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二百三十一章 骑鲸
    沈冷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生活里会忽然出现了一个漂亮女人以姐姐自居,在川州城的时候那女人对自己应该还有几分敌意甚至是瞧不起,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姐姐?可她现在的态度,真的很像一个姐姐。

    沈冷有几分戒备几分怀疑,倒是茶儿满心欢喜,以前有沈冷可以揉-捏现在多了个姐姐可以揉-捏,想想看确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沈冷觉得茶儿单纯,但自己不能不小心。

    他问林落雨你为什么要这样,林落雨的回答是......好玩。

    这是什么鬼答案。

    他不了解林落雨,所以不知道她对完美爱情的渴望,林落雨知道在自己身上已经不可能再有这种完美爱情,于是想做一个旁观者来看看清楚这样的感情到底有多美好,她对于物质金钱都没有了欲望,唯一的欲望就是感受幸福,自己没有,便去感受别人的,而当她认识了茶儿之后这种旁观者的心态又发生了变化,连她自己都很难理解为什么她想变成一个守护者。

    船队出航之前茶儿站在栈桥上拉着林落雨的手拜托她多照顾照顾沈冷,沈冷心说你怎么就那么心大?

    他也过去排排队也想拉着茶爷的手说话,这种不插队的表现有几分可爱,茶爷哼了一声背着手跳到一边,一本正经的说林姐姐说了若是她发现你做了什么坏事就给我介绍一个更好的。

    沈冷一脸的幽怨。

    然后茶爷过来拉着他手笑起来:“哪有比你还好的,虽然傻了些黑了些,可我喜欢啊。”

    沈冷觉得自己心里乐开了花,林落雨站在一边又露出了自己不能察觉到的老母亲般的微笑。

    几艘稍显老旧的货船离开了船港朝着大海深处航行,茶爷站在栈桥上一直挥手一直挥手,也不知道是在说一路平安还是早些回来,沈冷知道自己看不清楚她之后,她的小鼻子会红红的,眼睛会湿湿的,然后在心里把她并不相信的满天神佛都拜一遍,祈祷沈冷平安归来。

    在船队离开船港之前,古乐亲自带着廷尉府的人把沈冷抓的那些叛军准备移交给狼猿战兵,毕竟之前平越道剿匪的事也一直都是狼猿战兵在干,也不知道怎么了那些人就突然挣脱了绳索发足狂奔起来,也不知道怎么了狼猿战兵这么快就出现,一轮齐射就放躺下一多半,然后那群虎狼拎着刀子上来挨着个的剁了脑袋,几十颗叛军的人头这军功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沈冷算是送给石破当一个小小的礼物,就算是为吐了他一身道歉了。

    张柏鹤身上中了好几箭万幸没在要害,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着祈求上苍怜悯,上苍没来,石破当来了,蹲在他身边仔细看了看,认出来确实是自己手下的人,于是有些不开心,沈冷把人交给他就是在表达善意,这是他手下主簿,如果廷尉府如实上报的话,他狼猿也就变得不干净。

    狼猿怎么能不干净?

    自己军中的主簿勾结叛军试图刺杀水师将军,这事若是被御史台那些大人们知道了会在陛下面前说什么他用屁股想都能想出来,陛下最恨的就是军中之人互相内斗,涉及到了生死便更不能容忍,父亲已经到了长安城行事必然小心翼翼说不敬些甚至会夹着尾巴做人,若此时此刻被御史台的人揪着不放,父亲也会勃然大怒,处境更忧。

    沈冷没有趁机让廷尉府的人把这事上报,没有把人送到长安城,这是给他一个面子,这善意足够大足够清晰,他若是还不明白不接住的话,那他不但是个白痴还是个废物。

    “将军......救我。”

    张柏鹤艰难的伸出手,石破当就是他人生最后的希望。

    石破当蹲在那一支一支的把张柏鹤身上的弩箭拔出来,拔一支张柏鹤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每一支弩箭离开身体也会有一股血离开身体,若箭还在身上插着此时此刻的张柏鹤并不是不能救。

    张柏鹤疼的一声一声闷哼,嗓子里发出来的声音便是垂死挣扎。

    “你看,以后要长记性,以前你做过什么我不问了,能从长安城一路跑到我南疆狼猿说明你也混的不怎么好,但我却听说你一直觉得自己是沈冷的对手,自己斗不过沈冷只是气运不好......我帮你分析一下。”

    石破当盘膝坐下来看着他:“你刚刚认识沈冷的时候那会他好像还是个新兵吧,你的起点应该比他高才对,可这不到两年来,沈冷已经成了正五品的将军而你却四处漂泊,你俩真的是很好的对比啊,要不是这事不能宣扬出去,倒真是活生生的育人典范,对大宁忠诚踏实做事的沈冷就会飞黄腾达,而你这样的就没有什么好下场,若能是写进书里给学堂里的孩子们看,多好。”

