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剑修有点稳〕〔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62.第162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回家之后, 林静好倒是仔细想了季向阳在路上说的话,她并不是一个不听取意见的人, 如果说得对,林静好是相当愿意往心里面去的。

    其实他说的也没有错。

    但是相比而言,林静好并没有季向阳说的那么伟大,想把西点发扬光大,因为在她的印象里面,西点并不需要她来发扬光大。

    为什么这么说?

    西点它一直都在那里,从来都没有说是不被人知晓,至少在后世的人的观念里面, 每条街上都会有那么一个西点屋, 或者一个蛋糕店,在看看那些个主要的街道,商业区,大城市两三个那都是非常正常的, 反正就是一点不缺。

    除此之外,很多人都会下意识的去吃西点, 比如说生日,结婚,也会自己订做蛋糕。

    包括后几年突然火起来的冰淇淋蛋糕, 也变成了大家的心头肉。

    对林静好来说, 这个根本就不算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一个小人物, 西点需要她什么呢?

    她只是喜欢而已, 所以大部分的精力她会放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面。

    今天被季向阳这么一说,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了。

    把这门手艺一下子提前了几十年带过来,其实她一直都占着这个的便宜,新鲜,模样好看,材料丰富。

    尽管材料不是很好掌握,但是她确实通过自己的努力合成,最终也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这一点倒是林静好心里面很是清楚。

    因此她明白了季向阳的意思。

    确实,不需要她来发扬光大,但是她可以做一个传播者,她喜欢西点,不只是因为好吃,还是因为有一份爱的执念在里面,她喜欢甜食,喜欢样子美好的蛋糕,喜欢把点心做成一件艺术品,这些都是她的爱好,也是她最想做的事情。

    梦想,就好像是傅川一心想要去电影学院,这就是梦想,努力去实现这份梦想,是很重要的事情。

    也许她不需要那么大的客流量,她只想把有限的东西做好,然后做成一个高级私房馆而已,其他的事情,她还真的没有想过。

    让大家去看看,真正的西点是什么样子的。

    经过了一晚上的深思熟虑,早上林静好起来,看着生气勃勃的吴艳芬正在厨房里面做早饭,就上去和她说了这件事情,她想听听大智慧的姥会说什么。

    “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觉得是比什么都要重要的。”吴艳芬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完之后,林静好立马就懂了她的意思。

    其实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想不想。

    想了一夜之后,她有点想了。

    迫不及待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季向阳,林静好还要拜托季向阳给她看合同,把自己心里面的这点小心思,和季向阳分享,对林静好来说也算是一件大事儿了。

    把自己的小心思藏好掖好,她陪着吴艳芬做了早饭,然后才高高兴兴的走了,只不过出门的时候,她又看到了熟悉无比的傅川,跟着出来了。

    怎么昨天相处的不好吗?为什么今天又一块儿和她走?

    “你不在家复习?”林静好准备探探口风,然后对着傅川说道。

    “年后再看书吧,最近也有些累,状态也不好。”傅川说道,他确实很累,每天要背很多东西,其实自从和林静好好了之后,傅川的成绩一直是稳定的直线上升,有了一个特别明显的变化,从未掉下来过。

    也算是名列前茅的学霸了,但是傅川自己本人总是怕差一点,他知道自己努力一点,在努力一点,等考到年级第一,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顾虑了。

    叛逆少年,在学校里面,这两年以来,那是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别说谈恋爱了,连女孩子都没有正眼看过,他忙着学校了。

    好好学生傅川小盆友,其实在学校里面那是风头正盛的,老师之前开家长会的时候,还给建议过,傅川这个成绩,猛彪一把的话,搞不好都能上京大的,傅刚笑眯眯,回头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京大?管他什么大,傅川喜欢最重要啊!

