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60.第160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傅川看见那边走过来的男人, 恨得有些咬牙切齿,嘴巴里面咯吱咯吱的一直在响, 你说他此时想干嘛?

    他想扑上去咬人,找别人不好吗,为什么要来找他姐呢!

    他翻来覆去一夜睡不着觉,开始是接受不了, 后来是突然有点伤心, 这股伤心虽然他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 但是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那个时候母亲刚过世,父亲一个人带着他, 傅刚是个比较大男子主义的人,其实对于家里面的事情,傅刚基本上是从来都不会去管的,所以家务啊, 什么的,他是一概不会做的。

    那会儿游戏厅还没有那么大, 生活过的也没有那么好, 每天在傅刚的□□下,傅川没有感觉被照顾, 完全感觉他是在手忙脚乱, 生活过的特别差, 他每天晚上都会躲在被窝里面哭, 想妈妈, 为什么妈妈不在了,为什么再也回不来了。

    当时还不懂什么叫做死亡。

    傅刚一点一点的把傅川给拉扯大了,但是其实这个过程有多艰辛,只有傅川自己明白,没有一天他能够吃到热饭菜,也没有一天能在正常时间吃饭,他不是一个喜欢抱怨的人,更不是一个会和傅刚说太多事情的人,他喜欢自己藏着掖着,这些事情,傅刚一点都不清楚。

    傅川心里面不温暖,真的不温暖,但是要说傅刚做的不对吧,他又知道,其实傅刚没有错,他生意上面的事情停不下来,当时已经走上这条路了,不能在回头,如果他一旦停下,代表他们都要喝西北风。

    他这个人早年是从北方过来的,说实话身上那是一点技术都没有,根本没上过多长时间学,只是认字数数没毛病,反正钱找不错就行了,再加上长得人高马大,不笑的时候有点吓人,其实性格挺好的,但是还是挺适合去开个游戏厅什么的。

    生意进入正轨之后,傅刚也曾经想过找一个人来照顾傅川,不过每次都是傅刚自己也不太喜欢,就被傅川搅黄了,倒是张美兰是他第一个动心的人,傅川也就没有发挥出作用来。

    但是其实傅川的心里面,一直都是难受的,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感,在那之前的每一夜,他都没有睡踏实过。

    直到后来去了林静好的店里面,送上了零花钱,突然间心情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了一个起伏,睡觉也踏实了,他觉得好像只要能看到姐姐,就像是还有妈妈一样,说不出的那种依赖,就在心口蔓延开来。

    这几年,他已经很少能够想起来生母了,去世的太早,小时候想的太多,太心酸,过的不快乐,但是这几年完全不同了,就好像是回到了当初母亲没有去世的时候一样,那感觉他没法说明,突然觉得自己有个家了。

    可是现在,家要散了。

    因为姐姐找到男朋友了。

    他翻来覆去的想了一夜,绝对不能让姐姐出嫁,他也不能跟着嫁过去,所以只能给他们搅黄了。

    季向阳去柜台拿了早饭,看到角落里面的傅川警惕的看着他,在他和林静好说话的时候,傅川险些从角落里面奔出来,不过因为他只是拿了个吃的,说了两句话,所以傅川还是坐住了。

    一只手扶住了桌子,准备随时起来的样子。

    拿着早饭,季向阳步伐悠闲的朝着角落走过去,然后就在傅川那充满敌意的目光中,坐到了他的正对面,把自己的早餐也放在了桌子上面。

    在柜台跟前的林静好愣了一下,从早上傅川那一路的叨叨她已经猜到了,傅川大概是在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接受,不但不能接受,还非常反抗,她没有想到,季向阳会直接坐到傅川的跟前去。

    只是这会儿店里面的人着实不少,那边苏红也是忙得脚不沾地,傅川的书包就扔在旁边的凳子上面,现在已经放假了,林静好也是在路上才知道的,本来以为高三会加课,不过今年倒是没有加,所以傅川每天时间那叫一个多,恨不得全部都用在店里面。

