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老婆是花瓶,得宠〕〔我真不是神棍〕〔钟向阳顾小希〕〔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跪下,我的霸气老〕〔规则系学霸〕〔超级兵王混都市〕〔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盖世战神萧破天〕〔龙象〕〔黄金召唤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黑石密码〕〔都市无敌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59.第159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大概是没想到傅川的生理反应会这么大, 傅刚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自己也突然觉得有点胃里面不舒服。

    讲真, 煮之前不知道,榴莲原来还能散发出那样的味道?

    他是非常喜欢吃榴莲的, 所以对榴莲的味道说实话其实喜欢的, 闻到那是一点都不反感的。

    别看家里面那两个这个也闻不了, 那个也闻不了,但是其实他一点都不排斥, 而且还吃的很开心。

    所以并不会觉得, 煮榴莲味道会基因突变,来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

    要说加点别的佐料, 也许会稍微改善一下, 但是他又没有,就干煮, 结果味道一扩散出来……真的是……

    他自己也受不了, 要不是张美兰的接受能力强, 现在家里面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味道呢。

    只要一想到这里,傅刚自己都心有余悸啊,但是他并不想回家。

    可是想来想去, 还是觉得自己的事情没有解决啊, 当初为了煮榴莲的初衷还是要解决的啊,于是决定来一趟店里, 从林静好这里骗一点点榴莲的好吃款, 等到时候拿出来招待季向阳, 完美至极,这样也就不用恶心家里人了。

    他麻溜的跑过来,没想到就碰到了儿子。

    傅川去干呕了一通回来之后,趴在柜台上面说:“姐,对不住你,我不想在你店里面这样的,但是我实在是憋不住了。”

    “没事儿,好在现在没什么人。”林静好摇摇头,大下午的,店里面没有多少人的。

    “你还问我为啥不复习啊亲爹,你可真是我亲爹,你也不想想家里面那股味道,我能复习进去吗?”傅川问傅刚,他是头一次这么和傅刚说话,以前虽然也语气不好,但是并不冲,今天是真的怒火中烧啊!

    他是一个迫切于摄取知识的人啊!怎么能天天在这里摸爬打诨啊!亲爹可真是亲爹啊。

    傅刚皱了皱眉头,但是理亏,知道傅川最近学习紧张的很,摸了摸鼻头,没有说话,只希望他能赶紧闭嘴,千万不要让林静好知道家里面发生了什么,希望他来的不算迟吧,这小子前面应该没说什么。

    “傅叔,你咋想起来榴莲了?”林静好问傅刚。

    她这个问题问的那叫一个突然,那叫一个措手不及,傅刚的内心安慰一瞬间就就给崩盘了,他再也无法安慰自己,恨恨的看了一眼亲生儿子,和林静好说:“就是最近有点馋那个,但是又不会做,也不好麻烦你,你这儿一天怪忙的,我就想说自己试试,结果就……”

    他这话说的倒是没什么毛病,只是就是心里面心力交瘁了一下,不过到底还是找到了一个借口,来问林静好要吃的。

    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呢?傅刚就是个典型,尽管不想让林静好知道自己做出来的糗事,但是还是在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另外一种说辞。

    傅川心里面佩服的看了一眼他爹,倒是会说话,虽然他也不知道他爹到底是真的为了什么,不过这个理由还是靠谱的。

    “要给钱的,你来店里买东西,可不能白吃啊,这是你教我的。”捍卫姐姐,从我做起,傅川勇敢的站起来了,并且用傅刚曾经教育过自己的话立马教育了自己的亲爹。

    不能让他姐的生意白做,不能白痴。

    傅刚看了一眼傅川,然后没有理会儿子,看向林静好。

    “傅叔你的榴莲还有吗?我这里没有存货,店里面不怎么卖那个,味道有点大。”林静好也没有理会傅川,收他的钱是对的,毕竟他本来就是零花钱,花到这里比出去玩强,自从他开始买书,林静好就尽量不让他来店里面了,每天会给他带一些回去,就不用强征他的零花钱。

