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美味人生 181.第181章
    www..,最快更新八零美味人生 !

    五月七号,好记蛋糕屋门口等满了人。

    这一次林静好没有估算休息的时间, 因为不能完全的确定需要几天, 于是早几天就在外面贴上了店主有喜, 等到开始休息的前一天才贴上了通知, 到了五月三号的时候, 就是彻底不开店了。

    但是周围也有店家知道好记蛋糕屋的休息时间,自然会告诉大家,店主的婚期是五月六号, 那么按照规矩,七号就会开门了吧?

    当然会这么想的, 还是一些天真的客人, 于是他们早早的等在蛋糕店门口。

    婚礼结束了, 应该就会回来开店了吧?

    然而, 等待他们的依旧是——店主有喜, 近期关店。

    这八个字简直就像是烙印一样, 怎么就是一还不摘掉呢?稳稳的挂玻璃门的里面, 任你看破天去, 也只能瞧见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蛋糕屋。

    七号不开也是正常的。

    开始有人安慰自己了,毕竟人家昨天才结婚, 你不能让人第二天就出来开店对不对?八成还要休息一天的, 结婚虽然是个喜事, 但是结过婚的人也知道, 还是蛮累的, 所以□□号肯定会开门了。

    于是抱着这样的心态, 不少人都准备等明天和后天再来碰碰运气。

    说句心里话,这有些日子吃不到好记蛋糕屋的蛋糕,心里面难免会有些不舒服,他们这些人都是真正的熟客,也有外地过来的,这五月是最适合旅游的季节了,偏生从大老远过来的人都扑了个空。

    赶上什么不好,赶上店主结婚。

    心里苦。

    结果没有想到的是。

    八号,没有开门。

    九号,没有开门。

    十号,依旧没有开门。

    客人们心口一阵老泪纵横,老板你去哪儿了?

    老板你再也不回来了吗?

    老板你到底什么时候结完婚!

    都十号了老板!

    门口的人越来越多,每天晃悠过来看一眼仿佛都成了习惯一样。

    附近的生意越来越好,这条街上的其他店家每天都能接待不少客人。

    老板你在玩几天吧,让我们再过过瘾。

    而大家期盼的林静好去哪儿了呢?

    她和季向阳去度蜜月了。

    这年头已经不比往日了,在生活水平日渐提升的当下,条件好一些的人都会选择在结婚之后度个蜜月,左右也花不了多少钱,尤其是她和季向阳都属于职业性质比较自由的,自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一下。

    蜜月是季向阳早就已经计划起来的,他之前自己出了几个方案让林静好选择,不过这几个也尊重了林静好意愿,她每天都待在店里,就算在省城有几年了,但是其实说句心里话,她根本没有怎么逛过,省城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她也不太清楚,其实都是因为每天的忙碌,让她鲜少有休息的机会。

    眼下的蜜月倒是一个很好的休息机会,她倒是不想去看看外面的风景有多么壮阔秀丽,前世在大学时期的时候,许多地方她已经去过了,这旅游啊,玩起来其实特别累,还不如度假。

    于是最后两个人选择了靠南的一处古镇,那古镇有千年的文化历史,目前也是国家着重开发的旅游景区,附近有雪山,有湖,更是有大自然美丽的秀丽景观,算是度假的一处好地方,不需要赶着去景点,休息为主。

    这也是季向阳的本意。

    林静好确实每天太过忙碌,他和林静好认识以来,就没有看过她休息一天,倒是这个机会正好。

    结婚的第二天,林静好就和季向阳两人赶往机场了,一路上林静好都是腰酸背痛,她发誓自从摆摊开始,除了第一天有些适应不了之外,她再也没有过这样的腰酸背疼的感觉了。

    就好像被车碾过一样,全都不得劲儿,早上起来的时候,她是头一次赖床,只不过这一次赖床,不是因为起不来,而是因为痛到起不来。

    季向阳已经比想象中还要温柔百倍,但是……

    还是让林静好丝毫感觉不到,这项运动的意义何在。

    季向阳也是满脸的歉意,毕竟他也是个新手,可能还是在有些地方做的不够到位,不过季向阳倒是很有斗志,表示自己下一次一定让林静好满意。

    一回生二回熟嘛。

    一路上季向阳都对老婆表示出了十二分的照顾,从早上起来的伺候穿衣洗漱,到到了机场之后所有的需要步行的活动都是他一个人完成之外,还坐了林静好的人肉肉垫,让她睡得特别舒服。

