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世女神总裁〕〔终极武者宝库系统〕〔重生之修仙归来〕〔都市之提取系统〕〔绝地求生之王者巅〕〔荒野之活着就变强〕〔神说世界之风起云〕〔花掉1000000亿〕〔我是勤行第一人〕〔我爸真是大明星〕〔都市神王在线〕〔暖婚重生:盛少独〕〔猎赝〕〔遗世风情〕〔七零律政俏佳人〕〔外挂傍身的杂草〕〔影视剧世界〕〔行走在影视剧中〕〔我随身带着个地球〕〔桑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二百九十章 不愧是大当家
    西蜀道山路难行,翻重山也未必可见一村一寨,当年大宁的战兵在平原上横扫楚军,逢战必胜,可唯独是在西蜀道的时候遇到了阻滞,这阻滞第一是西蜀人悍勇,其斗志坚不可摧,第二是因为那里确实太过险恶,大军无法施展。

    当年大楚的都城为紫御城,城破之日,大宁开国皇帝宣布楚灭。

    后大宁皇帝亲征西蜀道之地,久战不克,感慨说若当初蜀军守紫御,岂可轻破?

    又感慨,蜀军不败,楚犹未灭。

    还是后来大宁皇帝写亲笔信给蜀地楚国将军,劝他说:“大宁已经代楚,天下归宁,宁不可将蜀地置于国外,战则必战,可天长日久,蜀地百姓遭殃,十城九枯,沃野荒芜,将军与朕皆是千古罪人。”

    当时蜀地楚将廖耀先思谋多日,率军出,降于大宁,为感谢廖耀先之功绩,大宁皇帝封其为一等侯,又因感念蜀人忠义,皇帝免去蜀地十年钱粮赋税。

    可是在西蜀道崇山峻岭之中,时至今日,仍有一些藏于深山密林之中的人不愿为宁人,依然奉大楚为国,他们便是垌寨人。

    数百年前,楚皇巡游蜀地,见一位姑娘清丽脱俗便纳入后宫,这姑娘便是垌寨人,垌寨族人数极少,各部加在一起也没有五万之数,后来这位垌寨族的女孩成为楚国贵妃,时常派人回去送族人一些好处,逐渐的,垌寨人便坚定的认为他们是楚人,而且是近皇族。

    楚灭之后,宁军入蜀,垌寨人便退入更深远的山中生活,就是不肯投降,时不时出来袭击村镇劫掠而去。

    其中最凶者,被称为风泉二部岁寒三友。

    白牙听过很多关于这五个人的传说,当初黑眼保护一位重要的客人远赴西蜀道,那一路上听到的传闻归来后也都讲给了他,风泉二部神出鬼没,两个人屠一山村的事做过就不止一次,垌寨人和其他部族都是蜀人,可他们却视其他部族之人为大楚叛徒,所以下手极为凶残,廷尉府和刑部都曾调集高手围剿,奈何在那般深山密林之中根本无迹可寻。

    离开了山林的风泉二部,哪里还有那么可怕。

    求立人以水欺宁,垌寨人以山欺宁,可离开了水离开了山,怎么可能继续欺人。

    风部被白牙一斩两片,落地之后已经成了残尸。

    泉部被叶流云的车夫以马鞭绞死,看起来奄奄一息却尚未气绝。

    “风泉二部,不过如此。”

    马夫哼了一声。

    倒在地上的泉部嘴里不住溢血出来,却惨笑着问:“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们名为风泉?”

    风无定,水无息。

    马夫忽然脸色一变,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胳膊上黑了一片,竟是没察觉什么时候有几滴污浊之物已经染在皮肤上,不疼不痒,但是却有一股恶臭味,只是一开始风部被杀,车夫还以为那是内脏肠子之类的东西洒落出来的味道。

    胳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还有一条一条的白色小虫在肉里钻进钻出,偏偏就是没有感觉到疼!

    车夫大惊,一刀将自己的左臂斩断,脸色瞬间惨白,他将刀子丢在地上,想撕开衣服裹住伤口,低头看时才发现自己胸口的衣服上破了几个小洞,他将衣服撕开,胸口已经黑了好几片。

    噗的一声,车夫喷出来一口血后向前扑倒在地。

    另外一边,白牙也察觉到了异样,风部明明已经死的透彻,人都一分为二了自然死的不能更死,可他却刚刚发现那尸体的左手右手上分别有些闪烁着微光的东西,那是细的不能更细的丝。

    白牙猛的后退,回头看的时候发现车厢上被定在那一个匣子,细丝就在匣子之中抽出,噗的一声轻响后细丝从尸体两手之中迅速的弹了回来,白牙的眼睛骤然睁大猛的往后翻倒下去,可是倒下去的时候右手还抓着他门刀锁链,细丝一扫而过,他的右臂自臂弯处被直接切断,半截手臂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白牙在地上翻滚了出去,细线带着锐响缩回匣子里。

    一死一伤。

    叶流云掠过来扶了白牙一把,白牙看着自己的右臂断处眼神悲怆:“提不得门刀了。”

    “回去练你的左手。”

    叶流云把他向后推了一下:“马车边等我。”

    远处有三个人自三个方向走来,三个人一样的装束一样的面无表情,三人品字形将叶流云围住,而叶流云则将黑眼挡在自己身后。

    “东主,走。”

    白牙咬着牙喊了一声。

    叶流云淡淡道:“流云会什么时候丢下过自己兄弟?”