    但是傅刚的钱,她是万万不会要的,怎么说也是一家人,他可是当自己亲女儿一样的。

    “我留了一点,剩下的……应该已经丢掉了,大概这么大一块吧,够吗?”傅刚比划了一下,然后和林静好说。

    看他那块虽然不大,但是也是够了的,榴莲蛋糕她是不准备摆在店里面卖了,不过可以做一些榴莲糖,傅刚喜欢的话,给他做一个蛋糕,剩下的做糖刚刚好。

    “行,晚上回去我看看时间,来得及的话,这几天给你做啊傅叔,别太着急,我最近在做年货呢,可能时间有点少。”林静好笑着和他说。

    本来就快要过年了,林静好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推出一波年货,各种盒子各种屯着吃,所以她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要放在店里面。

    “过年能吃上就行了,不着急,你忙你的就行了,要不你写下来怎么做,我自己做也可以的。”傅刚一脸恳切的看向林静好。

    “还是算了吧。”傅川在一旁说出来了林静好的心声。

    游戏厅大佬你还是不要做蛋糕了,怕是会让全家人都不想回去的。

    傅刚狠狠的看了一眼儿子,决定给他一个面子,不要让他在林静好面前挨打。

    “我先给你把钱付了,回头你做好给我放冰箱就行,这快过年了,我也要整顿店里面的事情。”傅刚说着就掏出自己的皮夹来准备给钱。

    “傅叔你可不能这样,你快装回去,我这做榴莲蛋糕,用的还是你买的榴莲呢,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可知道,这留恋的价格可不是一般的贵,你要是这样的话,我还要给你材料费呢,因为你那一块榴莲,还能让我做出来一部分榴莲糖呢,我还想摆在店里面卖,你说我是做还是不做啊?”林静好这一连串的话儿差点把傅刚给说晕了,不过意思倒是让他听懂了。

    反正就是不收钱呗,不但不收钱,顺便好像还威胁了大佬一句,那就是你要非要给我钱的话,那也可以,那就是我也要我给你材料费。

    傅刚这哪儿能啊,立马就把皮夹给收了回去,然后心里面多有不舒服啊。

    “吃白食的。”傅川看了自己亲爹一样,当初教育自己的那股劲儿去哪了?

    他姐做东西不要时间啊?他姐容易吗?

    哼!

    “你还不赶紧看书去,你才是个小吃白食的呢,平时零花钱都是谁给你的!”林静好伸手就在傅川的脑瓜顶儿上弹了一下,然后立马给了一个家长式的教训,一天还能说的很,书不要看了?

    傅川一听,姐姐教训的对,立马就抱着书找位置去了。

    其实傅刚对傅川一直都挺无奈的,这孩子从小就没有妈妈管,也没有爸爸管,每天他都在忙生意,毕竟就这一个儿子,他总觉得赚钱也很重要,才能给儿子好生活,家里面电视机啊,沙发啊,什么都不缺,别人都没有的时候,他早早就拥有了一切。

    零花钱是同龄人的三五倍。

    可是傅刚后来才明白,其实孩子需要的不是这些东西,孩子需要是爱,是陪伴,等到他明白的时候,两个人之间早就已经形成了一种无法补救的隔阂,这个时候傅刚曾经试图弥补过两人的关系,但是无一例外的全部都失败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可是林静好的到来改变了这个局面。

    没错,就是林静好。

    他曾经和张美兰好的时候,最大的问题就是和傅川的问题,他怕他接受不了,也怕他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虽然他也是闹了,但是到底最后还是尊重了傅刚,没有把这件事情闹的特别严重,多多少少就只是耍了几天脾气。

    结果没有想到的是,后来竟然被林静好收服了,谁的儿子谁知道,他儿子那个脾气,简直就是一匹野马,难以驯服,但是在林静好的面前,他就像一只小奶狗一样,姐说什么都是对的,姐说什么都好,姐给做吃的就最好。

    以前给他钱,他基本上都是乱花,请同学打游戏机,还不去他的游戏厅,专挑他对头家里去,每次去就把零花钱全部都搞完,傅刚气得要命,但是你说要是不给他吧?家里面没有女人,他能饿死去。

    狠不下心,毕竟是亲生的,后面也就接受了,去就去吧,零花钱才几个钱?有种你把老子的钱都给对头啊!

