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聊天群〕〔都市少年狂兵〕〔山野汉子旺夫妻〕〔重生之财气冲天〕〔阎王驾到〕〔入骨暖婚〕〔最强透视〕〔吞天帝尊〕〔美食供应商〕〔缠绵入骨:总裁好〕〔九八年暖又甜〕〔吉星高照:胖媳旺〕〔厂公攻略手札〕〔软妹逆袭:黄先生〕〔异数械武〕〔太行道〕〔酱香满园〕〔锦鲤农门崛起日常〕〔为你守到恒星都坠〕〔妆面吟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七百一十四章 封街还是封城?
    南屏城外就是大片的农田,绝大部分普通农户种植的都是粮食,但富户或是势力比较庞大的家族都会专门有地种植鬼瘾花,求立人并不觉得这东西是魔鬼洒向人间的毒药,本地人有不少都接触过鬼瘾胶,而这东西也成为一些家族势力用来控制农工的东西。

    庄雍本想让沈冷等一等他,等他和手下众将以及文官们商议一下,可是转念一想等等有什么意义?越迟事情越多,所以也没拦着,午饭之后沈冷就直接去了大营,调了一万战兵,分做十队,只半日的时间,南屏城内外到处都可见烟气熏天。

    没多久,庄雍的府里就聚集了很多人。

    “沈将军似乎有些过分了。”

    南屏城主理民政的文官叫严豁,原本是户部四品官员,调任求立为官后直接被提拔为正三品,如今是南屏府府治,相对于大宁那边的府治来说他的权利要大不少,算是扶摇直上,可这种苦差事京城为官的那些人能不来的自然不会来,他来是因为在户部人缘不算好。

    这个人能力没什么问题,可情商实在有些低,在户部为官近三十年,那么多同僚也没几个和他有交往。

    或许是因为这两年来在南屏城掌权让他态度上更是有些飘,当地的求立人必然会对他阿谀奉承唯唯诺诺,当地诸多大家族也是把他当土皇帝一般供着,今天下午沈冷这一把火烧起来,不少求立大户都坐不住了,没多久南屏府就围了不少人,严豁急急忙忙赶到大将军府,才知道是沈冷亲自带兵在焚烧鬼瘾花田。

    庄雍听到他一句沈将军似乎有些过分了,侧头看了看他。

    严豁如果情商稍微高一点,也不会看不出来庄雍脸色稍稍有些不快。

    “沈将军此举无疑是在挑衅国法。”

    严豁起身,在屋子里一边走一边说道:“不妥之处有三,一,就算他是战兵将军,也不能随意带兵闯入别人私宅私田更何况还是毁了人家东西,二,此事未经与地方官府沟通,战兵直接出面的话那么我这些做地方官的还怎么办?三......沈将军刚来对求立这边应该也不了解,他不知道鬼瘾花田会带来多少收益,去年一年,从求立往国库上交的税银有三成源自鬼瘾花。”

    他停顿了一下,转身看向庄雍:“这三点都可抛开不论,毕竟同朝为官,只是如果再这么烧下去的话怕是要激起民变,沈冷将军不知道,难道大将军也不知道?求立富户,种植鬼瘾花者十有九之,这些富户,大者有长工上千,小者也有长短工百十人,如果这些人一同作乱......”

    庄雍摆了摆手示意严豁不用继续说下去了。

    严豁话到嘴边没有说完有几分不爽,强行又把结束语说完:“陛下应该也不愿意看到因为一两个人的严重错误就导致整个求立都乱起来,动荡涉及百万人,那可是死罪。”

    庄雍微微皱眉:“沈冷是几个人?”

    严豁回答:“沈冷将军?沈将军自然是一个人。”

    庄雍问:“那严大人说的一两个人指的是谁?”

