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剑修有点稳〕〔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67.第167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与此同时, 滨城。

    张美兰从厨房里面走出来,把花果茶端给桌边的客人, 这店里面基本上所有的饮料张美兰都是会做的,也是林静好特意教给张美兰的, 也好在先前留了这么一手, 倒是这店开的也不算费劲。

    也不知道她录节目怎么样了?

    张美兰心里面想着,看苏红倒是勤快,心里面也觉得舒坦,自己女儿看人的眼光就是不一样, 苏红在店里这几年,那是表现越来越好了。

    “张姨, 那桌的客人要一壶花果茶, 现煮的那种。”苏红点完了单,赶忙过来张美兰这边和她说。

    因为她总来店里面,所以和苏红也比较熟悉, 苏红一直都叫她张姨,也是一开始张美兰让她喊得, 这姑娘本来和林静好差不多大, 她又不是个会拿乔的性子,倒是和她相处的很好。

    “嗯知道了, 你盯着点。”张美兰一转身就进了厨房。

    没一会儿,就进来了三口人, 苏红赶忙迎上去, 笑眯眯的问对方吃什么。

    对方也不说话, 手里面牵了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倒是看起来也不小了,那孩子看见啥都觉得新鲜的很,这里梗着脖子看一看,那边伸手摸一摸,就从门口走进来,不知道抹了多少展柜了,什么桌子椅子手上根本不闲着,这好么,走到跟前了,看见那边放着杯子蛋糕也要伸手去拿,而且根本不管是不是旁边有夹子,是直接上手去抓,家里人也不拦着,后面的跟着的白头发老太太反而笑着摸孩子的头,对于他那个动手动脚的毛病,好像也不准备多说一句。

    苏红见状,赶忙先拦下来孩子说:“您要吃点什么?”

    好家伙,这店里东西都是老板亲手做的,熊孩子抓过不要,她还怎么卖啊,这种客人最愁人了,往常也不是没有的,不过老板会出声提醒,要是碰到那种蛮不讲理的家长,老板会直接撵人,这生意她不做了,老板和她说,咱们做生意很重要,要笑脸相迎,有时候还要忍着客人的百般刁难,但是若是真心不想买,或者是不教育孩子,那就不只是单纯的素质问题了,这种客人我们需要保持距离。

    店里生意好到爆,林静好早就不是那个不挑客人的林静好了,孰是孰非,大家心里面很是清楚呢。

    她可是一个有脑残粉的人!虽然有时候自己想起来,还是会脸红一下,没想到她一个蛋糕师傅,居然也会有脑残粉。

    但是苏红是没有老板那种魄力的,非但没有,她还是要笑脸相迎,没有办法,人在江湖啊!

    后面的老太太明显有点不高兴苏红的动作,眉头皱了皱,把孩子拉到自个儿跟前说:“有什么好新鲜的,还不让看看摸摸了?回头让你们老板扣你工资!”

    “对,扣你工资!”那孩子别看不大,说起这话来就跟个小大人一样,牙根都给咬上了,仿佛对苏红不爽的很。

    苏红:????

    正在这个时候,张美兰端着一壶花果茶出来了,正笑眯眯的准备朝着那边走呢,结果一抬头,看见那屋子中间站的人,手里面的托盘“啪”的一声就摔到了地上,张美兰愣了神,客人们全部都回了头,把目光转向这边。

    发生啥了?

    八卦之心熊熊燃气,就连苏红都吓了一跳,虽然老板的妈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不经风,但是怎么说也是干活很利索的,在店里这几天,她早就见识到了张美兰在家务上面的一把好手,咋能端着端着就掉地上了呢?

    而且还不见她蹲下去收拾,就瞧着这边站着的几个人干瞪眼睛。

    还是苏红反应快,直接就跑了过去,先收拾起来地上的残渣,虽然她也想知道到底这一家人是什么来头,但是老板孜孜不倦的教诲就在耳边,店里要时刻保持整洁,这不是我们的标准,而是习惯!

    收拾收拾收拾!