    显然他不能,于是傅刚也就忍了。

    后来他变了,他不去游戏厅了,那些不三不四的小混混朋友也没有了,老老实实的在学校上课,也不逃学了,更不学人家打架了,好像听说因为这事儿,以前一直蹭他钱的几个混子,还不高兴的堵了傅川。

    当时他就被人打了一顿,但是从此以后,也就算是彻底一刀两断,傅川只说了一句话,打完之后,再也别找他,他不会还手,于是就真的没还手。

    混混不让他说出去,他也不说,就自己把伤给扛了,对方也避开了脸,怕傅刚知道,反正傅川这小子别的不说,说话绝对是算话的。

    后来还是傅刚不小心知道了之后,才去把那几个混子教训了一通,不过傅川也不知道,他第二天就忍着痛去店里面帮忙了,那段时间店里面缺人,他放假几乎天天都去收款。

    傅刚路过的时候进去过,买点饼干给店里面的顾客吃,结果就看到傅川乖巧的跟前跟后,还帮忙做东西,好像一点都不痛了。

    要说血浓于水,他还是心疼傅川的,这孩子像他,有事儿不爱说,别看脾气臭,但是为难的事情都憋在心里面。

    不过他并不反对他给林静好帮忙,男孩子本来就要能抗能打,确定他真的身体没有问题之后,傅刚也就放了心让他去,年轻时候吃的不叫痛,叫教训,傅刚深深地认同这一点。

    “这孩子真是谢谢你了。”这是他的心里话,看着傅川的背影,傅刚忍不住,和林静好说了一句。

    本来林静好没说话,他只看到傅刚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坐在桌边学习的傅川,眼神有些呆呆的,便没有打断他。

    听了这话,她才算是真的明白了。

    一直以来,傅川都和她要好,不过傅刚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去店里面,他要求傅川给钱,回家来,他要求傅川不许给林静好添乱,有需要了,他第一时间叫傅川来店里,怕晚上不安全,也叫儿子去接,其实傅刚真的不错,张美兰算是走了大运了,人到中年还捡了个宝贝。

    “傅叔,我们不是一家人么?说谢谢做什么。”林静好笑着说道,然后从下面掏出来一个玻璃瓶子递给傅刚说:“这是给小川的,刚才忘给他了,他喜欢吃,说吃了能够记住更多,也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你给他带过去呗。”

    傅刚看着那柜台上面的玻璃瓶子,这是林静好做的翻糖蛋糕,小小的一瓶子,五颜六色的特别好看,他确实在傅川的桌子上面见过好多次,八成就是从林静好这里拿的。

    “嗯,一家人,不说谢谢,傅叔就喜欢你这样的好孩子。”他把瓶子接过来,在江湖上面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头一次觉得鼻头有些发酸,从傅川生下来,他大概就没有在亲手给过他钱以外的东西了吧。

    这还是第一次。

    别看林静好年龄不大,但是她想的,做的,从来都比同龄人要成熟,也比同龄人更加细心。

    走到桌子边上,傅刚把瓶子轻轻放下准备离开,结果傅刚一抬头,看到的是他爹,也愣了一下,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那些没大没小的话就跟堵住了嗓子眼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是觉得心里面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冉冉升起,说不出是什么。

    “早点回去吃饭,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本来你就要选那个专业,对体型要求很高的。”傅刚对着傅川说道,然后咳嗽了两声掩饰尴尬,之后就走到门边推门出去,他倒是从来都没有这么尴尬过,这种话,说出来都觉得很是别扭。

    傅川绝对比他爹还要别扭,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在他嘴里面听过这样的话,傅川惊呆了,同时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刚才是在关心自己吗?

    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傅刚好像确实是比较……认真的说的话。

    他看向林静好,一脸迷茫。

    “快看书。”林静好给他做了个嘴型,然后就笑起来,看着他和傅刚之间的这点小互动,说实话她心里面也很高兴。

    离开家的傅刚又回去了,这一次他回去给了张美兰一沓子人民币,张美兰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傅刚就开始拉着她说:“你说咱要不要给静丫头添点东西,这大过年的,她那屋也太过于简陋了,你也不说给买点好东西放里面,就一个床一个桌子,衣柜也太小气了。”

