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六百一十章 生日
    长安城陛下要做什么大戏在苏拉城的沈冷和孟长安肯定不会知道,等到他们知道的时候,怕大战已开。

    孟长安和沁色约好了见面详谈如何应对野图三十六万大军南下之事,沈冷本来不打算跟着,孟长安非要他一起,沈冷叹了一声说你都这么大了出门不带家长还不敢和女孩子说话吗?

    然后被孟长安一脚踹在屁股上,差点踹出来陈冉飞天喷气式。

    沁色见孟长安的时候会觉得很舒服,不会有什么担心,可是每次见沈冷的时候都会有些自己都无法解释清楚的害怕,她从不曾告诉过任何人,可就是莫名其妙的害怕。

    明明看起来孟长安才是更显得冷酷无情一些的那个,她却不怕孟长安。

    沈冷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聊,说了一句你们继续谈然后就出了门,朝着陈冉王阔海他们勾了勾手指:“咱们去搞点鱼吃,好久没吃鱼了。”

    王阔海揉了揉太阳穴:“将军,这寒冬腊月的去哪儿找鱼。”

    沈冷指了指那常年不化的冰湖:“这么大湖,常年冰冻,鱼无人捕捉,说不定会有大家伙。”

    沁色似乎是不喜欢住在格底城里,大部分时候还住在冰湖山庄,她好奇沈冷去干嘛,走到窗口往外看了看,在二楼凭栏处,能看到沈冷带着一群宁人士兵跟孩子似的冲上冰湖玩出溜滑,一滑一个屁股墩,她有些纳闷,那么一个沉着冷静甚至心智近妖的家伙,怎么会这么孩子气。

    孟长安也起身到窗口去看,沁色一回头往回走,差一点撞在孟长安胸口。

    气氛有点旖旎。

    孟长安侧身避开,沁色的脸竟是没来由的红了红,刚要说话,就看到孟长安绕过她到窗口去看沈冷了,于是有些气恼......

    冰湖上,王阔海看着这厚厚的冰层:“这太厚了。”

    沈冷:“功夫不负有心人。”

    他将黑线刀抽出来在冰面上戳,王阔海用他的巨盾,陈冉杜威名也用刀,几个人在那吭哧吭哧的挖冰洞,在山庄里的孟长安都听到那不时传来的呼声......

    “卧槽!怎么还没有挖出水。”

    “动作快一些,力度大一些,总会出水的。”

    “你说的是挖冰吗?”

    “不然呢......”

    这几个大男人足足挖了半个多时辰,因为挖的是距离湖岸边比较近的地方,他们也怕挖湖中心掉下去,湖边应该水比较浅才对。

    挖了一米多深。

    挖出土来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

    陈冉揉了揉眼睛:“将军,你看这土......多黑。”

    沈冷噗嗤一声:“妈的这湖不讲道理。”

    孟长安在远远的看着都乐了,他也按捺不住,似乎忘了是来和沁色谈事的,从二楼窗口一跃而下,快步出了山庄,因为孟长安要来而换了一身新衣服的沁色站在窗口幽怨的看着那个家伙的背影,恨不得使劲儿骂两句。

    孟长安出了山庄看着沈冷他们挖的那冰洞鼓掌:“干得漂亮......对了,我刚刚在上面一直在想,以后和黑武人打交道的多了我是不是应该给自己取个假名字比较方便些?你觉得常吊卑这个名字怎么样?”

    沈冷:“什么意思?”

    “我常常因为自己不够傻吊觉得不配和你做朋友而感到自卑。”

    “滚......”

    几个人不死心,又往冰湖里边去了大概百米左右开挖,这次倒是真的挖出来水,冰层厚度至少有四尺,好像打开的冰洞通向另一个世界,让人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沈冷他们围着冰冻站了一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谁都没带鱼竿,拿什么钓鱼?

    他们互相看着,都觉得原来傻吊还能到这么高的层次。

    孟长安叹道:“我低估自己了,我居然融入了你们。”

    沈冷:“......”

    孟长安:“兵傻傻一个,沈冷傻,傻一窝。”

    就在这时候披着貂绒大氅的沁色笑呵呵的过来,她让手下人切了生肉带了鱼竿:“冰湖下边有一种鱼我们叫它铁霸王,鱼头很大,小的也有两尺长,大者能有六七尺,用生肉钓,不过你们得小心些,那鱼力气奇大无比很凶险,鱼肉鲜美,生吃也没问题。”

    也许连沁色自己都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她会和一群宁人在冰湖上钓鱼。

    所以她忽然有些感慨,若是没有战争的话,可能会有更多的宁人和黑武人成为朋友,冰湖上宁人和黑武人并肩坐着,宁人带来了热茶黑武人带来奶酪,商量着鱼钓上来怎么吃,宁人会说清蒸红烧,黑武人会说切片生吃。

    淡水鱼能生吃的不多,这冰湖下温度奇低,所以鱼肉鲜美生吃也不用担心拉肚子。

    沁色脑海里都是宁人和黑武人把酒言欢的样子,不知不觉,竟是愣在那。

    长安城。

    茶爷带着两个小家伙去了店铺,两家店都重新装修过,店面生意都很好,给珍妃选了些礼物出门,准备带着孩子回家里去,才出门就看到韩唤枝的马车在门外停了下来。

    韩唤枝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所以茶爷的心里一紧,她真的害怕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从边疆传来,沈冷离开已经一年多,孩子们经常会问父亲是谁父亲在哪儿,每问一次,她的心里都会有些针扎似的的疼,她盼着有军报来,又害怕来。