    张美兰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离开那个地方已经快要七八年了,她没有想到,竟然还会在有生之年见到这个男人,而且还是以这样的形式出现,他后面站着的人,张美兰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自从自己进了门,就每天闲磕牙,指挥来指挥去的婆婆,不止这样,有时候她活儿要是做的不好,还会挨上几下子,别看老人家不年轻了,但是手上那是没个轻重的。

    那几年噩梦一般的日子,张美兰是从来都不敢忘记的,却在今天又被迫想起来,她……

    差一点就停止了呼吸。

    太可怕了,这样可怕的事情竟然就这么毫无预警的发生了,张美兰是打从心里面觉得害怕,该怎么办才好?

    她不知道。

    她甚至一动都不能动弹,从头发丝到脚指甲盖,全部都是僵硬的,她不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动作来,更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这件事情。

    至于那边的男人,在看见张美兰的时候,倒是露出了一抹笑容,只是那个笑容实在是算不上太友善,他的眼睛不小,双眼皮,眯起来的样子让人觉得不怀好意,那勾起的嘴角更是让人看着很不舒服,包括后面的老太太也跟着笑,那个孩子还在不满伸出手就抓住了一个杯子蛋糕,二话不说的吃了起来,根本就没有在意到别人的目光,也不管这个东西有没有掏过钱。

    总之就是,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让人更是不舒服。

    苏红这边一回头,简直快要气死了,就算是见过不讲道理的,没素质的,但是也没有见过这样教孩子的,后面那个老太太还给那孩子竖了一个大拇指,苏红这边放下收拾好的托盘就过去立马说道:“这可是要给钱的。”

    “给钱给钱给钱,给什么钱?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那老太太立马就急了眼,和苏红说话的时候特别横。

    “妈,行了,这是在店里呢,小声点,影响多不好!”前面的男人不悦的回头和他妈说了一句话,他妈立马笑眯眯的说:“对对对,这是在店里呢,小丫头,你不知道我们是谁,但是我劝你少多事,该干嘛干嘛去,我们要和她说会话。”

    那老太太努了努嘴,对向那边的张美兰。

    *

    在这边的林静好果然是不负众望的拿了一个第一名,这一次她是在现场做了一个巨大的提拉米苏,当成型的时候,她把提拉米苏切成一个一个的小块,然后在上面加上在现场做出来的半熟芝士,浓黄色的芝士软软的被她做出来一个桃心的造型,乖巧的在可可粉上面站着,林静好分成一百等分,然后每一块都切成了不太一样的造型,总之就是特别的抓人眼球。

    别看现场四处飘香,都不是从她这边出来的,但是观众期待值最高的,绝对是林静好的蛋糕。

    当然,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

    没错,其他三个人做的也不差,他们也觉得很好吃,但是作为饭后甜点的提拉米苏果断的赢了,其实每个人拿到的只是小小的一块,有的人是直接一口下去,慢慢在嘴巴里面品尝,也有的人先吃了上面的芝士,更有人搭配起来。

    但是无一例外的是。

    小姐姐做的点心,就和小姐姐一样好看。

    毕竟演播厅里面,坐着的观众,大概有百分之五十,都是林静好的脑残粉,还有百分之十,都是平时不咋关心的人,剩下的百分之四十,说实话,甜食虽然不是那么让人喜欢,但是偶尔吃上这么一次,确实是完全不一样的,觉得幸福,这是一种很难得的心情。

    京市的压力不小,虽然他们许多人是本地人,但是还是觉得每天泵波劳碌,很疲惫,电视是他们缓解压力的一种方式,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甜食竟然也能缓解压力,以前是不知道的。

    现在突然明白了。

    其实这一点林静好很能理解。

    她第一次吃到甜食的时候,也是这种心情,大概就是心情会变得好起来吧,当然对于特别反感的人例外,但是她在不高兴的时候就会吃巧克力,吃完之后就会觉得舒服很多。

    所以她就想,要是能做出来,让人幸福的味道,不知道可以治愈多少人?

