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跪下,我的霸气老〕〔渡劫之王〕〔北雄〕〔春回大明朝〕〔黄泉阴司〕〔一世龙皇〕〔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57.第157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林静好听了一愣, 从季向阳的怀里面坐起来,看着他的眼睛, 有那么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这季向阳说的是什么, 等了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季向阳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他早就知道了, 我虽然他吃不出来什么味道, 但是他却能够感觉到林静好做出来的味道。

    他刚才为什么没有说?

    只是一句话,林静好的心里面已经开始百转千回。

    她半天都没有说话,却读懂了他的温柔。

    尽管吃了林静好做的东西能够吃出来味道,但是别的还是一样,他怕自己有一天,万一也尝不到林静好做的东西的味道, 那怎么办?

    谁也不知道以后的事情,身体是最摸不准的,健康也是最不能保证的。

    他一点儿都不自私,要是真正自私的人,这事儿你不说, 他不会有人知道的, 就像是林静好上次吃过他的粥, 也会想为什么他自己不觉得咸, 但是却不会想到, 他自身没有味觉。

    有心的人, 可以瞒你一辈子都不会被发现。

    他却说了,而且是在在一起没有多久之后就坦白。

    要说林静好从来都不觉得爱情有多伟大,在前世的时候,她看过不少类似于爱情的电视剧,韩剧什么的,里面男女主角有一个得病了,就喜欢走掉,或者是分手,当时林静好觉得那爱的死去活来的都是假象,为什么生病了就要分手,既然没几天可以活了,干什么不好好珍惜最后的时光?

    现在才明白,有一个她不懂的词语叫做拖累。

    而季向阳,这么小小的一个毛病,都如此害怕拖累林静好,更何况真的要是有了大病呢?

    被林静好一直这么看着,季向阳有点发毛,他也不知道林静好这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但是她的表情,让季向阳有一点点摸不准,他摸摸鼻子,避开林静好的眼神,没有说话,这会儿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说的有点晚,她会不会生气自己没有提前提这么一茬儿?

    “你为什么刚才不说?”心里知道原因,但是看见季向阳这个模样,林静好还是瞪着他说了一句。

    “这么重要的事情干嘛留到现在才说?”林静好站起来,季向阳下意识的去拉他的手,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林静好那突变的表情。

    确实是有些生气的模样。

    季向阳心里面不由得有些发慌,他赶忙站起来,后面的木板子因为力道不小,一下子打在他的大腿上面,他吃痛了一下,却没有敢做出来表情,只是老老实实的看着林静好,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脑子里面正在想说辞的时候,林静好已经直接朝着门走出去了,站在门口和他说:“出来,蜡烛灭了冷,回家吧。”

    季向阳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说话,林静好已经把话说完了,也没有给季向阳说话的机会,直接就要关门。

    季向阳赶紧跟上,然后从里面走了出去,想和林静好说话,却听见林静好不轻的关了门,直接就走向店门去。

    他又跟出去,林静好把店门上面落了重锁头,然后立马就朝着回家的方向走,步子还不算轻。

    季向阳吓了一跳,依然跟上,一路上大气那是都不敢喘的。

    她在生气。

    林静好是个温柔的人,轻易是不会生气的,她平时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偶尔太吵的情况下会加大音量,但是依然是温柔的味道。

    不管做什么事情,她也都是轻手轻脚的,虽然她本来不是南方人,但是她却骨子里面有一股柔和的味道,很清爽,让人觉得很舒服。

    她这突然生气,话都不说,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怒气特别的大,季向阳有点害怕,害怕林静好这突然的怒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哄林静好。

    只能快速的跟上林静好的步子。

    他不会谈恋爱,也不会玩浪漫,更不会说情话,他觉得如果爱一个人,就是无止境的对这个人好就对了,其他的都不重要,所以他一直都这么做的,对林静好,也是一样的。

    偶尔听到她说什么,他就会立马去做。

    但是你说要让他这张笨嘴巴去哄人,他真的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该怎么去哄姑娘。

    道歉吗?可是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他有自己的想法,其实就和林静好猜的是一样的,不希望林静好被这件事情左右了选择,想先听到答案再说,要是她拒绝了自己,那么季向阳会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面,然后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

    他就是这个性格。

    林静好走在前面,心里在琢磨着怎么发脾气,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其实对季向阳可以说是相当的了解,他是一个遇到这种事情会慌了手脚的人,所以林静好干脆站定,停下来,转身看向季向阳,语气不怎么好的说道:“是不是如果我当时犹豫了,你就不准备告诉我了?”