    坐在飞机上他就不停地感慨,好在自己是个有先见之明的人,即使机票的价格已经贵上了天,他依然没有选择性价比较高的火车,不然这样颠簸几天下来,他老婆不得散架了?

    不过缺陷也有,就是距离市里面比较远。

    但是班车也是很方便了,不过折腾到地方也是晚上了。

    他们这一次的蜜月计划很简单,就是走到哪里休息到哪里,以度假为主,可以去了感受一下风土人情,再去问问哪里好玩,随便走走。

    第一天林静好是完全的参与不了这个随便走走的过程了,两个人坐着大巴车到了第一个比较著名的地方,就直接先找了一处民宿住下来。

    这个地方是林静好选择的,她前世没有来得及来这么远的地方,倒是头一次来,九十年代的开发还没有后世那么商业化,但是也有几家像样的民宿,因为古镇,民宿基本上都是炕,就像古代似的,那床边还有木头雕花。

    他们到了的时候已经是七点钟了,林静好和季向阳洗了把脸,季向阳就问她是出去逛逛,还是睡一会儿。

    这睡了一路了,身上的酸痛也稍微得到了一些缓解,自然是想去逛逛的。

    五月份的天气在这边已经热起来了,民宿外面面对的就是这里比较出名的胡泊,边上有不少买东西的本地人,都穿着民族的服饰,坐在那胡泊边上。

    这个小镇不大,主要以这个胡泊出名,也是近两年国家开发起来的旅游景区,在这种炎热带着一点凉风的日子里面格外的受欢迎,算是旺季,季向阳和林静好走在路上,一路能瞧见不少出来旅游的人。

    “姑娘真漂亮啊,小伙子啊,给编个辫子吧?保准更好看。”路边坐在小凳上的老奶奶和季向阳说这话,手里面还拿着花绳子。

    在看老太太旁边五六岁的小姑娘,她正拿着一样的绳子在那里编麻花,她满头的小辫子全都是花绳子,一个一个的,特别漂亮。

    “编出来和这个一样吗?”季向阳指着旁边的小姑娘问季向阳。

    “嗯!我奶奶编辫子可漂亮了,大姐姐这么漂亮,肯定编出来特别好看。”小姑娘听到话就抬起头来,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特别好看,她瞧瞧旁边的林静好又看看眼前的季向阳说:“哥哥姐姐都好好看呀。”

    季向阳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看着林静好早上急着出发没有扎起来的头发,乌黑的直发垂在腰间,一边有些碍事,被林静好别在耳后,露出来白皙的侧脸,因为婚事有些操劳,这几天林静好看上去瘦了不少,小尖下巴变得更加明显,从侧边看过去,鼻子更是挺拔的有些过分。

    “想编吗?”季向阳柔声问她。

    林静好转过恋来,笑起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重重的点点头“嗯。”

    编辫子,哪有姑娘不喜欢的?既然出来了,就要感受一下风土人情嘛!

    被这个笑容晃住了眼睛的季向阳一瞬间心跳加速,他尽量稳住自己的心跳,顺便告诉自己,这是你媳妇!已经是你老婆了!稳住稳住,争点气。

    “你们感情真好,是小夫妻吗?来看看喜欢什么颜色,想编几个?”老太太立马把手上的花线绳全部伸到他们眼前来,笑眯眯的问着。

    林静好点点头,然后和季向阳挑了五个她比较喜欢的颜色,乖巧的坐在小凳子上面。

    老太太站在后面,一手捞起来林静好头发,一边给她分头发一边说:“小姑娘这头发真好啊,顺滑乌黑的,小伙子你可是个福气人啊!”