    于是她就走上了这条路。

    看到演播厅里面的掌声的时候,她倒是觉得很值得,并且红了眼眶。

    说句心里话,林静好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原来蛋糕的魅力是这样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她一开始的想法大概就是对的,她觉得特别骄傲。

    骄傲自己居然选择了这个行业把,居然能给这么多人带来开心和幸福的感觉,说真的,她大从心里面觉得兴奋。

    这高尚的情操其实八成都是被逼出来的,就像这一刻,林静好感觉自己要越做越好,才不辜负别人的喜爱,不辜负别人对她甜食的感情吧。

    想到这里,她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

    当然,演播厅在结束录制之后,依然是一片热闹的海洋。

    观众朋友终于坐到了演播厅,不用在和央视进行笔下神交,于是开始互相讨论。

    “没有想到,小姐姐居然比电视上面还要好看?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你说小姐姐为什么不去拍电影呢?那样就可以经常看到小姐姐的脸了!”

    “我跟你说,我一开始就冲着脸来的,我想着呢,她做的东西虽然好看,但是毕竟在电视里面又吃不到,我还以为之前采访客人有夸张的成分呢,没有想到的是,小姐姐真的好厉害啊,我吃到的时候都惊呆了,我跟你说,瞬间就忘了前面所有的味道,嘴巴里面只剩下那个芝士的浓香!”

    “下面的蛋糕也是真的好吃啊!我还以为会很甜,但是其实并没有,上面的可可粉虽然有点淡淡的苦味,但是后味无穷啊!”

    “你说的对啊,没有想到小姐姐竟然会是这样的小姐姐,啊啊啊我的心里面好喜欢怎么办!”

    ……

    坐在第一排的季向阳一回头就听到无数这样的对话,总之就是,心上人好像在不知不觉间,火了?

    而且好像一个不小心,大家都很喜欢她?

    季向阳皱了皱眉头,这四面八方赶来的一大波情敌,让他心里面着实有些……恨啊!

    仗着身份,季向阳混进后台,这会儿林静好正准备接受一个私下问答。

    这个问答是会在赛后播出的,其实是节目组整出来的幺蛾子,竞赛的过程中,节目组是确确实实没有一点掺假的,那些投票和数据全部都是真的,而且是不能更真的数据,但是他们早就已经决定好了,要让林静好进行一个采访,这个采访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其实每个人都有单独采访,但是她的播出时间绝对是最长的。

    本来节目组还在想,要是林静好拿不了第一,他们该怎么延长呢?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这么争气,节目组也开心了。

    希望不要再收到那些求加长的来信了,他们节目组也不容易啊,看到信的内容大同小异,无非就是要看小姐姐。

    现在好了,看看看,你们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这个采访本身也比较简单,大概就是关于林静好的得奖感言,还有一些基础的问答罢了。

    对于小姐姐,其实大家本来就是好奇的,所以发过来的问题也都很奇怪,比如为什么小姐姐能够想到这么多的花样?还有小姐姐当初是怎么做到摆摊发家致富的?或者是小姐姐你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小姐姐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总之就是五花八门。

    节目组看到的时候,也是很头疼,要从这么多问题中筛选出来有用的,其实还真是不太容易,尤其是这里面一大部分都是表白的信件。

    节目组:“你们怕是找错了人吧!”

    不过最后还是从这些里面挑出来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这边获奖感言已经说完了,那边节目组就问出来了下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也不难回答,那就是她是怎么想到去摆摊的。

    林静好也是直说,当时其实也没有想太多,一来是真的喜欢做,二来是喜欢看别人吃到的时候那幸福的表情,三来是当时其实家里面条件不太好,而且招工不太容易,那时候基本上都属于饱和了,母亲还想坚持让她上学,找不到工作的母亲很辛苦,于是她就放弃了读书,然后左右游说,好歹才让母亲同意用学费来置办东西。

    还有姥姥,给予了她太多的支持,她其实很感激,感激家里人给她这个机会,没想到最后能给大家带来幸福,真的很开心。

    她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很轻描淡写,好像不上学其实并不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情,哪怕是放在现在这个人人都上学年代,林静好也不觉得有什么好自惭形秽的,条件不好,用最后一笔学费发家致富,当初还问舅舅借了钱,她是多么不容易啊!

