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六百六十八章 风向
    廷尉府还在追查其他天字科反贼的下落,兵部这边派人过来请沈冷一起商议对北疆动兵的策略,原本要举行的诸军大比也因为城中出事而推迟,最近这几年诸军大比好像就没有正常过。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而这次诸军大比的非同寻常之处在于,这次挑选出来的人可能都会被送往北疆提前熟悉北疆气候地形,渤海国已灭,黑武内部不稳,天时地利人和俱在大宁,这一战已势在必行。

    沈冷到兵部的时候人已经来了不少,坐在首位的不是兵部尚书安远志,而是那位从东疆行宫里归来的老将军苏茂,老将军德高望重,在大宁军方没有人比他的资历更高,他若是坐在一边,谁好意思做在首位。

    兵部的一群大员陪坐着说话闲聊,沈冷进门老将军苏茂第一个站起来,其他人也都跟着站起来。

    老将军笑呵呵的迎向沈冷:“好久不见了沈将军。”

    沈冷先是肃立行礼,然后才大步过去迎住老将军伸过来的手,老将军拉着他往回走:“坐在我身边,一会儿给我好好说说你们是怎么破渤海国的。”

    原本坐在老将军身边的人只好让了让,沈冷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正在这时候孟长安和闫开松也到了,众人再一次起身相迎,沈冷趁机离开老将军身边,对刚才给他让座的那位兵部官员歉然笑了笑,回来的时候坐到坐到一边,距离老将军也不算远。

    苏茂老将军身边一个是户部尚书安远志,另外一个则是新任的兵部侍郎杜高淳,原来的侍郎大人因为实在年迈体弱所以请辞回乡去了,陛下前阵子准奏,这位新兵部侍郎上任还不到十天。

    沈冷听说过这位杜大人,是京畿道甲子营的行军佥事,从级别上来说调入兵部是高升,原本是正四品,现在一跃升为正三品,也是官场上少见的事。

    杜高淳对沈冷善意的笑了笑,示意自己并没有在意。

    “人差不多都到齐了。”

    老将军苏茂笑着说道:“承蒙陛下看重让我一个已经退下去的老家伙在主持这次议事,可说起来,我也只是坐在这听听,倚老卖老罢了,你们只管说你们的,若是我也想到了什么好法子也会说,大部分时候你们当我没在这就好。”

    众人笑起来,也是陪着笑,谁敢把他当不存在。

    “粮草补给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兵部尚书安远志看了杜高淳一眼:“虽然杜大人才来,不过这些日子几乎都没有休息,将兵部的事熟悉了一下,尤其是北疆战事筹备,所以请杜大人为诸位将军诸位大人说说如今备战的情况。”

    杜高淳起身:“还要多谢陛下信任,多谢尚书大人提点......北疆战事,陛下从数年前开始筹谋,兵部户部和水师协调运送,如今在北疆修建的三座粮仓已经建好,粮仓之中的存粮足够大军五年所需,这是保守说法,实际上,可能足够八年以上。”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户部那边协调草原大埃斤云桑朵,云桑朵调派了一万骑兵护送大批的物资也已经送到北疆,对于北疆骑兵来说,供给战马所需的草料不用担心,战马的补充也不用担心。”

    老将军嗯了一声:“战备上的事包括我在内,所有领兵的将军什么时候有过不相信咱们后方诸位大人的时候?说句玩笑话,那时候我在北疆领兵多少次和手下人说过,诸位大人就是我们这些在边疆厮杀之人的衣食父母,我还没见过父母不疼孩子的。”

    众人这次是真的笑起来,场面立刻也轻松了不少。

    老将军看了沈冷一眼:“渤海人那边应该已经没有再作乱的实力了吧?”

    沈冷看向闫开松,闫开松才是最后一个撤离渤海的人。

    “闫开松将军回京之前主持渤海*务,还是闫将军来说吧。”

    闫开松起身:“渤海国内虽然还有小股余孽,可已经翻不起来风浪,我从离开渤海国到现在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听闻捷报频传,应该是已基本肃清,我大军扼守渤海北部鹅头山山关,就算是渤海国内还有些许余孽也过不去,白山关那边更不用说,所以渤海人不用担心。”

    老将军点了点头:“战备无忧,渤海无忧,接下来就看看兵部制定的作战方略如何了。”

    兵部尚书安远志有意让杜高淳多在诸位将军大人们面前露露脸,所以又让他来说,杜高淳本就是行军佥事出身,专业就是制定作战计划的,他将兵部的方略简要的说了一遍,条理清晰言简意赅。

    孟长安把头靠近沈冷压低声音说道:“这位杜大人着实有些本事。”

    沈冷嗯了一声,却总觉得这位杜大人眼神会不自觉的往他这边飘。

    与此同时,廷尉府。

    韩唤枝看了一眼手下四位千办:“渤海人落网的已经有上百人,这些人的口供也差不多已经整理出来,我发文给在北疆的古乐和耿珊,让他们两个去白山关调查一下,看看渤海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咱们抓住的不过是一些喽啰而已,进长安的目的连他们都不知道,只是盲目的跟着走,现在看来倒更像是那位大学士为自己离开八部巷做的筹谋,渤海人不过是弃子而已。”

    方白镜道:“要不然卑职去一趟?对东北边疆卑职比较熟悉。”

    “暂时还不必。”

