,下意识的就躲开了林静好的视线。

    他的意思虽然没有说的特别的明白,但是林静好真的听懂了,他是想告诉自己,他有病,所以趁着两个人还没有走到结婚那一步的时候,他选择坦白,他希望林静好能够深思熟虑之后在作出选择来,他不希望害了她。

    这个人总是能够给她说不出的感动,她不觉得生气,不因为他的不信任而生气,只是觉得很心疼,心疼那个小时候的他,也心疼那个为林静好着想的他,他所有的暖心的举动都让林静好觉得有些泪目,他其实很温柔,温柔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爱他。

    “季向阳,你的意思是,你吃饭感觉不到味觉吗?”林静好问他。

    他点点头,不敢看她的眼睛。

    “所以你是想让我选择一下,要不要继续和你在一起吗?”林静好接着问他,语气里面没有一点儿生气,就好像是平时最简单的对话那样。

    “嗯。”这一次他发出了声音,但是低下了头,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敢看她的眼睛。

    “你吃不到味道,但是你依然愿意好好吃饭,来保持自己身体的健康对吗?”林静好又问他,这一次声音稍微高了一些。

    季向阳抬起头来,他不知道林静好的意思,但是他想看着她说。

    “对。”他重重点头。

    “那就可以了,你得健康,才能好好赚钱养家,好好照顾我呀,其他的事情,有什么重要的?”林静好突然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眼睛弯弯的,她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只要他的身体平安无事就好,其他的事情,又有什么重要的?

    听了这句话,季向阳当即就愣住了,过了一会儿眼眶就红了起来。

    这事儿从小,在家里面任何一个人心里面,都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尽管过了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没有再度引发别的病症,但是依然变成了大家的心病,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这样的话。

    那有什么重要的呢,根本一点都重要。

    眼泪差点就调出来,季向阳从来都不是一个脆弱的人,他甚至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不要去祸害任何人。

    这种没有原因的怪病是别人最害怕的,他也不知道有一天会不会演变成别的什么,可是感情它不受控制,他喜欢她的一举一动,喜欢她偶尔的小调皮,喜欢她说话的温柔,喜欢她一切的一切。

    喜欢的不得了。

    不然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就是因为这不受控制的感情,让他险些崩溃,再说出来的时候,他其实松了一口气,这种事情,他再也不用欺瞒林静好了。

    可是她不在意,她说不重要,她笑了。

    她的笑容暖洋洋的,比这一地的拉住还要耀眼,他觉得鼻子很酸,眼眶很温热。

    林静好都看在眼里,却一句话也没有再说,只是紧紧地抓着季向阳的手,开玩笑的说道:“你要是不好好吃饭,再像前几年那样,肠胃不好,那我可是不要你了,你都照顾不好自己,怎么能照顾好我?”

    季向阳没听出来玩笑,他当真了,立马就抬起头来说:“我一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都好好照顾你。”

    “那你还不起来,蜡烛都灭了,我们也该回家了。”林静好轻轻的拍拍他的手,心里面一暖,有些害羞,然后站起来,准备挣脱季向阳,这会儿肯定不早了,该回家了。

    结果没成想,后面的人根本就没有给她站起来的机会,手上一用力,林静好就重重的坐了回去,这一次坐了个结结实实,还没等她害羞的稍微抬抬身子呢,季向阳就一只手捧住了林静好的脸,然后向着自己的方向拉了过来。

    接着他侧过头来,直接贴上林静好的嘴巴。

    想亲她,想好好亲亲她,这嘴巴里面说出来的话,让他心跳加速,让他觉得没有什么是比这些话还要让他觉得安定的话,让他幸福,他想尝尝,她的嘴巴是不是和这些话一样甜。

    和上次轻轻的触碰不同,这一次季向阳是卯足了劲儿的,直接就用湿润的舌头撬开了林静好的唇齿之间,然后灵活的滑了进去。

    甜。

    确实甜。

    和她做的蛋糕一样甜,和架子上面玻璃瓶子里面的翻糖一样甜,和他吃到的那些所有的味道都不一样的甜。

    这种甜,直接甜到了心口里面。

    心跳加速,就好像第一次吃到她做的脏脏包一样,像中了电一样。

    林静好被他亲傻了,两个眼睛睁得大大的,直到季向阳离开她的嘴巴,她才觉得嘴上凉凉的,鼻子间有一股不同于自己平时的味道,她看向季向阳,就看到他那笑意盈盈的表情。

    臭流氓。

    林静好的脸立马就着了火,真是个臭流氓臭流氓,吓死她了,心脏都快要不受控制的跳出来了。

    讨厌鬼!

    还没等她发泄出来自己心里面这股不满呢,那边季向阳轻轻用手擦了擦林静好湿润润的唇边说道:“我还有一个事情要和你说。”

    林静好抬眼,示意他说,她的心跳还没有平复下来呢。

    “每次吃到你做的任何东西,我都能够吃出味道来,甜的,酸的,咸的,各式各样的味道,就和鼻子跟前闻到的一样。”季向阳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