    他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本来他从来都没有进去过林静好的房间,毕竟不合适,但是刚才他发现家里面通风,就看了一眼,果然真的是很简陋,比傅川的还要简陋的感觉,明明她那屋傅刚给准备了一个大卧室的。

    张美兰被他说的有点冤枉……这是林静好自己要求的,她不在家的时间比较多,自然东西也比较少啊……她自己也不需要太多东西,说实话真的用不上,毕竟除了睡觉之外,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

    还没等张美兰给自己一个辩解的机会,傅刚就已经拉着张美兰出去了,直接就奔着外面去了,说是要买点东西,把家里面添点东西,然后给林静好也添点东西。

    张美兰盛情难却,只能跟着去,不然傅刚八成会买回家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傅川在店里面呆了好长时间,然后看着外面天也黑了,就决定干脆等林静好关门一块儿回去,于是就干脆在店里面一直等了下去,大概八点多钟的时候,季向阳也来了店里面,他倒是习惯了赶在一个固定的时间来店里面,所以基本上到了这种时候,他都会按时过来,然后再店里面等着林静好关门。

    其实时间长了,林静好也一样有点习惯了。

    因为傅川之前也一直都会等到关门之后,所以林静好也没有太注意两个人,依然是以生意为主,等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她就进去了厨房里面,让苏红留下来善后。

    现在为了能够多做一点吃食好保证电视剧的人流量能够顺利的买到吃的,所以林静好都会提前准备,然后尽量的准备多一些,基本上在差不多快卖完的时候,她就开始准备了,其他的卖蛋糕的事情就交给苏红。

    苏红在店里面也有两年多了,早就变成了稳稳的老店员,毕竟店里面工资高,有工作服,虽然累了点,但是老板年年带着体检两次,其实可以说是非常舒服了,而且苏红并不准备换工作,毕竟蛋糕店一辈子怕是都不会倒闭了,这生意实在是太好了,她是特别信任林静好的,也对老板心服口服,早就习惯了节奏,于是在店里面也是得心应手的。

    到了差不多的时间,苏红就开始一个人忙,也绝对顾得上。

    不过今天因为店里面留了两个人,苏红打扫卫生的难度还是增加了的,毕竟窗口那个人她认识,那是老板的弟弟,对老板特别好,以前经常等到老板下班一起回家,现在因为学业紧张,所以来的比较少,不过一般老板都不会让他出去,会让他在店里面等,现在这大冬天的,他也不好赶人。

    另外一个人吧,苏红也知道,是老板的男朋友,每天都会在这里等,所以苏红自然是不会把人赶走的,于是两个人就都留了下来。

    总而言之,也算是巧的很。

    这里面,季向阳是知道傅川的,也知道林静好的家庭状况,更是知道这孩子本身也很玩世不恭,不过因为林静好的关系上进了很多,所以他对傅川的印象其实还是不错的,毕竟他现在很努力。

    其他的季向阳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他只是继续低着头做自己的事情,倒是没有在注意那边的动静,想着也许今天就要给傅川做个自我介绍了?

    然后他又抬起头来,看了看窗边的少年,他看书看得很认真,连店里面没有人了都没有注意到,他一直低着头看书,偶尔会抬起头来,眼神放空,嘴巴轻轻的动,看样子大概是在背课文的样子。

    季向阳想了一些说辞,到底还是有些紧张,因为他知道,这个弟弟在林静好的心里面其实还是很有分量的,说实话他也是想要留下一个好印象。

    等到林静好出来的时候,才看见两个人都坐在外面,苏红刚才已经和林静好打了招呼走掉了,店里面也就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对于林静好来说,这倒是没有什么,想着也该和傅川介绍一下了,然后就给了季向阳一个微笑,然后点点头,直接走向傅川去说:“收拾收拾你的书,咱们该回家了。”

    傅川一看姐来了,赶紧点头,然后把最后一段课文又看了一遍,揣进书包里面,最里面捣鼓来捣鼓去的就朝着门口走过去,这篇课文就差这一段就背下来了!

