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搞掉他
    ,。桌子上的茶杯冒着热气,只是看着这茶杯便有一种很莫名其妙的岁月静好,哪怕这地方正在征战,哪怕这世界从不曾有真正的安静。

    “生意上的事要不要听一听?”

    林落雨问。

    沈冷摇头:“你知道我有多懒。”

    林落雨便不再说,她其实很清楚沈冷并不是懒,这个世界上的人全都算上沈冷是为数不多的不能说懒的人,他只是累,林落雨听沈冷说出懒这个字的时候,想到的只是他的累,不了解沈冷的人会想着已经是国公爷已经是大将军,人生处处美好,有什么累可言?

    可林落雨稍稍去想想,就能体会到沈冷有多累。

    “嗯,那就不说。”

    林落雨重新换了茶:“不过有件事我还是得和你说,这件事无关生意,有关生死。”

    沈冷听到这句话坐直了身子,林落雨提到生死两个字,事情就自然很严重。

    “之前你说在求立的生意不能做的过分,所谓过分,就是不伤人品不触国法,所以生意一直做的很正经,只是我有件事一直都没有和你说,天机票号的人时时刻刻都会做评估,评估某个地方的生意危险程度,若觉得不能做了就立刻撤走,还有一些人也在对长安城里的人和事做评估,一旦高小样那边的人分析你可能有危险,票号的人将会第一时间把茶儿和你的两个孩子接走,天机票号有一整队人时时刻刻准备着,茶儿和孩子在长安他们就在长安,她们在东疆,这队人一定也去了东疆,对不起我交代过高小样,如果有事,你可以不救,茶儿和孩子必须救出去。”

    沈冷看了林落雨后笑了笑:“谢谢。”

    “你不好奇?”

    林落雨问沈冷:“这么久了,你对自己的身世一点都不好奇?”

    “我不该好奇。”

    沈冷看向林落雨:“你知道的,谁都可以好奇,唯独我不能好奇。”

    林落雨长长吐出一口气是啊,傻冷子什么时候真的傻过,他比谁都想的多,因为他在乎的多,他说谁都可以好奇他的身世唯独他自己不能去好奇,还不是因为他在乎皇帝,沈先生再像是一位父亲可终究不是父亲,傻冷子更多的从皇帝身上感受到了父亲的那种慈爱那种亲情的感觉,他在乎,他贪婪,他不想失去,他不说可他真的很喜欢。

    所以他就不去对自己的身世好奇,哪怕真的好奇也必须不好奇。

    如果好奇的结果让这现在这一切的美好都烟消云散,心里最疼的肯定不是陛下肯定不是珍妃,肯定是沈冷。

    “你可以自己知道,但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知道。”

    “我不会演戏。”

    沈冷看着林落雨笑着说道:“演戏比打仗还累,我做不到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还带着面具,我也做不到让假惺惺的笑容看起来那么真诚,所以一旦我真的知道了什么,不管有利的还是有害的,我都会表现出来。”

    “如果会伤害到你呢?”

    林落雨道:“我不会无缘无故的跟你说刚才那些话,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安排那么多人时时刻刻保护着茶儿和孩子,你在朝廷中,你在权势中,不管有什么事你无法抽身而退,冷子,我希望你

    冷静些,不要只想那些你在乎的温暖,还应该有你在乎的冰冷。”

    沈冷依然笑着,看起来没心没肺。

    “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沈冷给林落雨倒了杯茶推过去,林落雨双手捧着茶杯,杯子的温热才让她察觉到自己手心里的凉。

    沈冷看着林落雨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如果不是我运气好的话,在孟老板找到我之前我是不是会冻死?”

    林落雨一怔。

    沈冷耸了耸肩膀:“我学习的越多之后越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天衣无缝,沈先生就算再小心也可能会出问题,如果当初孟老板没有发现我,我早就冻死在路边残雪里,这世上便没有沈冷,茶儿总说我傻乎乎的一天到晚笑呵呵没心没肺,那是因为对我来说每一天都是赚的啊,每一息都是赚的。”

    林落雨看着沈冷的眼睛,眼睛微微湿润。

    沈冷翻出来一块手帕递过去,林落雨接过来后看了看沈冷:“你回头好好保养一下自己吧,你现在可真丑,我都被你丑哭了。”

    沈冷哈哈大笑。

    林落雨把后边话全都压了下去,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没必要说,她和沈冷的人生态度不一样,傻冷子说现在活着的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赚的,这种感觉没几个人能体会的真切。

    “地图我带回去。”

    沈冷把那个盒子抱起来:“你好好休息。”

    林落雨起身往外送沈冷:“我许久都没有回长安,两个孩子长的像谁多一些?”

    沈冷回答:“像茶儿多一些。”

    林落雨笑起来:“唔还好还好,小沈继也是像茶儿多一些?”

