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剑修有点稳〕〔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80.第180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季向阳果然说道做到, 第二天林静好就是坐着车去店里的,并且自那后的每一天, 他们把这十分钟的距离,原本拉长到了半个小时的散步, 又缩短到了三分钟的车程……

    不过自从变成三分钟的车程之后, 剩下二十七分钟,就变成了两个人在车里闲聊, 店里闲聊,动手动脚, 卿卿我我的私人时间。

    当然, 动手动脚这一项,季向阳贯彻的不怎么样, 反正那双修长的手, 被打红了好几次。

    不是老婆果然不行,季向阳捏紧了拳头,暗搓搓的等着五月份。

    婚礼最终定在了五月六日,是家里面翻着老黄历又专门找人合了他们两个人的生辰八字定下来的, 这是最合适的日子, 不过目前还有三个月的准备时间,林静好和季向阳把家里面的事情准备妥当之后, 就没有那么紧赶慢赶了,主要就是房子的散味儿问题了。

    这年头结婚没有那么麻烦, 不需要提前太久准备, 加上婚礼还是家里面长辈给置办得多, 其实两个小的操不上什么心。

    像是张美兰和吴艳芬,年前开始就没有忙着,因为这边家里人多,张美兰把战场直接转移到了吴艳芬那边,张宁刚很少回家,所以那边空间要更多一点。

    至于特别占空间的是什么呢?

    她们在给林静好做被子。

    从古至今,女人出嫁陪嫁的东西都是要能从出门那一日算到终老的,像是古代的女人,嫁人的时候,家里面条件好的,那是连寿衣都要准备到陪嫁的箱子里面的,不过这年代没有那么夸张,但是被褥,床单还有痰盂都是很讲究的,必须要陪的。

    这个吴艳芬最拿手,她和张美兰在滨城转悠了两天,最后选了好几匹上好的绸缎,硬是从滨城的东头,带回了家里面,那扛了一路一点都不带累的,第二天俩人还能胳膊挽着胳膊去买棉花。

    林静好头天听了,直接就告诉了季向阳,然后附送了好几个么么哒,第二天老人家特别舒坦,特别有面子,坐着桑塔纳,孙女婿拉着去的,季向阳这人没那么多讲究,再加上有方便为什么不用?自然就乐呵呵的去了,季父季母倒是也不觉得有什么,这结婚总之还有好一阵子呢,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了。

    不过钱吴艳芬是坚持要掏的,回来的时候季向阳委屈巴巴的说被姥姥凶了,林静好捏着他的鼻子说该,就他有钱,陪嫁的手也赶伸,小心她不嫁了。

    季向阳忙说不敢不敢,赶忙凑上前去送了几个么么哒,把媳妇亲高兴了,还给了他一个抱抱。

    要说季向阳发现,自从他和林静好订婚之后,两人的感情那叫一个突飞猛进,如胶似漆,他打从心眼里面高兴,但是又觉得也不好,肢体接触多了之后,不利于身心健康。

    趁着两个人还没有结婚,林静好在店里面搞了一个大动作,那就是梦系列的后续。

    梦萦——梦魇——梦游——梦语——梦系列一个一个的推出,直接就在点心市场上面掀起了一股风潮。

    自从节目播出之后,就已经有不少人从外地过来,条件好一点的,从京市过来的都大有人在,自然也有其他省份过来的大学生,每天都在店里面排上长队。

    要是说没来过的,头一次来的,好不容易攒到了假期过来的,绝对会有人像是黄牛一样和你推荐梦系列,这个系列带来的爆炸性,比你想象的还要夸张。

    如果不是看了节目的,讲真,怕是会觉得这些人是不是什么可怕的非法组织?为什么逮着一个和你说个没完没了?感觉他们不像是正经的民间组织。

    但是如果你是看过电视的,或者说有幸尝试过的,那你就会知道,不是的不是的,小姐姐做出来的东西,当真是配得上这个说法的,大家说的没错,立马加入了这个不正经的民间组织。

    这就是大神效应啊!