    韩唤枝看到茶爷出门从马车上下来,两个人在路边聊了几句。

    “陛下似乎对沈先生去求立之地有些不开心。”

    韩唤枝压低声音说道:“若是你有办法,派人知会一下。”

    茶爷心里稍稍踏实了些,点头:“我会请票号的人帮忙送消息去南疆,只是太远,消息到了的话也要小半年的时间。”

    韩唤枝嗯了一声:“我只是路过看到你在就想到提醒一下......最近天机票号那边也不要太张扬,陛下似乎在让卫蓝查。”

    茶爷脸色变了变:“会不会影响到冷子?”

    韩唤枝摇头:“暂时不知道,小心些就是。”

    他转身上车:“我还有事要赶去处置,你最近也小心些,在北疆的叶云散派人送来消息,可能会有大批黑武的刺客进入大宁,边疆那么长防不胜防,因为冷子他们在息烽口杀了黑武的青衙指挥使,黑武人的报复会来的很快。”

    说完之后韩唤枝上车离开,坐在马车里闭着眼睛一直都在思考最近陛下的态度,因为沈先生去求立见庄雍陛下有些生气,但这个生气的尺度是多大?

    陛下不喜欢有人骗他,谁都不喜欢,一旦被陛下察觉沈先生暗中筹谋了那么多,陛下雷霆一怒,之前对沈冷的那些爱惜可能就会顷刻间烟消云散。

    更让人担心的是,最近很多事陛下都不是让他去查,而是让卫蓝去查。

    比如,到八部巷里接触沐昭桐的人是谁。

    这让韩唤枝心中也有很浓烈的不安,从陛下登极到现在这么多年,陛下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他害怕,如果陛下真的怀疑他了,那他这么多年来所付出的一切都变得苍白起来。

    办完了案子回到廷尉府,韩唤枝走到自己那个独院门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窗帘都开着,门外有几个身穿大内侍卫服饰的人,看到他之后俯身施礼。

    “陛下在等都廷尉大人。”

    其中一人客气的说了一声,韩唤枝的心里猛的一颤。

    他快步进门,皇帝坐在他的椅子上正在看一本书册,见韩唤枝进门把书册放下来,韩唤枝连忙俯身拜倒:“陛下怎么突然到了臣这里。”

    皇帝看着韩唤枝问道:“有件事你打算瞒朕多久?”

    韩唤枝心里忽然间就疼了一下,恐惧一旦冒出来就迅速的蔓延全身,他跪在那,头低着,唯恐被陛下看到他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可他知道,陛下只要再问一句自己就会把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陛下不问他自然不会说,可陛下若是问了,他不会隐瞒。

    他从来都没有骗过陛下。

    “要不是朕收到消息,你是不打算告诉朕了吧。”

    皇帝起身伸手把韩唤枝扶起来:“今天一早草原上的通闻盒送来消息朕才知道云桑朵有了身孕,既然她有了你的孩子为什么你上次还要送她回去?应该在长安好好休养才对......你已经这个年纪了,能得子嗣是多大的事。”

    韩唤枝肩膀都颤了一下:“臣......”

    “朕已经安排人去草原尽快把云桑朵接回来,算计着日子应该不会有问题,还是在长安城里踏实些,有御医照看也方便。”

    皇帝回到椅子那边坐下来:“本想让你自己去接,可朕还有事让你做。”

    韩唤枝连忙垂首:“请陛下吩咐。”

    “八部巷里沐昭桐那边最近有些陌生人出入,你去查查,如果查到和太子有关......不要泄露出去,只告诉朕一人即可,本来想着让卫蓝看看就好,只是可能事情比朕预想的复杂。”

    “臣,遵旨。”

    “不过今天不要急,今天还有一件事更重要。”

    韩唤枝一怔:“臣听陛下吩咐。”

    “你不记得今天什么日子?”

    “臣......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今天你生日。”

    皇帝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着的便装:“所以特意换了衣服出来,朕听说长安城里有一家叫友味道的面馆很不错,面做的极好,你生日,要吃面。”

    韩唤枝一瞬间眼睛就微微发红:“臣......臣,臣自己都不记得了。”

    “每一年朕都记得。”

    皇帝往外走:“刚才朕问你瞒着什么的时候你肩膀颤抖了一下,看来你是真的有事瞒着朕......可朕知道是什么事,你不说,朕不问,朕有句话要告诉你,以后不要胡思乱想,朕身边的人,朕从来都不会怀疑,沈小松去了求立朕有些生气,但朕也不怀疑他,因为朕从来都不是把你们几个当臣子看,而是老友,那面馆的名字不错,友味道......”

    他回头看了韩唤枝一眼:“心里放松些,朕知道,你们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朕。”

    韩唤枝再次跪下来,额头顶着地面,泪水很快打湿了地板。

    “知道朕最骄傲的是什么吗?不是朕把大宁治理的有多好,也不是朕有宏图大志,而是朕身边都是可亲可信的人,从不曾变过。”

    皇帝伸手扶起韩唤枝:“起来吧。”

    他看着韩唤枝认真的说道:“记得带钱,虽然是朕打算请你吃面,可出门的时候一个铜钱都没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