    白牙还想说什么,叶流云将地上一把长刀踢过去落在白牙脚边:“左手也可提刀,不能杀人,便杀自己。”

    可死,不可受辱。

    正对着叶流云的那个人面无表情的将背后的包裹摘下来,打开之后才看出来那像是一个古筝,只是更长,上面还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孔洞,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琴上有字,是为松。

    这人用左臂托起古筝,右手在上面琴弦弹了一下,声音空灵。

    在琴声之中,一片细小如松针般的东西密集而来,速度快的令人咋舌,随着琴声逐渐加速,一个一个的小洞里激射出来的犹如松针般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快。

    叶流云单手握剑,剑在身前洒出去一片银芒,汇于一处,有若银盘。

    钢钉打在长剑上发出暴雨落地一般密集的声音,被剑荡飞出去的钢钉打在四周的地上墙上树上,那场面令人无比的震撼。

    可叶流云只有一把剑,在左后方的那个人也将背后的包裹摘下来打开,里边是一把琵琶,他将琵琶抱于怀中,却没有弹响,而是摘下来一根琴弦屈指一弹,琴弦竟是能无限延长一样激射出去,直奔叶流云后心,而那琵琶上有一个竹字。

    右后方的人没有带着包裹,他比另外两个人多了一件披风,双臂往外一展,披风打开,里面挂满了犹如梅花一样的五瓣飞镖。

    双手一抓便是八枚飞镖,两只手连绵不尽般往前甩出去,便有无数梅花飞落。

    叶流云右手持剑挡住身前密集松针,脚下一点,踩碎了一块青石板,青石板一头抬起来挡在他身侧,飞过来的琴弦噗的一声将青石板击穿,打透了之后琴弦的一端忽然张开犹如一个利爪一样扣住了青石板,随着琴弦往后收缩竟是把青石板拉了回去。

    叶流云左手抬起来将身上披风解开,像是转手帕一样将披风转了起来,也不知道那披风是什么材质所做,梅花镖打在上面就好像打在厚厚的皮革上一样竟是不可击破。

    “东主,打不打?”

    白牙靠着马车站在那,长刀戳在一边,左手摸着胸口,怀里显然有什么东西。

    “不必。”

    叶流云回答的时候依然云淡风轻。

    他左手忽然一发力,披风转动的速度更快,竟是短暂的留在半空,而他却在这一刻松手,披风被梅花镖打的收缩起来,而叶流云已经逆着松针暴雨冲了上去。

    披风落地,梅花镖从后面铺天盖地而来。

    只是短短两息的时间而已,只是两息,用梅花镖的人失去了叶流云的身影,可那披风挡不住两息,披风落地的时候他骤然停手,远处叶流云已经站在那个用松筝的人背后,剑就在那人的肩膀上放着。

    “岁寒三友,赞的是风骨,不是手段,你们肤浅了。”

    叶流云剑闪烁了一下,甚至没有人看到剑动过,只是闪烁了一下而已,抱着松筝的那人脖子上就绽放开一团梅花,那人嗓子里发出一声哀嚎之后脖子里喷出来一股泉涌,血流如注。

    叶流云迈步向前,梅花镖再次扑面而来,他犹如稍稍喝醉了酒的文士舞剑,闲庭信步一般向前,剑在他手里宛若游龙,一声一声脆响在他身前炸起,一朵一朵火星在他周围绽放,当用梅花镖的人发现自己根本阻挡不住叶流云的时候,远处软软的倒下去一个人。

    用梅花镖的人大惊失色,他分心看了一眼,确定倒下去的是自己的同伴。

    抱琵琶的那人身上中了至少十几镖,叶流云看似随心所欲一般舞剑,可是却精巧的把梅花镖打到了另外一边,被他一剑敲飞之后的梅花镖力度更大,那人将琵琶举起来挡在自己身前却毫无意义,梅花镖打穿了琵琶也打穿了他的身体,在血雾爆开之中,那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手里的琵琶摔在地上发出一怔不甘的铮鸣。

    叶流云已经走到用梅花镖那人身前,而那人已经来不及发镖,叶流云右手转剑,极潇洒的把长剑背到了自己身后,而左手往前伸出去轻轻按在那人胸口。

    看似轻轻。

    轰的一声,那人的身体向后爆飞出去,身前炸开了一个血洞。

    尸体落地的时候已经在七八米外,胸口塌陷血肉模糊。

    他好像很轻松的杀了三人,可实际并非如此,他还要防备来自别处的威胁,之所以刚才没有在白牙之前出手,就是因为他感觉到了所谓风泉二部岁寒三友都不足为虑,那五个人只是为了掩盖另外一个人的气息。

    他出手,是没有想到白牙和车夫一伤一死。

    啪啪啪啪啪......

    有人鼓掌。

    “不愧是流云会的大当家。”

    一个光头道人缓步而来,脸上带着亲切笑意,亲切的想杀人。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