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天王〕〔夏子安慕容桀〕〔未婚美妻超级甜慕〕〔未婚美妻超级甜〕〔情深入骨,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沐暖暖慕霆枭〕〔十方乾坤〕〔枕上婚宠〕〔一胎二宝:总裁的〕〔重生野性时代〕〔噬天为帝〕〔盛世权后〕〔神秘首席甜宠妻〕〔总裁蜜宠替嫁妻沐〕〔给画仙打工的日子〕〔重生悍妻有点甜〕〔肖少的蜜宠萌妻〕〔陆开传〕〔奔向深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大术
    求立全国如今还没有被宁军打下来的地方已经屈指可数,除了都城之外,最有希望能苟延残喘的莫过于靠东北那大概两郡七八个县的地方,求立国小,他们的一县之地自然不能和大宁的一县之地相比,不过七八个县也有四五十万人口,况且那地方山脉连绵易守难攻,如果真的被求立皇帝阮腾渊突出重围跑到那边,可能还会再硬扛上一段时间。

    东朝山连绵数百里,山势险峻,即便是求立当地人也极少有人深入山中,多虎豹,有凶鳄,寻常百姓自然不敢胡乱走动。

    如今求立都城之中尚且还有从各地退回来的两三万残兵,再加上阮腾渊禁卫,各王公大人家里的护院,凑出来一支几万人的队伍自然也不难。

    阮腾渊坐在他的宝座上看着下边一个个悲悲戚戚的朝臣,越看越不顺眼。

    可时至如今他也没有心情再发脾气,国之不国,他这个皇帝最后还得依仗如今的这些眼前人,若连最后这批人的人心再散了,结局可想而知,若是与国同望也就罢了,可最终还得靠他们。

    所以连朝臣们都觉得不适应,一个不会发脾气的皇帝,一个说话软言细语的皇帝。

    曾几何时,谁敢看阮腾渊的眼睛?

    “诸位。”

    阮腾渊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朕知道,如今朝廷里有些声音偏于向宁人投降,有些人觉得时局动荡大厦将倾,所以开始为自己谋算。”

    所有人的心都悬起来,若以往,接下来就是阮腾渊大开杀戒的时候,怎么可能不人人自危。

    可是阮腾渊却话锋一转。

    “朕知道你们是心里怕,怕是人之常情......朕也听闻,有人说,阮腾渊他做皇帝用人为官,难道宁人坐了这天下就不用人为官了?宁人终究是管不过来求立这么大的地方,所以最终还是得以求立人治理求立人,若是现在投降,将来宁人入城,也还能谋个一官半职,更有甚者,说阮腾渊自然不会投降,皇帝投降就不再是皇帝,可大臣投降,有可能还是大臣。”

    众人低着头,一个个脸色发白。

    阮腾渊道:“仔细想想,这些话倒也不错,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今宁人大将庄雍就要死了,一旦他死,宁军破城之日,你们谁能躲得过宁人报复的屠杀?”

    朝臣们面面相觑,有人恍然,怪不得陛下从前阵子开始就亲自上城墙督战,始终没有出手,直到几个月之前看准了庄雍所在之处才发了一箭。

    阮腾渊是怎么坐上求立皇位的,几十年过去,大家似乎都已经忘了。

    弓马娴熟,有万夫不当之勇。

    他就是故意要杀庄雍,唯有杀了庄雍,才能让剩下的这些朝臣无路可退。

    “你们都知道宁人行事作风,庄雍若死,城破之日怕是这都城里要被宁军屠戮殆尽。”

    阮腾渊从宝座上下来,走到朝臣们中间:“然而你们也无需太过担心,朕有办法突围出去......今日一早,有人报于朕说宁军大营之中开始布置,在城墙上远眺,可见宁军在更换白甲,也就是说,庄雍真的死了,朕那一箭本该早就杀了他,可他却硬撑了几个月。”

