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70.第170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摸了摸脸蛋, 林静好忍不住扬起嘴角来,倒是离得不远的苏红摇了摇头, 她这每天在店里面,可真够扎心的。

    偏偏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老板和大律师, 哪怕就只是简简单单的说几句话, 她都觉得画面感完全不同,她站在旁边的感觉就是,她想赶快回家叫她妈给她安排相亲。

    莫名其妙想结婚啊。

    不过当事人是没有这种感觉的, 林静好听季向阳那么说之后, 就吩咐苏红只需要打扫外面就可以了,收拾妥当就回去吧, 然后就自己钻进了厨房里面。

    这段时间林静好一直在研究上新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 她所做的大部分的西点其实都是之前学过的点心, 也就是市面上比较常见的, 虽然放在九十年代是个新鲜的,但是再过几年怕是也就会越来越多。

    随着电视节目的播出, 这半年来, 很明显西式蛋糕这个行业正在慢慢的崛起, 就她平时听傅刚说, 在那步行街上, 街头街尾就各开了一家, 倒是生意也还行, 他进去转了转,虽然样子各方面可能是比不得好记蛋糕屋,不过小蛋糕也是有的,倒不是早些时候那些个蜂蜜蛋糕了,花样也多不少。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越发多的洋玩意儿开始涌入国内,包括我们平时吃的一些后世比较常见的品牌,其实都是跟随那个时候进入的,放在当下来说,也算是进口货了,随着这些的增加,自然西式蛋糕屋也会增加,何况林静好在电视上面带来的蛋糕视觉享受,还有一些观众亲身体会过的味觉享受,自然把“西点”这个分类带了起来。

    本市来说西式蛋糕屋算不得多了,就林静好附近那是少之又少,这和在市里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

    那时候大家想的是去效仿,但是现在大家想的是尽量避开,这么出名的一个蛋糕店就在这条街上,那么过来的人,为什么不再走几步去她家呢?生意自然是做不起来的,大概是不会有人光顾。

    所以这一年多来,临江湖这一条街上,基本上已经少有住户,大部分都租了出去,或者是自己开店做了生意,尽管不是营业房,却也有了商业街的意思,但是这条街上的餐饮业却甚少,都是因为好记蛋糕屋啊。

    不过好在是,客人还是蛮多的,尤其是周末,省城各区的人不少有往来涌的,他们也跟着沾了不少光。

    而我们走一步就想看十步的林静好,在进行多方考量之后,决定自己做一些属于自己的点心,这几天烤箱全部烧起来之后,她就利用限时,在食材上面进行研究。

    不过今天显然和平时不太一样,因为屋子里面这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他在外面不知道做什么,反正能够听到各种拉东西的声音,林静好皱了皱眉头,别不是苏红走的时候门没有锁好进了人吧?

    她打开厨房门瞧了一眼,就看见季向阳正在拖地上的电暖气。

    南方不比北方,家里面没有暖气,那种取暖设备,她跑遍了许多地方,也没有买到,大概也是因为地域的问题,南方的冬天本来就被北方的温度要高,所以自然也就不会在设备上下下功夫,不过说句心里话,这湿冷更冷,所以林静好上次去京市的时候,就专门跑了几个大商场,然后从那边买了好几片电暖气片,还走了渠道运过来,现在刚好放在店里面,每天开店的时候打开,不到两个小时,屋里面温度就能够稍微升高一些。

    这几个电暖气片本来都被林静好放在墙根,倒是不影响美观,现在全都被季向阳拉出来,看那模样应该是朝着小院去的。

    “你这是在做什么?”林静好问季向阳,他在干嘛?搬到院子里面做什么。

    被抓包的季向阳抬头,看见林静好那疑惑的小表情,挠了挠头说:“院子里面太冷了,想提提温度。”