    严豁楞了一下,然后连忙回答:“口误口误。”

    庄雍道:“不管是口误,还是严大人心中所想,这事我先说一下吧。”

    庄雍站起来,所有人都跟着站了起来。

    庄雍道:“沈冷带兵在焚烧鬼瘾花田,你们都知道我在城外也有一片田,也种了,第一个烧的就是我的,沈冷身边只有他自己亲兵六百,今日有一万战兵出营,这一万战兵沈冷调不动,没有我的军令求立之内谁也调不动,鬼瘾花能给朝廷带来多少税收我清楚,应该算是损失,所以不介意诸位大人上奏朝廷如实将此地情况汇报,只劳烦诸位大人记住一点。”

    他扫了众人一眼:“奏折要参奏的人排在第一的不能是沈冷,得是我,他级别不够。”

    众人面面相觑。

    严豁就算是情商再低也听出来庄雍这话里对沈冷的回护之意,所以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心里却想着既然你要求把你放在第一位,那就把你放在第一位,你们这些当兵的穿一条裤子,哪里像是为官之人更像是一群混江湖的,不以大局为重,只以私情论事。

    庄雍道:“今日这事就议到此处吧,我本来也不是与你们商议什么,而是知会一声,沈冷是我带出来的兵,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他自己也不敢不认,他带的兵是我调动的,他做的事是我点头的,所以诸位大人也无需骂他,骂了可能也没用。”

    亲兵拉开屋门,满屋子的文官武将看了看,都起身离开。

    严豁出了门后又停下来,回头看了庄雍一眼:“大将军,奏折送往长安最快也要三五个月,往来快则半年长则近一年,若是在此之间发生民变暴动,大将军如何处置?”

    庄雍道:“有两种答案,一种五个字一种三个字,严大人要听哪种?”

    严豁想了想:“五个字的。”

    庄雍:“那是我的事。”

    严豁脸色一变,耐着性子又问:“三个字的呢?”

    庄雍:“你管不着。”

    他素有儒将之名,人都说庄雍温文尔雅,可这两句话说出来似乎显得有些跌了身份,和他饱读诗书的才学不符,然而这才是他想说的话。

    严豁冷笑:“大将军怕是有些糊涂了,这是四个字,不是三个字。”

    多傻的人才会在这几个字上找没趣?

    庄雍道:“管不着是三个字,你这个字,是我送你的。”

    严豁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庄雍等人走了之后忍不住叹了一声:“在长安的时候就听说过此人有些傻,原来是真的傻。”

    庄夫人从内堂出来,递给庄雍一杯茶:“这样一来,在求立的所有大大小小的官员都会被你这一句话而惹恼,用不了多久参奏你的奏折就会好像雪片一样飞到长安,陛下或许都会被吓一跳。”

    “只能如此了。”

    庄雍道:“他才多大?”

    庄夫人一怔,点头:“是啊,他才多大。”

    他指的自然是沈冷,谁也没有料到沈冷会因为这件事突然决绝起来,原本还好好的要带兵去圣徒城,从东窑岛回来之后就铁了心哪儿也不去,只想把鬼瘾花都烧了,这件事庄雍知道拦不住,可一旦反应到了朝廷,陛下不能不有个态度,沈冷还年轻,这件事他来扛。

    半个时辰之后,南屏城府衙。

    严豁坐在主位上一脸的愤懑:“你们的事我说了不算,也管不了,这求立之地最大的可是人家大将军庄雍,庄雍说了,这事和沈冷没关系是他下的令,级别上来说,沈冷如今不如我高,可既然庄雍把事情接过去我又能如何?你们自己去想办法吧,我也累了,要歇着了。”

    为首的那个求立人名为高康城,祖上是楚人,求立立国之后他祖上很快就辞官不做做起了生意,靠着自己的关系和经营,很快就让家族在求立站稳,数百年后,高家在求立已经是有名的大家族,也有不少人在求立朝廷里为官,求立国灭之后,高家人是第一批表态拥护大宁的家族之一,所以也没有受到多大牵连。

    高康城连忙上前俯身说道:“大人,如果你不为我们做主我还能求谁?家中的海运生意,一大部分进项都是将鬼瘾胶销往西域各地,如果就此断了,家族也算完了.....”

