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神医〕〔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南非当警察〕〔他的小祖宗甜又野〕〔神魂丹帝〕〔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系统的超级宗门〕〔妖女哪里逃〕〔禁区猎人〕〔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黄金召唤师〕〔宁璃陆淮〕〔欺负仇人的女儿难〕〔蜜婚超甜:墨少家〕〔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三胎萌宝:霸气爹〕〔重生后我嫁给了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74.第174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中国男人这么浪漫吗?

    外国小姐姐们在看到那个摆成桃心的烟花圈差点没尖叫出来, 要不是她旁边的男朋友抓得紧, 怕是这个时候已经狂奔进去了。

    当然这样的人不止一个, 跨年里面也有不少我国同胞,大多数都是年轻人, 捂着嘴巴看着圈里面的两个人。

    烟火照亮了两个人,男人单膝跪在地上,手里面的丝绒盒子打开着,看盒子的大小, 应该是一枚戒指。

    他对面的女人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呆住了。

    面对眼前这种情况, 很难不让林静好傻眼。

    那丝绒盒子里面装着一枚钻石戒指, 在烟火的映衬下一闪一闪的,她把目光看向季向阳的眼睛, 他神情严肃的看着林静好,眼神中透露出一些紧张的味道。

    要是她不答应, 怎么办?

    季向阳发现,现在去思考这件事情已经晚了。

    因为他本来以为这个角落不会被人注意到,现在却已经围满了人,他们两个人就好像是马戏团的猴子一样,不少人争先抢后的挤到前面来, 不想错过这第一手八卦。

    而季向阳的那句嫁给我,也淹没在了这吵闹的人潮里面。

    林静好只看到他的嘴唇动了动, 却也看出了里面的意思, 她根本没有想到, 季向阳居然会选择这样的求婚方式。

    被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所淹没,林静好也不知道此时该哭还是笑,这是一种突如其来的情绪,让她的小心肝跟着跳个不停。

    季向阳的浪漫异于常人。

    在这个让林静好体会不到一点后世气息的年代,林静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个求婚等着。

    十二点的钟声,温热的吻,和一个单膝下跪手握钻戒的男人。

    她捂着嘴巴,不知所措。

    季向阳就在这短暂的一分钟之内,心中那是一个百转千回。

    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回答?

    完了,是他太冲突了。

    “答应他啊!”激动的外国友人起了个头。

    这种求婚在外国的街道上并不难见,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常见的,还是那个熟悉的配方和熟悉的方式,外国友人自然保持了千万分的热情,这个时候恨不得替林静好或者季向阳,答应啊!男孩子你再说点好听的话啊!

    有了一个人起头,就同样会有人跟风,那个人一喊,周围的呼声更高了,一浪高过一浪。

    “答应他!”

    “答应他!”

    “答应他!”

    ……

    我国年轻人根本可以说是不甘落后,这种求婚对于他们来说百年一遇,此时不凑这个热闹,下一次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才能凑上这样的热闹呢!

    于是人民群众里面直接炸了锅,围观的看戏的都跟着喊,恨不得马上林静好就能和季向阳手牵手去民政局一样。

    “天怪冷的,别让跪着了!”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原本一直在喊答应他的人群里面顿时出来了一声声笑。

    天真的怪冷的,地下怪凉的,人都跪了老半天了,快让起来吧。

    这一句才暂时的唤醒了林静好,她突然想起来这是十二月底,刚才身上的燥热感退下去之后,果然一阵清凉的冬风刮来,她觉得脸上生生的疼。

    她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季向阳却突然叫了停,他没有站起来,两只眼睛依旧看着林静好,但是提高声音说了一句:“请大家安静一下。”

    他这一声出来,人群突然就安静下来了,这当事人都发话了,他们也屏息等待,女主角要开口了吧!

    不过没有等到女主角开口,男主角又说话了。

    林静好看着眼前的男人,此时他矮了半个身子,抬着头,仰着脖子,像是平时林静好看他那般,眼睛里面有殷殷期盼也有阵阵紧张,这寒冷的天气让他的耳根变成了红色,他跪在那还未燃尽的烟火中央和她说。

    “你不要被别人所左右,这里没有人认识我们两个,同意不同意都跟从你的心就好。”季向阳说着。

    他的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一样落在了林静好的心尖上,他明明很紧张很怕被林静好拒绝,却还能说出这番话来。

    林静好深吸了一口气,对他说道:“跟从我的心吗?”