    把这事儿丢在脑后的傅刚回去就激励自己儿子,你们老师说了,好好学习,肯定能考上你想要的学校。

    傅川并没有得到肯定,他有高考综合征,不管别人说的是否天花乱坠,在他心里面,不行,他还要在努力一点。

    也就是这段时间,季向阳给他放了个假,说实话他还舒服多了,以前那些知识点可以说是更清晰了起来。

    林静好倒是不会说太多,傅川现在早就变的学会规划自己的时间和未来,所以她不需要操心太多,他心里有数。

    所以听到了傅川的回答之后,林静好也就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道儿下了楼,在楼下就看到了拎着饭盒的季向阳,他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来给林静好送早饭,而且还是亲手做的,这会儿依然拎着那个季母准备好的食盒,在楼下乖巧的等着。

    季向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快点走过去和季向阳说话,所以动作也要快了许多,傅川则比她还要快。

    林静好皱了皱眉头,这小子又闹哪出,昨天和季向阳吵架了?

    结果还真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傅川一脚就冲到了前面去,然后一看到季向阳就说:“咱们快点走吧,快点来不及了。”说着还去看手腕上面戴的手表。

    林静好:?????

    什么????

    去哪儿啊?

    季向阳还没来得及把食盒递给林静好,就被傅川扯了一把胳膊,差点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有些无奈的和傅川说:“我和你姐说几句话。”

    “来不及了!”傅川才不管他是不是要和林静好说话,直接就把手里面的食盒拿过来,然后塞进了他姐的怀里面。

    对待林静好,傅川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他赶紧对他姐说:“姐,我们先走了,今儿你要自己去了,路上注意点安全,天还黑着呢,你走慢点啊。”

    他胡乱的叮嘱了一番,把季向阳的话全部都自己挑着先给说了,然后就拉着季向阳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季向阳那是一步三回头啊,一瞬间被抢了所有的花,他还真是没有在短时间内找到最合适的话来说话,结果就这样,季向阳被傅川拉着走。

    “姐你注意安全,完事儿了我就去店里面接你。”傅川在前面走着,还不忘回头嘱咐林静好。

    季向阳:给我留句话你是会死吗?

    因为太突然了,所以季向阳一下子就被拉出去了好几米远,在回头看林静好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个小影子了。

    天冷,这会还黑着呢。

    而留在原地的林静好:????

    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们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好?

    早上特意等在这里的?

    这是为什么?

    她在原地愣了好长时间,都没能做好从傅川和季向阳不对付到如此亲密的状态中的准备,最后决定,她还是早一点去店里面,俄罗斯大面包正在烤箱里面嗷嗷待考,这等凡人的事情,她就不要去思考了吧……

    想清楚之后的林静好立马觉得自己棒棒的,然后带着早饭就去店里面了。

    俄罗斯大面包一面世,就被众星捧月一般的对待啊!

    面包便宜,巨大无比,大概有一个人的小胳膊那么长,一块一块的已经被分好了,下面则是链接在一起的,里面有杏仁,有葡萄干,还有一些磨碎的黑芝麻粉,当然里面还有一些别的味道,总之就是,烤出来的味道那都是相当的新鲜啊。

    大家闻着这屋子里面的那一股子奶香味儿,说不出话来,这老板也太厉害了,为什么每天都能做出这么不同寻常的东西来?