    “嗯,三生有幸。”季向阳笑着说,他觉得老太太这话说的特别对,他就是个福气人!

    老太太看小姑娘这耳朵根都热起来了,就也不开玩笑,一边和他们小夫妻说话,一边麻溜的给林静好编了好几个小辫子,老人家果然手艺了得,那头发在她的手下穿梭来穿梭,这编出来的辫子从后面瞧着就跟小瀑布一样,一绺一绺的,特别新鲜。

    季向阳一直站在旁边看着,柔声和林静好说话,偶尔和老太太聊聊天,老太太也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出来,他们八成是新婚的小夫妻,于是最后就和季向阳说:“小伙子,你来把最后这一点给扎起来吧~我们这儿男人要是给媳妇编头发,那保准一辈子长长久久,白头到老。”

    林静好抬头看了季向阳一眼,那眼中写满了期待。

    季向阳只好笑笑,硬着头皮在老人家的指点下又编了一点,然后用皮筋给她扎起来,老人家看小伙子这么配合,直夸林静好嫁得好,最后也不愿意收钱,说很少能瞧见这么登对的一对,这次算是送的。

    季向阳哪肯,立马就掏出来钱塞给老人家,连连感谢。

    两人走出去老远,季向阳看着林静好那一头的花绳子和光滑的额头,脸上的笑意就没有褪下去过。

    “看路呀。”林静好伸手拉了他一把,这半天季向阳都不好好走路,一路上就盯着她看,恨不得把她瞧出一朵花来似的,林静好一连扶了他好几下,手摸上自己的脸说:“有什么好看的?”

    “看你真好看啊。”季向阳这话是从林静好那儿学来的,现在用的倒是刚刚好,林静好抬手轻轻打了他一下,结果就被人抓住,捂在胸口。

    “不然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季向阳说。

    林静好抽了抽手,抽不出来,又看他一眼说:“这么着急做什么?”

    “做……造人。”季向阳话说了一半,觉得粗俗不堪,又婉转的表达了一下,紧接着就看见自家老婆那红透了的脸,和她小声娇嗔说的:“不要脸!”

    季向阳凑近,在林静好通红的脸上亲了一口说:“我要脸做什么?我有你就够了。”

    这一波波的情话,林静好甩开他的手,往前跑了两步停下来说:“我才不回去呢,还没吃饭呢!”

    “那你先吃,你吃饱了我回去再吃。”季向阳追上去,再次抓住林静好的手,笑眯眯的说道,说完之后还凑近她的耳边说:“看你现在能跑能跳的,应该不疼了吧?”

    “季向阳你这样我可不理你了。”林静好被他羞的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还在大路上呢,他就这么能说这些话,害不害臊啊!?他不害臊她还害羞呢!

    老实的季向阳闭了嘴,不过回到民宿之后却没有忍住不动手,不耕耘怎么能有收获呢?

    老婆想要两个孩子,他要努力才是!

    ……

    两人这几天算是休息好了,也玩好了,只不过每天早上林静好都没有办法干脆的从床上起来,原本还有一个地方可以骑着马去,但是最后以她身体不便也没有成功的骑到。

    这一切一切的,都要归功于季向阳。

    生龙活虎这四个字真的不是盖的,每个晚上他都要战斗到深夜,让林静好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过好在,除了第一次之外,后面没有那么痛苦,倒是红红脸也就过去了。

    倒是季向阳越发的没羞没臊,每天晚上抱着她亲个不停。

    让林静好那叫一个招架不住。

    等到回到滨城的时候,他这个习惯依然得到了延续,不抱着老婆就睡不着觉。

    每天晚上季向阳都伸出魔爪,不过鉴于第二天林静好要开店,他还是压抑住了自己心里面的热血,不过林静好却不知情,一个劲儿的往外钻,嘴上还说着:“都七八个晚上了,今天歇歇行吗?求你了。”

    体力太好也是个问题啊。

    原本季向阳当然是准备歇了,但是林静好这样滚来滚去的,让他这身体忍不住又起了反应来,伸手抱住林静好的腰身说:“你别动了,你在动,我可不能确定还能忍住。”

    感受到了腿上又被顶住的林静好立马消停了。

    你敢动吗?

