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58.第158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季向阳抬头看了她一眼, 最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又低下头去,他对这个话题没有丝毫兴趣。

    在他心里面, 好记蛋糕屋一直都是这么火的,从来就没有看到过客人少的时候, 这个话题没有一点意义。

    这下客人是真的有些受不住了,没想到人看起来这么帅,但是脾气这么差,说话都不带搭理的吗?

    林静好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她倒是没有太过在意, 她平时也没有见过和别人交流时候的季向阳是个什么样子,所以也不太了解他平时的模样, 自然也就没有放太多的心思。

    进来了两个客人,都是说定制的, 林静好就一直在柜台前面和对方商量都需要什么花色, 这两个年轻人瞧着是盆友的模样,蛋糕应该是给其中一个人结婚用的,女孩子看起来年龄不大, 也就是二十出头,旁边的人不停的再给她出主意, 她笑眯眯的都说好, 然后看林静好, 林静好就给她添上去, 每次添一个, 对方都要说一句麻烦老板了。

    所以现在看来,林静好的心情其实是很不错的,她跟客人沟通的很好,对方倒是很明确说了,不是很想要翻糖蛋糕。

    这倒是林静好没有想到的,就询问对方是否吃过翻糖蛋糕。

    对方倒是很痛快的就说了,在朋友的婚礼上尝过翻糖蛋糕,她说也吃过店里面的蛋糕,不过觉得其实店里面的奶油蛋糕,要比婚礼上面的蛋糕好吃许多,她觉得还是想要正常的蛋糕,如果说做不出来那样复杂的模样也没有关系,重点是味道不能太差。

    其实大家对婚礼的追求大概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大部分的人都是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完美的婚礼,尤其是女孩子,恨不得把所有的想准备的都准备好,林静好是很能理解她的想法的,想要一个确实好吃的蛋糕,总比一个模样特别好看,但是味道一般的好。

    比起模样来说,可能她更追求嘴巴的享受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林静好就给对方分析了翻糖蛋糕和奶油蛋糕的不同,也和她们说明了,如果是奶油蛋糕的话,可能咩有办法做出来这么多花样,不如上面的新人换成翻糖,下面的蛋糕是奶油的,但是不能追求太多的花样,否则的话做出来的效果也不会太好。

    当然,也可以做成慕斯蛋糕,但是慕斯蛋糕比较凉,在冬天结婚的话,其实不太合适。

    不过姑娘倒是对慕斯蛋糕很感兴趣,因为在夏天的时候,她就曾经听别人说过,好记的慕斯蛋糕特别好吃,只不过就是因为离得不太近,加上又是特供,她来了几次,倒是都没有赶上林静好卖慕斯蛋糕,说实话心里面还是有点可惜的,现在听说可以做,倒是很好奇,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那姑娘看起来很温柔,在听了林静好额介绍之后,就有些左右为难,心里面又想要慕斯蛋糕,又有点惦记奶油蛋糕,就是不知道这个慕斯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她倒是想出来一个办法,不过也有点不好意思说,看了看林静好,半天才说:“老板,我可不可以先买一个小的慕斯蛋糕尝一下,我可以给你双倍的价钱,就做一个。”

    她竖着一根手指看着林静好,那模样让人瞧着有些不容拒绝,结婚这种事情,一辈子就这一次。

    恳切的看着林静好,她接着说:“我之所以会来你的蛋糕店,其实也是因为,这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儿,我也就这一次,不瞒你说,早在几个月前,我就来蛋糕店里面把你所有摆出来卖的蛋糕尝了一遍,我真的是想买到一个喜欢的婚礼蛋糕,现在西式婚礼本来就少,对于样子我觉得好看就行了,不用非要花里胡哨的,她也是懂我的,所以说的也都是花边的事儿。”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闺蜜,和林静好说道。

    这倒是真的,别看那个朋友提出来了不少要求,不过倒是都是口味啊,里面的蛋糕坯子啊,包括花边,并没有什么特别过分的是奶油蛋糕不好做的,也就是一个婚礼上的小人,这是姑娘自己的想法,毕竟她曾经在别人的西式婚礼上见过,这个也不需要吃,姑娘开始就说了,用假的都可以。

