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深深宠:娇妻〕〔权少,宠我我超乖〕〔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梦幻机〕〔最强妖孽村医〕〔重生九零俏千金〕〔农门秀色:医女当〕〔夫人虐渣要趁早〕〔重生九八:全能女〕〔重生之都市仙尊〕〔猎户家的小悍妻〕〔双螺旋纪元〕〔苟在废土〕〔绝世兵王〕〔逆天神之手〕〔权门追婚之首富的〕〔从商二十年〕〔游戏乐园里的cosp〕〔星际萝莉重生:女〕〔最佳陪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七十二章 常联系噢
    这是沈冷从南疆回来之后的第一次特假,回来之前还特意带着手下兄弟们去南平江边上抓鱼,陈冉跟着沈冷抓了一次之后就发誓以后再提抓鱼的事自己就去撞树。

    沈冷感觉自己要撞树了。

    茶爷笑着过去把沈冷手里的蔬菜拎过来,笑颜如花:“回来啦,快回家吧。”

    茶爷笑的再灿烂也没用,沈冷分明感受到了快回家吧后面没说出来的几个字......我的铁棒已经饥渴难耐。

    “等下等下。”

    沈冷把腰上挂着的荷包摘下来递给茶爷:“特意求来送你的礼物。”

    茶爷眼睛微微一眯:“送我的?”

    沈冷义正辞严的说道:“当然是送你的,这么秀气的荷包一看就是专门送给女孩子的。”

    茶爷笑道:“一看就是女孩子送的吧。”

    沈冷后背一凉:“绝对不是,是庄雍庄将军亲手绣给我的!”

    说完了之后沈冷就后悔了。

    茶爷把荷包给沈冷挂回到腰带上:“不管是谁送你的,都是一片好心,不能随随便便转送出去,哪怕是给我。”

    茶爷忽然认真起来,让沈冷更加的心里发颤:“真的是庄将军送我的。”

    茶爷轻巧转身,马尾辫扫在沈冷脸上留下一缕清香:“那就更该挂着了,若回去的时候庄将军看着你说小宝贝我送你的荷包呢?你如何回答。”

    沈冷打了一个寒颤,把荷包摘下来塞进背囊里:“可怕,你最近是不是看什么闲书了。”

    茶爷放慢了脚步:“先生身体不太好。”

    沈冷脸色一变:“先回家。”

    三个人进了门的时候发现沈先生躺在椅子上睡着了,微微有些鼾声,陈大伯看着先生忍不住鼻子一酸:“每天起夜不管多晚,似乎先生房里的灯都亮着,难得他能睡一会儿。”

    沈冷站把东西放下后在长椅旁边的台阶上坐下来,沉默了一会儿:“少装了,你这呼噜打的也略做作了些。”

    沈先生嘴角一勾:“还在练习之中。”

    沈冷:“谈谈?”

    沈先生坐起来:“好。”

    沈冷看了他一眼:“你喜欢什么样的墓碑,刻什么的字体?”

    沈先生白了他一眼:“汉白玉的吧,得镶金边。”

    沈冷也白了他一眼:“若是儿女已经长大成人了,做父亲的反而更累,只能说明一件事,这儿女也白养了,你若是累死了,以后我们拜堂成亲的时候一拜天地完了二拜高堂对着一把空椅子,你不嫉妒那把椅子?”

    沈先生想了想,好像确实挺可怕的。

    茶爷心说什么跟什么,不过为什么美滋滋。

    沈冷像个老年人似的拍了拍沈先生的肩膀:“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两个都已经可以让你真正的省心了,你也老大不小,该为自己的事多想想,我们得亲眼看着你找个漂亮师娘生儿育女,这样我们才放心。”

    沈先生:“这对话似乎有些别扭。”

    沈冷站起来走向厨房:“长点心吧。”

    沈先生叹息:“老母鸡开始管我了。”

    茶爷:“那是老母鸡开始管太上母鸡了。”

    沈冷忽然回头:“我听闻男人身体还算不错有六大要素,说明白些就是肾还好的表现......牙齿坚固不松动,头发乌黑不稀疏,听力清楚不恍惚,腰膝有力不酸楚,脑袋聪明记忆好,皮肤水润不干枯......先生如何?”

    沈先生仔细想了想,抬起手摸了摸发际线:“完了完了......”

    沈冷哼了一声,注意到陈大伯也抬手摸了摸发际线。

    两个老年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点了点头:“该补补了。”

    沈冷进了厨房开始收拾那条可怜的鳄鱼和蔬菜,茶爷靠在门口看着沈冷:“我听说庄将军有个独生女儿叫若容,模样若天仙,性格温婉,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说话轻声柔语最主要的是绣工无双。”

    沈冷低头洗菜:“把围裙给我系上。”

    茶爷:“哦,来了。”

    她过去把围裙给沈冷系上,沈冷抬着胳膊回头看了她一眼:“真好看。”

    茶爷的手一紧,围裙几乎把沈冷勒的岔了气。

    她才想起来自己发脾气呢,这个家伙居然让自己给他系围裙?那就系好之后再继续发脾气好了。

    于是把围裙松了松,回到门口那边靠好:“我听说男人都喜欢温柔如水的女孩子,说话要轻轻的,走路要柔柔的,风摆杨柳那样......我还听说绣荷包是很有特殊用意的一件事,你听说过吗?”