    主持人还真的被林静好的情绪给渲染了,觉得她非常励志,恨不得摸下一阵眼泪,然后就问出了一个自己倒是很想问的问题。

    “我在之前的节目中曾经看到过你的客人说,你和母亲相依为命,每天老早就出来摆摊,其实两人一开始过的很是辛苦,倒是心中有个疑问,不知道……你父亲他……?”

    这个其实很多人都在猜测,节目组给每个人都有一个人设,但是多半也是根据她本人来的,不会进行扭曲,所以其实背景故事都是真实的,而且在处理事情的方式上面,也能看出来这个人的性格。

    大家之所以喜欢林静好,是因为她虽然是有好胜心的,但是她不争不抢,只是安安静静的做好自己的东西,对待别人谦和有礼,让人看着她,就是忍不住的觉得这个人脾气很好,很善良,很好说话,是个很温柔的人。

    而她确实也是,这样温柔的人,一个人撑起来那么大的店面,从推着三轮车摆摊,到至今的那个小二楼,自强不息,让人很难不喜欢。

    但是好像从来没有听到过她父亲的事情……

    所以主持人才会这样问。

    对于林静好来说,她对那个爹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是都没有见过面的,所以她压根就不记得那人长什么样,更不要提感情了,所以说起来的时候,那真的是没有什么感情色彩。

    说道张美兰,张宁刚,吴艳芬的时候,她的表情多半是柔软的,其实这就是家人,她的口气也会不自觉的变得温和,说话的时候就好像是春雨一般让人舒爽。

    但是提到父亲吧,这份温暖就很快消失不见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是一个陌生人,但是也不太像撒谎,于是就说,父母早就分开了,她母亲十六岁的时候就一个人带着她了,家里条件才会特别艰苦,因为之前母亲一直都没有上过工,所以才找不到收留的地方,最后无奈,去投奔了母亲,才算是找到了可以落脚的地方,他们也重新开始。

    其他的事情她没有多说,什么中间那些乱七八糟的,她是绝口不提,只是态度也能反映出来一些问题,主持人也发现她是不太想说关于这件事情的,这么惨,就证明她那个亲爹是一点帮助都没有的,离婚之后,也没有说对以前的妻女伸出援手。

    每一个人都是编故事的高手,尤其是觉得在乎的人,更是觉得小姐姐说这些话的时候,那表情和说道别人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这个父亲一定是有问题的,谁还不知道一点破事啊,想都能想到了,肯定是嫌东嫌西,加上小姐姐好像没有人其他亲人的样子,八成是不要这个女儿!

    不过话锋一转,小姐姐又变得很幸福说起了现在的生活,说她的母亲已经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人,那位对她很好,好似亲生女儿一般,还有一个今年高考的弟弟,现在考试已经结束啦,弟弟考了省探花呢,她说话的语气里面充满了自豪,能够看出来,她对现在的生活特别特别满意,而且对那个弟弟也很是喜欢,包括对后来的这位叔叔,也是充满感激。

    她甚至在节目里面说出来了有些不太好意思对傅刚说的话,这几年来,真的很感谢他的保护还有照顾,其实店能开到今天这一步,真的是他帮了不少忙,所以她很感谢,母亲能够遇到如此对她的人,也很感谢他对她们的照顾,她想趁着这个机会,说一些平时面对傅刚的时候无法说出来的话,其实无非就是那一句谢谢。

    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谢谢。

    现在说出来之后,倍感轻松。

    主持人本身也是林静好的脑残粉,她没有想到原本的生活并没有给小姐姐带来什么打击,她甚至还能够微笑面对,而且在后面生活的很幸福,还会感恩,她都快要哭了,小姐姐就是和别人不一样,自强不息之外,还懂得感恩,活该现在获得这么幸福的生活!

    主持人自个儿缓了一下情绪之后,终于问出了那个自己私自抽出来的那封信的内容,不好意思,虽然她是一个女人,但是她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万一小姐姐觉得女孩子也很可爱呢?