    林静好凭借一己之力,一不小心带起来了滨城的旅游业。

    现在不像是过去了,九十年代发家的人已经不少,开始懂得享受的更是不少,大老远的跑来吃个蛋糕虽然有些夸张,但是滨城的风景也不错是真的,只不过再好好不过临江湖,临江湖则是再好好不过好记的蛋糕。

    这已经是跑来旅游的人之中默认的了一个事实了。

    当真也有人专门为了滨城而来,滨城作为省城,其实在南方的城市里面本来名气就不算小,加上靠近水,滨城旁边就是著名的水城,也有人会到省城来逛逛。

    省城的风景自然是值得一提,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临江湖,临江湖原本就属于一个景区性质,它将近有七平方公里,在临江湖上面还有一条长堤,是出名的情人堤,可以横穿临江湖,附近更是种满了杨柳树,不过缺陷就是,到了三四月份的时候,轻易那是不敢开店门的,只要一打开,外面的“雪花”立马就进了屋子,那叫一个多。

    作为政府特别推崇的景区之一,政府自然也是大力度开发的,临江湖附近的风景也是经过政府一阵一阵的改变,这几年明显有了显著的提升,甚至政府还在临江湖附近盖了一个小花园,这段日子真好是百花争艳的时候,季奶奶为了这个,曾孙子都不要了,特意给搬回来了,谁也没有她看花重要!

    到了后来,季向阳才知道,她和林静好的定情花,竟然还是拖了季奶奶的福,那本书,林静好就是为了给季奶奶做蛋糕特别买的,后来也是想起来,就给季向阳来了那么一出。

    想来想去,季向阳还是要感谢奶奶在自己求爱路上狠狠地埋了一个巨大的伏笔,让他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来,竟然最后的问题出在那些花儿上,若不是季母季父的无意中对话,怕是他到现在还不知道,眼前人的心思的,兜了好大一个圈子。

    奶奶你真是好样的。

    话说回这段时间的大力度推行的旅游业,被林静好的蛋糕屋彻底带起来之后,临江湖这一条街的人,算是人人都佩服了。

    谁行里面还不清楚的?

    生意会做到现在这一步,你说是他们有多努力吗?还是他们的东西卖的人尽皆知,或者有人专门不远千里迢迢跑来的?

    那是不可能的,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人流量,完全是好记蛋糕屋带起来的无疑。

    就不说别的,这条街上开店的,其中林静好的脑残粉就占了最少五分之一,至于粉丝就占了五分之三,剩下的人虽然对好记蛋糕屋表示了很一般的喜欢,但是却也知道,她是这条街上的中流砥柱。

    要是没有了好记蛋糕屋,这条街怕是没有现在这么大的客流,别以为好记只是带起来了自己的生意,她根本就是把整条街的生意都给带起来了。

    要说之前还是大家下意识的觉得小姑娘厉害,也没有人会想着闹着找茬,或者还有几个林静好的粉丝出来维护,现在就是大变样。

    全民维护,这个词说起来那是一点都不差的。

    不管是不是脑残粉,不管是不是真的喜欢吃,总之只要是在这条街上做生意的,就没有不说好记蛋糕屋好话的,新来的不懂事,总会有人抢在前面帮忙教育了。

    有些风言风语,根本就传不到林静好的耳朵跟前,连季向阳都听不到,就被暗搓搓的处理掉了。

    大家从未这样团结一心,全是因为好记蛋糕屋。

    开玩笑,大佬的生意这么好,何必非要开在临江湖,随随便便去步行街上面开个店,那生意能爆炸了去,这临江湖的客流量再打大,也抵不过滨城最火的步行街啊!

