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4章 背影如剑
    “你……”

    一句话,正好戳中张超痛处,让他脸色涨红,硬是说不出话来。

    深吸了几口气,张超眼中露出狠戾之色,吼道“你一个看病的穷鬼,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武功!”

    低吼之间,张超已经出拳了,拳路直取秦风面门,在外行看来倒是气势如虹。

    只可惜,在秦风看来,浑身都是破绽,甚至连发力吐纳都不会,可谓一塌糊涂。

    早在张超出现时,附近的人就已注意到,听到这一声,脸色立刻变了。

    张超虽是武功低微,但也有四层炼体的功夫,两三个成年人也未必拿得住他。

    “完啦,秦风这身板,哪经得住张超一拳!”

    “这下好了,该给自己看病了。”

    “他也是的,没事干嘛惹这个煞星,活该。”

    “还是年轻啊,吃些苦头也好,长点记性。”

    ……

    附近之人议论着,张超的拳头已经落向秦风。

    许多人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得到接下来的场面,必然是鼻血横流,哀嚎刺耳。

    “老子今天就砸烂你那张脸!”张超心里暗吼,拳速竟然更快一分。

    看着这一拳,秦风目光清澈,因为太平静,而显得冷漠。

    就在拳头快要落下之时,秦风随意退了一步,避开这一拳。

    “什么?!”

    一拳落空,张超脸上有了瞬间的错愕。

    附近围观的人也一愣,居然避开了。

    “他肯定是害怕得后退,刚好躲开了。”片刻,有少年道,语气微酸。

    有人附和“没错,这小子运气不错。”

    ……

    秦风淡淡道“我不想和你打,别来烦我。”

    对于这种少年,秦风没想过跟他多纠缠,江湖会告诉他答案的。

    张超嗤笑道“你恐怕搞错了,我是来揍你的。”

    张超又是一拳砸向秦风。

    这一次张超的速度更快了,引来阵阵惊呼。

    这一拳下来,不休养个把月,怕是不行了。

    但就在此刻,有人看到秦风脸上忽然露出笑容,那是很浅的笑,像寒风般,让所有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唰。”

    秦风抬手快,出手更快,一记耳光抽在张超脸上。

    “嗖。”

    这一击力道不轻,张超被抽得凌空翻转了数圈,狠跌在地上,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秦风出手太快了,附近之人都未曾看清。

    但若有高手在此,必然会拍手叫好,这一击果断,干脆,凌厉,准确。

    待他们反应过来,张超已经跟死狗一样趴在地上。

    “吸!”

    人群惊醒,齐刷刷的倒吸一口气,不可思议的看着秦风。

    一巴掌把人抽得凌空翻飞,这到底需要多大的力气!

    围观之人用力呼吸着,沉重急促的呼吸好像风箱一般。

    之前开口嘲讽的人更是脸色惨白,不敢抬头。

    “发生了什么?”

    许多人心中低吼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巴掌把人抽得昏迷不醒,这让许多人看秦风的眼神渐渐变得敬畏。

    甚至有几个少女看到此幕,目中顿时露出崇拜之色。

    “好厉害。”

    “真潇洒,想不到风哥哥这么厉害。”

    “活该,让他去找风哥哥麻烦。”

    几个少女眼中闪烁光彩,秋波荡漾。

    任何时代,实力总是最具吸引力的东西,何况秦风长得不差。

    “他难道也习武了?”听着少女满怀崇拜的声音,有人低低说道。

    话一出口,附近立刻有人语气发酸道“纵然习武,他也决比不上芦笙,否则被选中的就是他了。”

    还有人道“好深的心思,从未有人知道他竟然习武了。”

    “难怪他不给别人配药,是怕其他人超过他,真是卑鄙。”

    “好深的心机!”

    ……

    说到这里,许多人看秦风的眼神变得讥讽,鄙夷,不屑还有嫉妒。

    他们之所以这样,一部分是因为秦风没有帮他们的孩子配打磨血气的药。

    而另一部分,则是同龄人,这其中原因,大部分就归功于芦笙了。

    秦风扫了一圈四周,被他眼神一扫,正在酸他的人立刻噤若寒蝉。

    秦风的眼神随意而平静,却让每个人都感到畏惧,那目光好像能洞穿他们的内心。

    无人说话,秦风迈步离开,略显的消瘦身躯如剑般挺直,逆光之下显得清冷和孤独,这是注定要成为剑客的背影。

    “好帅!”

    几个少女眸光迷醉,淡金色的晨曦之下,秦风被罩上一层说不出的灿烂。

    秦风走后,张超的跟班才敢上前,慌张的把张超送回张家。

    张超的老爹,张守富,是个胖子,左眼下的脸带着一道指节长短的贯通伤,镇上的都叫他张首富。

    张首富看着半边脸肿成猪头的张超,恶狠狠的盯着两个跟班,左眼的贯通伤抽动着。

    “说,谁干的?”

    张首富的声音像破铜锣一样嘈杂,逼问两人。

    张首富也是刀口舔过血的人,有些煞气,把两人吓得抖如筛糠。

    “是……是秦风!”

    一个跟班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

    张首富神色微变,道“那个大夫?”

    “是……是!”跟班哆嗦道。

    张首富杂乱的眉毛一皱,心底顿生一股怒气,一个药铺大夫也敢欺负他的儿子。

    暴怒之下,张首富冷声道“好得很,一个大夫而已,也敢欺负我儿子!”

    说着,张首富看向一旁的两个男子道“赵先生,吴老弟,劳烦你们去把这小子抓来,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本事!”

    所谓的赵先生全名赵青,年纪大约四十多岁,高高瘦瘦的,会些拳脚功夫。

    而吴老弟叫做吴亮,一身腱子肉,手臂还有一道寸许的刀伤,颇有些煞气。

    吴亮手臂青筋凸起,狞笑道“这种事哪需要两个人,我去把那小子手脚打断,带过来就好。”

    张首富想了想,说道“也罢,就劳烦吴老弟了。”

    吴亮咧嘴道“哪里的话,一个毛头小子罢了,老子就是往那儿一站,就得把他吓尿了。”

    说着,吴亮就准备去把秦风抓来。

    “等等。”

    突然,赵青开口道“依我看此事应该夜里行动,避免一些风言风语对老爷你不利。”

    张首富眉头皱起,他现在就想替他儿子报仇。

    赵青笑了起来,带着说不出阴沉,像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

    赵青阴狠道“老爷放心,我夜里跟老吴一起去,保管让那小子后悔生出来。”

    张首富闻言笑了起来,赵青的手段,他可是见识过的。

    “那就依赵先生所言。”

    张首富目光阴沉,语气森冷道“就让那小子在得意半天。”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