    林静好:……

    这外面是露天的,能提个什么温度哟。

    不过她倒是也不会打击季向阳,总觉得他今天好像在准备什么,这是来自于女人的直觉啊。

    “你小心些,要不要我帮你?”林静好笑起来问他。

    “不不不,你去忙你的。”季向阳连连摆手。

    他本来觉得在屋里面就可以了,毕竟天气这么冷,不过不懂情调的他特别在下午的时候不耻下问了律所里面的老前辈一些关于让心上人开心的话题,老前辈其实年纪不大,不过在风月问题上,倒是比季向阳要发育的早的多,于是就稀里糊涂的说了一堆,总之就是要浪漫,要有情调,现在的女孩子被那些个小说啊,老外啊那一套整的,都有些崇洋媚外,学那一套总没错。

    至于是哪一套,他没讲明白,于是季向阳还特意联系了一个他的外国客户,想打听打听这个节日,顺便知道一下,你们都是怎么玩浪漫的?听完之后,她结合了上一次林静好去外面的反应,最终还是觉得,去院子里面更浪漫!

    可是又不想心上人冷到,就想出来这么个招儿。

    等到林静好真的忙完了出来,季向阳那边也已经收拾妥当了。

    外面的小圆桌子上被季向阳摆上了蜡烛,桌子上面还撒了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玫瑰花的花瓣,在两张椅子的位置上面放了两个白色的圆盘,她站在门口瞧了一眼,那模样看起来好像是牛排?

    甚至还有一个玻璃盛酒器,里面看着好像是红酒?

    这浪漫来的太突然了,林静好吓了一跳,不过最后在两个人座位周围的那四块暖气片,还是把林静好的眼泪给逼了回去,当真有些滑稽,让人看到就忍不住笑,她捂住嘴巴,不想笑的太明显。

    “果然我们还是应该进去吧。”季向阳说,这浪漫没玩好,差点给玩崩了,他其实是有问过自己的老外客户的,这就是对方教给他的没错啊,他们那一套啊!老前辈说的,女孩子就爱这一套!

    夜晚的繁星,桌上的蜡烛,七分熟的牛排,香气四溢的玫瑰花瓣,加上一瓶代表浪漫色彩的红酒,一切齐全,唯一多了的,大概就是那四个暖气片。

    “挺好的。”林静好把手放下来,走过去挽着季向阳的胳膊说道,她刚才险些以为自己回到后世了,也不知道季向阳跟哪儿学的这么多套路。

    “喜欢?”季向阳看着她的眼睛,特别认真的问。

    对于这个问题吧,他是特别看重的!

    “喜欢。”林静好点点头,喜欢,特别喜欢。

    “那就好。”季向阳松了一口气,然后也笑起来,走到对面去帮林静好拉开凳子,邀请她坐下,这也是别人教他的,叫绅士风度。

    她坐下来,看着盘子里面的牛排,那牛排七扭八歪的,看出来大概是出自季向阳的手笔,他是想做出来一个造型的,所以在牛排的边缘能够看出来还有几个崭新的刀痕,不过大概是手笨,最后还是没有切出什么花样来,就只好这样放到了盘子里面,林静好稍微转了一下,发现他大概是想切出一个心形来,不过好像看样子是失败了。

    旁边他还是加了配菜的,不知道从哪儿买来的意大利面,能看出来是煮过劲儿了,还有另外一边放着的西蓝花,在它的前面摆着一个通红的小草莓,色彩搭配感特别强。

    真不敢相信,这是眼前的大男人做出来的,桌子上面的蜡烛看样子点上的时间不久,下面还有一个蜡烛的烛台,这烛光晚餐来的太过于正式,林静好透过那昏黄的光线去看季向阳,垂下来的手还能感受到暖气片带来的温热,这顿饭,太有情调。

    “怎么今天突然……?”林静好看着对面的男人,在蜡烛这波光中季向阳的脸颊线条都跟着柔和了许多,他嘴角带着淡淡笑容,听林静好问道的时候说:“今天是12月25号啊。”

    林静好一头雾水,完全没有想起来这个日子和眼前的场景能够有什么联系,看到她这样,季向阳赶忙解释说:“上次听你说那个圣诞节,都是要情侣一起过的,说是外国人过的很浪漫的,我就去问了客户,客户也跟我提了几句,我就想,给你个……惊喜。”

    这下林静好才听明白了。

    原谅她是一个对这个节日没有约会情节的人,毕竟平时她都是在店里面搞圣诞活动,一个又一个的小圣诞老人从她的手底下做出来,当然那一天确实情侣是居多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节日最后变成了一个小型情人节,所以解释的时候,她也是带着自己在后世的了解去说的。

    让他没有想到,季向阳居然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然后还特别用心的去准备了,这是林静好始料未及的。

    第一个一起过的圣诞节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打开方式,更没有想到这个圣诞节竟然是来自于九十年代初,林静好头一次发现节日的伟大,怪不得后世对于过情人节是那么的热衷。

    可不是热衷吗?