    要是她走了,客流量直线下降,那完蛋了,所以大佬不能走,谁看不惯大佬,谁先走。

    当然,这样的人不是没有的,明面上面想蹭着好记的客流,背地里面还想搞小动作的人大有人在,这种人基本上都是被好记维护团直接给送出局了,没点自知之明?能赚钱还不知道原因了?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就好记那个客流,说句不好听的,人家在步行街上面买套营业房很难吗?

    一点都不难。

    何必在这里凑合呢?

    这春暖花开的好日子,你知道有多少人跑到滨城来旅游,你又知道有多少人来了是为好记?

    平时不看电视是吗?综艺节目是结束了,但是在中央一套的推荐旅游景区中,临江湖也是重点景区啊!虽然说这事儿可能和好记蛋糕屋的关系不大,但是你要知道,当初京市录制最后一场节目的时候,那好记蛋糕屋的粉丝,能排到演播厅外面去,所以咱们就别那么是非了,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守护好财神爷不好吗?

    大家就是这么做的,所以大家都财源滚滚了。

    不过这条街上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过这个规矩不是人定下来的,而是大家自然而然形成的,那就是,这条街上就只有好记蛋糕屋一家卖点心的,不管是中式的还是西式的,蛋糕,点心,就只有这一家有卖,到最后连售卖饼干的人都少之又少了。

    这个规矩的形成……来源于,开一家倒一家。

    同行真的不能在这儿干下去,别说好记蛋糕屋价格贵,他们价格低廉,单就名气上,他们就够吃一壶,且不要说,尽管能够生存下去,但是远远没有做别的赚钱。

    好记蛋糕屋附近那个小超市,你知道有多赚钱吗?

    好记蛋糕屋隔壁的进口专卖,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人光顾吗?

    你知道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那个精力琢磨点别的,也不会只赚一点小钱了。

    这年头谁开店难道都不是为了爱好,要生存,就要学会选择。

    于是,临江湖的这条街上,自始至终,就只有这么一家蛋糕店。

    而林静好做的另外一件大事,就是给翠翠的蛋糕,这个蛋糕的意义非凡,主要在,这个蛋糕,给林静好带来了不小的启发,所以她正儿八经的从四月初,就开始准备自己的婚礼蛋糕了,而这个过程,季向阳是完全没有参与,也没有目睹的。

    只不过,让人感觉到无限惋惜的是,从四月份开始好记蛋糕屋经常会在前一天的告示上面写着:明天歇业。

    主要也是因为,婚期将近,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只是长辈出面,她和季向阳也确确实实应该操心,于是乎,店里面的生意自然是照顾不到了。

    像是知道的客人,确实人家老板都要结婚了,不能再强制性要求人家每天开店,何况你就算要求了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用,这个开店本来就是自由性质的,老板真的算是良心,都会提前一天通知,如果说碰巧遇到周末,大概会提前两三天通知,也就是给了大家一个缓冲的时间。

    林静好只觉得现在网络不发达当真有些麻烦,希望外地的人不要赶在这个时候过来店里面才好。

    当然也有赶上的,不过也会被其他粉丝告知,老板五月份就要结婚啦,最近自然比较忙,所以不要赶在这个时候过来啦,开店的时间不能确定,不如你五月以后再来?

    这个时候,客人受到的暴击有二。

    第一,林静好的粉丝里面,是有一部分颜粉的,当然,颜粉最后也会转成真爱粉,蛋糕粉,但是起初看了电视的,被蛋糕的颜值,还有林静好的颜值折服的人,是占大多数的,他们并不知道,小姐姐要结婚了。

    第二,千里迢迢过来,竟然扑了个空!?

    可是心里面一点都不生气怎么办?还是想来怎么办?虽然很伤心小姐姐就要嫁人了,但是蛋糕没吃到,就不想走怎么办?

    唉,也不知道是哪个好福气的,能够娶到小姐姐这样的人,又会做蛋糕,又长得漂亮,气质还好,笑起来就给人一种春天来了的感觉诶!

