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食供应商〕〔天医神尊在都市〕〔重生八零:家有媳〕〔荒野之活着就变强〕〔都市绝品仙医〕〔原来我是富二代〕〔兵之神〕〔一剑飞仙〕〔凤图传〕〔我老婆是冰山女总〕〔生活系文娱教父〕〔王牌大高手〕〔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狂傲小邪医〕〔看书就能掉装备〕〔若有情爱〕〔总裁的双面娇妻〕〔恃宠不骄枉为妃〕〔穿越之兽世种田记〕〔我家长姐凶且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浪潮之巅 第三二六章 囧的慌
    坐在又闷又热的绿皮车里,忍受着空气中各种异样的味道,方辰百般聊赖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此时车内挤满了人,挤得仿佛罐头中的沙丁鱼一般,肩碰肩,脚挨脚,人们如果想要从车厢这头走到车厢那头,需要如同泥鳅一般见缝插针的本事才行。

    虽然绿皮车内的环境令人不适,甚至会引发各种突发疾病,但是这个时代就是如此,人们所能做的,就是适应适应再适应,活着是这个时代最大的主题,一切为了活着,活着就是一切,至于好好活着,这大概是个奢侈的选项。

    至于方辰,他被吴茂才,韩光他们紧紧的包围住了,虽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最起码像之前,大大咧咧伸出个脚丫子,散发着阵阵恶臭,差一点就杵在你脸上的人是不会出现了,倒是方辰可以把自己脚从鞋子的束缚中解开。

    想了想,方辰突然觉得这挺有挺有yu hu力的,但是他脑中残存的理智和维护自己作为老板的尊严,制止了他的这个想法。

    吴茂才把脑袋伸出窗外,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新鲜空气,这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过了许久,吴茂才重新坐了回来,抱怨道:“九爷我怎么觉得火车上的人越来越多了,去年坐火车的时候还没这么多人。”

    方辰笑了笑,没有话,随着南北经济差距的越拉越大,以及国家对人员流动限制的放宽,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乡外出务工、求学。

    这一现象将越来越频繁,最终在春节期间爆发开来,形成春运,或者是春劫,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句话,成为支撑人们最大的动力,支撑人们在春运的浪潮中苦苦挣扎,奋力拼搏着,为的只是那一张的,通往家的车票。

    现在还好些,人们虽然知道了春运,但是对于春运还没有太大的概念,毕竟现在的运力还算宽绰一些。

    从八0年,华夏日报提出春运这个词之后,每年春运的人次,由当年的一亿人次,增长到了015年的7亿人次,相当于让非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的总人口搬一次家。

    平均每年增长一亿多点人次,如同一个黑洞将铁路,hag kg等部门每年增加的运力吞噬的一干二净,永远的一票难求。

    “九爷,早知道您要回来,我就给段总一声,让他在洛州,或者最起码在商都设个办事处了,别的干不了吧,但是派几辆车还是可以的,咱们也不用这么辛苦受罪的坐火车了,您以您的身份居然还挤火车,这不是太掉价了。”吴茂才大大咧咧一幅大权在握的模样道。

    自从当上监察室副主任之后,吴茂才的行情见长,颇有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的意思。

    见刚开始吴茂才的还算靠谱,但后来果真越来越不着调,方辰瞪了他一眼,“我什么身份?我怎么不知道?而且我都没什么,你抱怨个哪门子劲。”

    被方辰这么劈头盖脸的一训,吴茂才瞬间蔫吧了,声嘟囔了一句,“我不也是为了您好。”

    方辰撇了吴茂才一眼,也懒得搭理他。

    其实吴茂才的也不错,他现在也隐隐有点后悔,没提前安排个办事处之类的,有分公司,办事处的好处,在燕京就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如果不是零售部在燕京有个分部,他那次也不可能摆出那么大的排场来。

    而且,他现在随身呼呼啦啦,带着十来个人,没个车,实在的真不方便。

    现在也就罢了,等会到了洛州站,他怎么回家?