    就这样,林静好还有些后悔了,如果知道他内心无法接受,林静好一定不会这个时候告诉他的,至少等高考过后再说。

    傅川就这样看着人坐了下来,还在他的对面,他这会儿倒是也有点傻了眼,他相信自己的敌意是表露的非常明确了,季向阳不会看不懂,为什么还要过来?难道是在挑衅吗

    傅川觉得不能忍,他要拿下第一句话才行。

    季向阳其实特别能够理解傅川,在他眼中,傅川不过还是个孩子,而且从林静好和他说的,以前傅家的情况来看,也知道他是特别依赖林静好,大概是当做母亲的角色来依赖的,这样的话,其实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

    就好像母亲要改嫁,还不带他的那种感觉。

    最熟悉的人一下子变成别人的,她会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小孩,甚至有自己的生活。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他的幸福时光来的太晚了,所以一下子没有办法放手,并且林静好陪伴他度过了他的整个叛逆期,在这个过程中,林静好还治好了他的中二病,这种叛逆期以后的依赖,和小时候是完全不同的。

    离不开,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所以季向阳一点都不觉得他讨人嫌,甚至觉得他有点可爱,虽然看样子老大不小了,但是其实还有恋姐情节,这一关,可是不好过的。

    他做律师这一行的,什么都见过,像傅川这样的人,其实最缺的,就是温暖,他现在只在林静好一个人身上感觉到了温暖,自然就只靠着她,日后他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喜欢的人,也就好了。

    可惜现在还早。

    “你准备考电影学院吗?”季向阳问傅川,就好像是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他说话的口气特别自然,表情也很温和,还端着手边的牛奶喝了一口,优哉游哉的样子。

    结果我们小川,第一句话还没有想出来说什么,就让别人这么轻描淡写的抢了去。

    他内心很想说一句,关你什么事,但是想到姐姐跟他说过,对待别人要有礼貌,还是把这句话压了下去,但是也不愿意正面回答,侧过头去,不再看他。

    果然有点可爱。

    季向阳突然就笑了,看到他这个模样,就好像是一个奶娃娃似的,实在是和他这高大的外形不符。

    “你笑什么?”被他笑了一下的傅川明显不高兴,转过头来立马就问,脸上也是一股子不爽的味道。

    有什么好笑的,这个人是什么意思啊。

    季向阳摇摇头说:“没什么,就快高考了,你不着急吗?”他又接着问。

    这个人好烦啊,干嘛一直和他说这些不痛不痒的话,这些话谁想听啊,休想讨好他,他的心里面只有姐姐。

    哼,想要抢他姐姐,做梦去吧!

    别以为一张的帅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不着急!我跟你说,你和我姐姐不可能的,你干脆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傅川立马就表达出来自己的意见,反正无论如何,他是不可能同意的,就算家里面呕同意了,也还有他这个搅屎棍呢!

    他休想休想,傅川就是要让他知道自己的态度,让好让他知难而退。

    不过这对季向阳来说,就跟蚊子叫似的,除了炒,没有一点感觉,反正眼前这只,也不会咬人。

    在没有回话,季向阳把早餐直接吃掉了,然后二话不说的把钱压在盘子底下,问他说:“所以,你的意见很重要吗?”

    傅川愣了一下,一瞬间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然后突然想到了之前自己说过的话,他是在回答上一句?他的反射弧还可以再长一点吗?

    “我想,你自己是什么想法,应该不会有人关心,也没有人会在意,毕竟她只是你的姐姐,就算是没有我,也会有千千万万的别人,而且,他们未必会像我这么好脾气,来这里和你好好说话,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怎么搭理你。然后你姐姐夹在中间两面为难,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季向阳说的比较直接,他不会拐弯抹角,但是也不会把傅川一棍子打死。

    “或许你希望她一辈子不要嫁人?那么你养她吗?”季向阳又问。

    “我养,我愿意!”傅川着急着说。

    “对,你愿意,也许她也愿意,但是你有想过吗?你总有一天也会有自己的家庭,到时候她去你那里还会方便吗?谁不希望有一个温柔照顾自己的人,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呢?晚年你要她一个人怎么过呢?”季向阳看着他的眼睛,在他发愣思考的时候接着说:“别的我不敢肯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一辈子都会对你姐好,会让她觉得幸福,平安一生,我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你可以监督我,如果我犯了错误,随时欢迎你来找我算账,她永远都会是你姐姐。”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傅川的眉头一皱,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一点被说服了,其实就是简简单单几句话,但是说出了利弊关系,也说出了他能有的承诺,傅川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个人,他怎么能有那么多理由呢?