    喜欢,要买,要多买几个,回去好过年吃,给孩子吃,给亲戚吃,给全家吃,让他们见识见识,俄罗斯大面包这个霸气的名字,霸气的蛋糕,总之就是霸气侧漏。

    决定了之后的各位,非常努力的排队买起来了,林静好这一天那是相当的忙碌啊。

    越是靠近过年,就越发的忙碌,主要还是因为年货。

    每年的年货都是必不可少的,蛋糕店里面有固定的,还有一些别的,每年都会上一些新品,这些都是在年货里面包含的。

    比如说,林静好特意买了一个大方桌子,然后在桌子的上面换了一块特别喜气洋洋的桌布,边上还是吴艳芬闲来无事给勾的蕾丝花边,大红格子看着特别讨人喜欢。

    那大方桌子放在原来放着最显眼的展柜那里,林静好把展柜给撤掉了,然后把大方桌子摆在了那里,之后就在上面堆积起来了无数的新鲜年货,这些年货,每一盒子都不一样。

    相比而言,曲奇饼干盒子真的已经可以说的上是过去式了,毕竟那是老传统,买的人不少,但是却也没有这些新鲜东西来的更喜欢。

    上面琳琅满目的摆上了看不过来的新产品。

    开心麻花,小熊饼干,蛋黄元,满天星,心有所薯,罗马盾牌,法式香脆棒,乳酪手指饼……全部都是一个一个的小圆盒子,盒子上面都有标签,标签上面都有名称,右下角是价格。

    这是林静好找了一个印刷厂子做的,要不因为傅刚也有一批要做的东西,本来以她给出的量,人家印刷厂才不会接她的活儿呢,不过夹在傅刚那需求量大里面,这边也就同意了,她就做了一批出来,然后每一个都贴在了这些盒子上面,每次做出来的时候,都是苏红在旁边装袋,林静好则是烤饼干。

    东西多了,做起来也就复杂许多。

    可是摆出来的时候,那绝对是有成就感的。

    塑料盒子是白色的,白色的盒子里面透出一个一个的小饼干,麻花,薯饼,还有手指长的乳酪饼干,多么让人喜欢啊。

    看着就想买。

    这么好看,这么可爱,包装这么精美,价格其实还好不算太贵啊。

    毕竟在别家没见过,讲真无法对比价格是否高低。

    但是如果和店里面别的比,那绝对是低了的,买买买。

    年货嘛,回去一盒子一盒子打开,多好看啊,摆在桌子上面,家里面的小东西吃起来也方便啊!

    而且,买这么多东西,除了能够有这些好处之外,他们都知道好记蛋糕屋的蛋糕和西点,那绝对都是省城里面数一数二的,总之是没有见过见过别人的西点能有这么好的口碑的,能够上电视,做的漂亮,还没有一个人说不好。

    要说他们是脑残粉吧,他们真的是。

    那也是因为,嘴巴是骗不了的人,不可能难吃还去喜欢啊,既然真的好吃,当脑残粉又怎么样呢?

    新年除了这些新鲜产品之外,林静好还准备新年的特殊礼盒和袋子,买的多少不一样,用的东西不一样,但是无一例外的是,每一个上面都绑着特别好看的火红色的蝴蝶结,在老板细心的帮你装好和绑好之后,她还会笑意盈盈的和你说一声:“新年快乐!”

    快乐快乐,脑残粉当然觉得老板说什么都是对的。

    有人因为喜欢那个盒子,又回去买了不少东西,为的就是拿一个好看的盒子。

    所以谁说颜值是没有市场的?

    这年头当真没有人注重什么颜值,摆摊的不少,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人也不少,这些林静好都清楚的,但是很少有人会在造型上面煞费工夫,但是说心里话,其实每个人心里面都会有美丑的衡量标准,这好看不好看,喜欢不喜欢,最直观的都是所为的第一印象,所以那是相当重要的。

    还记得她曾经上课的时候,她有一个老师和她说过一句话。

    咱们做西点的,做蛋糕的,做的味道是其次,首先就是个模样,你们把模样做出来了,再去研究味道。

    做是为了卖,大街小巷的蛋糕,什么草莓慕斯啊,巧克力慕斯啊,提拉米苏啊这些东西,讲心里话,差不多的价格和格调的店面,味道都是差不多的,普通人根本无法从味道上面去判断哪个更好吃,最多是哪个适口性更强,但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只要没有太夸张,没有把食物给做崩了,都是没问题的。