    季向阳不会说谎,他点点头,是的。

    “所以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是吗?那样的话,你就继续回去折腾你的身体对吗?和我说话就要有选择性的隐瞒吗?我觉得身体的事情都不重要,但是你这选择性的和我隐瞒,我有点接受不了,为什么话不能说全乎?还有,那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做的吃的呢?”林静好一连串的问题发问,她的语速极快,直接就吧季向阳给问懵了。

    这么多问题,该怎么一个个回答?

    还有,该怎么正确的回答?

    当初买那本花书的时候,季向阳就买了一些关于人际关系交往的书,其中就有一些书里面是关于男女人际关系交往的,他自己研究了几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男人和女人的心思,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他是猜不透林静好的。

    这些问题,他最终只听到了最后一个问题。

    其他的他可能也不太清楚,或者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最后一个,他是肯定的。

    “喜欢你。”季向阳说。

    “我能肯定的是,就算有一天,你做出来的东西我吃着依旧没了味道,我也是喜欢你的。”季向阳说,他看着林静好的眼睛,接着说道:“我本来就不是个贪食的人,当初刚尝到味道的时候,我也有紧张,激动,觉得新鲜,后来也来过很多次,但是在这么多次里面,我从未说吃过很多,把自己吃撑。”

    “这很新鲜,但是过了那个劲儿之后,说实话,我并不觉得有多么新鲜,或者有多么强大的欲望去吃它。但是,我很想见你。”季向阳说着低下头去,那段时间他的心情是最煎熬的,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绪。

    这些事情他自己一个人其实是看不透的。

    因为喜欢这种感情,他是慢慢蔓延起来的。

    尤其是对季向阳这种人来说,确认喜欢你,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他也是内心挣扎了好久之后,才知道,什么叫□□情。

    无时无刻都想见到她。

    只是见到她,不是想吃她的东西。

    “我喜欢你的一举一动,我想去店里面看你,每次去只是点一壶茶我也很开心,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吃甜食,我觉得黏黏腻腻的,粘嗓子,小时候我不懂,但是也能分辨出来不同的食物有不同的区别,我去店里吃东西,也不全然是因为有味道,只是因为想看见你。”季向阳没有听到她的回话,接着说道,他怕林静好误会,误会他只是想找一个长期的厨子,而不是找一个喜欢的人。

    “我没喜欢过谁,开始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心情,后来才知道,这大概是爱情。”季向阳抬起头来,看着林静好的眼睛说道。

    “想见你,想看到你,甚至有时候想触碰你,这都是下意识的,喜欢你身上甜甜的味道,也喜欢你偶尔把碎发往耳朵后面弄的样子,更喜欢你会弓着腰在那儿记账。”说道这个,他是一点都不心虚的,因为全部都是心里话。

    听了这番话,饶是林静好想要装作发脾气,都是没有多大的脾气了,她知道季向阳说的全部都是心里话,她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不会说话,所以他说出来的话全部都是真心的,他是一句虚假的话都不会说的。

    就是因为知道,林静好心才是真的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了,她又酝酿了一番,想要换一种情绪,主要是想教给季向阳一个道理,那就是和她说话的话,是可以有什么说什么的,是不需要隐瞒的。

    硬下心来,林静好看着他的眼睛说:“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不相信我?”

    她这句话问到了季向阳的心坎儿里面。

    没错,如果换做是他的话,他也是会生气的,如果林静好一开始没有把话说明白,他肯定会不高兴,为什么不相信他?