    “然后,其实这个问题在现在一点都不重要,我能说的也就是这么说,你可以尝试和我相处一下,然后再通过你的感觉来判断我是否好坏,我一点都不介意。”季向阳摊摊手和傅川说着,他说话的时候特别豁达,好像一点都不怕别人来测试他。

    可以吗?傅川问了一下自己的心,他也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但是确实他说的话里面每一句都是对的,他可以一辈子不结婚,但是没权利要求林静好这样,就算现在没有姐夫,以后还是一样会有。

    到时候怎么办呢?

    难道能一直这样下去吗?

    “我也可以给你保证,即使她不在家里面,你有需要可是随时找她,也可以找我,我很乐意效劳。”季向阳又说道。

    他总是这么善于给人家洗脑,这一点算是季向阳的强项了,可是在林静好的身上他就没有办法收放自如,因为一看到她,那就是大脑当机状态,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可是当着傅川的面,他自然是一个善于观察善于言辞的人,看到傅川的表情,他就知道,他在犹豫了。

    “那么现在,我们先不说这个,我带你去个地方吧,我觉得你今天也没有心思看书了,不如去走走?”季向阳再次抛出了橄榄枝,今天看来是要旷工了,好在最近手里面的案子完结了,快过年了,法院忙不过来,那边已经停止立案,所以现在对季向阳他们来说,算是最清闲的时候了,没什么事情,律所也没有特别的强制性要求。

    不去。

    这两个字在傅川的嘴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可能是他方才的长篇大论已经给傅川的心里面增添了一种说不出来的信任,也可能是好奇,就是想知道,他要带自己去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为啥好像还很神秘的样子?

    十八岁的大男孩子总归都有一颗好奇心啊。

    最后傅川还是点了点头,就是表情上还是一脸的不乐意。

    季向阳拿着公文包走到柜台跟前,然后放到里面说:“我今天不去律所了,准备旷工,就拜托你帮我收一下吃饭的家伙,晚上我过来在带走。”

    他说这话的时候笑意盈盈的,能够听出来话语中的玩笑,林静好看了看傅川也背起包来,就问他去哪,他说是秘密,然后对林静好笑了笑说,他自己让傅川不高兴,他自己来解决,就不让家里面的人跟着担心了,然后就带着傅川从店里面出去了。

    林静好看着两个人结伴而去,心里面那叫一千万个奇怪啊,他们怎么回事?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好像变好了一样?

    看着傅川那迈着步子跟上去的模样,还挺像兄弟俩的,都是大长腿。

    看到他们两个这样,林静好也就是稍微的放了心,她早早就去厨房里面开始做点心,马上就要过年了,她要开始出年货了。

    榴莲没有敢带过来,所以她先准备的还是往年每年都会准备的曲奇盒子。

    曲奇盒子真的是卖的比较好的,别看林静好每年的年货差距都不是很大,但是确实都很走量。

    现在大家早就已经没有了老观点,过年的时候在家里弄点东西摆放一下,饼干啊,糖果啊这些的,说实话,最好吃的还是好记啊,别看价格高,但是确实味道好。

    谁不想买味道好的呢?