    在他们眼里,学蛋糕也是为了选择一个喜欢的东西来创业罢了。

    所以赚钱是首要的,步骤不出错,味道差不多的情况下,外型就成了大家考虑的因素。

    肯定会下意识的去买好看的。

    这就是本能。

    她在造型上面的修炼已经足够到家,所以后面的时间都在味道上面下功夫,到目前为止,看得出来,她的功夫都是下的相当正确的,至少没有白瞎。

    天这一黑下来,苏红就恨不得瘫软在地上,她觉得自己的嘴角已经僵持在了一个上扬的弧度,这会儿已经没人了,老板也把门关上了,苏红这个嘴角还是掉不下来。

    脑海里面只有一句话——您好(微笑),请问您要点什么(微笑),这个卖完了,不过那一款也是不错的(微笑)……微笑……微笑……

    嘴巴好累,可是它下不来了。

    苏红心里面这个苦啊,看了看自家老板,她决定打落牙齿和血吞,先动手松了松自己的嘴角。

    使劲的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嘴巴,苏红总算是找到了一点肉体的感觉,然后就去看老板,老板也转了转脖子,今天可真累了。

    因为年货的关系,其实他们早几天就已经跟在准备了,没想到准备多少,就能卖出去多少,她就知道老板卖的实在是太便宜了!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出来买!应该卖贵一点的。

    天知道,林静好自己合计了一下,发现这个价格,如果换算成后世那个钱的价值之后,简直比蛋糕店里面卖的翻了一倍多还不止,就这样居然还是一扫而空。

    小看自己了。

    她想。

    又钻进厨房里面,由于置办年货的客人实在是太多了,林静好下午压根抽不开身,这会总算是能够去做一些明天用的吃食了。

    这一忙就是好些时候,林静好自己都没有发现,居然就快到了十二点,这就算了,苏红居然还没有回家,就在这里和林静好一块儿装饼干。

    下午的盛况她已经看到了,这要是不多做一些,明天还真的是没有多少可以卖的,本来老板上次做出来的那些,那是要卖三天的,以为卖不掉,桌子又特别大,所以干脆都摆出去,主要是为了好看,结果没想到啊,没想到那桌子现在空空如也了。

    这过年还真是可怕,谁谁过来那叫一个舍得花钱啊,苏红还看见了老远跑过来的张家婶子李家的叔叔,这都是不少人的啊,他们也真的是比苏红想象中的还要舍得啊。

    苏红感慨了一番,随即就和林静好聊了起来。

    两个人说话,其实时间还算是过的快了一些,做东西起来也不是那么发困了,林静好还在想,这都十二点了,也没有看见傅川和季向阳,这两个人跑哪儿去了?

    她本来还指望着傅川今天回来能够稍微帮帮忙呢,看眼下这么个情况,怕是八成也不可能了,这小子不知道跟哪儿撒丫子去了。

    这叫一个尽兴啊。

    等好不容易把准备工作做好,已经是半夜一点钟了,林静好坚持没有让苏红回去,女孩子一个人一点钟在外面回家,还是大冬天的,说到底怎么都有点危险,她自己那是离得近,一条马路就到了,但是苏红不行,在屋里面好说歹说,苏红同意了林静好提议在附近的招待所给她开一间房,也好多睡会儿。

    也好在她家楼下有个小商店是有电话的,那店主是个夜猫子,就住在店里面,和苏红家里面也算熟识,她打电话过去给说了一声,那边就说没问题,可以帮忙告诉他父母,苏红也就放了心。

    这边两个人从店里出来,苏红就说要不干脆林静好也一块吧,别看距离不咋长,但是还是挺危险的。

    林静好听闻摇了摇头说还是不了,她怕张美兰担心,也有点担心傅川有没有回去。

    把锁头一落,林静好回头才看见,这外面的路灯下面站着俩人,一个人高马大的,手里面掉了根烟,在看见林静好的时候赶紧把烟灭了,丢掉了门口的垃圾桶里面,他旁边则站着一个瘦高个子的女人,他们俩倒是穿的都挺厚,就这么站在门口,乍一眼看还有些吓人。

    “妈……傅叔……”林静好也愣了一下,随即才叫了人。

    “静静,你今天咋这么晚?”张美兰赶忙上来问她,还给她怀里面塞了一双手套,这天冷,她早上忘拿了。

    “今天东西卖的太快了,有点空,忙起来就没注意看时间,你们俩咋来了?”林静好问他们。

    “我和你傅叔在家里面等了好长时间都不见你回来,怕你有啥危险,就说来寻寻你,然后看你里面灯亮着,又看见你进进出出的拿食材,我俩就没进去打扰你,说在外面等一会儿。”张美兰直接把来龙去脉给说了。

