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宁帝军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不信她
    ,。对于许居善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战争意味着什么其实他不知道,他是在大宁如此温暖安全的土壤里长大的良草,哪里能体会篱笆的生活,边军就是保护他这样的人的篱笆,在号角声响起的那一刻许居善就下意识的想要到城墙下边去,然而陛下却在城墙呼呼大睡,这让许居善觉得不可思议。

    大宁皇帝,怎么能如此随便的把自己置于险地?

    可陛下却完全不当回事,听着喊杀声仿佛睡的很踏实。

    无数的黑武人好像密密麻麻的蚂蚁一样顺着息烽口土城外的陡坡往上爬,这个天然形成的巨大陡坡对于黑武人来说就是坟场,前边的人中箭翻滚下去,后边的人躲闪不及就会被撞倒,坡度那么大,想立刻站起来都难。

    沈冷将自己的铁胎弓摘下来,从箭壶里抽出来三支铁羽箭,四指三箭搭在弓弦上,左手握弓右手拉弦,随着他的右手松开,三支铁羽箭立刻飞了出去,他的铁胎弓力量奇大,所用的铁羽箭射程比战兵们惯用的硬弓要远的多,三支箭齐头并进,黑武队伍人群中,一名身穿将军甲的黑武人抬起头看到铁羽箭飞来的那一刻已经晚了,箭穿透了他的脖子,直接击穿过去,后边的一个士兵也被射翻。

    另外两支铁羽箭将那个将军左右亲兵射中,三个人同时中箭,翻滚着往下冲,后边的士兵被绊倒,呼的趴下来一片。

    沈冷又抽出一支铁羽箭,在下边黑武大军之中寻找,但凡身穿铁甲的都会成为他猎杀的目标。

    距离刚刚射杀之人大概十几丈外,一群士兵举着盾牌遮挡住一个黑武将军,看起来级别应该比刚才射死的人更高,沈冷将铁羽箭放在弓弦上,铁胎弓拉满,手指松开的瞬间铁羽箭呼啸而出。

    陡坡上,一个黑武士兵眼尖,看到有羽箭朝着将军这边飞来,他立刻将手中的盾牌举起来挡在将军身前,砰地一声铁羽箭在盾牌上留下一个洞,持盾的士兵被铁羽箭上恐怖的力量带的歪倒在一边,他强撑着直起身子,然后就看到将军的额头上多了一支箭,那箭大概有一尺多长钻出脑后,箭卡在那,奇怪的是流出来的血却很少。

    世界仿佛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亲兵都看着脑袋被射穿的将军,将军的眼睛还往两边动了动,然后缓缓的倒了下去。

    呜!

    呜!

    黑武人催促进攻的号角声还在吹响,沿着陡坡往上攀爬的黑武士兵们迎着箭雨艰难前行,息烽口土城上的宁军则尽力的让每一支箭都带走一条生命。

    这个地方易守难攻,陡坡太大太长,黑武人的弓箭手根本没有办法为进攻的士兵提供太多帮助,威力更大的弩车仰角不够,就算是垫起来也未必能对宁军造成有效杀伤,至于抛石车要想把抛石车立起来就必须在陡坡下边的平地上,可是抛石车的射成就又不足以打到土城,对于黑武人来说,唯有冲上高坡到了土城外的平底才能反击。

    皇帝之所以随随便便的躺在这睡觉,是因为他知道短时间内黑武人根本不可能会威胁到他,而又因为他在城墙上,守

    城的宁军士兵必将士气如虹。

    沈冷一连放了三十箭,箭壶已经空了,以他的臂力连续拉开这样沉重的铁胎弓三十次也已经累的手臂发酸,他将铁胎弓放在一边吩咐道:“换人上来。”

    号角声响起,前排的弓箭手后撤,后边的弓箭手递补上去,为了准备这一战,息烽口储备了大量的战备物资,羽箭的数量多到数都数不过来,士兵们完全不用担心箭不够用,这样惬意的射杀敌人,对于宁军士兵来说简直是一种享受,敌人对守城宁军的伤害要等到他们拉近距离,而在这之前,就是宁军在屠杀。

    沈冷活动着胳膊走到一边坐下来,喝了口水,回头望城下看了看,远处的黑武人还在不断的集结,北院大营的三十万军队应该是倾巢而出,咄纲很清楚,只要攻破息烽口抓住宁帝李承唐,这一战就算是提前打完了,这是多大的诱惑?

    皇帝伸了个懒腰坐起来,看了看沈冷:“还有多久黑武人会上来?”

