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五百三十七章 我瞒着陛下做了件事
    庄雍重伤,经过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治疗后清醒过来一段时间,然后又沉沉睡去,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黑,宁军对求立都城的进攻也差不多到了尾声。

    “大将军伤的太重,所以还不能正常进食,可能以后很久都不能正常进食。”

    沈晚衣看起来更加疲惫,他已经差不多两夜一天没有休息过,两只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他有些话还不敢说,他怕庄雍对自己失去希望。

    以庄雍现在的身体来说,每日最多喝一两小碗米汤来续命,还不能有一粒米,如果庄雍自己再失信念的话,他医术纵然通神也无济于事。

    “我能撑得住。”

    庄雍闭上眼睛:“劳烦转告海沙将军,切勿屠城,求立皇帝阮腾渊心性狡诈,破城也未必能抓到他,徐徐图之,不可焦躁。”

    沈晚衣点头:“大将军放心。”

    他说完之后起身出了房间,海沙等人就在门口站着。

    “辛苦沈先生了。”

    海沙等一众将领抱拳俯身。

    满满一个院子的将军,整整齐齐的俯身一拜。

    “我受之不起。”

    沈晚衣连忙伸手扶住海沙:“大将军的话海将军应该也已经听到了,军务事我也不能多嘴,我现在回去睡一会儿,请将军安排医官在大将军房里守候,不要吵,也不要动他,每隔四个时辰给他喝一小碗米汤,以米汤送药,除此之外,不要给他喝水吃饭,若口渴的紧了,给他以棉蘸水抹抹嘴唇就好。”

    “我记住了。”

    海沙再次抱拳:“沈先生大恩大德,我们铭记在心。”

    “同为宁人。”

    沈晚衣摇头:“海将军这话说的见外了。”

    海沙陪着沈晚衣去给他安排的房间,与庄雍在同一个院里的厢房,进门之后海沙沉默片刻后问道:“我知道不该打扰先生休息,可有些话却不得不问......大将军是不是依然凶多吉少?”

    “是。”

    沈晚衣道:“人力有极限,我脑子里有诸多想法,可在当有条件之下却无法做好,若想治好大将军,需要破开他的肚子,清理伤口,将受了伤的地方截掉,然后再缝合,可其一......没办法及时清理出血,血肉模糊,无法缝合,若一个不小心,还没有把伤口处理好大将军就已经去了。”

    “其二,缺少我所需的器材药品,我来的匆忙,若这件事在沈家做可能还要好些,有与我同理者协助,哪怕再多一人也好,现在我给大将军做的只是最保守的治疗,若他伤口不继续恶化,我派人回去联络家中,以最快的速度安排人过来,或许还有得救。”

    海沙问:“最迟多久?”

    沈晚衣:“家族在江南道,此去往返,需要五个月。”

    海沙脸色一变:“大将军还能撑住多久?”

    “药效有用,又无感染,最多两个月。”

    沈晚衣道:“将军......两个月,只靠米汤能撑两个月已经是极限。”

    海沙脸色发白:“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没有。”

    沈晚衣摇头长叹:“我知道的太晚了,若受伤七天之内我到此处还好办些。”

    “尽人事。”

    海沙深吸一口气:“就算最终什么都做不到,我也不会放弃,请先生给我列一个单子出来,需要什么东西我尽快派人去备齐。”

    沈晚衣从怀里取出来一张纸:“所需东西我都已经写好了,一共两份,一份已经交给我随行之人,他们也去准备,将军取这一份。”

    海沙嗯了一声,将东西接过来贴身放好:“先生,多谢。”

    再次一拜,转身出门。

    沈晚衣疲惫不堪的在椅子上坐下来,脑袋里昏昏沉沉,眼睛都涨的发疼,可就是不想睡......大将军的伤势太重了,按照他的想法,需选一石台,以他配置的药清洗干净,不可沾染任何杂物,然后将大将军放在石台上,有人协助他,以他独创之麻熏散使大将军昏迷,然后开膛破肚,有助手不断将血液清理吹开,他用最快的速度缝合之后再缝合肚皮。

    他脑子里想法清晰,可他知道这并不容易。

    另外一个院子里。

    海沙看向众将:“搜索全城未见阮腾渊,怕是在那支向西突围出去的求立队伍里,这个人足够阴狠狡诈,竟然不惜以他的妻儿母亲为诱饵,向西是鞍子山,距离此地大约三百里,鞍子山易守难攻,应还有求立残余兵力数万,若阮腾渊汇合那边兵力据守鞍子山,想攻破鞍子山,比攻破都城更难。”

    手下一员战将抱拳道:“将军,卑职愿带人马追击。”

    “如今诸卫战兵将军分散四周对都城形合围之势。”

    海沙道:“都城已破,诸卫战兵将军应该也不宜在求立久留,所以此战应该尽快。”

    他看了看众将:“我亲自带兵追击阮腾渊,留下的人,好好守着大将军,不准任何人轻易靠近,沈先生所需之物品尽快找齐,搜索皇城太医院,应该会有不少的东西用的上。”

    他站起来:“诸位。”

    抱拳:“阮腾渊不死,纵然都城告破,我们也没办法说求立已灭,我已经派人联络诸卫战兵将军,请他们相机行事,清理各地,阮腾渊这一战,我们平南军自己打,大将军的一箭之仇,我们自己报。”

    “呼!”