    不敢动不敢动,一动都不敢动。

    总算是过了一个太平的晚上,第二天,好记蛋糕屋开门了。

    感天动地啊!

    客人们在外面排上了长龙,好记蛋糕屋这一休息就是半个月啊!这半个月以来,你知道有多少人在外面,等着吗?

    每天每天,店主有喜。

    他们发誓,从来没有这么希望过一个人的喜事快点过去的,现在倒好,总算是过去了。

    早上第一个吃到三明治的客人,差点没有泪流满面,他站在柜台边上,问出了一个大家都很好奇的事情。

    “老板,接下来不会在关店了吧?”

    这话一出,后面的脑袋一个一个的都探出来,伸出头来瞧着林静好,像是在等她的答复。

    林静好点点头说:“嗯,接下来正常营业了。”

    欢呼啊!

    雀跃啊!

    老板你终于天天开店了,感天动地啊!

    不过让林静好没有想到的是,这段时间没有开店,客流居然不降反增,这段时间以来,不少客人其实总是会过来等,倒是也有相熟的店家有和他们说过老板去度蜜月了,估计要半个多月才能回来,因为摸不透回来的日子,所以没写明,但是会提前一天来店里面坐吃的的,十五以后来,一准就开店了。

    可是大家不听啊,总想着能不能碰碰运气,万一回来的早了呢?

    现在得到老板的准话之后,那更是一个开心,最近绝对要天天来,把那几天没有吃上的都补回来才可以!

    林静好倒是刚好趁着这个客人多的时候,推出了她的另外一系列蛋糕,魂牵。

    魂牵来自于婚后,梦萦来自于魂牵,两个系列的蛋糕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一个带着一点初恋的甜,清新的花香味儿让人不由的想到恋爱的甜,而魂牵的味道则完全不同,有些浓郁的香味儿,奶油和梦萦也大有不同,要更加甜腻一些。

    魂牵每天限量五个,但是八成都是一摆出来就立马卖光,林静好不得已只能加大了售卖量,这倒好,算是彻底不能从厨房里面出来了。

    七月份一晃眼就到了,林静好认真的思考要不要给店里面上一套制冷设备,这最近的客人是越发的多了起来,导致滨城的整个旅游业都在上升,滨城也变成了目前比较出名的餐饮城市,整个餐饮业的崛起,让滨城的旅游人数日渐增长,也有人给滨城起了一个名字——美食城。

    当然美食城的美食也是分了等级的,站在顶端的不用说,一定是临江湖街边的好记蛋糕屋,剩下的才是慢慢的排序。

    这其他种类的人颇有不服,但是却也没有明说的,但是西点这个行业的,对好记蛋糕屋都是处于膜拜姿态的。

    西点界的大佬,说出来没有人不服气的。

    要说这蛋糕点心,只要你肯花心思,肯学,那自然也能做出来像样的,但是问题是,其实大多数并没有太多的差异性,主要是在材料上面,追求高和追求低,味道自然是不同的。

    可是好记蛋糕屋不一样,它总是能够打破原有的味道,给蛋糕来一个品质上的提升,老板自己研究出来那一系列蛋糕,直接让他们这些同行吃了之后羡慕的不行。

    对不起,我们是做不出来这个味道的。

    甜点吃了会让人觉得开心是没错的,但是好记蛋糕屋的,不止让人觉得开心,还有一种幸福感。

    有段时间甚至在客人们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你失恋了吗?去好记疗伤吧。你失业了吗?去好记走出阴影吧。你今天生气了吗?去好记找找乐子吧。