    不管林静好以后发生什么事情,别的不说,但是季向阳有一点是完全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绝对不会离开林静好,不但不会离开,还会一直陪伴在侧,所以他也很怕自己不被相信,不被依赖。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没想的那么周到。”季向阳低下头去,有些懊恼,他一心想着不要让林静好□□预,却忽略了她自身的感受,把这件事情以这样的形势说出来,确实他是出于好心,也是怕林静好知道以后会被影响,可是说真的,这份不信任,让人很难受。

    她一定很难受。

    所以他很后悔,后悔为什么会干了这么没谱的事情。

    他的道歉自然也是真心实意的。

    听了这话,林静好的口气自然也有所缓和,知道他的为人,才会知道他说出来的话,都是真话。

    “那以后和我说话能不能不要这样了?有什么我们都要说出来,你不能一味的为我着想,那么你有给我为你去想的机会吗?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互相的关系,不是谁一直要照顾谁,对方只顾着享受,我不希望我们最后的关系变成这样。就想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是一样的。”林静好伸出手去,抓住季向阳的胳膊,让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然后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你真好。”季向阳这句话是发自肺腑的,她说的这番话,一路进了季向阳的心坎儿里面,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说出这样的三个字来。

    她真好,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没有她好。

    “你也是一样的,在我眼里,你对我的心思我都是明白的,但是你不愿意说的事情,你也会隐瞒到底。我很怕别人隐瞒我,欺骗我,选择性的和我说话,我们之间相处的坦坦荡荡不好吗?我会一直相信你,你也会,对吗?”林静好和他说道。

    他重重的点头。

    “那你答应我了?”她看着他,勾了勾嘴角,突然觉得季向阳有些可爱。

    “答应,你说的什么我都答应你。”季向阳说。

    林静好环抱住他的腰,然后把头放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和感受他的温暖,安心,这不只是她带给季向阳的,季向阳也同样的带给了她来。

    “年后我想去见你的父母,可以吗?”季向阳抱着林静好的脖子说道,这件事情,他本来就准备今天说的,想了好长时间,就准备在和林静好坦白之后说,刚好年过完,他也忙完了,到时候休假,好去好好的拜访一下林静好的父母。

    “好。我回去会和家里人说的,你放心,他们不会反对的。”林静好抱着他说。

    她的决定,从来都不会更改,他也确定,家里面是一定会同意的。

    晚上林静好到家,一直都是笑眯眯的,季向阳说出来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影响到林静好的心情,反而是两个人后面的那一番沟通,影响了林静好的心情。

    他们大律师的承诺不是不可信的,林静好至少是非常相信的。

    进了屋门,林静好看见吴艳芬和张美兰在沙发上面不知道在说什么,然后就换了鞋对着沙发说道:“姥,你早点睡呀,不要等我,我每天回来都挺晚的。”

    因为和林静好住在一起的关系,其实吴艳芬每天多少都会等一会儿林静好,她会等林静好回来了之后,和她一块儿睡。

    但是林静好回来的太晚,就不希望她总是等她,瞧瞧这几天,就连张美兰都睡得特别晚。

    当然,她不知道,张美兰和吴艳芬分享了林静好现在的感情状况,只不过也说了林静好目前也没有带人回家的打算,吴艳芬那边的态度倒是很明确了,和傅刚一样,我们要尊重孩子,让孩子自己说。

    没有带回家,或许是感情没有稳定。

    张美兰其实再被傅刚说服之后,也没有那么操心,只是和自己的亲妈知会一声,静静开窍了,原先她还担心呢,想叫傅刚给联系联系相亲的,先到倒是不用了。

    吴艳芬一听这个,就笑了,然后问张美兰有没有见过那个小伙子。

    其实女人多半都是八卦的,又是自己大孙女的,吴艳芬可是非常相信林静好的,她觉得林静好这个孩子吧,一直就是一个特别有主意的孩子,所以绝对不会看上那些不三不四不靠谱的人,自然也不担心什么,倒是想知道,小伙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基本的信息,傅刚都和张美兰说过了,只是让她心里面有个打算,其他的事儿,倒是张美兰不知道,于是就和吴艳芬八卦起来,说那孩子特别高,长得倒是很讨人喜欢,每天都会提着早饭在楼下等林静好,然后晚上都会送她回家。

    吴艳芬一听,这小伙子好啊,有接有送,看起来要比别人靠谱许多了,比县城那些个谈恋爱的小伙子好多了。

    然后就接着打听起来,张美兰来来回回的说了几句之后,林静好就开了门,两个人立马闭了嘴,接着吴艳芬就听到了林静好给的话,然后笑眯眯的站起来和她说:“这不是担心你回来的太晚吗?”