    “所以我还是想都尝尝,我知道慕斯蛋糕虽然比较凉,但是其实也不是那种冰的,和冰淇淋蛋糕是不太一样的,我之前吃过冰淇淋蛋糕,说实话我特别喜欢,主要我结婚的日子不在夏天,不然,我更喜欢你的冰淇淋蛋糕呢。”姑娘又说道,这次语气比刚才还要诚恳许多。

    其实林静好看客人也是分人的,要是那种特别不好说话的,她其实是没有多少心思去管的,提出的要求八成林静好都会婉转的推掉,只不过眼前的人确实也没有刁难,也是认真的,林静好只好点点头说:“可以是可以的,但是最近我没有太多的时间,你结婚的日子大概在什么时候?”

    因为只是先说了蛋糕的模样,并没有定下来拿蛋糕的日期,所以林静好还是问了一句,看看来不来得及。

    “要在年后呢,其实不着急,但是我怕中间出什么乱子,所以就想早点过来订做,先跟你说好了,也省的到时候排队,我听说你这儿订做挺不好做的,要排好久的队伍呢。”那姑娘说着就笑起来,这可是真心话,谁都知道,好记蛋糕屋的蛋糕,不好买啊!

    “年后的话还行,这样吧,你十天后来尝一尝,不过是这样的……因为慕斯蛋糕本来就是特供,当时也没有做过太多,还是希望你出去不要说,在我这里做了一个小订做把,我给你做一个圆的,做成五寸左右,你看可以吗?还是走订制的模式。”林静好又说道。

    姑娘一听当然立马点头确定,激动的拉着旁边的闺蜜说:“你也有口福了。”

    “吃人嘴短,我保证不说出去。”闺蜜立马扎起手来发誓,不能让老板不好做。

    看她们这么配合,林静好也就点头说好,然后和对方约了时间,又把图纸收了起来,好下次再用。

    等到这边客人说好的时候,林静好才朝着季向阳的方向看过去,他已经变成了一个人坐着,之前那个客人也离开他对面的位置,坐到了靠门的位置上面。

    再看季向阳,他还是之前那副模样,这次这个案子好像还是挺不好做的,季向阳的眉头总是动不动就皱起来,看样子不是很放松,他在工作的时候偶尔会出现这种比较紧绷的状态,一般就是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一只手还点在旁边的桌子上面,一只手拿着资料,在眉头舒展开的时候,他会拿起笔来,在纸上勾勾画画什么,林静好看不懂他这种奇特的鬼画符,正常情况下也就是随便看看就走。

    只是匆匆扫了一眼,林静好就给这两个结伴而来的客人打包了一些她们要带走的蛋糕,然后又说说笑笑了几句,才把东西递到她们的手上。

    等到她们走到门口的时候,才看到那桌子旁边的客人,立马就上去打了个招呼。

    还真不知道她们竟然是认识的,林静好也没有上前打扰,倒是看见两个姑娘在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她们一块儿聊了起来,期间那个客人指了指季向阳,那两个人看过去,然后又看回去,准新娘客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表情倒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很温和的模样。

    其他的林静好没有太多的注意,她走到季向阳的身边去,把他那壶见了底的茶水里面到了新的热水,然后又在下面给蜡烛点了起来,看着季向阳面前的小杯子也空了,林静好就又抬手在里面倒了一杯。

    季向阳听见声音抬起头来,看向林静好的时候,心里面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一样,一下子变得轻松无比,他笑起来说道:“昨天回家说了吗?”

