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73.第173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季向阳发现, 林静好最近越来越会说话了。

    说话越来越讨人喜欢了。

    好像读了什么了不得的书一样,突然就开了窍,他反而像个大姑娘似的天天被调戏?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管他好坏,总之他心里那是美滋滋的。

    林静好确实是经过了一番修炼,不过修炼的内容和季向阳想的不太一样, 她和季向阳之间的感情其实趋于平淡,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都说平淡才是真, 但是这没什么火花味儿,哪儿就像是谈恋爱了?

    既然季向阳是个老干部型, 那她就准备突破防线,嘴甜些总归是不难。

    最主要的是她心里很清楚,她和季向阳在一起的这些日子, 总归是季向阳迁就她多一些, 她有店走不开,所以约会的地点大部分都是在店里, 要说约会也算不上, 其实就是他在店里看着林静好罢了,每天的陪伴不过就是下午的一会儿,和晚上的一会儿,就连周末, 季向阳都是准时报到。

    两人之间总归要有人配合对方, 季向阳多半都是做了配合的那一个。

    他无心的实话全部都是甜言蜜语, 林静好却说得甚少, 所以她特意跟着张美兰追了几个爱情连续剧,说不上学了一身本领,但是也知道怎么能让他觉得开心。

    在一起的时日不短,还是能瞧出来,季向阳心中波动的,看来电视教学很是成功,让她这个没什么恋爱经验的人摇身一变可以调戏大律师了,给自己鼓个掌先。

    两个人手拉手往和平广场走,车子开不进去,只能停在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季向阳看了一眼手上的表,这会儿也才不到十一点钟,和平广场刚刚热闹起来。

    还没走到广场的中间呢,就已经听见里面那热热闹闹的声音了。

    原想着这个年代没有那么多人跨年,到底还是林静好有些落伍了,其实这活动早些年就有了,只不过就是当时人没有这么多,也得亏她在的省城外国友人多,所以这活动办的格外热闹。

    其实市里面也有些家境好的,专门跑到省城跨年的不少,和平广场上有个粗柱子,大概有十五米那么高,上面是个大钟,没过一个小时就会敲响一次,之所以在这个地方跨年,也是到时候可以听见十二点的钟声。

    这都是季向阳和林静好在路上说的,她其实也不太清楚,这和平广场,都是头一次真的走到里面去。

    季向阳看样子对这里还是比较轻车路熟的,一路上拉着林静好走,穿过和平广场外面的马路,就直接朝着那大柱子走过去,人群在这里算是最集中的。

    顺着看过去,就能看到不少年轻人,看样子也就都是十八九岁的,滨城算是高学府比较多的城市了,知名大学少说也有三四个,和平广场附近就有两个,走路过来大概要十几分钟的样子,上了大学的年轻人倒是还真有出来跨年的。

    因为现在已经放假了,其实这年头大学的管制还是有些严格的,不过这到了元旦,假期来了,也就抓的没有那么紧了,纷纷出来野,看样子也是晚上不准备回去的模样。

    “没想到这里人这么多啊。”林静好感慨了一句,她每天在店里面接触到的大部分都是客人,也都是来去匆匆的,逗留的人有限,这么热闹的场景当真很久没有看到了。

    严格意义上说,到了这里之后,就没有见过了。

    偶尔放松这么一次真的感觉身心舒畅,冬天湿冷的空气里面还有一点泥土的味道,林静好猛吸一口,不同于临江湖的味道啊。

    这几年在滨城,她基本上就没有出过临江区,没想到这外面的空气,竟然还有些不同。

    “吵不吵?”季向阳问林静好,这跨年的人鱼龙混杂,周围的大学生不说,还有说不尽的外国友人,总而言之,要说热闹是肯定的,要说吵也是绝对的,季向阳就连平日里面说话的声音,都提高了好几倍。