    春天一直没有过去的季某人,正拉着他的准媳妇,在酒楼里面挑席。

    结婚的酒席是季向阳亲自定下来的,滨城目前为止最大的贵宾楼,在这里办酒席其实很不容易,因为贵宾楼平时很少接待婚宴,基本上对外开放都是别的省来人了,招待一下。

    所以自然不用说,贵宾楼酒席,还有环境,都是滨城数一数二的。

    这一次格外开放的原因有二,贵宾楼的老板曾经是季向阳的当事人,季向阳给他打了一场很漂亮的官司,导致他所有的房产交易,法律事宜全权都交给了季向阳,季向阳成了他的代理负责人,他自然愿意给季向阳摆席。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贵宾楼的女儿,当初结婚的时候蛋糕就是在好记订做的,那个蛋糕当时给老板赚了不少面子,他自己也吃上了瘾,偶尔也要让人去好记买上一些点心来吃。

    他们去的时候,老板还问了,这次甜点应该是不用他们供应了吧?

    不过林静好倒是痛快的就定下来了,甜点还是贵宾楼的,不过婚礼蛋糕她自己做。

    对于季向阳来说,虽然准媳妇是做西点的,但是其实他不太希望林静好去负担整个婚礼的甜点和蛋糕,他就希望他能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开开心心的做新娘,其他的事情全部都不要操心,他父母在滨城扎根太久,加上老人家的亲朋好友,当天的宾客不少,要是让他媳妇来承担,他不愿意。

    但是当时,季向阳也没有问,而是到了林静好家楼下之后,季向阳才问道:“婚礼蛋糕要自己做吗?”

    林静好点点头,季向阳正想说什么,林静好就用食指堵住了他的嘴巴说:“我想给你一个惊喜,让我做。&ot;

    唇间的柔软让季向阳闭了嘴,他拉过来林静好的手指,放在嘴边轻轻的亲了几下才接着说:“你不累的话,你想怎么做都行。”

    “我不累,后天不是还要看婚纱吗?这几天歇的我都快懒惰了,结婚可比开店轻松多了。”林静好笑着用手指弹了一下季向阳的嘴巴,然后看了眼表,已经很晚了,才打开车门下了车,和季向阳挥挥手,让他回去路上小心。

    远道而来的客人在住了一夜之后,终于买到了好记蛋糕屋的点心,但是由于昨天老板出去了一天,导致店里面的点心大打折扣,少了不少,所以每个客人买到的都不多,倒不是大家的素质多高,而是好记蛋糕屋,竟然是限量的。

    唉……这日子过好了之后,很久没有体会到限量是什么感觉了。

    一个在店里面终于吃到了半熟芝士的小哥说:“我看我还是要多住一天了,明天还要来吃才可以。”

    和他同行小妹立马点点头说:“哥,我觉得你说的对,我们在住一天吧,这小小一块哪儿够吃啊,这还真不是电视上面的人夸张诶,要给妈带一块,回去再不能让她说这节目都是托了!”

    “对对对。”他哥响应。

    然而兄妹俩初来乍到,完全没有看到另外一边的告示栏啊。

    第二天赶早来的两兄妹站在萧瑟的寒风中,面对着“今日歇业”这四个字,简直是,险些要哭出来。

    为什么又要休息啊!?

    当然,和他们同样痛苦的,还有隔三差五来一次的客人们,我们来一趟不容易啊!怎么总赶上歇业啊!

    小姐姐,可以不结婚吗?