    这个广告语是大家自发的,但是林静好听着总归有些不正经。

    人一多起来,就变得更加炎热了,林静好开始把买制冷装备的事情提上日程,尤其是到了夏天里面,烤箱全开,那厨房真的不是随便说说,就算在给她来十个电风扇,也只是单纯的热风循环。

    苏红好容易送走了一波客人,这段时间老板基本上每天都特别晚的回家,主要还是客人的量实在是太大了,每天需要做的东西不少,店里面在老板婚后又请到了两个人手,都是老板精挑细选出来的,做过体检之后就直接上岗了,人也是勤快利索的,外面的事情差不多都是苏红在主持大局,她倒是做的也很好,林静好给她升了职位,还涨了工资,苏红这工作做的更有劲儿了。

    她把饼干盒子摆了摆,然后发现这盒子可能撑不过今天了,老板说大概两点半就会送出来新的,这苏红眼看着三点了,老板还没出来,怕是做的太多了?她敲了敲厨房的门,想着要不要进去帮忙装一下。

    好记的厨房基本上是只有苏红能进去的,新来的时间不长,林静好也不能百分之百的信任,买了新的收银机之后,就把前面交给了苏红,后面的厨房打扫也都是她在做,所以厨房对苏红倒不是个避讳的地方。

    敲了半天门,苏红都没见林静好应声,想着厨房里面温度不低,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苏红又重重的敲了几下门,这次里面是绝对能听到的,但是还是没有反应,她一连敲了十几下,都不见里面出声,只好把门打开,结果就看见了晕倒在厨房的林静好。

    苏红吓坏了,赶紧推门进去,把人从地上扶起来,但是她没有学过什么急救手段,只能硬生生把人拉起来,然后招呼外面赶紧给季向阳打电话。

    律所离得不算远,不到三分钟季向阳就跑进来了,林静好已经被抬到了外面的凳子上面,这一会儿稍微有些回过神来,就觉得头上一阵一阵细密的汗珠,还没等彻底睁开眼呢,就被人打了一个横抱,直接带了出去。

    季向阳开着车狂飙,直到到了医院,才轻轻把林静好抱了出来,林静好这会儿已经彻底的醒了,双手抱上季向阳的胳膊说:“我没事儿,应该就是有点中暑。”

    看着她惨白的嘴唇,季向阳眉头紧锁说:“听医生的。”

    他的口气有些僵硬,受到的惊吓还没有平复,到现在为止他的心脏都是快速跳动的,仿佛一直在听到林静好出事的时候。

    林静好看他这样,就伸手轻轻的摸着他的耳朵帮他平复,没有再说话,老老实实的被人抱着。

    医院这边的意思是抽个血先看一下,不过医生说林静好的症状确实是中暑,在高温室内工作本来就容易中暑,再加上她这段时间过于劳累,可能还有些一些贫血,所以才会导致晕倒,不过还是做个全面的检查比较好。

    来都来了,做个检查自然不是什么大事儿,林静好也全部配合,只不过,这配合出来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医生拿着单子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提笔写了一堆东西,直接给季向阳说:“去把这些都做了。”

    季向阳看着上面的项目眼睛都花了,不过还是赶紧配合,林静好被硬生生折腾了一下午,结果得到了一个结论。

    她怀孕了。

    按照最后一次来列假的时间,算下来应该是两个多月,从b超的影像来看,还不只是一个胚胎。

    季向阳在这一天之内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从地狱到天堂。

    两个……

    也就是说,双胞胎?

    林静好也没有想到,竟然还赶了一波潮流,来了两个蜜月宝宝,坐在诊室里面,她看看季向阳又看看医生,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医生则开始巴拉巴拉的说起来注意事项,这一个和两个是完全不同的,从医学的角度上,双胞胎需要滋补的肯定是要更多,养胎的话也是要更精细一些,尤其是林静好还在高温地方工作,这样对孩子的健康还有母亲的健康都有影响。

    于是季向阳开始化身为十万个为什么了,在林静好一句话都没有说话的情况下,他把所有能想到的问题都问了。

    甚至一些鸡毛蒜皮的小问题。

    比如:

    平时能洗澡吗?