    不知道他突然会在店里面问这个,林静好脸上一红,她们一般都是在晚上才会进行交流,平时在店里面,也只有没人的时候,林静好会坐下来和季向阳说上几句话。

    “说了,初六初七你挑个日子吧。”林静好低着头,忍着脸红回答季向阳。

    想到要见家长这种事情,和别的是不太一样的,凡事只要感觉牵扯到要见家长,就有一种好像不只是谈恋爱,而是要结婚了,毕竟后世的速度也都是这样的,更不要提现在了,自由恋爱和家长只要是说明白了,八成下一步就是准备结婚了,这一点觉悟林静好还是有的,所以她才会如此害羞。

    虽然定下来还要一阵子,可是就是觉得特别快。

    确定恋爱关系是让人激动人心的,确定以后这个人和你的关系,那就不只是激动人心这么简单的了。

    “好,我回去看一下时间,然后和家里面商量一下,我妈说了好多次了,想见见你。”季向阳一直都是笑着的,他说这个话的时候特别温柔,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林静好,那模样简直不能太讨人喜欢。

    林静好把手里面的水壶放在地上,然后和季向阳说:“那我过完年就不着急开店了,至少这次等年过去再说。”

    “好。也别太累了,以后我养你。”他说。

    “那可不行,做蛋糕可是我最喜欢的事情了,而且,谁养谁还不一定呢,我现在可是小富婆。”林静好开着玩笑和季向阳说。

    “那我真是好命,大概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我可要好好珍惜。”季向阳也是个伶牙俐齿的,不然在法庭上怎么和别人展开辩论,这会儿说起话来那是一点都不含糊,说的林静好轻轻哼了一声走掉,她说不过,她就不呆在这里了。

    结果她这一走,季向阳有点着急了一只手伸出去抓住林静好的手说:“我的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自从上一次开始,季向阳就特别害怕林静好生气,他虽然没有什么时间去修炼什么情话大全,但是心里面的话还是可以说一说的,林静好一听就回头来,看着他那认真又有些着急的表情说:“干什么呀,我又没生气,何况本来你的就是我的。”

    季向阳看她这般说,心里面一下子就有了着落,松开手,挠挠头说:“对的。”

    “好好看资料吧,我去忙了,晚上还能早点走。”林静好说着,然后指了指桌子上面的茶水说:“少喝点,一会儿给你换成白开水。”

    “好,都听你的。”季向阳点点头。

    乖巧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摸摸他的头,不过林静好还是忍住了,她提着壶直接就进了厨房里面,在里面做起了点心来。

    季向阳的这番举动全部都落在门口的客人眼里,刚才她那两个熟人朋友已经走掉了,她下意识的朝着季向阳的方向看过去,就瞧见他和老板笑着说些什么,还伸出手去抓了老板的手腕,等到老板离开之后,他的眼神直接向她飞过来,凌厉又冷漠,看的她心头一虚,然后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季向阳紧接着继续低下头去看手中的资料。

    可是她明明在他刚才那一眼里面,看到警告的味道,她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会看到那样的眼神,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她确实立马就低下头去,没有在看季向阳,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虚,好像做了什么不应该的事情被别人发现了一样。

    林静好晚上果然早早就关了店,季向阳和她一块儿从店里面出来的时候还比较早,两个人一路手拉手回了家,路上倒是说了不少新鲜事儿,林静好也说了那个来做蛋糕的姑娘,然后说过几天要做一个慕斯蛋糕给她。

    季向阳最喜欢和林静好这样漫无边际的说话,他说着自己最近在做什么,林静好说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两个说话间特别的自然,就好像是许久没有见到面的朋友一样,说什么都特别起劲。

    每一天都是不一样的话,就好像是代表了不一样的生活一样。

    这对季向阳来说,是难能可贵的温和时候。

    有些客人总是很有意思,林静好也会和季向阳分享,当然季向阳也会说他在办案的时候有趣的事情,一说就是好久,在楼下的时候都是久久都不能离开。

    每天晚上都有三个人一直看着他们,一个是张美兰,她一直都很好奇女儿的恋爱对象,还有一个是吴艳芬,她倒是年纪大了,其实还是带着一些好奇的,希望林静好能找到一个好人。

    至于傅刚,完全是带着审视的。

    好消息是,在傅刚又砸了不少钱之后,终于了解了这个病情,不管是从国外,还是国内看来,这种病例属于罕见的疾病,其实得的人很少,而且有些人是终身的,有些人大概在中年会自我恢复,不一样的人也是不一样的,不过这个病是确实不传染的,在国外和国内的所有病例中,并没有一例传染或者遗传,也就是说,这个病其实并不会影响什么。