    其实说不打扰的是傅刚,他们进去,林静好要是真的没做完,必然不会让两个人等,肯定会立马就拿东西走入。

    做生意的知道,心里面只要记挂上了,晚上就睡不好,她要是真的做够了,肯定也不会留到这个点了,于是傅川就说不如在外面等吧,不要进去打扰孩子了,左右两个人穿的也厚,而且结婚之后,这等浪漫的事情也没有做过,不如在外面好好的说说话。

    张美兰则是立马就同意了,然后俩人一直在外面等。

    等到了林静好出来。

    心里面不免有些感动,林静好压下鼻头的酸,把手套套上,然后和身边的苏红说,先带她去,又跟他们解释了她的想法。

    傅刚是很赞同的,爱护员工其实就等于爱护自己,所以当场就给林静好竖了一个大拇指。

    张美兰没啥感觉,跟着去就行了。

    安顿好了苏红,他们一家三口才慢慢往家走,其实林静好是从来没有这样和傅刚还有张美兰相处过的,总觉得少了一个傅川,心里面有些不适应,一路上也没有怎么说话,快到家了才想起来傻弟弟,于是就问了一声傅刚。

    傅川本来就是个野孩子,傅刚创业那会儿,傅川根本就不会理会他的辛苦,反正天天也是不回家,傅刚也是一夜一夜的住在游戏厅,根本不知道儿子到底做了什么,后来想想他确实也是该死,所以这几年尽力弥补,但是对待夜不归宿的傅川,他其实早就习惯了。

    不过今天在接到傅川电话的时候,还是内心觉得特别百转千回,这小子真可以啊,现在还学会通报了,以前谁管你啊,理你就不错了。

    傅刚就说晚上傅川来电话了,说他去市里面了,今天晚上可能赶不及回来了,只能明天再回来,让他们别操心,还不忘记和家里面说了一声,让他姐也不要担心,她姐的电话不知道怎么,打不进去。

    这下林静好才给想起来,这段时间她已经不接受预定了,但是电话预定依然在疯狂的打,并且每个客人都试图想要说服林静好做给他们,说实话,她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每天都要应付大堆大堆的客人,还要负责电话安慰,一个头那是两个大。

    而且,客人是五花八门的,好说话的人他能理解,不好说话的人都能在电话里面开威胁。

    林静好就在今天下午接到了一个威胁电话之后,果断挂断,对方打过来继续威胁,就这样来来回回了三次,在沉默中爆发的林静好直接把电话线掐了,你在打啊,打啊!

    本来想着晚一点就给接回去的,但是没想到,后面的客人直接就给涌进来了,林静好根本措手不及,也来不及去想那个电话线,等到晚上苏红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电话线被掐了。

    难怪他们打不进来电话……肯定很着急吧。

    不过得到傅川平安的消息,林静好这一颗心总算是放回肚子里面了,那么季向阳应该也是安全的才是。

    就这样回了家,林静好继续做起了吃的来,结果没有想到的是,季向阳和傅川,一直到年二十九,林静好放假的那一天才回来。

    她决定的日子不过就是在二十九号卖半天,然后下午开始休息,给苏红发了红包之后,林静好接到了季向阳的电话,虽然只有两三天,但是林静好还是有些不习惯看不到他的日子,尤其是都快过年了,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神秘兮兮的在做什么,林静好每次让傅川接电话,他都不接,季向阳也只是笑,林静好拿他们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们到底去干嘛了?”她在电话里面问。

    “你猜。”季向阳说。

    这都几天了,每天季向阳都会打电话报备,然后和她聊一会儿,最后在傅川的催促中落寞,林静好算是头一次为这个弟弟头疼,你每天霸占姐夫算什么事儿?

    这过年本来就不好见面,你还这样缠着,那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好不好!