    晚上睡觉要怎么睡才好?侧躺?平躺?

    可以吹风扇或者空调吗?

    ……

    诸如此类的问题,他真的是越问越多,医生回答了一些紧要的,听到了后面,实在是觉得有气无力,然后给季向阳推荐了一本书,叫做——怀孕指南。

    季向阳那叫一个开心啊,一步都不让林静好走,把人横抱起来,听了医生关于中暑怀孕的叮嘱事项之后,直接就把人抱到了车里面,然后顺便去了一趟书店,买了一本怀孕指南……

    从那天开始,林静好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断腿。

    反正只要和季向阳在一起,林静好基本上就没有用过腿,不管是抱还是背,总之就是天天二十四小时的伺候着,恨不得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要两个小时起来看一眼身边的人。

    除了平时需要去法院的时候,季向阳彻底把工作转移到了好记蛋糕屋来,早在查出来的第二天他就给店里面配备了空调,本来季向阳是不准备让林静好继续开店的,只不过碍于林静好的坚持,他只好每天人工过来看着老婆,总之就是忙一会儿就要休息一会儿,要休息,要走动,但是又不能过于劳累。

    要不是他笨手笨脚,都恨不得进了厨房里面去帮忙。

    倒是张美兰知道了林静好怀孕,第一时间就到了店里面帮忙,也算是减轻了不少负担。

    至于其他人,季父和季母也快到了退休的年纪了,这个孩子来的特别衬两个老人的心意,季父每天都在想到底能不能办早退,季母倒是麻溜的就给办了,她的工龄够长,除了退休之后钱拿得少一些,倒是没有太大的影响,不过有季父在,季母倒是也不差这一点,每天也是和张美兰一起,往蛋糕店里面跑。

    现在国家在搞计划生意,林静好这么争气,一口气儿就怀了两个,季母的嘴巴都快要撬到天上去了。

    傅刚更是每天都在新华街上面逛母婴店,那叫一个红光满面啊,人人都说新华街的游戏厅大佬傅刚人逢喜事精神爽,尤其是母婴店,简直不要觉得这个游戏厅大佬太和善,每天进来花钱如流水,他们推荐什么他就买什么,付钱的时候那叫一个痛快啊。

    其实傅刚不喜欢逛,但是他就是开心,马上就要当姥爷了,他想花钱,想给女儿买点东西庆祝一下,现在最适合去的,那不就是母婴店吗?

    这倒好,短短的几个月,林静好和季向阳那个小屋里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东西,那叫一个什么都有,当真是一点儿都不缺,甚至一些没什么用的,也是堆了不少。

    就孩子那个新澡盆,据说是进口的,材质还是什么树脂的,傅刚就买了三个大小型号不一的,季母看了都连连感叹,别看一开始他们家还有所忌讳,谁能想到社会大哥也有这样的一面啊?

    不过最惨的还是店里面的客人了。

    老板,你这一天一天大起来的肚子,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你有喜了……

    客人们在珍惜最后的狂欢,只可惜,老板的吃的做的是一天少过于一天,让他们想囤一点饼干在家里面,都做不到啊!

    不过也有客人是真心替林静好高兴,还有帮着算日子的,客人们倒是真心热情。

    #论脑残粉有多喜欢自己的本命#

    到了快过年的时候,客人们算着日子等到了店主有喜,这一次店主特别的厚道,不同于上一次,在里面的玻璃门上挂着的木板写着,预计开门在五月左右。

    这和大家想的不一样,为啥一下子就到了五月?

    五月到底是个什么月?

    心里苦……

    等不住……

    好在年货囤了一些能放住的,不然这日子可怎么过?