    对于这个消息,傅刚来说真的是一个好消息了,他又通过一些别的途径,在最近的半个月之内,调查出来很多这些病人,然后想办法花钱让人去暗访一下他们的家庭,或者是生活有没有受到影响,或者是后期会不会影响家庭。

    好在是不会的,其实和正常人是一模一样的,只要他们不想自己表现出来,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但是也有个别心态不好的人会厌食,这一类的人都属于命不长的,骨瘦如柴的,傅刚也了解了一下,季向阳是不厌食的,只不过不会想起来吃饭,但是饿了之后,还是会去吃东西,他对食物只是没有味觉,但是不是完全的不愿意尝试食物。

    这倒是个好现象,只要身体好就行了。

    这件事情让傅刚操碎了心,张美兰其实也是一样的,她只是憋在心里面不敢说,她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倒是吴艳芬,来来回回说了几次,她心里面这也是个事儿,但是只要这个病不遗传,不传染,吴艳芬是完全不会在意的,这段时间她和张美兰跑遍了所有省城里面的医院,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去问这个病情,得到的答复多部分都是好的,这下子吴艳芬和张美兰也就放了心,对于这件事情也就不再纠结。

    等到到了一月份的时候,她们就开始打听季向阳的喜好了。

    这从来都没有体会到别人来到家里面的感觉,吴艳芬和张美兰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紧张,要不要准备一些季向阳爱吃的东西?所以就开始问林静好,季向阳到底爱吃什么啊,有没有比较喜欢的东西啊,或者是喜欢吃的水果。

    林静好:……

    其实这个她真的不知道,因为季向阳尝不到味道,所以其实林静好对这件事情是比较不在意的,季向阳的说法是,只要是林静好做的都是真的爱吃的,所以这件事情林静好确实并没有过于的放在心上。

    爱吃什么,她也不知道,不过季向阳也是从来都没有说过的,毕竟尝不出来味道,其实就都是一样的。

    不过张美兰和吴艳芬还是认真的筹备起来了,这种见家长的事情,搞不好一辈子就这一次,她们也不能太掉了面子,早早就开始准备去买东西啊,给家里面添置什么啊,包括两个人添置衣裳,当然还有傅川,他平时都是穿校服的,衣服也都是张美兰给买,不过傅川倒是很早就长了挺高的,所以张美兰一直以来也都是按照一个尺码给他买衣服的,每次也都是刚好合适。

    这次张美兰和吴艳芬出去,也给傅川买了一身新衣服,包括傅刚。

    等到她们都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傅刚倒是还张美兰因为这件事情来了一次谈话,谈话的内容也比较简单,主要是关于季向阳的。

    他之前和林静好说过,别人做的食物他确实吃不出来味道,但是林静好做的可以。

    这就代表,林静好的食物是可以救了他的命的,但是傅刚对这件事情吧,还是抱着比较不太相信的感觉,他怕这是季向阳为了和林静好在一起编出来的谎话,所以还是决定留个心眼,到时候稍微的试一下季向阳,让张美兰还是和林静好说一下。

    终身大事,我们不能马虎了啊。

    张美兰原先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层,不过吴艳芬倒是早就想到了,她也和张美兰说了,张美兰这边就直接和傅刚说了,说自己会和林静好说的,吴艳芬倒是也有办法可以试试。

    傅刚听了之后就点点头,也琢磨着,要准备一点什么东西还试试他呢?

    然后他又叫人去打听了,去打听季向阳对什么味道比较恶心,或者是敏感的。

    于是他很快就收到了答案。

    季向阳完全不知道,年后是有一场硬仗在等他的,现在季向阳唯一的感触就是,他每天都很幸福。

    只要是在林静好的店里面,季向阳基本上每天都能吃到不同的花样,不过这都是林静好给他开的小灶,尤其是中午的时候,季向阳感受到了每天的爱心午餐。

    自从林静好知道季向阳能够吃到她做的吃食的味道之后,林静好就开始每天都会给季向阳变着花样做吃的,而且是越做越多,每天晚上季向阳吃到东西那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他倒是彻底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食物的感觉。