    林静好马上上去挽着吴艳芬的胳膊撒了个娇。

    张美兰进屋倒了一杯水给她,然后和她们说:“不早了,妈你和静静都早点睡。”

    吴艳芬点点头,伸手抓着林静好的手说:“走咱睡觉去,你妈给你烧了一壶水泡脚,这天头太冷了,从外面走回来冻脚吧?”

    林静好摇摇头,然后说:“妈想的真周到,姥咱俩一块儿去。”

    “我可不跟你去,我已经泡过了。”吴艳芬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她就松了手,准备自己去暖壶里面找水。

    走到一半儿才想起来什么似的说:“妈,你让傅叔明天早点回来,我有事儿和你们说,姥你也等等我,明天我也会早点回来。小川就让他好好学习。”

    张美兰和吴艳芬快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立马点头说道:“好好好,我和你傅叔说。”

    吴艳芬也笑成了一朵花儿,哼着小曲儿进了屋,好消息要来咯,她得给张宁刚去个电话,人倒是不用来了,但是该知道知道。“

    好消息啊好消息,这屋里面就没一个人不高兴的。

    除了第二天听到消息的傅刚之外。

    他还没调查清楚呢,这静丫头就着急了,这一上午的时间,就给傅刚急了一嘴的跑。

    棒打鸳鸯这事儿,傅刚做不出来,他也不觉得自己具备这个资格,但是他又不放心,这叫一个两难啊。

    偏偏张美兰特别搞笑,还弄了个花瓶插了一朵花,傅刚憋了一肚子不知道该咋说的话,早早就从家里面跑了出来,然后就掏了一笔钱,你去给我查,今天晚上之前,你必须要给我一个结果。

    然后就是焦躁的一天。

    对于林静好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一天,她开店,生意特别好,然后早早关了店,做好吃的,和等着他的季向阳两个人一路手牵手回了家,两个人在楼下有说有笑的道了别,完全没看见楼上有两个探出来的头,不过那两个头只露出来了半截子,其中一个还怕冷带了帽子。

    那是吴艳芬。

    她的两个眼睛不停的在男孩子的身上打转,可惜天太黑了,这俩人话是说了不少功夫,她甚至都带上了帽子御寒,但是依然没看清楚长相。

    冬天就是不好啊,早上起来看不清楚,晚上回来还是看不清楚,吴艳芬这都瞅了一天了,只瞅见一个人影影。

    唉,可惜了。

    她在楼上叹了口气。

    不多一会儿,傅刚的头也冒了出来,在俩人后面,瞧着季向阳有些牙痒痒,他调查了一天,又砸进去一笔巨款,依然没有打听到这臭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毛病,总觉得这小子和自己不对付。

    唉,他心情有些不好,看了没有一分钟就钻进了傅川的房间里面去,他对林静好不能指手画脚,对自个儿儿子还不能吗?进去和他说了一番不许早恋的话,傅川觉得心里面舒坦了不少,他突然明白了他哥们儿的那句话。

    老丈人看女婿,咋看咋不顺眼。

    虽然他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老丈人,但是还是不顺眼。

    傅川觉得自己的爹有毛病,说了一番特别没用的话,他哪有时间谈恋爱?时间都用来看书了好吗?神经病吧?傅川瞪了他一眼,把人给轰了出去。

    刚被轰出来,林静好就开了门,正看见傅川推他爹出来,林静好这头就笑了,说道:“小川你和傅叔干什么呢?”