    *

    婚纱是季向阳订做的,按照林静好的尺寸,特别找了滨城很出名的一家,做出来的样式也是特别好看的,林静好比较喜欢西式的婚纱,不过出门的时候,季向阳觉得还是中式的好,可以到了酒店那边再换,林静好觉得也行,于是一共订做了三套,一套是接亲的,还有一套典礼的,最后一套是敬酒的。

    这三套婚纱,林静好躲在帘子里面试了试,照着镜子觉得好看,然后就没有特别的穿出来给季向阳看,只是把不太合身的地方说了一下,倒是问题都不大,婚礼当天完全赶得及。

    这种惊喜,向来要留在最后,季向阳等了整整一上午,结果一套都没有看上,心里面有点小委屈,看着林静好的眼神都变了,林静好赶忙上去挽上他的胳膊说:“中午想吃什么?回家给你做?”

    季向阳这才笑出来。

    新家电傅刚已经让人拉过去了,房子虽然空着,但是接亲之前都需要摆好了,所以这边傅刚一早就张罗上了,电视冰箱洗衣机,一个都不缺,傅刚还买了很多其他的,比如说什么电风扇啊,还有一些摆设挂件,最后全部都一股脑儿逼着季向阳收下了,当然季向阳也全部都利用上了,倒是给屋里面增添了一番别样的风味。

    现在已经是四月底,家里面早就已经散味儿散的差不多了,季向阳专门找了人来测试甲醛,也是合格状态,其实两个人只差搬进去了。

    所以偶尔两个人出来,林静好也会跟着季向阳回去,做做饭,体验一下夫妻生活。

    不过还是远离卧室,季向阳则是恨不得每天都能把人扑倒,但是为了保持住自己的形象,每天都在强忍,这大概就是痛并且快乐着?

    不过对于林静好做的其他,季向阳则是表示,原来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家常菜竟然还可以是这样的味道。

    *

    店里面的客人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小姐姐结婚。

    五月六号这个日子,除了林静好和季向阳之外,激动的还有客人们。

    只要今天过去就好了,小姐姐再也不会有事没事就关店了,再也不用和别人有事没事就看家具啊,看婚纱啊,看酒席啊,总之就是,我们的好记蛋糕屋马上就回来了。

    想想就觉得很是激动人心呢!

    而当事人到了当天,却是紧张异常。

    其实和后世的差别不大,林静好是从家里面出嫁的,这一天热热闹闹的所有人都赶到了家里面,傅刚的那些小弟们早早就来准备着堵新郎,季向阳是准备了好些个大红包才算是见到了新娘,结果新娘还挂着一个红盖头!

    脸呢脸呢?还没有来得及看,就被人起哄开始找鞋。

    因为林静好在家里面选择的是中式婚礼的衣服,老人家吴艳芬还是给她准备了个红盖头,她在盖头下面那是什么都瞧不见,就觉得脚上一热,季向阳的大手抓着给她穿上鞋子,然后盖头就被人一把揭开,映入眼帘的就是穿着西装革履的季向阳。

    他今天特意的收拾了一番,用发蜡打上去的头发显得整个人特别的精神,小蝴蝶领结把他拔高了不少,这西装是林静好跟着去选的,号码比现在大家习惯的还要小一些,但是紧在身上的感觉更能顾衬托出季向阳高大挺拔的身材,还有那修长的腿,让人瞧着就有些脸红。

    不过现在的季向阳,是一脸的痴呆样。

    平日里林静好从来都不会化妆,大部分的时间都保持着素面朝天的形象,不过这样的林静好依然清秀美丽,而现在浓妆艳抹之下,完全是另外一幅模样。

    她的妆容是专门请了人来完成的,大红色的口红和喜服是一样的颜色,本来就大而有神的眼睛在眼妆的衬托下更加美艳,原本的她像个出尘的仙子,而现在的她,比电视上面的电影明星竟然还要不知道漂亮多少,季向阳傻眼了,他的心脏险些一个没撑住从嘴巴里面跳出来,就好像是想要快点跑到林静好的面前和她表白一样。

    要不是旁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捧着他起哄,怕是季向阳能够在这儿傻看几个小时。

    他的眼光太直白太让人娇羞,林静好别开眼去,伸手在他鼻子上面点了一下说:“还走不走。”