    这节日多好啊,瞧瞧这个烛光晚餐。

    玻璃杯是季向阳从店里面拿的,因为时间有限,他也打听不到更多的,但是却问到了一种红酒的做法,于是特别的煮给了林静好,他用玻璃盛酒器倒在玻璃杯里面,先递给林静好说道:“平常都是你做饮料给我,今天轮到我。”

    林静好这才瞧着那边的器皿看过去,这样倒是看不出什么问题来,毕竟器皿里面就是最普通的红酒的颜色,于是林静好只能去闻玻璃杯里面的味道。

    她对酒不是没有研究,但是知道欧洲国家会在过圣诞节的时候把果汁,香料用来煮红酒,这算是他们圣诞节的一个习俗,季向阳递给林静好的这杯里面还有一小片柠檬片,她低下头去闻了一下,扑面而来的芳香里面还透着一些淡淡的酒香味儿,还没有喝呢,就被这股味道征服到。

    接触过无数饮料,甚至从她手底下出去的自创都不少,但是不知道为何,这味道却让她感觉到惊讶,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也不知道是加了什么让人意外的调料。

    抬头看向季向阳,他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林静好,这个圣诞节的红酒配方,是外国友人友情赞助的,说是他们每年过圣诞的一个习惯,于是他就特别应景的要了配方。

    他尝了一口,没有味道,不过闻着,倒是怪香的。

    不过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步,那就是……林静好这个身体的酒量,居然比她自己本身想象的,还要差很多很多。

    这一口红酒下去,林静好就觉得心口一阵一阵的发热,嘴巴里面撒发出来的除了那红酒的醇香之外,还有淡淡的柠檬酸和香橙甜,也不知道季向阳还在里面加了其他的什么,总之和那酒气融合在一起,竟然不觉得味道奇怪,反而有一种喝着酒香果汁的感觉,林静好没忍住,又喝了一大口,平时的职业习惯,让她忍不住去寻找这里面那些耐人寻味的味道。

    一个不小心,牛排还没动一口呢,这小半杯酒倒是已经被喝光了。

    等到她觉得头晕的时候,才恍惚发现,自己这喝的太猛了,没有适应好,这会儿只想睡觉。

    这也是季向阳没有想到的,原本他只是想简简单单的让林静好感觉到节日氛围,顺便进行一下外国友人提醒他的,爱要说出来,不要总是小家子气,要勇敢的表达心中最直观的想法,他恍然发现,他其实对林静好的感情经过相处之后早就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尽管他觉得做的要比说的重要,却还是想要说一句爱情,顺便……

    可惜,林静好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就把自己灌醉了。

    那个七扭八歪的心形牛排,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就已经凉了……

    红酒的后劲儿比想象中的要大,季向阳摇了摇头,看着已经晕晕乎乎用手肘着头的林静好,摸了摸口袋里面的盒子,还是塞了回去,然后走到她旁边去,把人扶起来,先送去屋里面。

    之后季向阳这圣诞节精心策划的浪漫就到此结束了,女主角直接昏睡过去,他把人弄回去之后,又把电暖气挪了回去,再把院子里面都收拾出来,回头一看表,大概已经十一点半了。

    看林静好喜欢他做的红酒,季向阳还挣扎了一下,是留下还是带走,毕竟她一口接一口应该是喜欢没错,但是她这个酒量……他斟酌了一下,决定还是带走,这醉酒的模样可不能再被别人看到了。