    所以只要年货开售,倒是一点都不怕没有人买。

    生活条件水平上来之后,再加上林静好本来的高价客人就比较多,所以自然也喜欢来店里面买这些吃的。

    所以这段时间的生产量,那是巨大的。

    除了曲奇盒子之外,林静好倒是准备推出一个新的年货新品,就是俄罗斯大面包。

    俄罗斯大面包也是比较耐放的面包,里面有核桃仁,葡萄干,比较硬实,不是那种一口要上去就松软的感觉,但是去很顶饱,而且这东西吧,林静好曾经自己也吃过。

    那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你说它特别好吃吧,也没有,只是比普通的蛋糕料多,但是你要说它不好吃吧,也是好吃的。

    问题是,她每次都只切一小片,吃完了之后,她还会去切。

    就这么切切切,就切掉了一大片,又切切切,吃了一大块。

    只有肚子感觉到特别撑得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吃多了。

    也是很奇怪。

    这个作为年货还是比较合适的,可以让小孩子吃着玩,一人一片,而且后面的时间,外面的店面都不开的时候,俄罗斯大面包就可以作为干粮了,算的上是一款实用性特别强的面包了。

    这个做起来可以一下子做很多,一整个下午,林静好都在店里面做面包。

    快到晚上的时候,季向阳和傅川才一道儿回来。

    林静好站在柜台里面看过去,就见两个人虽然还是不说话,但是傅川的表情明显比早上出去的时候要好的多了,他走在后面,书包里面看起来沉甸甸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但是步伐却特别轻盈,跟在季向阳的身后走进来,直接就奔着柜台去了。

    “姐,你什么时候回家?”说完他还是警惕性的看了季向阳一眼,放松归放松,但是还是不能太掉以轻心了,不能轻敌。

    “等一会的,下午做的不少,晚上可以早点回去,傅叔还等着吃呢。”林静好看着他语气比早上好了许多,也没有再提找姐夫的事情,心里面松下来,和他说。

    “嗯,我等你,我们一起回去。”傅川扒在柜台上面,立马就说明了自己要和姐姐一起回家,先把人占住再说。

    “好。”林静好点点头。

    “包。”季向阳也站在旁边,直接问林静好要了他的公文包,林静好递给他之后,他就说:“我那个案子还要收尾,有小川在,你回家我也放心,那我先回去,我们明天见。”

    看他这么配合,林静好直接笑着说道:“好,那你晚上不要太晚睡觉了。”

    “嗯,你明天想吃什么?”季向阳问她。

    “吃什么都行,我不挑。”林静好有些不好意思,她也说过不要让季向阳再给她带早餐的话,但是说出来之后,季向阳多半都是不同意的,还可怜兮兮的问她是不是不想吃他做的早餐了。

    那怎么能让他这么想,林静好马上摇头,你想带你就带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过倒是旁边的傅川听到两个人这么自然的对话,又看了一眼季向阳,虽然他今天很识趣的早早走了,但是还是让傅川喜欢不起来,看着他关心林静好,傅川在等他走后马上说:“姐,以后在家里面吃早餐,我来做!”

    “你不念书了你来做,你这一天都去哪儿了?”林静好问傅川。

    她明显感觉到,两个人走的时候气氛和回来之后那是完全不一样的,走的时候,傅川对他的敌意特别深,走在后面都是保持这安全距离的,还不停的大量季向阳,恨不得把他的背后看出来一个窟窿眼。

    但是回来之后,两个人靠的比较近,虽然傅川还是对季向阳没有好脸,但是气氛已经有所缓和,他也不会去顶嘴,只是安静的等他们说完话。

    傅川是个别扭的人,林静好一直都知道,所以他看傅川从来都不会看傅川说了什么,只看他的小表情,从表情就能够完全的判断出来,他的想法。

    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关系,所以傅川的小心思从来都瞒不过林静好。

    而且,他会越来越依赖林静好也有这一层关系,他觉得自己被懂得,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不告诉你。”傅川说着,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回头跟她说:“你快忙,忙完一起走。”之后就掏出复习资料看了起来。

    林静好一头雾水。

    她跟傅川相处这么长时间了,傅川从来没有和她说过类似于这样的话,不告诉她是什么???

    难道他们之间还有小秘密了?

    不能说的小秘密?

