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虐妻上瘾:陆总裁〕〔她来运转〕〔潇潇无情烟雨空〕〔致最初的温柔〕〔重生之御医〕〔娘子威武:丞相夫〕〔状元是我儿砸〕〔次元法典〕〔重生毒后,帝王不〕〔朕醉了〕〔重生青梅逆袭记〕〔智慧追寻者〕〔北不见南枝〕〔异界原始社会生存〕〔农女殊色〕〔拐个王爷来生娃〕〔神魂丹帝〕〔霸道总裁追爱记〕〔我的重生不一样啊〕〔我的人生重置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首念
    东疆风大月明,此风月是人间风月,不是人间风月。『→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两个孩子都已经睡熟,茶爷坐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明月发呆,怎么看那月亮上的纹路都像是那傻小子脸的轮廓,越看越像,越像越想,越想越看,看的入了迷,还会想着哪里的纹路不太对,不知不觉间还伸出手指在月亮上勾勾画画,似乎是想把不像的地方改一改。

    这大概就是小女孩的心思。

    一如既往,院子里的树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铁环,哪怕到了现在茶爷的剑依然没有放下,她放下的只是杀人念,而非杀人技。

    她想着月亮上是不是有一双眼睛看着人间,如果可以租那眼睛就好了,租下来每天看着那傻小子该是很好玩的一件事,他在西疆之地,传说吐蕃那边的番邦女子别有风情,可茶爷担心的不是这个,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冷子会对别的女子动心动情,这世上女子婉约不过庄若容,妩媚不过林落雨,典雅不过小张真人,可是在那傻小子眼里看不出这些,若问他,他大概只是回答一个好看而已。

    茶爷想着那么好那么傻的一个男人从小就被自己霸占真是好运气,而她不知,傻冷子也不止一次想过,如茶爷这么好看这么傻的一个女子从小就被他霸占真是好运气。

    就在这时候院子外边响起轻轻的敲门声,长短不同,那是天机票号的人特殊的信号,可是茶爷却没有直接去开门,而是回身将立在墙边的破甲抓起来。

    “夫人。”

    门外传来声音:“夫人不必开门,只是请夫人小心些,后边我们票号的人遇袭,五个人被杀,客栈里所有人也都死了,下手的人用的兵器很奇怪,像是毒针,应该是用什么东西吹击出来,人中针之后失去意识所以被杀,夫人小心些。”

    茶爷嗯了一声:“你们都小心些,夜里不要出门,这里也不用担心。”

    门外的人应了,然后声音逐渐远去。

    茶爷坐在院子里,脸色逐渐暗淡下来,那些票号的人是为了保护她和孩子而死,敌人下手很狡猾,毒针这种东西为江湖所不齿,除了下三滥的江湖混子没有人会用,不过茶爷也知道,在边远之地,很多未开化的部族捕猎会用这种手段。

    她在院子里重新坐下来,怀里抱着破甲。

    已经许久没有动过破甲。

    那傻小子说过,你学了一身的剑技,如果有一天需要你用这剑技自保,是我做的不够好。

    可冷子又不是神仙,两个人分开这么远,一个在东疆一个在西疆,总不能还事事想着若冷子在该怎么办,她只是太幸福事事处处不用她挂念,不代表她无能。

    就在这时候院子外边又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有些低沉,有些亲切。

    “好好歇着,我去转转。”

    “师父!”

    茶爷猛的站起来,可是院子外边已经没了声音。

    与此同时,东疆水师大营。

    一队骑兵冲破了夜色到了大营门外,守在大营门口的士兵们连忙上前阻拦:“何处来的队伍?!”

    为首的那个骑士催马向前,坐在马背上扔下来一块铁牌,守门的士兵将铁牌接住看了看,立刻俯身一拜:“拜见大将军。”

    孟长安嗯了一声:“水师将军辛疾功何在?”

    “将军就在大营。”

    “让他到大帐见我。”

    说完这句话后孟长安从马背上跳下来:“领路,去中军大帐。”

    原本沈冷手下水师的那些人都已经分散到了各处,王根栋和王阔海留在了北疆,杜威名战死在南疆,此时水师里主持日常训练的是辛疾功,他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外面士兵急匆匆赶来说是东疆刀兵大将军孟长安到了,辛疾功一惊,连忙起身往外跑。

    等到了中军大帐,孟长安已经在主位上坐下来。

    “拜见大将军。”

    “你是辛疾功?”

    “卑职是。”

    “叉出去,军杖二十。”

    不等辛疾功问发生了什么,孟长安的亲兵已经大步过去,虎狼一样,把辛疾功架起来拖到外边,辛疾功也不敢反抗,被孟长安的亲兵按在那,噼噼啪啪打了二十军棍。

    打完了之后辛疾功不用人扶着,自己拖着腿回来俯身一拜:“请大将军示下,卑职犯了什么错。”

    “今日你们大将军夫人险些遇袭,我杀了三个从黑武来的剑门弟子,北疆封锁,所以这些黑武人只能是从海上来的,沈冷让你暂代军职巡视海疆,你居然能把黑武人放进来,你说该打不该打?”