    等到挣扎完毕,季向阳收拾妥当,才去扶林静好。

    这小半个小时的睡眠并没有让林静好酒醒,不过她还不算是醉得太过彻底,保持着一丝认知,在看到季向阳的时候,立马就笑起来,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说:“ 是你啊。”

    她瞧着和平时完全不同,两个眼睛笑的弯弯的,脸颊带着一丝潮红,她的脸差一点就要贴上季向阳的脸颊,说话间还有酒香气儿从唇齿之间向他袭来,季向阳觉得自己也有发醉。

    “是我。”季向阳朝着她说,忍住没有亲上那送上门的小嘴儿。

    “我知道你,你最好了。”那有些撒娇的语气在他耳际响起,林静好一头钻进他怀里,还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胸口,接着说道:“你对我最好最好了,你会给我摘漂亮的花,会给我做秋千,还会每天给我送饭,陪我回家,对我的家人包容,还体谅我,支持我……”

    她越说越多,这些话放在平时她肯定不会说出口,但是却都记得,林静好自知她是被动的人,即使过来这么多年,无论和谁感情其实都保有距离,对她好与不好,她很是清楚明白,她没谈过恋爱,但却也知道能够真心对她的人会做什么。

    季向阳或许自认为不懂浪漫,但是在她看来,他给的感动已经足够让她的心灵瓦解,爱上眼前这个男人。

    “真怕啊,怕这是一场梦,总有一天还会醒来,什么都恢复如常,你却不在了。”林静好在季向阳的胸口闷声说道,有时候想想,会不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梦醒时分的时候,他却不在了呢?

    小说看多了总会得这样的毛病,林静好就是这样。

    这被人宠在心尖上的感受尝试过了,就不想再失去。

    “不会的,我会一直都在的,一辈子都在。”季向阳收了手,把怀里的人紧紧地抱住,他并不觉得自己做了多少事情,在林静好口中说出来的这些,在他看来不过就是芝麻绿豆,可是她居然每个都记得,还说他对她最好。

    后面的话他也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理解了。

    学法律的人不爱承诺,对他们说来这就像是法律条文,一定颁布,就要严格执行,这一刻,季向阳立马在自己脑海中的法条里面加上了一句话,这句话不是来自任何机关,而是怀里的这个偶尔也会有小女人一面的林静好。

    “我会努力对更好的,会永远都在你身边。”他说着,嘴巴凑近林静好的耳边,轻轻的吐了一句话。

    早上醒来的时候,林静好的头觉得要炸裂了,宿醉过后,她还有些不太精神,刷牙洗脸的时候,都是努力强打精神。

    昨晚的事情林静好心里面多少还有些影子,那一杯下去还不至于断了片,所以昨天晚上那撒娇的语气她真的是丝毫未忘,包括季向阳说的那些话,清晰的全部印在脑海之中,唯一让林静好记忆中不太清晰的,是季向阳说的最后一句话,很小声在耳边,有些痒痒的,可惜她当时困得要命,那话说出来却好像被耳朵拒之门外了一样。

    林静好在卫生间里面仔细回想了好一阵子,最终也没能想起来,才扎上头发,然后跑到卧室里面,抱起来枕边的那个盒子。

    宝贝,你只能成为圣诞礼物了,没想到你未来的主人那么会来事儿,可惜我还要准备个元旦礼物了。

    林静好叹了一口气,抱着盒子心里面感慨了一下,幸福之意随即涌上心头,在衣柜里面特意挑了挑衣服,又跑到窗口看了一眼,季向阳已经在楼下了。

    抱着盒子走下楼,林静好就看见了带着笑意的季向阳,见到她的第一句话是:“酒醒了吗?”

    这又想到昨天晚上那一波,林静好觉得耳朵一热,手就直接伸了出去,季向阳眼前多了一个藏蓝色的盒子,上面还有林静好平时绑蛋糕用的彩条,按照绑蛋糕的手法,这盒子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上面还有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季向阳一看,就知道这是出自林静好的手笔。

    “这是?”季向阳问林静好。

    “圣诞礼物呀,昨天晚上谢谢你。”林静好把盒子又往前面伸了一寸,和季向阳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