    沈冷道:“没有半个时辰,他们的弓箭手不会威胁到士兵们。”

    皇帝嗯了一声:“吩咐下去,今天吃点好的。”

    沈冷笑道:“已经吩咐过了,火头军已经在做饭,今天吃肉包,想吃多少吃多少,能吃多少吃多少。”

    皇帝想到当初在长安的时候沈冷的水师进城,他吩咐禁军火头军给水师战兵做饭,做的也是大肉包子,每个人五个的量,已经多年没有吃过军中饭的皇帝尝了一个,竟是感觉美味无匹。

    “一会儿给朕也送几个来,朕就在城墙上与将士们一起吃饭。”

    “是。”

    沈冷点了点头,刚说完,就看到火头军的兄弟们抬着一个一个的大竹筐上了城墙,竹筐上盖着白色的棉被,保证包子送上来的时候还是热乎的,被子掀开的那一瞬间,热气呼呼的往上冒,陈冉跑过去用自己的铁盔装回来不少,代放舟看了一眼,心说那铁盔多脏啊,可是却没有想到皇帝伸手就抓过来一个,往嘴里一塞,咬一口,顺嘴流油。

    “香!”

    皇帝舒服的吐出一口气,然后看向沈冷:“有蒜吗?”

    沈冷点头:“我去找。”

    不多时,沈冷攥着几头大蒜回来,皇帝嘴里叼着半个大肉包子剥开一瓣蒜,咬一口肉包子,再来半瓣大蒜,脸上的表情是一种让代放舟无法理解的满足,就这么吃生蒜?那多大味啊,说话的时候都会一嘴蒜味,陛下是九五之尊,怎么能这样吃饭呢。

    皇帝一边吃一边笑道:“朕当初领兵的时候,见手下人吃蒜,当时就问他们,还能这么吃?你应该明白,朕自幼在皇宫里长大,自然不会这样吃东西,可是尝了一口,居然让味道变得更香,自此之后朕就喜欢上吃蒜,可是后来朕到了长安,又有二十几年没有这么吃过了。”

    沈冷是在江南道南平江长大,南平江的人也不会这么吃蒜,在当地人看来,蒜最多就是炒菜时候的调味品,吃菜的时候吃到蒜也会扒拉到一边,他手下也多是江南道人,倒是在北疆的时候,见边军吃东西多如此,沈冷也剥了一瓣蒜吃了,笑着说道:“提味

    又提神。”

    士兵们在一边看着,陛下吃肉包子的时候居然也这样吃大蒜,他们忽然间觉得陛下没有那么虚无缥缈了,距离好像瞬间拉的很近。

    皇帝一连吃了五个大肉包子,拍了拍肚皮:“还有吗?”

    代放舟连忙垂首:“陛下啊,可不能再吃了。”

    皇帝白了他一眼,看着代放舟小口小口啃了半天才啃了大半个的肉包子,动手剥了一瓣蒜递给他:“试试。”

    代放舟:“奴婢不敢啊。”

    “朕让你吃!”

    代放舟一脸哀怨的把蒜接过来,尝试着啃了一小口,立刻咧开嘴:“辣”

    皇帝起身,顺手把沈冷手里那半个肉包子抢过来两口吃完,沈冷都懵了,皇帝活动了一下,大步走向城墙,沈冷和陈冉他们立刻冲过去:“陛下,危险。”

    “危险个屁。”

    皇帝走到城墙边上,沈冷抓了一面盾牌挡住,皇帝将盾牌推开往外看了看,把沈冷刚才放在城墙边上的铁胎弓抓起来,掂量了一下后看了看沈冷:“箭呢?”

    陈冉把另外一个箭壶拎上来,皇帝接过来放在自己脚边,搭箭拉弓,一连三次,三箭射出去一气呵成,这铁胎弓寻常壮汉都拉不满,皇帝连开三箭居然脸不红气不喘,三箭射翻三个黑武人,皇帝心情也好了起来。

    “陛下万岁!”

    眼看着陛下三箭杀三人,城墙上的守军立刻就沸腾了。

    “你们谁不服?可以跟朕比比。”

    皇帝大声说道:“谁要是能赢了朕朕也不承认。”

    将士们哄然大笑。

    可这样一来,士兵们士气更旺,斗志昂扬。

    皇帝看了沈冷一眼:“跟朕来。”

    沈冷交代王根栋指挥,跟着皇帝缓步走向下城的马道,皇帝一边走一边说道:“已经连着好几天都是阴天,晚上乌云遮月,黑武人夜袭的话看不到。”

    沈冷道:“臣已经吩咐过了,晚上每隔一段时间就往外放火箭。”

    皇帝嗯了一声:“有件事,朕想提前跟你说明白。”

    沈冷问:“沁色?”

    皇帝欣赏的看了沈冷一眼:“你该做的都做了,孟长安该做的也做了,沁色如果还不能看清楚局势,朕就只能不在她身上孤注一掷,如果她也希望能继续得到大宁的支持,就明白此时应该做什么。”

    沈冷点头:“臣知道。”

    可他并没有把握,北院黑武大军进攻息烽口,冰湖行宫的黑武边军按兵不动,对于沁色来说可能就已经是底线了,她应该是做不出来让黑武边军进攻北院大军的事,可是站在的角度不同,看事情就不同,如果她没有任何表示,陛下自然不满意。

    “她如果没来,朕不信她。”

    皇帝一边走一边说话,说到这句的时候脚步一停,回头看了沈冷一眼:“如果她真的来了,朕更不信她。”

    沈冷心里一震。

    是啊,如果沁色连对北院大营进攻的事都能做出来,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