    林静好满脸的问号,但是傅川这个人,一旦说出口了,就绝对不会改,所以他说的不告诉你,是真不告诉你……

    其实小川弟弟的心里面那也是一百个不舒服啊,他从来都没有瞒过林静好什么事情,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傅川都是有一说一,但是因为今天答应了季向阳的关系,傅川现在那是一个字都不能说的。

    他是一个信守诺言的人。

    这个季向阳是在是太奸诈了啊,完全是把自己绕进去了,傅川觉得非常不服气,他恨,可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只好赶紧把书本掏出来装模作样,没办法,说不得说不得。

    林静好没追着问,她准备明天去问季向阳,八成能够问出答案来。

    晚上她和傅川一块回了家,不过在路上她没有再说关于季向阳的话题,而是和傅川说了一些关于学习的计划,傅川倒是心里面很清楚,他说现在已经没有再看专业课的书了,一直都在努力的学习,想着先把文化课的成绩过了,其他的再说。

    这倒是也有道理,林静好满认同。

    不过傅川也没有落下专业,他自己之前看过的那些东西,倒是自己也会练一些。比如在洗脸刷牙的时候对着镜子连表情这一类的,其实傅川还是会做的,只不过就是时间会少一点罢了。

    不过对于傅川来说,这个倒不是什么大问题,现在的燃眉之急应该是季向阳。

    林静好没想那么多,和傅川说了一些关于这方面的话,就走到了家楼下,让他还是以文化课为主,不是其他的不重要,而是其他的到时候有的是时间学习。

    傅川明白她的意思,自然点头。

    这一次的谈话两个人倒是说的比较轻松,傅川都在那么一瞬间把季向阳这么个人给忘掉了,回到家里面之后又想起来,还有些不高兴,不过倒是没有失眠了。

    第二天,林静好依然是傅川护送上班的,季向阳很识趣的给了早点就回去睡了一个回笼觉。

    傅川这个人很会坚持自己的主意,所以季向阳知道,他不好攻克,要慢慢来,不能一下子给猛料,所以他准备使用怀柔政策。

    不过这样的人有个好处,耳根不软,以后怕是也不会和林静好起什么不好的冲突,八成一辈子都会变成姐姐的小尾巴了,他有自己的主意和心思,能够分辨好坏,这是好事。

    林静好像是带了个儿子一样,所以现在季向阳的感觉就是,他好像在给别人忙着当后爹吗?

    也挺有意思的啊。

    季向阳来吃早饭的时候,依旧是找了一个靠近傅川的位置坐下来,然后到底还是把傅川给哄骗出去了,反正马上就要过年了,季向阳倒是很会和福传说,他说左右都是要给自己放个假的,要是一味的看书,大脑得不到休息,其实也是一件坏事。

    傅川还是很认同这个说法的,于是就跟着季向阳天天东奔西跑。

    这一跑,就是好几天,林静好是每天在店里面都看不到季向阳,也看不到傅川,这两个人完全是不知道去哪儿了,但是反正是不在林静好的视线之内,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特别晚,林静好问也说不告诉她,更是没有和季向阳独处的机会。

    他每次都会和林静好说上几句话,然后就带着傅川出去,回来的时候,傅川对他的敌意会少一点,他也是做到了效果,就干脆的直接离开,然后也不讨嫌。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季向阳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傅川在旁边看向别的地方说:“一起走吧,反正也没几分钟了。”

    他这话说的时候是看着墙上的时钟的,那样子简直是别扭的不得了,让林静好看了都不知道是应该夸夸小弟呢,还是应该说点别的,不过总之就是,他居然意外的说出来了这样一句话来,她是完全没想到的。

    季向阳很干脆的留下来了,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面说话,反正交谈也不多,但是也不算少,季向阳说话,傅川是会给回应的。

    这才几天啊,傅川就被拿下了?

    林静好想到自己当初的惨痛经历,说实话,别看傅川和她好,但是她八成都是靠食物把傅川给收买了,要是没有这门手艺,傅川现在还不知道跟在谁后面喊姐姐呢。

    要死不活的死不同意的傅川,竟然会突然间就同意了,这让林静好那是想也没有想到,还说要一起回家,这是一种什么操作?林静好看不懂,但是她打从心里面佩服季向阳。

    他可真是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啊!