    沈冷:“递给我炒锅,要靠左边第二把,第一把锅太薄了些不好用,下次买这些东西我去挑吧。”

    茶爷:“嗯。”

    过去把炒锅洗了洗然后放在沈冷旁边灶台上,回到门边继续靠着:“我生气呢。”

    沈冷:“上次在登第楼吃的那种酸甜口味的菜我知道怎么做了,原来那是南边西蜀道的菜系做法,军中的厨师恰好就是西蜀道的人,我去问了他,他教我做了一遍,味道应该和登第楼的相差无几。”

    茶爷嘴角上扬:“那炒的时候分量多些,我爱吃那个......我生气呢。”

    沈冷:“先生是不是应该吃些清淡的东西?”

    茶爷:“对啊,青蛋怎么做?”

    沈冷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回头看向茶爷:“我从你的语气之中隐隐约约听出来,你对清淡有什么误解。”

    茶爷哼了一声,忘了自己在生气,过去给沈冷打下手,洗了菜又把那些调料放在沈冷习惯用的位置,看到沈冷衣服已经脏了,转身回到自己屋子里把洗好的衣服装进沈冷的那个背囊,若是不给他装好的话,这个家伙笨的肯定会忘掉。

    看起来帅的可以,就是身上总是汗味那么重,不朝他瞪眼都不去洗澡。

    呵,男人!

    沈冷回头:“出去吧,我要炒菜了,厨房里油烟会很大,不要伤了你的皮肤......我背囊里有一盒胭脂一盒珍珠粉,我也不懂买的对不对,胭脂铺的人说珍珠粉挺贵的但是对皮肤好。”

    茶爷:“我给你的银子是让你交际用的,不许再给我买东西了。”

    沈冷:“哦,用不了的,也留够了。”

    正说着,外面陈冉蹦跶着回来了,手里拎着两坛老酒一些熟食。

    他本就是和沈冷一起回来的,如今陈大伯和沈先生他们住在一起,每次特假陈冉都和沈冷结伴归来,进了镇子他去买酒买熟食,沈冷去买蔬菜,他路远所以回来的稍晚些。

    “爹!”

    一进门陈冉就撒着欢的喊了一声。

    沈冷从窗口探出头,陈冉瞪了他一眼:“缩回去!”

    沈冷:“好嘞。”

    茶爷噗嗤一声笑出来,哪里还记得什么荷包的事。

    其实她本来也没有真生气,在乎是在乎,生气是生气,那不一样......她当然也知道沈冷不会骗她,沈冷说那荷包是庄雍送的就肯定是庄雍送的,再说沈冷上次说过他和庄雍打趣的事,差一点把庄雍那个他闺女亲手绣的荷包顺走,想来庄雍还惦记着,沈冷从南疆回来立了大功,这也是庄雍奖赏沈冷的一种方式而已。

    外面陈冉已经把熟食和酒摆在石桌上,先是抱着他爹好一阵腻歪,然后对躺在椅子上的沈先生笑着说道:“先生这是怎么了?我去给你煮几个红糖鸡蛋吧。”

    沈先生刚要说不用不用,忽然反应过来:“你个臭小子,军营里都教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陈冉笑着蹿进厨房,看到茶爷站在沈冷身边,一低头:“嫂子好。”

    茶爷抓起盘子里的一颗桃子扔过去:“堵住你的嘴。”

    陈冉一把接住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好的嫂子。”

    没多久沈冷就收拾出来一大桌子饭菜,几个人围着石桌坐好,沈冷为每个人都倒了一杯酒:“祝酒词我就说的粗糙一点吧,小的们越来越好,老的们就别操心那么多了,该养生养生,该泡妞泡妞......”

    茶爷:“嗯?”

    沈冷:“咳咳......该休息休息,我听说当雏鹰会展翅飞翔之后老鹰就不再去管了,放开手,雏鹰才能飞的更高。”

    陈冉:“然后老鹰就会抓紧时间再生一窝。”

    沈先生叹道:“老哥,你看看,咱俩都被嫌弃了,要不然以后找点事打发打发时间就算了,让他们自己去飞。”

    陈大伯:“我教你刺绣?”

    沈先生想了想:“算了吧......”

    陈冉端起酒杯:“来,为美好生活走一个。”

    与此同时,在镇子的另外一边,刚刚买下来的一座大宅子里沐流儿皱着眉打量着院子一脸的不满意:“这是什么破地方。”

    手下人连忙解释:“这地方不比长安,已经是能买到的最好的房子了,大当家若是不满意我们就继续找着,找到更好的再换。”

    沐流儿一摆手:“罢了,勉强住着吧,之前派出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我似乎低估了那个老东西,你们给我把人盯住了。”

    “是!”

    手下人连忙应了一声。

    就在这时候院子外面有人敲门,手下人过去把门打开然后脸色就变了,下意识的连连后退。

    黑眼从外面施施然走进来,似乎有些开心。

    他依然抬着敲门的手,似乎觉得自己学会了敲门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技能。

    其实他是觉得,这么明目张胆的敲门进入对手的家里,略有格调。

    他往四周看了看,视线停在沐流儿身上:“早就听闻贯堂口的大当家是个神秘女人,想不到会在安阳郡看到你真面目。”

    沐流儿皱眉:“流云会黑眼白牙传的名声响亮,可你以为我杀不了你?”

    黑眼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你杀我应该可以,不过料来我也能在你身上留一刀......可你敢动手吗?你在这动手,流云会就能把你在长安城里的徒子徒孙挨着个的剁一遍,你应该不会怀疑吧。”

    沐流儿冷着脸问:“你是专门来威胁我的?”

    黑眼转身往外走:“真不是,随便串个门,你旁边那个宅子我买下来了,有空过来喝茶。”

    沐流儿眼神闪过杀机。

    黑眼已经出门而去:“大家做了邻居,常联系噢。”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凤女嫁到〕〔轮回学府〕〔叶罗丽精灵梦之日〕〔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叶心白陆爵风〕〔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