    “其实很多观众都发来信,问一些关于你的问题,有一个个人问题,不知道你方便回答吗?”主持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心脏那是砰砰砰的跳,不知道小姐姐会不会生气啊,这个台本上面可是没有的。

    “请讲,要是不方便回答的话,一会儿麻烦节目组剪掉啦。”林静好说着调皮的眨眨眼睛,就好像这句话本身就只是一句玩笑话,让对面紧张的主持人立马放松下来,她以为自己加上这个问题,对面的小姐姐会不开心呢,但是没想到,她非但不介意原本就要结束的采访,甚至还给她了一个定心丸。

    要是真的不方便,剪掉就是嘛,她不会生气,并且还有心情开玩笑呢。

    “那就是,不知道你的择偶标准是?”

    这个问题当真是为了广大观众问的,这个问题在所有的来信里面呼声是最高的,主持人当然要为了广大观众考虑了。

    这个其实算不上是林静好不愿意答复的私人问题,反而是看到季向阳站在不远处,就给了他一个眼神,然后给了一个微笑,主持人下意识的转过头来,就看到那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他看起来有些疲惫,靠在旁边的墙上,看到林静好的笑容之后,他站直了身子,也给了她一个笑容,然后嘴型轻微的动了动,能看出来,他说了一个:加油。

    主持人其实和林静好基本上就在一条水平线上,但是面对那边的男人,她丝毫没感觉的那个男人的目光和她有一点的关系,他的眼睛里面只装下了林静好,就好像除了她以外,他再也看不到别人了一样。

    当时主持人只有一个感觉。

    小姐姐的择偶标准不简单,真的不简单……

    怕是观众盆友们要失望了,没有想到她的要求居然这么高,这是难以企及的,放弃吧!

    还是默默地喜欢小姐姐就好了。

    “就是那样的。”林静好笑起来,然后和主持人说道。

    她已经知道是哪样的了,立马就说道:“没想到这一次你来,还有家属同行。”

    她已经默认林静好和那位大帅哥的关系了,这简直就是新婚夫妻脸!

    “嗯……他给了我一个惊喜,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会来,刚才有问节目组说是不是给他开了后门,结果节目组跟我说,他给节目组寄了上百封信求位置,于是节目组就通过了他的审核,我本来录制之前很紧张,好在他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让我的紧张感都跟着吓没了。”林静好笑起来说,那秀恩爱的话语让主持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太甜了,不想听,难过,小姐姐属于别人就算了,还这么甜蜜是闹哪样!

    总之这一次的谈话非常愉快(?)的结束了,林静好也感谢节目组最后留下来晚宴的请求,和季向阳舒舒服服的在京市看了看夜景,第二天一块儿出发回了家。

    而那个短暂被节目组提起来的父亲,此时倒是正在店里面和张美兰大眼瞪小眼。

    张美兰惊讶于自己对这个男人其实已经没有丝毫恨意,但是看到他的时候还是很不自在,这漫长的沉默让张美兰觉得度日如年,没想到他居然还会有找到这里的一天,她不免有些担心。

    不过男人显然和她想的完全不同,见到她之后,第一句话就是:“看你们娘俩过的还不错啊,这么大的房子,啧啧啧,得不少租金吧?”

    这些年来张美兰和傅刚相处,也学到了一些商人之间的事情,所以早就没有了之前的傻劲儿,不会什么话都往外说,听了他的这个话,也没回话,只是在看到那个孩子端着盘子过来,然后拿了一堆吃的的时候,眉头微微皱了皱,这都是静静亲手做的,看他那个糟蹋样,让人很不舒服。

    “别不说话啊,我看你们俩挺有钱的吧?也能看出来,静静现在是真的厉害咯,都上电视了,要不是在电视上看见你,我都瞧不出来那是我女儿了。”他小声的凑近张美兰说着,生怕别的客人听到他说话一样,还是稍微注意了一下。

    张美兰听了就很不舒服,之前第一期节目录制的时候,她来店里面帮忙了,所以难免被拍到,没有想到就是这样被认了出来。

    “我女儿真争气啊!”他说道,又环顾了一圈,这店可贵了吧!