    傅川嫌弃的看了一眼亲爹说:“不知道,我爸可能来事儿了,姐你给他倒杯红糖水吧,他喜欢你哄他。”

    傅刚转手就是一个脑崩儿打在儿子头上,胡说八道什么呢?

    傅川吐吐舌头,关门,然后在里面喊了一句:“别来折腾我,我学习呢,看不上你那游戏厅。”

    他这话本来就是玩笑,傅刚也没有往心里面去,反而觉得儿子好好学习是好事,确实说句心里话,自从林静好来了家里面之后,他们父子的关系缓和了不只一点点,就是傅刚心里面清楚,这都亏了林静好,才会对她那是越发的喜欢。

    他本来就在娱乐场所摸爬滚打,所以傅刚对于这些玩笑也不会生气,反正他儿子一直都是这么个说话,不过他有句话说对了,傅刚确实喜欢林静好做的东西,每次只要是林静好给他,才会觉得自己膝下是有儿女的,心里面能开心好几天,所以傅川还是真心了解亲爹啊。

    听了这个话,林静好也就笑着给傅刚倒了一杯热水说:“傅叔你喝,小川越来越没大没小啊。”

    “他就这个德性,这辈子都那样了,像我。”傅刚高兴的端着杯子,已经把楼下那人给忘到了九霄云外,还有空自黑了一把。

    他这么一说,家里面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下来,林静好把人都安排在餐桌上面坐下来,然后才开始说季向阳的事情。

    和他们猜的没错,她确实是要说自己找了个男朋友的事情。

    其实这件事情挺不好意思的,所以林静好说的时候,眼睛一直都是向下的,也没有去关注大家的表情,而张美兰和吴艳芬吧,一直都瞧着林静好,自然没有看到傅刚脸上那五味杂陈的表情。

    为了让大家知道的清楚一些,林静好基本上是先从季向阳的职业开始说的,然后又说了没在一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当然有些亲密接触的细节就免了,还送小花啊,弄秋千啊,每天都会给她带早饭啊,等她啊,这些事情,林静好挑挑拣拣的倒是说了不少。

    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呢,张美兰听了那叫一个认可啊,这女婿她喜欢啊。

    吴艳芬也挺满意的,从林静好的话里行间,还有他做的一些事情上看来,这小子确实是一个很靠谱的人,成熟稳重,律师这个行业她不懂,不过她知道,这行不好干,肯定特别严谨。

    林静好说完之后,才把目光看向大家,没等着大家说话呢,又说了一句:“还有一件事情。”

    她说完之后,大家就看向了她,然后她就老老实实,把季向阳和她说过的话说了,只不过说的时候稍微改动了一下。

    这个病,林静好虽然不太了解,但是在后世还是有听过的,这不算是遗传病的范畴之内。

    所以林静好又给了一些基本的解释之后,就和他们说起来,她做的点心,季向阳吃了,是能够吃出来味道的。

    这下把他们一桌子人给惊讶坏了,傅刚是没有想到,季向阳的毛病居然是这个,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和林静好坦白了这件事情,所以他心里面对季向阳的印象,其实是有所转变的,他不是介意他有病,只是不知道他有什么病,也介意他的隐瞒。

    反正最后林静好又说了很多,但是基本上表达的意思就是一个,她自己是不介意的,也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毕竟他能够吃出来,林静好所做东西的味道。

    张美兰对这件事情还是不太能接受,不过吴艳芬倒是看得比较明白,要是这孩子真的是这样,他一个老人家,倒是不会管太多,她只问了林静好一个问题:“你自己介意这件事情吗?”