    阮腾渊扫视群臣:“若宁军为庄雍发丧这就是机会,倾尽都城之中所有兵力,打开北门,往东朝山方向突围,朕在东朝山那边还准备了数万精锐,只是被宁军拦在外边一时之间不可救援,若与那数万人马汇合,进入东朝山内,经营数年之后,朕有信心带着你们杀回来。”

    阮腾渊道:“宁人不可能一直把十几万战兵精锐都放在这,待到大部分战兵撤回去,你们随朕把江山打回来,那时,你们便如开国之臣一样,朕岂会亏待了你们。”

    所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搭话。

    阮腾渊心里恼火,可还得压着性子:“不过要想突围去东朝山也不容易,若宁军紧追不舍,他们的骑兵厉害,我们未必跑得过,所以......”

    阮腾渊又扫了群臣一眼:“朕需要一员勇将,在宁军发丧之际,率军假意攻击宁军大营,引宁军注意,为其他人突围出去争取时间。”

    他问:“谁愿担此重任?”

    谁也不愿,谁不知道那就是自己去送死的。

    将军阮焕林上前一步,却见皇帝对他悄悄摆手。

    如今兵围在都城外的宁军战兵有十万之众,那是大宁的战兵,厮杀过的人都知道,大宁战兵在陆地上没有对手。

    “朕知道你们不愿。”

    阮腾渊长叹一声:“既然如此,朕这个皇帝就为你们做一件事吧。”

    他看向将军阮焕林:“朕决定了,城中所有可带兵甲之人,凑起来也有五万,兵部府库里,把兵器甲胄都分发下去,五万人的队伍人人有甲胄人人有兵器是足够的,队伍分成两批,朕留下两万人。”

    他走回到宝座那边坐下来:“阮将军,你与朕带两万人,从南门出进攻宁军大营,剩余三万兵力,保护其他人从北门冲出去,你们记住,到了东朝山之后为朕建一座石头城出来,朕自会带兵与你们去汇合。”

    “陛下,不可啊。”

    “是啊陛下,此举凶险。”

    朝臣们开始劝阻,毕竟刚才陛下说的话足够感人了。

    “朕以往对你们太严苛了些。”

    阮腾渊摇了摇头:“朕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以后......若还能再复河山,朕绝不会如以往那样胡作非为,这最后一战,朕能活下来,你们能活下来,就都是朕的手足兄弟。”

    他摆手:“散朝吧,都去准备,若不出意外,明日宁军必为庄雍发丧,到时候朕为你们拖延足够的时间,朕不负诸位爱卿,诸位爱卿也请不要辜负了朕。”

    一群人都跪下来磕头,场面感人至深。

    第二天一早,都城城墙上的守军看到宁军大营那边已经一片素白,人人白衣,连忙派人到宫里向阮腾渊禀报,阮腾渊立刻召集群臣,下令以禁军一万人,城防军挑选出来的一万精锐为主攻,他亲自率军,阮焕林留在他身边,其他人包括后宫嫔妃还有他的母亲孩子都随大队人马往北门突围。

    阮腾渊穿上金甲,站在高处大声说道:“朕举龙旗,穿金甲,出都城南门为卿等争取一线生机,卿等到了东朝山尽快安顿,整顿军备,记得分兵迎接朕,你们在,朕心里就有底气东山再起。”

    他深吸一口气,上马,抓了自己的长刀:“禁军儿郎,随朕杀出去破敌!”

    两万精锐,朝着南门进发。

    另外一边,朝臣们哪里还有心思为陛下送行,一个个拖家带口驱车赶马的往北门冲,北边的城门打开,队伍拥挤不堪,男女老少加起来足有六七万人,如何能方便出去,没办法,又打开像个三里的另外一座城门,老百姓和队伍混合在一起涌了出去。

    南门内,大街上士兵们密密麻麻的站在那。

    将军阮焕林看向皇帝:“陛下,为何还不下令出城?”