    说是海运,实则这些求立的生意人要么把鬼瘾胶卖给求立自己人,要么卖到大宁南疆三道诸地,往西域那边的反而少一些。

    “那是你们自己的事。”

    严豁打了个哈欠:“我说过了,我乏了,你们自己回去想办法吧,你们堵着我,我能如何?难不成我还能让人去把沈冷抓了?”

    高康城连忙说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他往后看了一眼,后边的人立刻递上来一个木盒:“这是一点小小心意。”

    严豁一瞪眼:“你们什么意思?”

    高康城道:“大人不要误会,这不是什么金银财宝,大人高洁,我们自然也不会辱没了大人的名声,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园子,以后大人若是不愿意回长安的话,在南屏城也有个落脚处,庄园在城东最好的地方,有山水园林,还有一块田,知道大人喜欢田园之乐,这园子是我们几个亲自盯着建造起来的,还算用心。”

    严豁眼神闪烁了一下,伸手打开盒子看了看,盒子里边是一张地契,地契下边则是一排黑色的长方形状的东西,他啪的一声将盒子盖上:“你们这......唉,你们也是有心了,知道我为官清廉不贪金银之物,说起来我倒是真的喜欢求立这边,将来没准不走了。”

    他示意了一下,手下人连忙将盒子抱起来送进里屋。

    严豁道:“我刚才也说过了,鬼瘾花田的事我没法去管,让你们自己想办法,你们也是蠢非要我提醒才行,办法难吗?你们有时间堵在我这解决不了问题,为什么不去见大将军?大将军才是这最大的那个人啊......懂吗?”

    高康城立刻反应过来:“懂了,懂了!多谢大人指点。”

    他连忙转身:“咱们走吧,不要妨碍大人休息了。”

    严豁打了个哈欠进了里屋,迫不及待的打开那个小箱子,取出地契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就随手扔在一边,下边那一块一块的黑色的膏胶让他眼睛发亮,初到这地方不久他有一次说过公务太多身心俱疲,高康城献上此物,说是可以缓解疲劳,让人精神百倍。

    大将军府外,不多时便聚集起来一群求立人,到快天黑的时候已经有数千人之众,他们将大将军府围的水泄不通,一群人在那高呼请大将军为他们做主,高康城等人自然不会自己跑进去惹事,他们就坐在大街另外一侧的茶楼二楼看着。

    “再找些人来。”

    高康城笑道:“堵在这,让庄雍看看咱们的态度,他总不能一口气把咱们南屏城各大家族全都灭了。”

    “就是,他没那个胆子。”

    “我就让人回去把各铺子里的人也都找来。”

    正说着,就看到围着庄雍府的人分开了一条路,一队战兵从远处归来,这些人围着归围着,战兵要过来他们真不敢拦住不放。

    高康城看到那巨大黑獒上的将军连忙低头不敢再看:“是沈冷回来了。”

    本以为沈冷要进大将军府,可是黑獒居然在门口停下来,沈冷从狗背上一跃而下,往四周看了看,最终视线落在茶楼这边,他走进茶楼,人自发的往后退,到了二楼之后沈冷看了看高康城他们,整个二楼只有那一桌人。

    沈冷过去,拉了把椅子坐下来往下指了指:“这是在求大将军帮你们解决问题啊?”

    那几个人谁敢说什么,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声势够不够?”

    沈冷又问。

    还是没人敢回答。

    “我看差了些。”

    沈冷起身走到窗口:“我再帮你们加一些,给大将军施压,咱们就看他怎么办。”

    他一摆手:“让人把大街封了,就......先封个五天吧。”

    他回头看了看高康城:“五天够不够?”

    高康城咽了口吐沫,哪里敢说话。

    沈冷道:“应该差不多,就先来五天的,毕竟五天没准就能饿死人,不够就十天,十天不够就一个月,把大将军的府门给我堵五天,谁也不能走,大家要同舟共济,肩并肩手拉手,团结在一起,要让大将军知道我们人多力量大,我代表军方表个态,五天之内我们的人绝对不会撤走,我觉得你们也一定可以。”

    他朝着楼下王阔海喊了一声:“封街五天,一个都不许走。”

    他又回头看了看高康城:“要不然封城?”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圣源武祖〕〔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