    “走走走。”季向阳立马说道,拦腰把人抱起来就下了楼。

    以后,她就是他的人了。

    接下来的流程其实对于林静好来说,完全就是折腾人,先去一趟新家,然后再去贵宾楼,到了贵宾楼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然后就是典礼。

    这里有一个环节,是要他们互相和对方说话,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这是林静好特别设计的,还专门请了人来,把她做的蛋糕推上来。

    季向阳就站在林静好的对面,她穿着露肩的婚纱,头纱在肩膀上若即若离,时不时就露出她明显的锁骨来,季向阳的喉结悄悄滚动了好几下,直到看见那被人推上来的蛋糕。

    严格意义上说,并不能是蛋糕。

    这个蛋糕要比所有的蛋糕都好奇,林静好的婚礼蛋糕,是没有大蛋糕的,全部都是一小块一小块的,被人用一个手推车全部一块儿推上来,每一个上面都盖着圆形的奶白色的盖子,若不是那人推上来的时候小声的说了一句,怕是季向阳都不知道这推的是什么。

    看着他有些发愣的眼睛,林静好笑起来,掀开第一个盖子。

    里面躺着一个方形的小蛋糕,小蛋糕上面是两个小小的人儿,一个穿着白色带花边的围裙,一个穿着黑色的外套,坐在凳子上面,一只手捂在胃上,前面放着一个小面包。

    “第一次见你,你来店里面点了一个面包,当时你捂着胃,能看出来你大概不舒服,你问我要一杯水,我特意给你兑了温的,你看起来冰冷不近人情,走的时候却温和的说了一声谢谢。”

    林静好笑着说,然后掀开第二个盖子,里面是季向阳手拿一个透明的小茶杯坐在凳子上,手里面还拿着一摞资料,站在柜台后面的少女伸着脖子,偷偷的看他。

    “你经常会来店里面,偶尔一坐就是一整天,有时候会快速的浏览你的案综,有时候会眉头紧锁不翻一页,但是临走的时候总会不忘和我说一句谢谢。”

    季向阳看着那栩栩如生的人物,鼻子一酸,眼眶就湿了。

    “这是你站在路灯下等我的时候,我问你怎么还没回去,你说你过来散散步,难以想象有人十一点半还在外面散步,还是提着公文包风尘仆仆的模样。”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林静好已经有些哽咽,看着他湿润的眼眶,倒让林静好自己有些说不下去。

    她吸了吸鼻子,接着掀开第四个,坐在店里的男人把纸条塞给女孩子,女孩子给了她一个花朵般的蛋糕……

    “这是你为我做的秋千,你会在这里等我,偶尔还会累到趴在桌子上面睡着,然后被我牵着走出来,迷迷糊糊的样子特别可爱。”

    “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看烟花,你在和平广场向我求了婚,满街人群都为你加油,而我当时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只能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那就是嫁给你。”

    ……

    五个,六个,七个,八个……

    相识,相知,相爱……每一个每一个,林静好没有漏下任何一个他们相处的过程,大大小小的蛋糕全部打开,竟然拼成了一个大蛋糕的形状。

    季向阳看着最后一个盖子,伸手去抹掉林静好眼角的泪痕说:“这个可以我来打开吗?”

    林静好点点头。

    最后一个小蛋糕,看起来要比其他的都要大一些,大概有四块那么大,那是一副全家福,里面有季父和季母,傅刚和张美兰,吴艳芬和张宁刚,还有季奶奶,不过他们看起来要比现在的年龄大上许多,站在最后面的还有林静好和季向阳,他们两个人是中年的模样,身边站着两个孩子,林静好没有做的太刻意,这么直接看也看不出男女,头发不长不短,两个人还一人抱着一个小孩子。