    “不吵,挺热闹的。”林静好笑起来,说话间白色的雾气能够很明显的看到,这么冷的天还有这么多人来,多热闹啊,原本身上的那股冷意,都被吹没了似的。

    大学生还有拿着那种老式滑板的,一个人滑一次,在和平广场的空地上,每个人就等着什么时候轮到自己,玩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还有外国友人,他们比较热衷于拍照,和在脸上弄出稀奇古怪的造型来,看着一抹红一抹绿的,虽然不知道他们来自于哪个国家,但是林静好依稀记得,以前后世看电视的时候,在一些重大的节日上,外国友人会非常热情的迎接,并且给自己好生打扮一番,今儿倒是开了眼界。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节日的特殊性,让他们这些人玩的更带劲儿,要说还是外国人居多的,他们对这个节日的重视程度,就好比我们对春节的重视程度。

    光是看着这些人,就觉得很有意思了。

    季向阳看林静好觉得什么都新鲜,这边看看,那边瞅瞅,那模样可爱的很。

    “我带我小侄子出来,他也是这个样子。”季向阳笑眯眯的说。

    被他这么一说,林静好不好意思的收起来了一些好奇的神色说:“你这么说,我好像连小孩子都不如了?”

    伸手刮了一下林静好的鼻子,季向阳没有说别的话,她就是像个小孩子,可是这个模样的林静好,很可爱。

    可爱的让他想要不在意这些人,直接吻上她樱红色的唇瓣。

    压抑住心中的那份火,季向阳别开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冰冷的十二月底,季向阳身上都有些出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看见林静好的时候,就总是有一股心火难以压制。

    呼。

    身为男人,他倒是明白这股火来自于哪。

    别过头去不看林静好,季向阳伸手去拉着她的手,这会儿才刚刚十一点,我还有时间在和平广场上走一走。

    *

    另一头的傅川手里面拿着一盒子火柴,在冷风中瑟瑟发抖,你说这大冷的天气,他去礼堂好好排练一下即将到来的元旦文艺演出不好吗?为什么偏偏要在半夜十一点钟抱着火柴等在这里啊。

    “川子,都摆好了。”大胖小子从另外一边走过来,手上还抱着不少东西。

    要说这两个人也是巧了,大胖小子就在傅川学校隔壁的大学,两个人本来在市里面就特别要好,开学在门口看见了,就立马把革命友谊发展了起来,大胖小子经过亲妈一个假期的管制,又因为长了不少个,现在倒不算是个大胖小子了,算是个大壮小子了。

    看着好兄弟抱着东西走过来,傅川搓搓手说:“一会儿咱得问他要钱啊,这不能白干。”

    “那都是为了你姐,你这么计较干啥。”相比而言,大胖小子倒是没有傅川计较那么多。

    “得了吧,都是为了抢我姐还差不多,你就是老好人。”傅川说着把他怀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在地上,那稀稀拉拉的一排排,傅川摇摇头说:“真不知道季哥是从哪儿买来这么多的,他可真能耐,我听说这些玩意儿可不好买了,管得严着呢。”

    “也没有那么夸张,每年我妈也能整到不少,家里小孩子玩的特别开心。”大胖小子说,他妈这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的多反正买东西也都多。

    “人咋还不来啊,这都十一点半了。”傅川接着搓手,这也太久了吧。

    大胖小子没回话,把地上的东西又给摆了摆,然后才从傅川那边那堆里面找出来两根长蜡烛说:“你害怕不?”

    傅川瞪了一眼那老粗壮的烟火筒子,脖子一仰说:“不怕,这有啥好怕的,你看那引子那么长呢,我倒是挺害怕吓到我姐的,攒是不是在稍微摆远点?”

    “不用,这都是小的,放不来多大动静,就这儿就成了,一会儿天上还放呢,去年我和我妈来过一次,可热闹了,所以咱这点根本不算啥。”

    胖小子老有经验了,在家里面经常干这事儿,那孩子喜欢还不都是他去放,这点小虾米,他早就知道能放出来多大的效果了。

    “那就行。”傅川说着。

    两人就在这冷风里面冻着,那头季向阳半天都不带着人过来,傅川好几次差点没转身走掉,还是大胖小子够意思,把人给留下来了,就等着那边过来。

    在看表的时候,已经是是十一点四十五了,说实话傅川心里面也有点紧张,这种事情他做的不多,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其实他还蛮期待的,不知道姐姐会不会因为这个开心呢?