    “对啊,他更像一些。”

    林落雨仔细想了想,茶儿那么好看,若小沈继长大了也像她多些,那得是多标志多漂亮的一个小伙儿,想想就觉得得意,他将来一定会有比喜欢他爹更多的女孩子喜欢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得意个什么,反正就是得意。

    “以后把他交给我锻炼锻炼?”

    “不给。”

    沈冷立刻摇头:“不能让你祸害他。”

    林落雨一脚踹在沈冷屁股上:“我连你都不祸害,我祸害你儿子?”

    说完之后楞了一下,然后又给了沈冷一脚,莫名其妙的脸一红。

    沈冷笑着跑出门:“如果他不想从军,我就让他去做个富家翁,所以将来肯定是要交给你来培养,咱们家的产业那么大,我不想让他像他爹似的这么拼命,他爹拼命就够了。”

    林落雨嘴角一扬:“快滚。”

    沈冷回到住所之后句把盒子里的地图在屋地上全都铺开,下令亲兵在屋子里点上更多的灯烛,屋子里亮如白昼,他就爬伏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把那些地图拼凑起来,在他脑海之中,一条条河,一座座山,一片片平原,逐渐清晰。

    院子外边。

    黑眼坐在墙上晃荡着腿,屋窗开着,他能看到沈冷趴着跪着的在地上整理那些地图,在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和冷子比起来,真的算是个懒人,记得那时候刚要离开少年堂,虞白发跟他说,如果你能勤奋一些,你的武艺将在我之上,黑眼觉得自己已经很勤奋,武艺不能在虞白发之上是天赋的

    事,天赋的事啊,谁能怎么样?

    这理由他想的很完美,所以一直都深信不疑,也就没有自责。

    人啊,无论男女,很少会因为辜负了自己而自责,大部分自责都是因为辜负了别人。

    坐在墙头上他看着沈冷忍不住想,冷子的天赋真的天下第一?

    并不是,冷子的勤奋才是天下第一。

    “二本。”

    “嗯?”

    “如果你是个女人,你会不会找冷子那样的人做自己男人?”

    “呸,你病了吧。”

    “我是说如果。”

    “不找,我又不是女人。”

    “我说如果,如果,是如果。”

    “如果也不找。”

    “为什么?”

    “打不过茶颜姑娘。”

    二本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在那比划:“嗖嗖嗖嗖嗖你一个屁的功夫茶颜姑娘能在你脸上戳一百多个洞。”

    黑眼瞪了他一眼,指了指屋子里的沈冷:“你感悟到了什么?”

    二本看着屋子里撅着屁股趴在那整理地图的沈冷,点了点头:“屁股很翘。”

    黑眼:“”

    就在这时候忽然外面有一阵马蹄声响起,黑眼和二本道人同时往院子外边看,一队黑骑在院子门外不远处停下来,那是廷尉府的人。

    为首的那个年轻人从马背上跳下来,看起来很威严很有风范,但下一息,见没有人注意他,这个年轻人卡开腿揉了揉,还往下拉了拉裤子,这动作要多不雅有多不雅,骑马太久,谁都疼。

    年轻人走到门口抬起手敲门,黑眼坐在墙上问:“是不是出汗粘上了?”

    那年轻的千办早就看到他了,哼了一声:“你骑你也粘。”

    黑眼哈哈大笑,跳下去和那年轻人抱了抱:“什么时候来的?”

    “不久之前刚赶到西甲城,谈九州大将军说安国公到了这边,我就和谈大将军说了一声,带着我的人连夜赶了过来,一路上水米未进,赶紧找些吃的。”

    黑眼笑道:“我就说,你不如陈冉。”

    年轻千办正是聂野,他笑了笑道:“这世上有几个人比的了咱们陈将军,他天赋技能,大召鸡术。”

    陈冉从里边一把把门拉开,看了聂野一眼:“我依稀听到有人在说我什么。”

    聂野讪讪的笑了笑:“没没没,不敢不敢。”

    沈冷听到声音也出来,看到是聂野也笑起来:“来之前接到消息说你和方白镜都来了,还想着得等我回去才能再见到,想不到你直接追了过来,我是不是让你朝思暮想?”

    聂野:“国公爷,体面些。”

    沈冷哈哈大笑:“准备些饭菜,我也饿了。”

    吃过饭之后沈冷带着聂野他们进了屋子,看着那一屋地铺开的地图,几个人觉得自己都没有下脚的地方,沈冷踮着脚进去,在一张地图旁边蹲下来:“你来的正好,我正打算派斥候去这边看看情况,你来了,那就你带队去。”

    沈冷的手指在地图上戳了戳,那是雅什的地盘。

    “搞掉他。”

    沈冷看向聂野:“吐蕃之内雅什最强,那就先搞最强的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