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3章 上古内功
    吃过晚饭,秦风盘坐在床榻上,开始运转真气。

    真气境一共九层,要修炼真气,就需要内功心法。

    秦天罡给他的秘籍,乃是一门二流内功,放在江湖上已足够掀起一场厮杀了。

    功法秘籍与武功秘籍,皆分为三流,二流,一流,顶尖,又分上、中、下乘。

    当然,还有不入流,没有品级。

    二流下乘的内功,已经可以作为一般二流门派的传承内功,引无数人眼红。

    但对于秦风来说还是差些,若是武当的‘纯阳无极功’、‘三花聚顶’这类的顶尖内功,他肯定就练了。

    可如今,他只能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从记忆中选一门上古功法。

    最终,他还是决定修习前世的内功,这门功法,据说是禹皇治水时于黄河所得。

    他却是不知真假,但这门内功的确玄妙无比,绝对是顶尖的秘籍功法,当初他费了很大功夫才弄到。

    这门内功,没有名字,因出自黄河,所以叫它‘黄河经’。

    黄河经取意黄河之水,真气奔涌时滔滔不绝,生生不息,沉寂时,雄浑刚劲,深邃浑沉。

    运转‘黄河经’,秦风开始汲取外界元气。

    元气自各处汇聚,沿经脉运转,最终纳入丹田。

    秦风开辟丹田已有两日了,正需要抓紧时间巩固提升,孕养内家真气。

    一夜无话,第二日秦风从药铺抓了些药材回来。

    吃过晚饭,便开始迫不及待的鼓捣自己的东西,他准备配点提升真气的药液。

    秦天罡白皙的手抓着酒壶道“小风,到时间该练剑了。”

    “练剑?”秦风回了一句,一脸茫然状。

    秦天罡点头道“是啊,昨天你不是说学剑吗?我这就教你。”

    秦风道“今天太累了,改日吧。”

    秦天罡道“练剑可不同于医术,必须勤学苦练,才能在对决之时取胜。”

    “你这家伙天资聪颖,但这惫懒性子实在要不得,快点过来。”秦天罡神态一凝。

    秦风无语,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跟着自己老爹走到木屋后的空地。

    秦天罡见他没什么兴趣,不由得皱眉道“你小子也别耍懒,等到以后你会知道今日苦练是正确的。”

    秦风点点头,捡起一根树枝道“怎么练?”

    秦天罡被他这副样子逗乐了,江湖上不知道多少人想学剑,以成为剑客为荣,他还爱理不理的。

    “哈哈,你也别在那儿耍懒了,我今天教你基础剑法,你练熟了,咱们就收工。”秦天罡哈哈一笑。

    “好。”秦风点头应道。

    秦天罡神秘一笑道“那我先耍一遍,你看好了!”

    说着,他心道“你这小子,今天就让你老爹挫挫你的锐气。”

    说罢,秦天罡抓住握住一节树枝,手臂自然垂下,姿势随意自然,却又无懈可击。

    白皙手指摩挲一下树枝,秦天罡眼神陡然凌厉,那是只属于剑客的光芒。

    “唰唰唰……”

    秦天罡施展剑法,并无真气运转,但手中速度却快得惊人,树枝划出重重残影。

    他的剑很快,如清风拂过,不着痕迹,如惊鸿照影,快到极点。

    这剑法包含所有基础剑式,在秦天罡手中施展开来,行云流水,一气喝成。

    一套剑法耍下来,不多不少,二十个呼吸。

    收剑,秦天罡颇为得意的道“这套剑法为最简单,最主要是熟练基础剑术,一般来说能在五十个呼吸完成就算是小成了。”

    秦风点点头,没有说话,这速度稍微有点快了。

    “你看清楚了吗?”秦天罡似是知道他的心思,揶揄道。

    秦风淡然道“看不太清楚。”

    “哈哈。”

    秦天罡得意的笑起来,说道“那我放慢点教你。”

    同时心道“小家伙,跟我斗。”

    “不必了。”

    只可惜,他的笑声未落,秦风已经动了,手中树枝挥动,剑法招式如行云流水。

    “唰唰唰。”

    秦风手一抖,树枝挥动,种种基础剑招全部变化而出。

    五十个呼吸,剑法一气喝成,毫不拖泥带水,衔接转变皆自然而然,无可挑剔!

    “完美!”

    秦天罡一脸见鬼的表情,以他的眼光竟挑不出任何毛病,剑法每一招,每一式都无可挑剔。

    虽是基础剑法,但要做到这种自然写意,是绝不轻松的!

    收敛血气,秦风丢掉树枝道“我练好了,先回去了,下次找个难度大一点的。”

    “呃……”

    秦天罡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一脸蒙圈的看着秦风,不信的道“你小子不是看不清楚吗?”

    看不清楚还耍这么快?还耍的一招不差,蒙谁呢?

    秦风看了他一眼,随口道“这么没难度的剑法,需要看完吗?”

    “呃……”

    秦天罡再度无言,一脸幽怨的看着秦风,这句话杀伤力不亚于一记‘窝心顶’,让他心里顿时涌上了揍这这小子一顿的冲动。

    但很快,他又笑了起来,喃喃道“铃儿,他像你,有绝顶的剑道天赋。”

    ……

    清晨,秦风把早饭温在火上,自己便出门去药铺。

    青山镇并不大,芦笙被选中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这主要归功于她娘的大力宣传,顺带还造谣了一把秦风。

    “听说了吗?芦笙被门派长老看中了,据说秦风前几日还上门去纠缠了。”

    “不是我亲眼看到他去了芦笙家也不信,想不到秦风居然是这样的人!”

    “秦风肯定想借机加入门派,医术再好终归只是个看病的。。”

    “唉,没有这个命,又何必呢。”

    ……

    街头巷尾,但凡看到秦风的,无人不低头议论两句,看他的眼神也变得精彩。

    而芦笙的娘也并未出来解释一下。

    这若不是秦风两世为人,换了其他少年人,这么被戳脊梁骨,恐怕早就羞愧难当,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嘿,这不是秦大夫吗?”

    突然,秦风前方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

    三个与他同龄的少年,为首的是这小镇首富之子,张超。

    他父亲是走商的,家里养着几个江湖客,跟着他们学了些拳脚功夫。

    张超身材较同龄人要魁梧不少,面带挑衅的俯视秦风,道“哟,秦大夫,门派没去成啊?”

    秦风神色平静,淡然道“什么意思?”

    张超和他两个跟班都笑了起来。

    张超道“你不是都跑人家里去了吗?平日里还跟芦笙走那么近,结果呢?”

    秦风眼神微沉,流露出冷意,道“让开!”

    “哈哈,秦大夫这是生气了吗?”

    张超戏谑道“你要是想学武,不如求我啊,我教你!”

    秦风知道他对芦笙有意思,还曾经提过亲,结果被芦笙以死拒绝,软磨硬泡了几个月都不成。

    而秦风之前与芦笙素来走得近,加之镇上许多少女都对秦风另眼相待,这才让张超对他分外不爽。

    “你去年不是没被门派选中吗?我学来干嘛?”秦风不咸不淡的问道,平静的神态在旁人看来,又有说不出的嘲弄意味。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