    “朕很寒心。”

    阮腾渊看向阮焕林:“你也看到了,朕昨日说需要一员勇将为朕断后的时候,除了你之外,竟无一人往前跨步,你欲开口,是朕当时摆手阻拦。”

    他长叹一声:“固然有朕做的不对之处,可朝臣诸卿如此,朕心里也难过......其实你应该知道,以这两万兵力进宫宁军大营无异于以卵击石,就算为他们争取上半日的时间又能如何?”

    阮腾渊摇头:“无济于事。”

    阮焕林脸色大变:“可是陛下,他们已经出城了。”

    “那就让他们为朕吸引宁军注意吧,朕已经交代过了,出城之后,会有人举起朕的龙旗,到时候宁军以为朕也在北去的队伍之中,宁军主力必穷追猛进......朕何尝不明白,纵然庄雍死了宁军军心也不会涣散,那是宁军战兵啊......时至今日,朕才懂得宁军的可怕。”

    他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待北边战事起,你带着这两万人随朕出西门,一路往鞍子山方向冲,其实东朝山那边并无朕布置之兵力,倒是鞍子山那边尚且还有将军宋冒的两三万人马驻守梧桐关,鞍子山与东朝山无异,山势险恶易守难攻,汇合宋冒之后,以五万左右兵力固守,宁军想攻入山中又岂会容易?你可知道,为什么朕始终都没有调宋冒的人马回京?是因为鞍子山中有粮仓。”

    阮焕林脸色变幻不停,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阮腾渊道:“宁军要想一击必胜,必然会把出北城的人放出去至少二三十里才会进攻,他们是不会再让人逃回来的,那二三十里路,算是......算是宁军的屠宰场,朕的母亲妻儿都在队伍里,爱卿,你还不明白朕的决心?朕只把你一人留下了的啊。”

    阮焕林只好垂首:“臣,与陛下共进退。”

    他的妻儿,自然也在北去的队伍里。

    大概一个多时辰之后,斥候来报,在城墙上北望,可见四周宁军聚集。

    “咱们杀出西门。”

    阮腾渊一声令下,两万精锐护着他从西门冲了出去。

    而北城外这边,已是人间修罗场。

    宁军战阵犹如绞肉机一样,冲出去的求立队伍本就慌乱毫无秩序,宁军突至,哪里有人能组织起来有效的抵抗,眼睁睁的看着宁军从这头杀到那头,厮杀起的这方圆十里,果然变成了屠宰场。

    大地铺血。

    宁军大营这边,倒是显得很安静。

    喝了一小碗米汤的庄雍看起来精神稍稍好了些,经过昨日昨夜长达两个多时辰的治疗,他虽然更虚弱,可好消息是或许会有回转的可能。

    站在他床边是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眉目俊秀,只是难掩疲惫。

    一个敢想,一个敢让他去做,这就是他和庄雍的决绝。

    “沈家医术,名不虚传。”

    庄雍看向年轻人:“谢谢你了。”

    “还没有过去危险。”

    年轻人道:“医治之前我就与大将军说过,按我的法子做,九死一生,若不做,十死无生,现在看来还算顺利,不过未来半个月内,将军伤口若无感染,才可放心。”

    庄雍虚弱道:“这已经是我的运气了,赶上你们沈家有人在求立。”

    年轻人名叫沈晚衣,沈胜三之子,沈先生的侄子。

    “求立盛产药材,我也是知道大宁军队已经几乎打下整个求立,才敢带队来这边采买,恰好听闻将军重伤的消息所以昼夜兼程赶来,可还是迟了些,将军伤口已经恶化,唯有将腐肉全都剜掉,再缝合,只希望半个月之内平安无事,那我也就放心了。”

    沈晚衣往后退了几步在椅子上坐下来:“将军睡一会儿吧,一会儿我独创的那麻熏散药效一过,疼意上来,将军想睡都睡不着了。”

    他闭上眼睛。

    “我会在这守着。”

    庄雍侧头看着那年轻人,心里不由得感叹一句。

    世上医者,按方开药,是小道。

    此人开膛破肚,缝合伤口,是大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他是病娇灰姑娘〕〔三千铭契目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