    “想和你白头到老,儿孙满堂。”林静好清丽的声音响起来。

    季向阳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眼前的人,也不管台下的人,直接吻上林静好。

    这个吻有点咸,但是却又很甜。

    站在下面的傅川:我的姐tut。

    *

    林静好和季向阳的同龄朋友并不多,所以闹洞房的这一项活动自然而然的取消了。

    晚上坐在卧室里面的大双人床上,林静好摸着绸缎面料的大红被子,还有些不可思议,没想到她和季向阳就这样结婚了。

    而季向阳呢?他在门口踌躇。

    他在踌躇啥呢?这两个人是直接从婚礼现场来到新房的,床上还有白天丢的花生红枣,林静好直接进去收拾,季向阳则是在外面收拾,收拾完身上也出了一身臭汗。

    所以是我先洗澡,还是你先洗澡?

    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而更重要的问题是,这个话,要……怎么问呢?

    他纠结了半天,箭在弦上却……没有那么好发,每一次想要扑倒的心情,在这个时候都变成了,再等等,再等等,要完美一点,给她留下一个生龙活虎的印象!

    在门口深呼吸了好几口,季向阳才推开门去说:“要不要……洗个澡?”

    林静好看着站在门框里面的季向阳,他还穿着西装裤,别在腰里的衬衫显得他的腿更长,而且在某个部位还……有些……嗯……大。

    “一……一起洗……?”林静好显然,已经,被某个部位,吓到,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了。

    说完之后,她和季向阳两个人都是傻了眼,季向阳手心一直往外冒汗,他使劲的搓了搓手,然后喉结滚动了一下说:“不,不好吧?”

    “不好不好,我先去。”林静好一溜烟儿就钻了出去,直接就把卫生间的门关上,捂着胸口,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说啥呢你!一起洗!洗什么洗!

    站在门外的季向阳真的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说啥呢你!不好什么不好!那是你媳妇!有什么不好的!就应该答应啊!一起泡个澡啊!

    不行……更热了!

    季向阳跑到餐桌跟前猛灌水。

    然后就看见了那最后一块蛋糕。

    其他的蛋糕都被分了,只有这个留给了他们夫妻俩,林静好把人物做的栩栩如生,季向阳凑近看,看见他们旁边站着的两个人,其实仔细看能够看出来,应该是一男一女,男孩长得像季向阳,女孩长得像林静好。

    他勾起嘴角,压住心中的怒火,然后把蛋糕放进冰箱里面。

    不要紧张季向阳,今晚要好好表现。

    躺在床上的林静好听着卫生间哗啦啦的水声,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她早早就钻进了被窝里面,换上了傅刚和傅川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其妙买到的真丝睡衣,还是一人一套!

    脑袋里面努力去想家里面的人,去想自己的蛋糕店,让她那加速的心跳能够得到缓解,缓解确实是得到了,但是她也有些昏昏欲睡了。

    等季向阳从卫生间出来,看到的就是他媳妇躺在被窝里面,闭着眼睛睡着的模样。

    季向阳:……

    他抬手在关了灯,然后声音很小的关上门,悄悄的从另外一边上了床,钻进被窝,就感觉被窝里面暖烘烘的,还有林静好身上的香味儿。

    他叹了一口气,想到白天的辛苦,算了吧,让她好好睡个觉,季向阳凑过去,伸手抱住林静好,没想到就这么轻微的一个动作,竟然吵醒了林静好,她睁开眼睛,这黑暗之中什么都瞧不见,干脆乱摸一通,结果一不小心,抓到了一个……海绵组织。

    季向阳:……我的本意真的是好好睡觉,但是姑娘你为什么要玩火。

    还没等林静好烫的手松开,就被人压在了身下。

    季向阳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想要两个孩子?”

    林静好懵了一下,下意识的张口道:“你怎么知道?”

    季向阳在她的耳边轻笑,蛋糕早就出卖了林静好的心思,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不过,这倒是正和他意。

    “那我们就要努力一点了,不播种,怎么生根发芽呢。”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还有一双温热的大手游走起来。

    #生龙活虎季向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