    想来想去,就听见那边的说话声儿了。

    “来了来了,咱一会儿跑快点啊,争取不要漏下来,尤其是那一圈烟火,要一个个都点亮才行!”傅川赶忙拍打着大胖小子的胳膊,心里头那叫一个着急啊。

    大胖小子也没有回话,两个人分头行动,像是刮了一阵风一样的就跑开了。

    “这快敲钟了,咱回去吧。”林静好看季向阳这是把自己越带越远了,心里头还真有些着急,那边就要敲钟了,他俩还在这儿墨迹着呢,赶紧就拉了拉季向阳的袖子。

    “别着急,来得及呢,广场又没多大。”季向阳提了一提声音,然后拉着林静好继续往这边荒无人烟的地方走。

    和平广场不算大,不过因为柱子钟的关系大家都集中在第一个地方,所以多多少少就显得这边有些空旷了,还真是没什么人,季向阳拉着林静好一路往这边走,就距离人群是越来越远,但是好歹也没有走出广场去。

    广场上算不上很空旷,周围倒是也有一排排树,还有一些建筑物,晚上黑得很,这边的路灯也不算给力,季向阳牵着林静好往里面走,越走就越觉得黑。

    这低头一看表,还有不到五分钟了,林静好是不愿意在溜达了,她还想赶着敲钟呢,抬头就对上了季向阳的眼睛说:“咱俩回去吧。”

    结果没有想到,季向阳看见她抬头,直接就压了下来,吻上林静好的唇畔。

    也就是这个时候,突然炸开的烟花吓了林静好一跳,她本能的想要从季向阳的桎梏中出来,去看看那边起来的烟花声儿,但是她动弹不得,季向阳比方才还要更进了一步,他一只手按着林静好的后脑勺,另外一只手捧着她的脸颊,用舌头轻轻的撬开她的嘴唇,灵巧的舌头滑了进来。

    烟花声不断的一波又一波的起来,早就着凉了这黑暗的一块地方,林静好没有闭上眼睛,她看见眼前的季向阳的眼睫毛在轻轻地抖动,感受到他的用心,五颜六色的光从天上照射下来,后脑勺的大手稍稍的用了用力气,季向阳嘴巴也没闲着,轻轻的在林静好的嘴唇上面咬了一口,仿佛在埋怨她的不用心。

    她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这一刻的深吻,耳边开始传来那边广场上面大钟的声音。

    一下,两下,三下……第十二下。

    广场上的外国友人还不忘记倒计进行到底,林静好的头终于被人松开了,她觉得嘴唇上面热辣辣的,还能够感觉到季向阳的温度一般。

    “林静好。”季向阳看着她的眼睛,头一次这样认真的叫她。

    “嗯?”林静好看向他,头顶上更大的烟花一点一点的爆炸开来,这是比刚才那个还要凶猛的,但是附近的烟花也没有停,林静好的余光看到,伴随着季向阳的这这一声,在他们周围的一圈,都有那种放在地上往上面呲花的烟花一点一点的亮起来,把他们包围起来,导致本来这昏暗的广场角落上变得特别明亮。

    就连那边被烟花吸引的大家都忍不住侧目纷纷看向这边。

    于是他们就看到,站在那烟火圈里面的男人,缓慢的单膝下跪,从兜里面掏出来一个盒子,打开来。

    外国友人太熟悉这个套路了,他们完全知道那高个子男人在做什么。

    连忙就一个告诉一个,然后马不停蹄朝着这边这个烟火圈来了。

    求婚啊!

    喜欢的热闹的外国友人,怎么会错过这么好的良辰美景?

    快来围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