    不过他还是在电话里面说了,下午会回来。

    林静好刚好关门,干脆直接去车站接人,然后就看到风尘仆仆回来的两个人,手里面还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那是给他们家里面带的年货。

    林静好问他们去哪儿了,两个人还是神秘一笑,问林静好愿意不愿意请他们吃好吃的,他们快要饿死啦。

    林静好看这两个人的模样,就干脆带回了店里面,又买了一些排骨和菜,准备他们做点吃的。

    蛋糕店里面其实什么都不缺,因为要做一些基本材料,柴米油盐锅灶全都齐全,现在吃食全部都卖掉,连一点点半成品都没有,她和苏红进行了大扫除之外,食材也是用的差不多了,还剩下一点的,林静好都打包装好,完整的给苏红带回家当做年货,不完整的她准备自己带回家,过年之后全部都换新的,这些也只用了几天而已,其实都好好的。

    现在倒是都派上用场了,林静好把排骨炖在锅里面,然后又把菜切好备用,好在没有东西也不怕味道污染,这过年有的是时间散味儿,她干脆弄完之后就走出去,然后坐在那两位的跟前说道:“说吧,你们到底干什么去了。”

    眼见林静好要生气了,两位那是倒豆子一样的全部都招了,这平易近人的林静好可爱可亲,但是生气的……可怕。

    原来是这样,季向阳以前给一个制片厂的导演打过官司,然后一来二去的,那个制片厂和季向阳就比较熟悉了,之前的几天,那个导演都在省城拍戏,季向阳就找了个由头,带着傅川去围观,顺便想拉近拉近感情。

    这个办法真的很不错,傅川心里面一直都是保持着兴奋状态的,确实让人很是高兴,只不过不显山露水。

    后来,去的多了,季向阳也就和导演说了,这孩子之前拍过电视剧啊,就最近比较火爆的那个,特别出名那个,导演一看,还真是诶,造型不错,线条不错,长相不错,他这儿角色也有的,可以试试看。

    反正这些个路人abc向来都是随便找临演的,根本就不会太关注,所以就说给傅川个角色试试。

    那个角色戏份不多,但是也不少,大概是看在了季向阳的面子上,导演应该是特意换下来了一个举足轻重的那么个角色给他试试,没想到小子真可以,本来那天只是去试镜的,结果一下子就被看上了,导演当场就给留下了。

    谁说书本知识没有用,傅川根本就没有实战经验过几次,但是却在书本上学到了不少东西,还有之前跟着那些演员也一样学到了不少,所以去了就一条过,这一下子就留了好几天。

    毕竟他是个孩子,季向阳不能让他一个人留在那里,就陪了好几天。

    这几天下来吧,林静好发现,有一个惊天动地的变化,那就是,傅川变了。

    现在跟在季向阳的后面。

    向阳哥——向阳哥——

    林静好:????你也太好收买了吧?

    傅川:我还指望着向阳给给我在介绍一点靠谱的戏呢!

    林静好:弟弟,自尊心呢?

    傅川:我只是拍戏,自尊心是什么?

    林静好:……

    神交结束。

    傅川依旧跟在季向阳的后面,左一块排骨右一块,弟弟你可以的,姐姐做的食物现在不重要了吗?不是你最宝贝的小宝藏了吗?你怎么可以说变就变呢?

    不过这事儿说起来也是挺好的,林静好没有多打听,但是看到傅川的样子,也应该知道了,这次拍摄进行的相当不错,反震他一路上絮絮叨叨的,和林静好说了不少关于拍摄的话。

    等好不容易到了家楼下,季向阳给了傅川一个眼神,傅川立马就体会到了,拿着东西撒丫子就跑上了楼,林静好的世界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看着对面的季向阳,他也松了一口气,能不能让人家独处一会儿了?