    “该打,二十军棍打的少了。”

    辛疾功脸色微微发白:“夫人?”

    “她没事。”

    孟长安道:“明日一早,水师扫荡海域,黑武人必然有接应的船只,如果你们翻不出来的话,我会调刀兵过来翻,你不要丢了沈冷的脸。”

    “卑职明白。”

    辛疾功忍着剧痛肃立行军礼:“明日一早,扫荡海域。”

    “去上药。”

    孟长安摆手:“是个汉子。”

    辛疾功摇头:“上药不急,大将军,卑职以为,若黑武人从海上来,走的就是渤海道一线,渤海道三面环海,多有桑国以及黑武海盗侵袭,卑职想......”

    “准了。”

    孟长安一摆手:“出了什么事,我扛。”

    他起身往外走:“需要什么,派人到东疆刀兵大营找我。”

    “送大将军。”

    “免了吧。”

    孟长安大步出门,一直步行到大营外边才上马,辛疾功就这么一路随行走过来,裤子上都是血,孟长安打开马鞍一侧的皮囊取了一瓶沈家的伤药扔给辛疾功:“沈冷回来之前,你就是他的脸面,你就是水师的脸面,如果你觉得自己扛不起这个脸面现在告诉我,我接管水师。”

    “卑职扛得起,水师所有战兵都扛得起。”

    “好。”

    孟长安拨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第二天一早,水师三百艘海船浩荡出船港,以出海训练为由离开。

    当头的第一艘战船上,穿着一身战甲的红十一娘回头看了看那些跟了她多年的人:“大将军夫人差点遇袭,世上女子,我只服她一个,这种事老娘忍不了,把那些王八蛋的战船给老娘薅出来,灭了他们!”

    “灭了他们!”

    将士们呼吼一声,战船破浪前行。

    水师海船远去,距离大营大概七八里外的海边,仆月站在那看着海船一艘一艘的远去忍不住微微叹息一声:“现在想走都走不了了,这些宁人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剧烈。”

    “少主。”

    他身边的一个女子俯身道:“少主可能还不了解宁人,宁人向来都是......不吃亏,咱们的人不该在客栈里动手,宁人的报复心天下第一,他们吃了亏,就会想着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唔。”

    仆月点了点头:“我是宁人吗?”

    谁敢回答。

    事实上,谁也不知道他是哪儿的人,可他与宁人生的一般无二,就算不是宁人也是中原人,可是现在整个中原都是宁人的,也就没有别的什么人了。

    “国师大人应该知道。”

    “师父?”

    仆月摇头:“师父也未必知道,我是他捡来的,又不是从中原之地捡来的,师父说捡到我的时候才刚会走路,身边有几具尸体,我坐在那嚎啕大哭,我身边放着一个小包裹,包裹里就是我所修的剑谱,师父看过剑谱,说并无什么特殊之处,后来才知道连师父都觉得并无特殊之处是因为......”

    后边的话他没有说出来,这是他自己的秘密。

    那剑谱是假的,他闭关的时候仔细看那剑谱才发现问题所在,真的剑谱藏在假的剑谱里,当他发现剑谱有夹层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秘密谁也不能告诉,连心奉月也不能告诉。

    剑谱夹层里有他的身世,他也一直装作不知道自己身世。

    “我不是宁人,永远也不可能是。”

    他深吸一口气,转身:“回去吧,该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至于以后,以后再说。”

    他在心里又说了一句......我也永远不可能是黑武人。

    他们没有全部回城里,傻子才会全都回去,如果此时此刻大宁的战兵没有地毯式的搜查才奇怪呢,仆月的手下全都去了山中,而仆月一个人回了城,他身上带着的身份凭证不是假的,黑武人有这个能力造出来,上面的各种官印也看不出问题,况且他本来长的和宁人没有区别。

    回到他住的客栈,守在客栈门外的战兵仔细检查了他,确定没有问题后放了进去,他进门后发现屋子里已经被翻找过,不过东西没有损坏,他打开那口小箱子,衣服被人动过,于是他有些恼火,被人动过的衣服他不会再穿,他会觉得恶心。

    给了客栈掌柜的五两银子,让客栈小二把屋子重新仔细打扫了一遍,他一个人出门在城里转了转,找到绸缎铺子定了几套新衣服,多给了两倍的银子所以两天就能来拿,又找了一家酒楼点了些饭菜,不过却用他自己带的筷子,以至于不少人都笑着看他,觉得他有病。

    回到客栈之后屋子里已经打扫过,被褥都换了新的,他坐在窗边,从袖口里拉出来一块布。

    打开,布上第一行字......凡我大楚皇族后裔,当以复国大业为首念。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头牌经纪人:你老〕〔明朝败家子〕〔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