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2章 过河拆桥
    芦石脸上的表情凝重坚决,说出这句话前,他看秦风已经有了距离感。

    秦风看着芦石,又扫了一眼妇人,从他们眼里读到了鄙夷。

    芦石以为他不愿意,语气微急的道“小风,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孝顺,懂事,还有一手好医术,但……但……”

    “但你始终是个看病的!”妇人接过话,冷冷道“所以你应该有自知之明!”

    “小风,芦笙她还小,不懂事,但你应该懂,咱们都不要耽误了她,好吗?”

    芦石叹了口气,温和的道“况且,她拜入长老门下,以后遇到的都是非富即贵,你虽会医术,但也难免自取其辱,我们也是为你着想,你应该理解叔叔的苦心。”

    秦风看着两人,目光亮得两人下意识的闪躲。

    他说道“什么叫为我着想?说简单点就是过河拆桥罢了。”

    “什么叫过河拆桥?!”

    妇人叫了起来,不悦道“我们这是为你好,你以为芦笙去了门派,还会看得上你?!”

    芦石脸色也沉了下来,脸上的温和变为冷漠,不快道“小风,我以为你会明白事理,但现在看来你也不过是挟恩图报的小人,不懂成全,算我看错你了!”

    说着,他摸出十两雪花银,冷冷道“这些钱够还你的情了,别忘了当年若不是我带你爹打猎,你们早就饿死了。”

    秦风心底淡漠,本想给你们更多,谁知别人不要。

    秦风站起来,无喜无悲的道“我明白了。”

    芦石见他同意,脸色放缓,还想规劝一两句“小风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秦风已经走到门口,回眸的余光扫过两人道“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后悔。”

    这一刻,少年的眸子比月光还亮,还冷。

    两人心头竟不由自主的涌现悔意,这是莫名的,好像自己已错过了什么天大的好事。

    芦石脸色阴沉,把身上的药膏丢给秦风道“把这个给也带走!”

    秦风抓住药盒,嘴角隐约勾起一抹讥讽,径直离去。

    “唉。”

    待秦风离开,芦石忽然叹气。

    旁边的妇人哼哼道“叹什么气?难不成你还真想女儿跟他扯不清?”

    芦石摇头道“不是,只是他医术真的很好,恐怕以后不能去抓药了。”

    到了如此地步,芦石所想居然是这个。

    妇人冷哼道“怕什么,咱们今后不必再过苦日子了,有了钱谁看病不是看?”

    一想到那青锋剑派长老留下的一百两银子,两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吃鹅腿,这小子不吃,我们吃!”妇人夹过秦风碗里的鹅腿,不屑道“真是不识抬举。”

    这只鹅腿,秦风从始至终连碰都未碰一下。

    屋子里,两人享受着饭菜,心情大好,因为他们为女儿扫平了未来的一个负担。

    只可惜,他们全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路上,秦风暗中好笑,可笑两人无知。

    自家女儿喝着上古药方,练着上古拳术,却还以为是寻常。

    若非如此,以芦笙的中乘之资,怎么可能在三年内达到如此根基,就更不可能被看中。

    上古时代,那是一段遗失的,令人神往的岁月。

    知晓上古药方之人,整个江湖也是凤毛麟角,哪个不是白发苍苍,背负着药神之名的存在。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能写出上古药方,这绝不是天才就能办到的。

    只因为秦风的神魂,乃是上古人物。

    没错,他重生了,生在不知多少年后的大汉王朝,这座以武为尊的江湖,这片妖魔横行的武林。

    这都是曾经,不值得多想。

    秦风买了一壶酒,穿过昏暗的小巷,踏过破败的院落,走进老旧的门扉。

    这里就是他的家了,还未进门,秦风就已经闻到了酒气。

    微微蹙眉,秦风从味道就可以分辨,已经喝了两壶了。

    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只有一个人在喝酒。

    一个男人,四十来岁,披散着油腻的头发,衣服上满是油污,就连脸上都是污垢。

    他就是秦风重生后的父亲,秦天罡,一个十足的酒鬼。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手却很干净,手掌白皙,手指修长,带着晶莹而悦目的光泽,连指甲都修得很好。

    没人会想到,这样一双让女子都嫉妒的手,竟然会生在一个邋遢的酒鬼身上!

    当然更不会有人想到,这是双用剑的好手,一双剑客的手!

    可这样一双手却又有致命的缺陷。

    白皙细腻的手,女子也不及,却有了致命的缺陷。

    就如羊脂美玉上的污点,美人俏脸上的黑斑,再微小,也显得刺目。

    一根黑线,在秦天罡手背上显得很刺目,一直延伸至衣衫内。

    看着正在喝酒的老爹,秦风蹙眉道“毒入骨髓,你不吃药,不施针,活不到我十五岁成人。”

    秦天罡披头散发,修长细腻的手指握着酒壶道“活那么久干嘛?活到握不住剑的那一天吗?”

    他的语气渐渐变得悲凉,他已经很久没碰过剑了。

    “蝼蚁尚且偷生,为了所谓剑客的尊严,不值得。”秦风道,前世他偷师百家,也不过是为了活久一点。

    秦天罡洒然道“我只是不想你娘等我太久。”

    “母亲。”

    秦风喃喃一句,对于那个娘亲,秦风有些记忆,是个灵气的女子。

    他仍然记得,自己第一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那个女子,眼中只有温柔,如春日般温和。

    他喜欢那种眼神,难以想象,死气苍白的脸上,会出现这样温柔喜悦的神情,像阳光,像微风。

    见秦风沉默,秦天罡话锋一转,道“你小子跟你娘一样聪明绝顶,看了几本医书就敢跑去给人看病。”

    秦风淡淡的道“我不去给人看病,咱们就得饿死,你想早点死,干脆连饭也别吃了。”

    其实秦风根本没看,不过是装样子罢了。

    “也对。”

    秦天罡笑了笑,白玉般的手指轻点着酒壶道“小风,你已经开辟丹田,想学什么?”

    秦风道“我无所谓学什么。”

    开辟丹田,那是无数人渴望的,十四岁孕育内家真气,这种天资就连顶尖门派都要认可。

    毫不客气的说,秦风只要去青锋剑派,立刻会成为整个门派倾注资源的对象,与芦笙乃是云泥之别。

    而这在两人口中却显得很平淡,好像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秦天罡笑道“那学剑吧,你娘亲喜欢剑!”

    秦风眸光清冷,声音也清冷,看似随意的道“可以,你多活两年,慢慢教我。”

    “好嘞。”

    秦天罡哈哈一笑,抹了抹眼角的湿润,骂道“这酒有点呛。”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