    等到走出去的时候,林静好才开始锁门,傅川也没有注意到旁边还站了一个人,就忙着背课文了。

    等到锁头落下来,林静好转过身来,拉了一下弟弟的袖子说:“给你介绍个认识一下。”

    她知道傅川这人记性好,但是问题是他在背课文或者是记东西的时候,是需要全神贯注的,所以也就是看不到身边的任何人,所以八成现在还没有看到季向阳。

    “什么?”傅川抬起头来,这才看了他姐一眼。

    “这是你未来姐夫,季向阳。”林静好指了指旁边人高马大的季向阳,店门口是林静好之前安装的小灯,这会儿倒是也比较清楚,刚好把三个人都照的清清楚楚。

    傅川直接就给傻眼了?

    他姐说的什么玩意儿?

    姐夫?

    姐夫是什么?能吃吗?

    傅川脑袋里面全部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这两个字,他简直就是下意识的不像和他姐扯上任何关系。

    为啥啊,咋突然就冒出来一个姐夫啊!

    他两眼愣愣的看着季向阳,刚才脑袋里面费了好半天劲背下来的一篇课文现在已经全部格式化了,他傻眼了,今天一下午的书都白看了,他根本就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啊!

    在傅川的生活里面,他觉得林静好会和他们生活一辈子,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开个店,然后他有时间了就回来店里面吃吃喝喝,之后再和林静好说一些话,然后每天回家还有姐姐的宵夜。

    反正,姐姐是不会走的,他也离不开他姐啊!

    家的味道一瞬间就变了。

    “傅川,我弟。”林静好指了指傅川,和季向阳说道。

    她没有注意到傅川的表情,但是季向阳注意到了,其实他也知道,傅川是个过分依赖姐姐的人,大概就是什么事情都要和林静好一起,他有这样的习惯,天生离不开,只要是林静好说的,他都会听。

    其实是因为没有母亲的关系,傅川又不可能认可张美兰,所以在心里面,早就被林静好驯化了,不自觉的就把她当成了一个母亲的角色,觉得生命中这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

    所以他才会如此惊讶。

    不过林静好本人是没有意识到的。

    对于林静好来说,她自己本人是没有想过那么多的,因为她是把傅川当做亲弟弟的,一直都是,但是总归是弟弟,不是儿子。

    要是儿子,介绍当然要另说了。

    没想到傅川当场就反应比较激烈,他要比第一次见到张美兰的时候夸张多了,不同意是不同意,但是不同意也不过就是家里面多了一个人而已,反正爹还是不会回来,现在可不一样,这个人的出现,姐要不见了啊!

    他心里面苦,脸立马就憋得通红,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姐姐要嫁人了?

    那以后是不是都见不到面了?

    不要……

    傅川委屈,这事儿来的太突然了,他消化不了。

    “姐什么姐夫,不要姐夫!”傅川直接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还没等季向阳说出来你好,就低着头背着包跑了。

    这跑了一路,眼睛都是红红的,但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哭,可是心里面早就开始悲伤了,他不要姐夫,他只要姐姐,要姐姐永远在家里面。

    他现在不是个孩子了,林静好真的没有想到他会冒出来这么大的反应,吓了一跳,看向季向阳,也是一脸的惊讶。

    “没事,慢慢来。”季向阳伸出手拉住林静好,感觉她手冰凉凉,就用手给她搓了搓接着说道:“本来以为他只是单纯的依赖你,没有想到依赖这么深,别看他现在年龄不小了,但是心里头脆弱着呢,回去好好安慰一下,慢慢和他说,等回头他上学了,工作了,就不会这样了。”

    男人看男人总归是更准确一些,季向阳一眼就看出来了傅川的问题所在。

    他是老大不小了,可是心里面还是很脆弱,因为从小就没有什么可依赖的人,突然出来一个,那依赖感是要比从小还要一点一点加深的,之前他没有看出来,可是现在知道了。

    他倒是还觉得傅川这孩子有几分可爱,别扭的很,能够真心对他姐好,怕是日后也不会差。

    季向阳心里面更希望大家都捧着林静好,对她好,让她不要被欺负了。

    “我也没想到小川反应这么大,唉,是我平时对他的关心也太少了。”林静好点点头,然后又抬起来,在季向阳的嘴角旁边亲了一口说:“谢谢你这么理解。”

    “谢谢可不够,你这轻轻的亲一下就完事儿了?美得你。”季向阳上去就箍住了林静好的后脖颈,然后直接亲了上去。

    要吻,就要来个深的嘛。

    脸通红的林静好回了家,家里面果然是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尽管已经散了许多,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到曾经不知道是发生过什么,她在外面先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才走了进来,把门关上。

    客厅里面已经没有人了,其他两个屋子能看到门缝里面都是黑的,傅川的房间门也是紧闭的,但是里面灯开了,林静好走过去,在门上轻轻的敲了一下说道:“小川,你回来了吧?”