    “你不要打扰静静,她现在生活的很好。”张美兰提起气来和他说道,这个男人她知道,是个贪心的,当时年少无知,但是现在回首,想起那些生活细节,心里面早就有了打算,她不能让这个人毁了现在静静平静的生活。

    “什么叫打扰?我是她爹!”男人不满的看向张美兰。

    “没错,但是你也没有尽过责任,别说什么爹不爹的,我劝你哪来去哪,不要打扰她的生活!”张美兰说话也变得硬气起来,不得不说,这几年傅刚对她的影响还是有的,她早就不是那个柔弱的女子,也学会了和别人说不好听的话。

    “你说的这是什么屁话,好像你这个妈挺好一样,不让孩子上学就算了,还开什么店,要是没开起来,不是啥都没有了?”旁边的林家奶一听就立马不高兴了,她一直都不喜欢这个媳妇,做啥都一般,挑不出错但是也看不见好,瞧着那副柔软的样子就烦人,男人就是喜欢这幅没骨头的姿势,她咋看咋不顺眼,现在还敢这么和自个儿子说话,不要脸!

    “妈你小点声,这是我闺女的店,别让人觉得她这不好,咱有话好说,回头换个地方在收拾她。”林家爹立马就说道,对自己母亲说话那是一点都不客气,这店可不能传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其实见没有八卦可以看,客人也就都走的差不多了,这会也不是特别忙的时候,苏红就能照顾的过来,他们又坐在角落里面,但是也没有人真的听见这边不和谐的声音。

    “你知道是你闺女的就好,这是她一个人的,你别想打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张美兰一听就知道他的心思,这人心脏,这几年她也想明白了,立马就和对方说道,还没等他回答就说:“你们赶紧走,我们娘俩都不想见到你们,赶紧走!”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却非常不好,林家爹从来都没有见过张美兰这个模样,眉头狠狠的皱起来,这要不是在店里面他怕是早就要动手了,也就是因为在店里面,他才忍了下来,横眉冷目的和她说:“这是你说了算的?我要见静静,你给老子滚远点。”

    “你休想。”张美兰站起来,怒目看着他说道,这是她少有的发脾气的样子,她不会打人,也不会骂人,但是生气还是会的,她才不会让林静好见到他爹,这个男人,休想坑她女儿。

    “你们不要脸不要紧,不要拖着我的静静,这辈子你都不要想见到她,死了心吧你。”张美兰和他说道,之后就再也不理会钻进厨房,一进厨房,眼泪就掉下来了。

    林静好回来还要一天,她要好好想想,怎么才能让林静好避开这个人,她远没有刚才看起来那么坚强,却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去求傅刚,她决定和女儿坦白,然后告诉她,他不是好东西,千万不能让他打上主意。

    这头林家爹那个生气啊,但是在店里面又不好发作,于是只能咬着牙低声和亲妈说了几句话,然后带着儿子从店里面走了出去,苏红追在后面要钱,结果人家一家人也没有理会,直接就吃完走了。

    苏红愣在原地。

    怎么办?

    追出去接着要?但是张姨不在外面,这还有客人呢,喊起来,她没有那个魄力和胆量,并且她刚才确实吓到了,这吃霸王餐的,还是第一桌,又和张姨认识,怎么办?苏红也不知道。

    吃了那么多东西,苏红心里面觉得疼啊,老板都是有数的,这下可怎么好?

    但是这种过失,她还是下意识的揽在自己身上了,于是不得不掏出来本子算起来,看着桌子上面被那孩子糟蹋的东西,苏红恨的牙痒痒,却还是从腰包里面掏出来钱把这账给填上了。

    她特别喜欢林静好这个老板,平时福利真的不少,逢年过节都会给她准备节日礼物,曲奇盒子一类的,从来都没有说亏待过她,但是今天她却跑了一单,后悔啊,当时就应该大声喊起来追出去的,恨死人了!她虽然知道林静好的性格,只要说出来她绝对不会怪罪,但是她还是不希望她去打这个麻烦,那些人看起来和张姨很不对付的样子,还是不要让老板操心了吧。