    所有将军站起来,右拳横陈在胸。

    距离沈晚衣到这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再有四五天就满两个月。

    一直到了过了子时,将治疗方案又仔仔细细想了很多遍的沈晚衣终究撑不住了,后半夜才睡,只睡了两个时辰东方便已经微微发亮,他像是身体里有个闹钟似的,起身洗漱,带着药箱又进了大将军庄雍的房间。

    或许是睡得太多,大将军也早就醒了,伤口依然剧痛难忍,可他这般的将军又怎么可能轻易被疼痛击败?看起来虽然脸色惨白毫无血色,但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大将军看起来气色不错。”

    沈晚衣进了门之后就逼着自己展开双眉,也逼着自己嘴角带笑,他知道医者看起来轻松些,对于患者来说极为重要。

    “哪里会有什么好气色。”

    庄雍声音很轻的说道:“沈先生到我身边来坐......我有话说。”

    沈晚衣在庄雍身边坐下来,伸手捏住庄雍脉门。

    庄雍躺在那眼睛看着屋顶:“其实我也知道,先生医术天下无双,可我这伤已经太久,也太重,怕是没法子治好了吧?先生不用着急,我亦并无气馁,那年在封砚台我率军孤立无援,比此时境况还要差许多,我身中数箭,也没有气馁过,当时却已做好了随时死去的准备。”

    他自顾自说着:“那时候我身边缺医少药,伤势开始恶化,后来想着,总不能就这样死了,我女儿若容才出生没多久,我还没有好好抱过她呢。”

    沈晚衣心里一疼:“大将军少说些话,会牵动伤口。”

    “不怕。”

    庄雍嘴角微微勾起来:“那时候我也话多,总觉得要死了,该说很多话才对......先生知道我此时最想做什么吗?我一生至此从无强人所难,可现在我真的想逼着那个傻小子娶了若容,唯有他我才可信任,唯有他,才能将若容照顾好。”

    沈晚衣问:“谁?”

    “那个傻小子。”

    庄雍嘴角笑意渐浓。

    想到那傻小子刚进水师的时候那般青涩,看起来是个正经的,哪知道是个不要脸的,可自己还偏偏就喜欢那家伙那股子不正经的劲儿。

    “他一定会来。”

    庄雍看着屋顶:“一定会来,沈先生,若他没来我却已经走了,请妥善保管我的尸体,不要那么急着下葬,总得让那傻小子看一眼,不然他会难受......请你替我转告他,若他真的不能接纳若容,就让他与若容拜为兄妹,长兄为父,以后若容就交给他了。”

    沈晚衣点头:“大将军说的我都记住了,但我可保大将军无事。”

    “还在骗我。”

    庄雍看起来依然没有丝毫颓废:“我不想死,但我得认清现状......对了,今天什么日子了?”

    “已经三月末了。”

    庄雍算计了一下:“我竟是已经撑了有快半年......想想看,只是不死心,想见见家里人,但我想着,陛下一定不会告诉她们两个。”

    沈晚衣低头不语。

    庄雍问:“先生的父亲是不是叫沈胜三?”

    “是。”

    “我有个朋友,过命的朋友,叫沈小松,是你大伯。”

    沈晚衣点头:“我知道。”

    “也是个不要脸的。”

    庄雍又笑了笑,侧头看向窗外,似乎是感觉到有什么在向他招手,又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在呼唤他,他朦朦胧胧的觉得窗外有一片金光,好像有个人驾车在半空之中等着他,一直在等着他。

    “该走了。”

    庄雍对窗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你终究还是来了,我本想再拖上一个月,算计着,再过一个月那傻小子就该到了,以他性子必然会竭尽全力赶来,只是带着大军,最快也还得一个月。”

    说完之后他看向沈晚衣:“先生记住我对你说的话了吗?我死之后不要下葬发丧,一定不要,想办法保存我的尸体,也别让我看起来那么丑,总不能烂乎乎的让他看到,傻小子看我一眼算是送我最后一程,我不难过,我怕他看不到最后一面,他难过的余生都受不了。”

    “哪个要看死了的你。”

    门从外面被人推开,一身尘土,眼睛血红,脸黄的好像不是肉而是一层蜡一样的沈冷迈步进来,那身上的衣服可能有一两个月没有换过,走路的时候,身上尘土还会往下掉。

    “我要看活的。”

    沈冷大步走到庄雍面前,低头看着那张惨白的脸:“我把大队人马扔了。”

    庄雍忽然就哭了:“我是大将军,那得罚你。”

    “罚,想怎么罚怎么罚。”

    沈冷握住庄雍的手:“你别激动,激动容易牵扯伤口,不过想罚我的又不止你一个,你得排队,估计比你更大的更想罚我。”

    他回头看向门外:“我出长安的时候瞒着陛下做了件事,若说到罚,陛下得在你前边。”

    庄雍问:“怎么了?”

    沈冷指了指门外:“我把夫人和小姐偷出来了。”

    门外,跑的没有沈冷快的庄夫人和庄若容同样一身尘土,两个人冲到门口,看到庄雍的那一刻,两个人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却依然咬着牙不肯哭出声,泪水流过,脸上便出现泥痕,看着有些丑。

    哪里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