    “嗯,你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不要勉强自己。”季向阳很怕,他怕在众人的起哄之下林静好答应下来,也怕一场欢喜落了空,他想听到的本就是真心的回答。

    如果林静好碍于今天这么多人就答应下来,其实他反而会觉得不够真实。

    两个人既然是真心实意的在一起,那么每一步,都要是真心实意才好。

    “我的心让我答应你,怎么办?”林静好从盒子里面拿出来戒指,递给季向阳,笑眯眯的说了这么一句。

    季向阳当场就觉得一股热血直接冲向头顶,林静好的笑容他看过不少,但是这个在黑夜中看的最不真切的,却是他觉得最美的,就好像是在心尖上面给她加了特效一样。

    “给我带上吧。”林静好把戒指放在他的面前,哪有人这样求婚的,戒指都不说拿出来的,难道让女孩子自己带上吗?

    如果此时季向阳知道她内心独白的话,一定会告诉她,真不好意思,这也是他的第一次求婚,经验不足。

    戒指是直接套上无名指的,多亏中外友好邦交,让季向阳同志得到的帮助不只一星半点,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你是我的了。”季向阳的声音在围观群众的欢呼中小声的传达到林静好的耳边,他伸手把眼前的人抱了起来,直接举了老高,然后又大喊了一声:“你是我的了。”

    林静好被突然举起来有些害怕,也有些头晕,双手不自觉的要去抓季向阳,看她这般,季向阳就把人放了下来,林静好的胳膊一收,刚好就挂在了季向阳的身上。

    季向阳顺势抱住她,高兴的转圈圈。

    其他人看到两人这样,都忍不住起哄凑热闹,这本来就热闹的跨年晚会,现在便的更加热闹起来,在这样一个气氛下,硬生生的把本来的气氛又带出了一个高度来,祝福的人更是要多少有多少。

    随着大家的欢呼声,从后面的角落里面又起了一阵烟花,这一次的烟花直接冲着天上去的,在天边炸开一朵又一朵的蘑菇云,大家抬头看着那炸起来的烟花,和那边放的烟花融合在一起,仿佛满天星似的别提有多漂亮,把每个人的脸上都映衬的五颜六色的。

    站在角落阴影里面的男人吸了吸鼻子,抬手抹了一把眼睛。

    “你怎么了?”胖大小子问自己的好基友傅川同学,这里太黑了,他看不到傅川同学的面容。

    傅川摇摇头,没吭声,又吸了吸鼻子。

    “哭了?”胖大小子提高了声音,凑近看了看傅川同学,这小子不是吧?哭什么哭啊?这多好啊,多浪漫啊!

    “没有。”傅川回答他,但是声音里面明显带着哽咽。

    “你咋回事啊?”大胖小子上去拉了人一把,小时候傅川被人打得差点断气都没见他哭过一鼻子,现在这是咋回事啊?

    “都说了没事。”傅川甩开胖小子的手,别过头去,伸胳膊又在脸上抹了一把。

    大胖小子没有再问,干脆保持安静,他不太会安慰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天不怕地不怕的傅川。

    那头傅川自个儿哭了一阵,才回过头来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我替我姐高兴。”

    说完他又吸了一下鼻子,后半句话梗在喉口。

    便宜季向阳这小子了!

    林静好是蹭着季向阳的车回去的,到了楼下俩人还你侬我侬如胶似漆,季向阳给她解开安全带,看了看手上的表,已经一点多钟了,好在林静好一早就和家里面打过招呼了。

    手上的戒指一闪一闪的,林静好能看出来这戒指价值不菲,就不说后世钻石戒指有多值钱了,越往前推,其实越值钱,现在钱值钱,买这么个戒指,少说不得上千吗?这核算下来,可不就值钱的很。

    其实细看那钻并不大,只不过因为圈儿也比较细,就凸显的较大一些,套在她纤细的手上,倒是显得戒指更大。

    心里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却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说,当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的感觉。

    本来想说感谢的话,话到了嘴边,才发现好像不用感谢。

    “晚上早点睡。”季向阳侧过脸来看着林静好,她脸上带着阵阵红晕,看着季向阳心头一热,伸手就拉过林静好的脖子。

    这一个接一个的深吻让林静好有些喘不上气,呼吸间全部都是季向阳那温热的气息,让她跟着觉得头也开始晕了起来,季向阳则是更进一步,往前往前,想要索取更多,硬生生把人压在了靠背上面,让他吃了个够本。