    说完之后,她就看到灯关了,她叹了一口气,在门外道了一声晚安,之后朝着自己的房间里面走进去。

    这一进去,林静好就不知道踢到了什么东西,然后吃痛的喘了一声,吴艳芬就从床上坐起来说:“静丫头,你把灯打开,是不是不小心磕到哪儿了?姥没睡着。”

    林静好这一把灯打开吧,才是吓了一跳。

    原本她的屋子绝对不算小,但是里面的东西确实不算多,她自己本来需要的不多,平时用的都在店里面,所以也就是一张桌子,一个凳子,一个衣柜一张床,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她还要的都是小的,毕竟有一天也是要嫁人的。

    结果好么,这回来之后,里面的东西那叫一个焕然一新,除了吴艳芬睡着的那张床之外,其他的东西全部都是新的,而且看起来要比之前大了不少,她进门的时候就踢到了脚边的小沙发。

    天啊,这是发生什么了?

    她傻了眼,吴艳芬这才和她说了下午的事情。

    林静好这下心里面还真有些过意不去,准备明天好好谢谢傅刚,然后才走到床边,就见她姥从床底下拉出来了一个木头盆子和她说:“这是你傅叔给你用来泡脚的,说站上一天用这个可舒服了,你去弄点热水试试,姥想跟着沾沾光呢,一晚上没舍得用。”

    知道吴艳芬后面的话在和她开玩笑,她立马就拿着桶去了,还笑眯眯的说,以后天天都来沾光才好。

    吴艳芬就说她牙尖嘴利。

    等到她回来,就找了个机会和吴艳芬说了傅川的事情,吴艳芬也没有想到,然后和林静好说,这孩子是个好孩子,让林静好先和他说,这事儿先别告诉傅刚,主要是怕他说不到傅川心里面去。

    林静好一听就明白了,说让吴艳芬放心,她会去说的。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傅川起的和林静好一样早,林静好洗漱的时候,他早就等在外面了,然后手里面拿着语文书,还是昨天那篇课文,傅川开始重新背了一遍,好在早上的效率还不错,虽然心里面生气,但是也是很顺利的就背了下来。

    等到林静好出门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就绪,跟着林静好下楼了。

    “今天这么早就去学校吗?”林静好问他,准备修复一下关于昨天晚上变得有些尴尬的姐弟感情。

    “不去。”傅川两个字就回绝了,他磨牙霍霍,跟在他姐跟前,一点都没有觉得尴尬,两只手直接抱上了他姐的胳膊说:“我要把你抢回来。”

    这话说的,虽然很认真,但是林静好还是有些想笑,觉得他孩子气,就说:“我又没走,你抢什么抢啊?”

    “我不管。”傅川说着,两个人下了楼,就看见了外面的季向阳。

    傅川心里恨。

    瞧见他这个样子,季向阳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手里面的饭递给了林静好,然后就看着傅川那个凶狠的眼神,他笑起来说:“早。”

    “不早了!”傅川回他,然后拉着他姐就走。

    林静好无奈的看了一眼季向阳,季向阳没有跟着,把食指放在了嘴巴上面,然后对着林静好给了一个飞吻。

    那意思简直不要太明白了。

    你走吧走吧,后面补偿我就可以了,乖。

    结果她这脸啊,刷一下的就红了起来,想到昨天晚上季向阳那个激情的吻……

    林静好,唉,小川啊,你可要挣点气,不能总是让你姐出卖色相啊。

    于是这一路上,林静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和他分析说明,可惜他不听,还瘪瘪嘴,委屈死了。

    林静好没有再说话,而是到了店里之后就开始忙,等到季向阳来店里吃早饭的时候,傅川还在,充满敌意的看着他。

    嗯……

    看来他是要亲自上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开局奖励七张人物〕〔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