    “辛苦你了,谢谢你。”林静好伸出手去,环住季向阳的腰对他说。

    她知道自家这个中二病晚期的小弟是个什么样子的,要不是美食,林静好怕是这辈子也征服不了这个小祖宗,所以季向阳当真是费不少功夫的,而且还专门去研究了傅川喜欢的事情,安排了这么一件事情,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在意那么多,毕竟他只是个弟弟,并不是长辈。

    可是季向阳能,对待她所有的家人,季向阳都是认真的,并且努力的,哪怕是一个中二病晚期不是亲姐弟的弟弟。

    他也能够付出如此心思。

    她都知道,也是真的心存感激。

    “我们是一家人了,不需要说这么多。”季向阳抱着林静好说道。

    林静好脸一红,没有回答他这句话,反而是把人给松开了,结果就见到眼前冒出来一条银色的项链,上面还有一个银色的小坠子,那坠子看模样是花的样子,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朵蔷薇花。

    林静好看了整整一个夏天的蔷薇花。

    “送你的,在那边刚好看到了,觉得很适合你。”季向阳把坠子放在林静好的面前,生怕她错过了那个蔷薇花。

    “你……”这玩意儿一看就很贵,林静好本来虽然不是条件特别好的,但是在后世曾经也有过那么一两条白金的或者是银链子,自然能够很明确的分工出来,现在这年头,你想做点假的,说实话,做的比真的还亮,挺难的,所以林静好并没有觉得季向阳是不是上当受骗了,而是眼里面就一个字:贵。

    “收下,我一看到它,就想到了你,你不收下,我晚上要睡不着觉的。”季向阳有些委屈的和林静好撒娇。

    他总是喜欢这个样子的,大多数的时候是在没人的时候,会悄悄的和林静好撒个娇,然后林静好就会心软,瞬间答应下来,今天也是一样的,她马上就点头了。

    季向阳特别高兴的给林静好戴上了项链,两个人又在楼下说了一会儿话,林静好才上去。

    这一个年过的特别热闹,张宁刚工作彻底搞定,年后开始上班,房子那边也已经处理妥当了,傅刚给安排了靠谱的装修公司,坚决不让吴艳芬掏钱,直接动工,特别麻溜的就搞定了,年后散散味,有那么三个月就可以住人了,张宁刚则是先住在宿舍里面。

    不过也没什么,过年一家人还是住在一起的,小川作为这个年过的最开心你的人,他自主愿意睡沙发,然后把自己的床让给了张宁刚,傅刚差点没有感动的痛哭流涕。

    儿子啊,你长大了啊!

    傅川心里:看电视可以看到深夜了耶,太好了,多学点演技,以后留着用!

    这么热热闹闹的过了个年之后,最终还是迎来了初五,季向阳和林静好最终商量下来见父母的日子。

    因为初六林静好还要去季向阳的家里面,所以这一次的安排也不算是仓促,刚好大家都放假,季向阳也希望能够早一点看到林静好。

    于是这一天一大早,家里面就忙碌起来了。

    林静好和吴艳芬还有张美兰在厨房里面做饭,然后傅刚则是开始收拾屋子,张宁刚也加入了战斗之中,只有傅川,跑到屋子里面补眠去了,他想到自己亲爹一早上起来就一副不爽的样子,傅川是最了解他爹的,肯定是舍不得啊舍不得。

    别看他爹平时人五人六的,但是其实心里面那点小心思,他全都知道,他爹更喜欢他姐,比喜欢他这个儿子都喜欢的多!

    所以为了捍卫向阳哥,他必须要攒足十二分的精神来才行,晚上留着和他爹使劲呢。

    胳膊肘子已经朝着外面走了,并且再也拿不进来了。

    傅川已经计划好了,现在只差季向阳上门了。

    傅刚则是心里面还憋着一口气,他突然想起来,那天他一个不小心偷听到了季向阳和林静好说话,这个人模人样的大男人突然间和林静好说什么,反正是一家人,傅刚心里面就在想,谁和你一家人啊!你要不要脸啊!

    今天一定要让他好好尝尝什么叫做榴莲,感受一下来自未来老丈人的爱。

    “咚咚咚。”在所有饭菜都摆上桌的识货,门响了,傅刚一脸凝重的走去开门,心想这小子还挺会赶时间的,来的倒是刚刚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