    她知道张姨的老公可不简单,回头肯定收拾那一家子,想到这里,她又觉得这波腰包掏的不算不痛快了。

    这边林静好和季向阳抵达滨城,她有些疲惫,不过好在一路上都有季向阳,倒是过的很快,两个人在车站笑眯眯的说着话,季向阳牵着林静好,看着她疲惫的神色说道:“赶紧回家好好睡一觉,店里的事情明天在操心吧。”

    其实她本来也是这么决定的,所以当时就和张美兰说好先回家,晚上家里面见,她好收拾收拾,也休息一下。

    其他人也是这么建议她的,她倒是准备采纳。

    但是在最后一次的录制中,林静好真的是完完全全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心潮澎湃,讲真,这几天的遭遇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人生的一个新篇章,她心里面只有感谢之情,不知道为什么,不由得去牵挂了一番。

    “我还是去店里面看一眼吧,这几天还真的怪想念的,唉,也不知道店里面怎么样,东西够不够,估计多半时候都只能卖饮料了。”林静好笑着说道,其实客人也都知道她去参加录制了,说实话还是挺期待的,毕竟想看看老板还有什么真本事,这可是他们最接近的一个名人了啊!

    说出去都特别有面子。

    所以知道的时候那是一个支持啊,对老板更是说了许多话,那几天林静好笑的嘴巴都要僵硬了。

    不过其实很幸福啊。

    想到在店里面的日子,真的没有一天是不幸福的。

    “好,那就一块儿去看看,我陪你。”季向阳说道,他早就了解林静好了,劝说未必有用,还不如陪着去呢,累了还能在车上靠着她睡会,这车站距离临江湖可是远的很呢,估计过去也要一两个小时。

    “就知道你最好了。”林静好凑过去,抱着季向阳的胳膊说。

    心都化了,季向阳差点就闹了个大红脸。

    两人已经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其实早就已经进入了甜蜜期,没有了开始时期的那份羞涩,但是面对这样简单却说出来让他心跳加速的话的时候,季向阳还是有点小小的娇羞,怎么说呢?这可是喜欢的人,她不知不觉的说出来一句甜言蜜语,那心跳,别提了,真的。

    不过倒是很快就过去了,然后伸出手去捏林静好的脸说:“那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这次轮到林静好了,所以说,季向阳在这一点一点都不熟给自己怀里面的小可爱,他也是会说情话的哟。

    “你真的投了不少信去央视吗?”林静好突然想起来节目组的话,然后问季向阳。

    “没有,我只写了一封,说我是你老公,想给你个惊喜,然后他们就让我去了。”季向阳这句话说得比较缓慢,耳朵开始不自然的红起来,他才不想承认自己写了七八十封信呢,他本来就是她老公!不算说谎!

    “嗯嗯。”林静好点点头,然后低下去嘴角就勾了起来,他不知道吧,他在紧张的时候,耳朵总是会通红通红的,看来是没错了,他真的写了不少啊。

    不过她已经求节目组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那些信给她,想保存起来诶。

    没想到季向阳还有这样的一面呢,林静好越想就越发的觉得心里面高兴。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就到了店门口,她挽着季向阳的胳膊,步伐变得有些快,想快点见到自己的蛋糕店,走进去闻闻味道,家里的味道啊!

    季向阳这边就笑着和她说:“你慢点,你的店又跑不了,不知道还以为谁在后面追你呢。”

    “你知道啥啊,快点快点。”林静好拉着他快步走。

    不过还没走到跟前,就听见后面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一回头,就看见个子不高,身材有些壮实的男人朝着她跑过来,一路还喊着:“林静好,哎呦静静啊,你咋就是不停呢,我都喊了你好久了。”

    他跑起来游戏吃力,一直在喘,林静好看了看季向阳,又看了看那个男人。

    她好像,不认识?

    季向阳也不知道这人是谁,难不成又是哪个情敌?立马就变得警惕起来,这年头的人还真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模样了?这四五十岁的大叔也来凑热闹?这原谅季向阳的疑心病把,上至八十岁,下至十几岁,不分男女,都是情敌啊!这几天他身心俱疲啊!

    不过这一次他显然是想多了。

    “你哪位?”没等他回过味呢,林静好已经问出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