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我在!
    沈冷看向二皇子,二皇子也在看他。 . .co

    “哥......”

    二皇子忽然就看到了沈冷眼神里的恐惧,他还从没有在沈冷的眼睛里看过这么强烈的恐惧,那不是对生死的害怕,那是对别的什么东西在害怕,也许是情感,也许是真相,也许是人生。

    “哥不是太子了也是哥。”

    二皇子后边又加了一句,虽然有些掩耳盗铃般的尴尬,可是两个人同时长长的松了口气。

    “亲师父。”

    二皇子低下头:“对不起。”

    沈冷摇头:“没什么对不起,殿下又为什么道歉。”

    “没事。”

    二皇子似乎不敢再看沈冷的眼睛:“父皇让我跟着你,学的不仅仅是那些应该具备的各种能力,还有怎么做人,父皇常说,如果我和你学会了做人,那么父皇对我也就满意,父皇还说过,做官看赖成,做人看沈冷。”

    沈冷心里一暖,他没有想到陛下居然说过这样的话。

    “我听说,好多人家都有不少兄弟姐妹。”

    二皇子依然低着头说话,手抓着自己的衣服,衣服都已经被攥出来不少褶皱。

    “可我不知道有很多兄弟姐妹是什么样子,父皇只有三......两个孩子,我和大哥,大哥其实一直都待我极好,小时候我就喜欢黏在他屁股后边,不管他去干什么我都黏着他,我记得有一次他为了躲我在前边跑我在后边追,结果一转过来我就撞在树上,大哥当时吓坏了,跑回来抱着我看,见我没事,他自责的说以后再也不躲着我,然后还亲手砍了那棵树,因为砍了树又被父皇责骂,可他不在乎,他说以后再也不会撞到你就好,被父皇骂他不怕。”

    二皇子的眼睛微微湿润:“我一直都觉得有个哥哥是很美好的事,不管有什么危险哥哥都在我身前挡着,我想吃树上的果子,明知青涩就是想吃,大哥就会扛着我去摘......”

    他看向沈冷:“所以我一定要留下来,我必须有很大的功劳,我要用我的功劳去换大哥的命。”

    听起来这似乎不像是一个这个年纪的男孩应该有的思想,可沈冷忽然间醒悟过来,其实这不正是很幼稚的思想吗?如果陛下真的要动太子的命,二皇子用什么样的功劳也换不回来,他现在的想法,就好像大儿子犯了错,小儿子拿着自己最心爱的玩具递给父亲说,我把我玩具给你,你不要打我哥哥好不好?

    他依然单纯。

    沈冷长长吐出一口气:“你一定会成功。”

    二皇子笑了笑:“你不用哄我。”

    他抬起头看了沈冷一眼:“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幼稚,可我还能有什么办法?我是皇家的孩子,我从小就被要求学习的东西太多,不管我理解还是不理解,这些东西都会硬生生塞进我脑子里,我七八岁的时候思考的东西和别人家的孩子七八岁的时候思考的肯定不一样,现在我十三岁了,我十三岁和别的孩子十三岁想的如果一样的话,那我就是个失败者。”

    一个他这么大的男孩脸上如此苦涩,让人心疼。

    “亲师父,你想过自己如果有兄弟姐妹是什么样子吗?”

    “我?”

    沈冷往四周看了看:“我有很多兄

    弟姐妹。”

    “不是将士们,是真的有血缘关系的人。”

    “没有。”

    沈冷立刻回答了一句,很快,很坚决。

    二皇子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有一抹悲伤一闪即逝。

    “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也没有。”

    沈冷起身:“陈冉,送殿下去休息。”

    陈冉立刻过来,二皇子也起身,看向沈冷:“我一直觉得如果能像普通百姓家里那样生活应该很好,出门的时候会有父母拉着手,累了的时候会有哥哥背起,可是......”

    “也没有可是。”

    沈冷看着二皇子认真的说道:“你现在所思所想不过是自添烦恼罢了,你刚刚说想保护你在乎的人,那就让你自己变得更强大,到有一天因为你的存在而不会有任何人胆敢去冒犯和你有关的任何人,那就是成功。”

    二皇子点了点头:“我知道。”

    他迈步离开,走出去几步又回头想说什么,沈冷却已经转身,他看着沈冷背影,深吸一口气,然后喊了一声:“亲师父,你一直教我吧,一直,而且我想改个称呼了,我之前已经决定认茶颜姐姐为义姐,你就是我姐夫,所以我喊你一声哥也不错,对不对?”

    沈冷的脚步一停,肩膀微微颤了颤。

    “不行。”

    沈冷没回头:“去休息。”

    “噢。”

    二皇子噢了一声,眼神里难掩失落。

    他离开之后不久韩唤枝就走过来,递给沈冷一壶酒:“聊了些不该聊的?”