    脑残粉这边苦,但是准爸爸这边高兴啊。

    今年律所的客户比去年要增长了不止一倍,季向阳他们这些金牌律师自然也会筛选官司,留给下面的人,因为林静好怀孕的关系,季向阳干脆后面就没有接过特别复杂的案子,只维护了一些老客户,不过他是股东,倒是不需要靠业绩吃饭,所以年底分红的时候,也算是赚了一波。

    然后他就彻底的做起了家庭煮夫。

    双胞胎在后期的注意事项确实要多一些,比如晚上的翻身,基本上最好是勤一点,否则压到哪一边都不太好,于是季向阳一个小时就起来一次,有时候也不吵醒林静好,轻手轻脚的就给翻了,不过到了后面,林静好这肚子是越来越大,毕竟两个孩子,他每天看着都觉得有些担惊受怕,最后一个月,就直接住进了医院里面,他也跟着放心一些。

    林静好本来就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在医院里面也都是张美兰和季母照顾着,等到了过年的时候,除夕夜才回了家。

    结果好巧不巧的,偏生就在这除夕夜的晚上,她开始阵痛了。

    这一阵痛和往日是完全不同的,林静好脸色都有些发白,捏着季向阳的手指关节都是泛白的,季向阳吓坏了,连忙把人送到了医院去。

    结果到了医院,医生说宫口还有点小,硬是让林静好再走走,她是咬着牙在楼道里面来来回回的走,季向阳拉着她的手那叫一个心疼,想说点什么分散老婆的注意力,却是满脑子的浆糊,憋了半天之说出来一句:“你想要一男一女,这双胞胎同性别的几率很大,万一一个性别,现在计划生育,以后……”

    林静好一听,虽说本来这一男一女也不好实现,毕竟计划生育摆在哪里,不过要是双独生子女能生二胎的话,她这边也是可以的,加上季向阳本来就是少数民族。

    但是三胎……怕是很困难了。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梦破碎了一样,她确实比较期待一男一女,总觉得一个孩子有些过于孤单,这要是两个,也有个陪伴,她倒不是重男轻女,只不过稍微有些贪心,都想要罢了,虽然说是随缘吧,但是也有些真真的期待在里面的。

    之前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过这下倒是真的被季向阳扎扎实实的堵了个心。

    季向阳说完之后看见林静好这脸又是一白,立马就打了自己一下,哪壶不开提哪壶?

    “静静你别急,咱这一胎肯定就搞定了,刚好一男一女,你也不用二回受罪!”季向阳尽量的想弥补自己刚才犯下的错,赶紧安慰老婆。

    “疼疼疼……快送我进去……”林静好被刺激了一下,只觉得下面更是疼得很,还有些水水流了出来,季向阳吓坏了,立马把人就往产房跟前带。

    这一进去,就是一夜。

    天蒙蒙亮的时候,总算是有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摘掉口罩,刚开口就说了一句恭喜。

    还没等接下来的话出口呢,季向阳立马就问:“我老婆呢?我老婆没事吧?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被他这一连串的轰炸,医生后面的话直接给憋了回去,只好对着他点点头,缓了一口气,才和后面期待的长辈说话。

    这个时候季向阳已经冲进去了,林静好还在床上,已经被护士换上了衣服,有些虚弱,不过还是醒着的。

    “你没事吧?还好吗?很疼吗?”季向阳冲过去,站在床边,抬手给她擦额头上面的汗,看着她完全虚脱的样子有些心疼,鼻子酸酸的,眼眶也跟着湿润下来,没等林静好说话,就左一下右一下的亲林静好说:“咱再也不受这个罪了。”

    “我没事……”林静好气若游丝的安慰季向阳,确实有些累,她抬眼看了看刚才放孩子的地方,这会儿怕是已经被送进无菌房了,于是问季向阳说:“男孩,还是女孩?”

    若不是没有季向阳前头那一说,她也不会关心,但是就是因为那一说,反倒让她介意起来。

    “我……我没问……”季向阳这才想起来,他刚才走的太急,还没有来得及问。

    没出去的小护士听到了这段话,立马笑起来说道:“太太好福气,是龙凤胎!”

    这一句话,让两人都愣住了。

    季向阳虽然不是乌鸦嘴,但是他头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还有这种,说什么中什么的本领。

    儿女双全啊。

    一个好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