    这二十多年从来没有体会过的酸甜苦辣,真的是在这段时间全部都体会了。

    这期间,张美兰和吴艳芬也和她说过这件事情,就是试探季向阳,她心里面是绝对相信的,但是她们却不相信,让她一定试试看,林静好始终不肯,她做的都是好味道的,从来没有放过太过于夸张的味道,季向阳每次吃的都很香,她心里面也是高兴的。

    不过对家里人的怀疑,林静好倒是没有什么介意的,毕竟其实林静好算是吴艳芬和张美兰唯一的依靠了,尤其是她姥,吴艳芬没有孙子,除了儿子张宁刚之外,基本上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林静好的心上,她自然不希望季向阳额嘴巴里面有假话,也希望他和林静好说的一样,真的那么好。

    大概这就是先小人后君子吧,她不介意季向阳有什么毛病,但是却对说谎这件事情,打从心里面不太能接受。

    这倒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

    其实这个林静好也是知道的,所以她是不责怪家里人的,反倒觉得有人这么关心她,她也能理解。

    直到后来的有一天,张美兰回到家里面,发现家里面有些不对劲,她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因为是冬天的关系,所以张美兰大部分的时间不会选择开窗透气,大概是到了中午那一会儿,她会通风半小时,所以家里面的空气质量是可以的,保温质量也是很好的。

    可是这一天回来吧,她觉得有一种奇怪的味道蔓延在家里面,她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味道,厨房的门紧闭着,屋子里面没有一点异常,张美兰就开始朝着厨房走过去,然后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就分辨出来这股味道到底是从哪里面来的了。

    只不过这是一种恶臭的味道,让张美兰觉得有些适应不了,这个时候一般只有张美兰和傅川在家,吴艳芬去看房子了还没有回来,所以不可能是她,那就只有傅川了,张美兰当下就决定还是不要管了,她直接回了屋子里面。

    过了不到一会儿,傅川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在他的鼻子下面这股味道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别的不说,傅川对着味道那是要比张美兰熟悉多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股味道变得有些奇怪了,好像比之前还要臭了好多,傅川在想不会是她姐回来了在厨房里面捣鼓什么吧,想着想着就打开门进去了。

    然后就在厨房里面看到了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

    他的父亲傅刚。

    傅刚不知道在做什么,反正是有些手忙脚乱的,他这会儿正在关火,然后把锅盖打开。

    扑面而来的一股臭味,傅川差点吐了出来,他爹到底在干啥?

    煮……煮榴莲?

    没错,傅刚就是在煮榴莲。

    其实榴莲这个味道,家里面倒是有几个人都是很抵触的,这一点傅刚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尽管他很喜欢吃,但是也很少会带到家里面来,倒是有些时候,林静好会做一些点心,然后特意的给傅刚留下一些榴莲点心,他吃的很是开心,其他的时候,他是不太会去自己买着吃的。

    但是想到了季向阳的病,傅刚就突然想到了榴莲,榴莲闻起来是非常臭的,这一点傅刚是特别清楚的,他也叫人去打听过了,季向阳确实不太喜欢榴莲的味道,曾经林静好做的榴莲蛋糕,他是没有尝试过的,还有就是当初那场风波,也有人注意到了这一点。

    于是他就想了个办法,让他试试看他做的榴莲。

    要是他不喜欢这个味道,还能吃下去,证明是真的没有味觉,要是在林静好做的东西里面掺一点,让他吃,他就能吃出来了,肯定会有不一样的反应,他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觉得特别叫好,于是就立马去买了。

    不过问题是,榴莲的味道实在是太大了,要怎么瞒天过海呢?

    首先,要让张美兰和傅川不能在桌子上面吐出来,至于要吃的东西的话,那只要让张美兰和傅川提前知道就可以了,不要吃那个菜就没有问题,主要还是去味儿的事情。

    他认为,很多有味道的东西,只要经过煮,或者是其他的烹饪,那就会变得没有味道,其实傅刚对于这个想法还是比较笃定的,于是傅刚就把榴莲煮了起来,想靠着热水去杀杀他的味道。

    结果当然是失败了,他把榴莲煮出来的味道,让他自己都差点恶心的当场吐了出来。

    这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傅川一句话都没有说,他跑出去了,然后就进了厕所,开始疯狂的漱口,天啊,他爸到底在干嘛啊?