    “哪有。”

    沈冷结果酒壶的时候否认。

    “你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哪怕你不要脸,但你不会骗人。”

    韩唤枝走到他身边并肩站住:“说来说去殿下才十三岁,十三岁的孩子想法不会复杂到哪儿去,我刚刚忽然明白过来,是我把殿下想的太复杂而不是殿下自己复杂,他只是一个想让自己家庭完整的孩子。”

    “家庭,完整......”

    沈冷喃喃的重复了一遍。

    “楼然人回来了!”

    就在这时候瞭望塔上的战兵喊了一声,远处峡谷里黑压压的一大片楼然人被大火驱赶回来,西边的山火已经烧的很大,楼然人没办法从峡谷口冲出去,对他们来说唯一的活路就是冲向宁人占据的魔山关,就算大火烧到了城关木楼,可只要在城墙上就不会被烧死,也不会被熏死。

    “准备迎战!”

    沈冷喊了一声,他大步走到一架床子弩前边:“我们要比火更可怕!”

    随着一声军令,城墙上的羽箭密密麻麻的放了下去,除了沈冷的三百多名亲兵之外,韩唤枝带着的大内侍卫和廷尉府的人也有数百,羽箭和重弩朝着城下倾泻-出去,靠近城墙的楼然人立刻就被放翻了一层。

    “浓烟过来了。”

    瞭望手嘶哑着嗓子喊,那些楼然人身后,从峡谷里喷涌出来的黑烟像是从地下钻出来的鬼雾,翻卷着,仿佛其中还夹杂着数不清的冤魂在哀嚎。

    城墙上的大宁士兵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们将布浸湿蒙住口鼻,依然在不断的向外发箭,这可能是古往今来都不曾有过的厮杀,厮杀双方的都不

    是主角,漫山遍野的大火才是。

    呼的一声,黑眼卷过来从城墙上扫了过去,城墙上的人下意识的低头趴下,风吹着烟经过,灰的气味隔着湿布都能闻到,大部分人都靠着城墙压低身子,有的人已经趴在城墙地面上,没有人知道这烟会持续多久,也许会一直到山火烧过去为止,这个冬天会因为这样的一场大火而变得不再寒冷,可这种温度一点也不让人喜欢。

    好在这地方空旷,山风又急,爬伏在城墙上的大宁战兵并不是被完全笼罩,风卷着浓烟经过,依稀还能听到什么声音,沈冷抬起头看了看,不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靠近了城墙,浓烟之中有什么巨大的妖兽把爪子露了出来,踩着城墙准备碾压过去。

    “云梯!”

    沈冷嘶吼了一声,爬起来朝着云梯那边冲过去。

    楼然人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他们没有粮食没有冬衣,他们非但要面对大火浓烟还要面对饥饿和寒冷,他们知道城关里有粮食,最起码可以让他们填饱肚子,死也要填饱肚子再死。

    向前疾冲的沈冷在狂奔之中转身,身子伏低,两只手撑着地面身子骤然转了半圈,手掌心在城墙地面上划过去,两只脚狠狠的踹在云梯两边的扶手上,双脚的力度让人觉得无比恐怖,搭在城墙上的云梯竟是被踹的往后翻倒出去,然后就有楼然人的哀嚎声传来。

    “往下放箭!”

    沈冷扶着城墙,手臂伸出去用连弩往下点射,所有人都学着他的样子,城墙下边的喊声就变得越来越大,杂乱的好像有数不清的野狼在城墙下边互相撕咬。

    “火药包扔下去!”

    沈冷喊着,把手边的火药包点燃往下扔,浓烟之中又有云梯搭在城墙上,士兵们奋力的用长钩将梯子推开,云梯和云梯上的人一块摔了下去。

    城下的浓烟中一声声爆裂,也不知道有多少楼然人被激射的箭簇和石子打伤。

    一阵很大的风吹过,这一股浓烟过去,天空再次变得晴朗起来,后边的烟却已经不远了。

    趁着视线好,所有大宁战兵都站起来往下疯狂的发箭,靠城墙下边的楼然人死伤惨重,或许是因为这一阵烟被吹过去了所以楼然人的恐惧心稍稍减弱,取而代之的是对宁军的恐惧心,看清楚了四周都是尸体后,楼然人开始向后退,第一波攻势就这样结束。

    城墙上的人全都靠在那大口喘息,把蒙住口鼻的湿布扯下来,低头看看,鼻孔位置都是黑的。

    “二皇子殿下怎么样?”

    沈冷大声喊。

    “我没事!”

    城墙上很显眼的那个位置,用湿布蒙住了口鼻的二皇子一只手扶着大宁的战旗旗杆:“我在这!”

    那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稳稳的扶着大旗,身子拔的笔直。

    “天佑大宁!”

    二皇子一声高呼。

    “天佑大宁!”

    士兵们跟着喊起来,声音大的震荡了整个山谷。

    沈冷笑了笑,转头看向别的地方:“都还在吗?!”

    城墙左边远处,黑眼举了举手:“我在!”

    距离他不远处,聂野举起手:“在!”

    城墙右边,二本道人举起手:“我在!”

    “大家都在!”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