    林静好摇摇头说:“我不介意,我对他有很深的感情。”

    这一点她是勇于承认的,只不过就是说了之后觉得脸有些红罢了。

    “这年头找到一个可心的人不容易。”吴艳芬感慨道,她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但是她说出来了一句心里话。

    张美兰听到这句话,心里面五味杂陈,她看了一眼傅刚,她这二嫁之后,才明白了亲妈口中的话,真的不容易,折腾来折腾去,若是一场空,难啊。

    傅刚是没有说话的,他虽然私下里面特别给劲儿,但是在明面上,他始终认为,林静好的婚事,他没有太多插嘴的机会,所以也有些黯然。

    最后林静好说,她准备初六初七把人带来给家里人看看,然后再说别的,说完她又转向看傅刚说道:“傅叔可一定要在,还等着你帮忙把关呢。”

    她这话说的傅刚心里面一暖,立马点点头,想着回去打听打听这个毛病再说。

    林静好就笑起来,其实她对傅刚,早就有了长辈的依赖感,要说改口大概是改不来了,毕竟年龄太大了,当初克服了好久才顺溜的对张美兰喊出妈来,但是傅刚对她的态度,她也知道是亲和的,明里暗里都帮了不少忙,找房子,弄合同,私下里面派人去保护,包括那闹事的大姐是怎么走的,这些她心里面都清楚。

    所以她也早就把傅刚当成了父亲一样的存在,会给他做好吃的,也会让他觉得安心下来,她不觉得自己婚事他有什么好不能发表意见的,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完整的一家人,就算他不同意,林静好也会努力去说服他,反而她不喜欢这样唯唯诺诺的关系,所以一直都在尽力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这下傅刚是真切的感觉到了,林静好的心思。

    晚上的时候,林静好和吴艳芬躺在床上说了许多话,两个人说的大部分的话题都是关于季向阳的,吴艳芬不是一个会在意太多的人,所以她也喜欢问,林静好对她向来有什么说什么,所以也都是实话实说。

    就是因为了解自个儿的大孙女,吴艳芬当然知道她为什么会喜欢这个人,确实这个男孩子身上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啊,要是真能找到一个对自己好的,那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她们这一代,年轻的时候吃了太多苦了,嫁人也算是摊上了好人家,但是也没有像季向阳这样宠着林静好的,那年头的男人哪儿就知道什么叫做浪漫了,别说这个了,其实不干不净的也多着呢,只不过就是没有摆在台面上罢了,当时能够找到一个老实的,好好顾家的,就不容易了,那就是好男人了。

    像是季向阳这样上进的,不管是课业也好,上进心也好,事业也好,都不错的男人,其实是打着灯笼的。

    老人家和年轻人想的还不太一样,吴艳芬心里面第一个反应是,这孩子得多难受啊,吃东西没有一点儿味道。

    第二天早上傅刚砸的钱才见了效果来,虽然有些晚了,但是倒是能和季向阳的对上好,他确实是因为这个问题才会一直看病,那人帮着打听了好几家,都说法一样,傅刚才放下心来,然后又砸了钱下去,去打听打听,这个病有没有的治,传染不传染,会不会遗传,大不了去京市问,再不行给你钱联系国外的朋友,反正要有一个准确答复。

    又是一笔巨款下去,打听的人抱着就走了。

    此时的被查的主人公季向阳正坐在林静好的蛋糕店里面,他每天都会过来,然后在店里面点上一壶茶水,之后就是一整天,林静好也已经习惯了。

    不过今天有点特殊,那个喜欢打听的客人又来了,这一次,她把目标转向了季向阳。

    早就知道季向阳经常都会来店里面,只不过林静好和季向阳在店里面的时候说话不会太多,两个人也不会又太多的互动,所以并不能看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苏红知道。

    所以那人就认为,季向阳也是一个好记的大熟客,于是就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因为季向阳长得人高马大,看资料的样子别提多迷人,他修长的手指一页一页的翻过去,全神贯注的样子,进来一个小姑娘都喜欢看上一样。

    坐下来的客人,先是动了动自己的头发,季向阳没有反应,然后又咳嗽了两声,季向阳还是没有反应,她干脆放弃,直接朝前坐了坐说:“你好。”

    季向阳抬起头来,看了看身侧,没有回话。

    “我看你经常来这个蛋糕店?”那个客人笑起来,又问道。

    季向阳点点头,没说话。

    “最近那个电视剧好火哦,把蛋糕店的生意都给带起来了,老板手很巧啊。”她接着找话题。

    “嗯。”季向阳冷淡的点了点头,表示对最后一句话的赞同,然后低下头去,继续看手里面资料,一副闲人勿扰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