    “将军......救我,求你了,救我。”

    张柏鹤想伸手抓住石破当衣服,可是视线已经逐渐变得迷离起来,似乎生机离开身体的速度快的超乎想象。

    “救你是不能了。”

    石破当看了看手里拔出来的一支弩箭,忽然往下一戳,弩箭没入了张柏鹤的脖子里,张柏鹤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血随即如泉涌一样流出来,脸色也变得越发的苍白,甚至还带着些青紫。

    “超度还行。”

    石破当把弩箭拔出啦,血流的就更快更凶。

    他把手上的血在张柏鹤衣服上擦一擦:“我虽然不欢喜,可还是得昧着良心为你报一些军功,我会上报朝廷说你是死于剿灭云周山叛军之战,很麻烦的是我还得去和叶景天沟通,你父亲是北库武府副司座知道你为国殉职应该也会很开心的吧,毕竟都是大宁的军人。”

    石破当说完之后站起来指了指已经失去意识的张柏鹤:“再补两刀,用叛军的刀。”

    一个亲兵过来两刀捅在张柏鹤的心口,想了想将军说再补两刀自己就应该补四刀才对,超额完成任务才是军人应该做的事,于是在张柏鹤身上又捅了几刀。

    石破当上马直奔船港栈桥那边,远远的就看到船帆已经远去,一个姑娘站在栈桥上依然痴痴的望着,他沉默了一会儿自言自语的说道:“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想了想,回头吩咐跟上来的亲兵队伍:“从今日起分兵保护那个姑娘,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你们就不用回来见我,她活着你们活着,她死了你们都死。”

    一个亲兵忍不住问了一句:“将军,那是谁?”

    “我......”

    石破当犹豫了好一会儿想找个合适的称呼,最终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我弟妹。”

    海上的船队终究会离开陆地的眼睛,漫漫的航程充满了未知,几艘船上一共只有百余人的队伍,虽然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勇士,可这片海域随时都可能遇到求立人的水师,在大海上百余人遇到求立人的水师其实和一个人遇到求立人的水师没什么区别。

    船上飘扬着大川海货的旗子,沈冷坐在桅杆下边看起来很平静,其实到了这一步之后已经不受任何人控制只能交给命运,能不能顺利抵达求立国,看大海给不给面子,求立人的运气好不好。

    就在这时候旁边有人惊喜的喊了一声:“快看,有鲸随行!”

    沈冷起身到船侧看,发现果然有一条巨大的鲸随船同行不时露出脊背,士兵们都很欣喜,因为在平越这边海疆的渔民有一种说法,出海有鲸随行那是海神护佑,大吉。

    “好兆头。”

    林落雨站在沈冷身边:“看来你的运气真的很不错。”

    沈冷看着那长鲸吐水的壮阔场面忽然间有跳上去的冲动,他跃跃欲试,林落雨看出来他脸色有些不对劲,结果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就敢跳出船,那鲸此时距离船不过两三米远脊背在水面之上,沈冷一跃而起稳稳站在那,周围几条船上的士兵们发出一片惊呼。

    可沈冷却泰然自若,鲸的背足够宽,它游的也不快,沈冷蹲下来手摸了摸鲸的脊背,感觉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好了起来,也许这鲸真的能带给人好运气。

    他也不顾湿,盘膝在鲸背上坐下来伸手往前一指,那样子仿佛是鲸懂了他的指挥向前遨游一样,于是这一幕被士兵们全都记了下来,想着将军果然不是凡人。

    士兵们欢呼着呐喊着,一个个兴奋的好像孩子,便是那些招募来负责驾船经验丰富的老船夫也都看的愣了,想着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般神勇之人。

    令人震惊的是那鲸只是静静的游着没有上下起伏,似乎怕惊了背上的少年将军。

    天高云阔,海上也无风浪,这一切就变得那么美好起来,林落雨看着这以前自己不曾接触过的人觉得有几分满足,她之前就想自己现在算是修行,体会人间美好,而那少年意气难道就不是人间美好?一瞬间她也有一阵冲动想跳上去,可又想到那不是自己该做的事,或许真的应该带着茶儿来,看着她俩骑鲸而行,那样子便是神仙眷侣吧。

    林落雨站在船侧看着那有些孩子气的少年,看着他嘴角上扬起的干干净净的笑容,看着那巨大却温顺的鲸,忽然错觉那鲸下一息会忽然鱼翅振飞腾空而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全职游戏分身〕〔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总裁的廉价小妻子〕〔原来我生而不凡〕〔轮回学府〕〔首长大人晚上见:〕〔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永生天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