    坐出租车吧,虽然他不差钱,但是挨宰也不甘心啊,但也总不能坐公交车回去吧。

    想想,方辰自己都觉得囧的慌。

    到底,还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去年哪想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到了洛州站,方辰随便找了一辆出租车,一问价,果不其然,一张嘴就是五十,方辰还了一句二十,然后就坐了进去,开什么玩笑,从火车站到他家,一共才六公里,就是01八年打表走,也要不了二十块钱。

    出租车司机刚想让方辰滚蛋,可是看着方辰外面十来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果断的闭了嘴,知道这是碰见狠人,别打起架来,就一看这架势就知道铁定输。

    看出租车司机一脸悻悻的模样,方辰咧了咧嘴,这年头果然是出租车司机最得意的时候,连二十块钱都不满意了。

    现在的出租车司机,着实是一个让社会其他行业都无比羡慕的职业,每个月交完份子钱和加完油,基本上还能落个四五千块钱,像燕京,申城,羊城这样的地方,月收入过万的出租车司机并不罕见。

    工资水平是普通工人的十几倍,几十倍。

    看着窗外的洛州,方辰心中满是感叹,虽然跟去年比起来,洛州已经有了不的变化,但是总体而言,变化并不大,和日新月异的鹏城,羊城相比,仿佛改革的春风并没有吹进洛州这片古老的大地上。

    但是他知道,变革发展的种子已经种下了,只等来年便可以慢慢的破土发芽,而他所需要的考虑的是,他在其中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出租车行至百货楼区域,就逐渐陷入了停滞状态,此时的百货楼作为洛州商品零售的龙头,每天来往的人群络绎不绝,也是洛州第一个架有过街天桥的地方,这足以证明了百货楼的热闹和繁华,以及拥挤。

    “九爷,你百货楼里面有没有咱们的货。”吴茂才兴奋的问道。

    一想到,在洛州,在家乡,能看到自家的游戏机,吴茂才的心中就忍不住的涌起阵阵自豪之情。

    方辰笑了笑,“霸王的游戏机遍布全国,除了最边远的西域和乌斯藏,以及胡建省,没有做到覆盖到地级市之外,就连最北的漠河,最南的天涯省都有咱们的产品。”

    甚至可以,因为托霸王进军俄罗斯的福,整个东三省流通的霸王游戏机并不少。

    唯独比较可怜的就是天才,别像前世那样,依托着俄罗斯市场和任天堂谈条件了,甚至一夜之间,天才游戏机就在俄罗斯各方面各渠道被禁售了,一台都卖不出去。

    天才的老总顿时急了,对于现在只有一半胡建省市场的天才来,俄罗斯市场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国内,带着人跑到了俄罗斯,结果只待了两天,仗还没打,就如同残军败将一般灰溜溜的走了。

    他们打听到了方辰和霸王之间的关系,更打听到了方辰在俄罗斯的地位。

    一下子就绝望了,就方辰在俄罗斯的地位,就是一百个天才绑在起来,也不是方辰的对手,方辰随随便便一根手指头都能摁死他们,他们也就不自取其辱了。

    “九爷,乐水山人这人是谁啊,我怎么不知道,洛州还有这么个大作家,还举办签售会,好大的脸。”

    吴茂才看着百货楼外挂着,祝贺著名散文家,乐水山人回洛举办签售会的横幅,不屑的道。

    在这种年代,自吹自擂的作家,简直多如牛毛,数不胜数,他在岭南已经不知道见到多少次了。

    雇几个托,写几本狗屁不通的文章,就好意思自称大作家了。

    然而最让他心里不平衡的是,这些所谓的作家,一个大子挣不来,结果还能有漂亮女大学生自动往上贴的。

    他现在月薪过万,而且还是霸王的总裁秘书,监察室副主任,要起来,也是个成功人士了,怎么没见漂亮女大学生主动贴他的。

    方辰浑不在意的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最近出来的吧,你四太爷应该知道。”

    这种文人圈子的事情他哪知道,要是方国庆同志在这里,到是可能出个一二三出来。

    想到这,方辰忍不住想起了老爹老妈,这差不多有快一年都没见他们了吧,准确的应该是十个月了。

    自己被撞的时候,怕他们大惊怪,也就没告诉他们。

    茫然无措,不知道该不该和卡丹尼科夫合伙,卷进俄罗斯这个大漩涡的时候,到也回来家过一次,但是也只见了爷爷,没见老爹老妈。

    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两人怎么样了?应该饿不死,毕竟自己每个月让吴茂才从邮局给他们汇了一千块钱。

    他到不是舍不得多给两人点钱,甚至实话,让他们退休回家,他都绝对养得起,堂堂华夏首富养不起父母,这不是开玩笑吗。

    关键问题是,让他们退休了,他们干嘛?他们才四十刚出头,现在距离进入养老生活有点远,也不合适。

    而且总不能放纵老妈每天打牌吧,他自然输得起,可这样也不好,就麻将馆那乌烟瘴气的环境,待一秒钟就要多减寿两秒钟。

    而且这一年老妈似乎都没怎么打牌,最起码他没见,也没听,这是个好现象,他绝不能纵容。

    至于回家抱孙子这也不现实,对于他来,这困难实在是太艰巨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生活系男神〕〔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