    韩唤枝道:“天字科的人还没有肃清,到底有多少人也没有问出来,奉宁观里那些道人你来审,尽快。”

    方白镜垂首:“卑职明白。”

    韩唤枝又看向方白鹿:“你和聂野两个人带人在城中城外继续搜查,估摸着也不会有什么大的进展,但也不可放松,渤海人那个领头的据说是个桑国人叫菅麻生,在四海阁求学过,分派人去书院查查。”

    方白鹿和聂野抱拳:“卑职遵命。”

    “姚虎奴。”

    韩唤枝道:“你带一百二十黑骑出长安顺官道一路往南查,看看方城县那边有没有什么发现,方城县距离长安很近,那地方又龙蛇混杂,很容易潜藏,若有什么发现不要贸然行事,天字科的人武艺都很不俗,你着人立刻回来告知,只管盯着就是。”

    “卑职遵命。”

    姚虎奴抱拳。

    韩唤枝道:“另外......算了,就先安排这些吧,方白镜留下。”

    其他三个要带人出去继续搜查的千办起身离开,方白镜留在书房里等着韩唤枝吩咐,韩唤枝把手边一份卷宗递给方白镜:“霍丁这个人是从甲子营出去的,你动一动咱们在甲子营里的暗线,已经多年没有动过了,毕竟甲子营就在京畿道天子脚下,平日里也没怎么关注,这次霍丁的事让我觉得甲子营里不干净,你悄悄的查,除了你我之外不要再告诉别人,包括刚才出去的人。”

    方白镜脸色一变:“大人怀疑甲子营里有鬼?”

    “我不知道。”

    韩唤枝摇头:“可甲子营那么重要,戍卫京畿,如果甲子营里边不干净......”

    方白镜道:“卑职立刻去联络甲子营里的暗线。”

    韩唤枝道:“甲子营将军薛让对霍丁颇为看重,以薛让的为人断然不至于对陛有二心,可如果有人能把薛让都骗了,那么这些人在薛让身边的位置肯定不低,尤其是薛让亲兵营里的人......这件事你要小心应付,咱们在各战兵里的暗线基本上都没有动过,一旦暴露出来可想而知那些将军们的反应会有多大,甲子营一旦暴露出来,各卫战兵都会开始慌,到时候十几二十个三品将军要是联起手来对咱们廷尉府施压,我也扛不住。”

    方白镜点头:“卑职知道。”

    韩唤枝起身:“去吧,你出去的时候把关柔叫进来。”

    关柔是千办耿珊一手带起来的,也是一个女子,廷尉府里女人很少,唯耿珊手下才有几个,关柔是耿珊极看重的手下,也算她弟子,从十七岁进廷尉府到现在已经七年,前阵子刚刚升为百办,耿珊去了北疆之后,她那一队人就是关柔带着。

    方白镜抱拳告辞,不多时关柔从外面跑进来,她是一个看起来永远那么有活力的女孩子,和耿珊的性格不一样,耿珊一年到头也笑不了几次,可她脸上却好像永远带着笑,笑起来的样子还很好看,小酒窝招人喜欢,耿珊像个男人一样,她虽然不似耿珊那样硬,不过在廷尉府的时间久了难免性格上也会偏男性化些。

    关柔进来之后见礼,韩唤枝摆了摆手示意她把房门关上。

    “耿珊带走了你们那边大部分人,给你留下的不过二十几个。”

    韩唤枝拿起一份卷宗递给关柔:“你们最近也在跟渤海人的事,先放放,这个案子交给你。”

    关柔双手将卷宗接过来,卷宗外边只有一个字。

    杨。

    可这一个字,就让关柔的脸色微微一变:“后族?”

    “是。”

    韩唤枝往后靠了靠,已经好久没有正经休息过,脸上都是疲倦。

    “最近察觉到后族那边似乎人员外出比较频繁,趁着渤海人和天字科的人在长安城里作乱,杨家有不少人离开长安,我之前安排人盯着,他们应该是返回杨家祖宅老家去了,可这不正常,上次珍妃娘娘去过杨家之后,杨家一直闭门谢客,除了必要的采买之外无人走出过大门,突然之间很多人离开必然是有什么事。”

    关柔点了点头:“卑职马上去查。”

    “你小心些。”

    韩唤枝看了关柔一眼:“杨家很久没有动过了,突然动起来也许是要最后一搏,杨家的人发了狠什么都做的出来,而且我不相信没有人接触杨家会突然变了风向,十有七八是因为天字科的人接触过,他们谋什么还不知道,但我推测天字科应该是给杨家安排了人,还有件事你知道就好不要外传,我怀疑杨家的动作和太子殿下有关,所以我从聂野那边给你调了三十个人过来,流云会少年堂那边也会有人暗中协助你,流云会表面上的力量也都被人看着呢,唯有少年堂还在水下。”

    韩唤枝揉了揉太阳穴:“去办吧,切记,若遇到高手不要蛮干。”

    “卑职谨记。”

    关柔应了一声,看起来是强行压着自己的紧张。

    她调查的是杨家啊,甚至有可能涉及到太子殿下,韩大人是多信任自己才会把这案子交给她,一定不能把事办砸了,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首长大人晚上见:〕〔跨界闲品店〕〔圣源武祖〕〔我来自缪星〕〔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全职游戏分身〕〔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总裁的廉价小妻子〕〔原来我生而不凡〕〔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永生天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