    反人类吗?

    傅刚自己也有这种感觉。

    但是他脑子里面都是,这个计划失败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于是傅刚心里面又开始想着别的主意,可以眼前这一大摊子该怎么办呢?

    等到张美兰发现罪魁祸首是傅刚的时候,她真的恨不得一头撞死。

    要是傅川的话,其实傅川这个孩子吧,要是自己闯祸了,八成不会找别人来收拾,就算是再麻烦,他也会自己硬着头皮干了。

    但是傅刚不一样,他什么时候做过家务了?你要是让他收拾厨房,怕是这辈子也整不出来了,还能把大家活活臭死。

    结果最后这个差事就落在了张美兰的头上,当然,这是傅刚特意去请了人来的,他一个人实在是搞不定,他儿子也已经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并且一边干呕,一边说他要好好学习,希望傅刚能够给他一条生路。

    他都这样说了,还能怎么样呢?只能张美兰来了呗。

    这厨房收拾了一整天,味道却一点都散不出去,张美兰只能把屋子里面所有的窗户全部打开,当然林静好那屋没开门,也开了窗户,然后全家人在屋子里面穿的跟狗熊一样,瑟瑟发抖。

    结果傅刚本人倒给跑了,傅川恨得牙痒痒,他觉得自己的亲爹一定是去游戏厅取暖去了,简直是不要脸啊!

    把家里面搞成这样就跑了?

    天啊,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看书了!

    傅川揣上书,背上包,拿起来这段时间攒下来了零花钱,他决定去好记好好消费一下,让自己的小心灵得到一番安慰。

    林静好正在店里面算账,傅川就进来了,他气势汹汹,直接把钱拍在柜台上面和林静好说:“姐,快给我来杯茶,最好能有止吐效果的。”

    止吐?林静好听了就吓了一跳,抓着傅川的手腕就说:“你生病了?”

    “没有,我就是想吐,你不知道我爸在家里面都干什么了,我跟你说,我刚才回家,本来今天好不容易早点回去,想要在家里面复习的,结果就闻见奇怪的地方,你知道吗!他居然在家里面煮榴莲!但是那榴莲的味道很是奇怪,经过煮了之后吧,竟然变得有点像是……平时厕所里面的……我真的受不了了,家里面一分钟都待不下去了!这就算了吧,我跟你说,他还跑了!他跑了!他自己为什么不闻!”

    傅川气死了,七月份就要考试了,他现在分秒必争,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学习,可是偏偏就是这样,傅刚还给他来了这么一出,他能好受吗?不能!反而觉得气的不行。

    林静好真的是没有憋住,噗嗤一声就给笑了出来,傅叔咋能想出来这么厉害的操作呢?真的是超出人类的想象,这榴莲竟然还能煮着吃吗?那味道,林静好没有闻到,都能够想到有多么销魂了,她真的是憋不住啊!

    傅川看他姐笑成这样,心里面的火顿时就去了一半,他垂头丧脑的趴在柜台上面,这会儿胃里面还一阵阵的反胃,他只要想到那个味道,就觉得快要吐出来了。

    “快给我止吐啊姐,我受不了了。”傅川趴着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姐。

    不过他这个可怜巴巴的神情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因为很快的,被傅川讨论的主人公就推门进来了。

    林静好听见门铃响了,就朝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然后就看见傅刚站在门口,进来之后他把门给关好了,然后走到林静好的面前,就瞧见了旁边的傻儿子。

    “你不复习在这干嘛呢?”傅刚问他。

    傅川一抬头,瞧见了罪魁祸首,不行,他现在看着他爸这脸,都仿佛能够闻到那股味道……在厨房里面散发出来的煮榴莲的味道,让人……让人……让人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啊!

    “呕……”傅川弓着腰就是一阵干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