    好不容易解放的林静好迷茫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季向阳那热切的眼神。

    “别这么看着我。”季向阳的语气有些急躁,他偏过头去,伸手揉了揉头发,那股子热气就是下不去,他着急。

    在不懂事,林静好也明白此情此景季向阳的话,马上抹了抹嘴巴坐直身体,不知道应该看向哪里,季向阳也不说话,也不看她,在旁边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说:“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

    他自知语气有些过分,生怕林静好误会他生气,也怕林静好不高兴,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身体上的变化。

    尽管都是成年人,但是九十年代关于“开车”的教学显然没有后世那么直接和普遍,林静好倒是明白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心情,在季向阳的心中,怕是林静好也不会知道这些事情的。

    所以更加烦闷,他更是不想说。

    “你回去也早点休息。”林静好不敢看他,怕一个不小心看到他身体上不想被人看到的变化,所以干脆准备下车回家,趁着车还没开,先溜之大吉再说。

    “你生气了?”季向阳一把拉住林静好,让她没来得及跑掉。

    林静好回头,碰上他紧张的眼神,但是吧,却忍不住的往下面滑了一下视线。

    季向阳今天穿的是牛仔裤,在小虎队饮料潮流的当下,外面卖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向他们靠拢的,季向阳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季母去买的,他自己鲜少操心,平时爱看电视的季母虽然不是小虎队的粉丝,但是多少觉得年轻人就应该这样朝气蓬勃,所以季母自然有了参考。

    而他今天的牛仔裤可能不太巧的是,稍微有一点点紧。

    季向阳个子高,虽然体格看着偏瘦,但是却也有腱子肉,坐下来之后,自然会把裤子绷紧一些,此时嘛,就更紧了。

    被林静好这么一看……

    季向阳都不知道下意识的是应该去捂住呢,还是就这么让她大大方方的看?

    “我没有生气。”林静好尽量调转开目光,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看来在后世的时候果然还是太闲了?小说看多了还是电视剧看多了?为什么不由自主的就……难道是因为好奇?

    季向阳不会乱想吧?

    季向阳真的没有乱想,因为他此时思绪简直就是乱的,不想被发现的最终还是被发现了,就好像没穿衣服被人看了个精光似的,抓着林静好的手也给松开了。

    “回去好好睡觉吧,明天早上准时见。”林静好笑起来,想用这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化解刚才两人之间的气氛。

    季向阳没敢看她的眼睛,只是点点头,想了半天又蹦出来一句话说:“明早吃什么?”

    “什么都好。”林静好打开车门,一只脚跨下去之后又转过身来,看着他还有些懊恼的神色,捧着季向阳的脸就在他的嘴角亲了一口,然后轻声的说了一句:“晚安。”

    等到车门关上,季向阳才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然后露出笑容来。

    果然只要和她在一起,这嘴角就跟不是自己的一样,忍不住的想要扬起来。

    这天晚上,有两个人失眠了,一个是傅川,一个是林静好。

    傅川失眠的理由很简单,他担心会不会这学期从学校回家之后,姐姐就已经搬走了?以后会不会就很难见面了?季向阳真的会对他姐好吗?虽然之前他说的好听,但是真的能做到吗?

    傅川不知道,但是他控制不住去想,不过大部分还是心里面有些失落,虽然早就知道是一回事,面对他姐嫁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只希望她能幸福,季向阳要一辈子对她好才行。

    而林静好呢?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女孩子总是喜欢去想,会回忆,晚上在和平广场上季向阳的表情,那漫天的烟花,他温柔的语气,还有手上这个戒指,不一会儿她就要打开灯看一眼,闪亮亮的,特别漂亮,和他在一起,感觉就好像是回到了十八岁一样,花季一般的年纪。

    至于另外一个主人公季向阳,他倒头就睡了,之前一直让他放在心上的事情终于得到了答案,他别提多轻松了,睡着之后就开始做梦,梦里面来来回回都是林静好,第二天早上闹钟响起来,季向阳睁开眼睛简直想要骂人。

    他的梦,还没做完,刚到关键时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