    这一路上林静好完全没有煎熬的感觉,和这两个人走在一起,林静好说话也比较轻松,一会儿和这个说几句,一会和那个说几句,当然傅川也会和季向阳说话,只不过就是明朝暗讽罢了,说话不好听,可是确实也不难听,林静好自然不会说什么,反而觉得特别舒服。

    傅川要是不会说这种话了,那只能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个人是他姐姐。

    其他人,都会听到这种话,这是他表达亲密的别样的方法,比如和傅刚,他就是这样说话的,但是你能说他不爱傅刚吗?

    不可能的。

    林静好肚子里面有好多好多疑问,但是却没有办法问季向阳,毕竟傅川还在跟前,于是她只能暂时按捺下心里面的那股子好奇,和傅川一块儿上了楼,她去问傅川吧,傅川早就已经躲进屋子里面了,不肯出来。

    睡觉的时候林静好就和吴艳芬说了这件事情,说来也奇怪,傅川这性格怎么突然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呢?

    吴艳芬没有说话只是笑,然后和林静好说:“小川这孩子是个好孩子,他只是性格有些别扭,毕竟从小就一个人,有些不懂事,但是他本性好,人也好,他虽然好像不太讨喜,但是其实能够看到他闪光点的人真的不多,向阳那孩子是个不错的孩子,有耐心,也能够看到小川的本性,不责怪,反而用了另外一种方法来获取他的信任,静丫头,姥姥知道你眼光一直都好,所以你选择啥,姥姥都认同你。”

    吴艳芬这番话是发自肺腑的,她知道林静好这个人,所以她一直都相信林静好可以处理好自己任何的事情,包括感情,她也不会质疑她的选择,只不过操心还是要操心的,这是家长油然而生的一种责任,只能说她的女儿没有教好,她就要操双份的心了。

    说完之后,林静好突然觉得姥姥才是最明白自己的人,她倒是很感激,能够来到这样的一个家庭,不说张美兰,她至少在生活上面从来都是井井有条,姥姥是个明白事理的通透人,舅舅也好,包括后面的傅刚和傅川,人生总归都是会有点缺陷的,不能十全十美,她现在这样,就觉得很好了。

    隔天开始,傅川没有在早上再出来等着林静好,而是在家里面呆着了,林静好下楼的时候,看见了季向阳,他下意识的看向了林静好的后面,跟屁虫没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林静好的手被季向阳牵着,她走快了一步,歪着头看季向阳,她太好奇了,一晚上都没睡好,也不知道季向阳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来把傅川给解决掉的。

    “不告诉你。”季向阳说了一句和傅川那天一模一样的话,林静好皱了起来眉头,想着那换个问题好了。

    “这几天你们都去哪儿了?”林静好又问。

    季向阳看了她一眼,神秘的笑了一下,还是没有说。

    小气鬼。

    林静好到了店里之后就把人给赶了出去,哼,在傅川嘴里面套不出来话就算了,季向阳都不说,她还不愿意和他们两个人说话了呢。

    等到开门的时候,季向阳才走过来,和林静好说话,林静好也不好好搭理他,他就笑,看着她使小性子的模样特别可爱,拿了自己的早餐就找了地方坐下来,一会儿看一下林静好。

    不到一会儿,店里面就进来两个人,林静好看过去,觉得这两个人,特别眼熟。

    一个是之前那个来店里面订结婚蛋糕的人,另外一个,是那个包打听的客人。

    她们两个人是结伴而来的,这一次来的这么早,倒不是为了吃上一口早餐而来,林静好也不太清楚,只是看着她们两个人走过来,然后一块儿站定,打头的那个包打听客人倒是很干脆,没有拖拖拉拉,看店里面客人不少,于是就直接问林静好:“老板,一会儿有时间和我们说说话吗?我们台里面有个节目,想请你过去,是专门做美食的,我在这里看了好几天了,觉得老板你是最合适的,不如等你忙完了,我们坐下来细谈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