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7章 酒鬼的剑
    “没资格?!”

    张超心头一颤,脸色变得无比复杂。

    他明白,真正的天才,自然会有顶尖,一流门派收取,得到的资源,秘籍,根本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得到的。

    但这个人具体在秦风身上,张超却无法想象,更不能接受。

    “真的是秦风干的?”张超急道,他想要亲口听到答案,否则打死他也不相信。

    吴亮无奈道“不是,但他绝对不能惹就对了。”

    他始终记得秦风的话,更忘不了秦风的神态,那种神情,绝不是寻常人,甚至一般江湖人士会有的。

    那是身居高位才会有的神态,吴亮甚至想象得到秦风身后,必然站着一位高手。

    “不能惹!”

    张超握紧拳头,脸色铁青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不然呢?”

    张首富阴沉着脸,“他背后肯定站着一位高手,但这种人物怎么会……”

    吴亮表情复杂道“总而言之,大家相安无事便好,这次失败,我也没脸继续待在此地,张老爷,就此别过。”

    张首富变色,语气放缓道“此事是我的失策,吴老弟不必介怀!”

    “来人啊,带赵先生和吴老弟下去休息,找最好的大夫来!”张首富吩咐道。

    但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僵住了,因为青山镇最好的大夫就是秦风!

    ……

    转眼间,已经是夏末,一场快雨好像在宣告着整个夏天的结束。

    秦风站在门口,屋外风雨交加,天空暗得让人压抑。

    扫了一眼屋内,秦风心头微叹,“真正的剑客都这么孤独和高傲吗?”

    秦天罡坐在桌边,大口灌着酒,还是最烈的‘烧刀子’。

    剑客的手一直很稳,但此刻,秦天罡白皙的手掌正不断颤抖着,连同酒水也洒落很多。

    “要不……”秦风面露无奈。

    可他话还没说完,便被秦天罡打断,他抬起颤抖的手掌,道“不必。”

    他身上的妖毒发作了,这种痛苦,如烈火灼心,万蚁噬骨,绝非常人可以忍受的。

    但他是一个剑客,尽管他已经很久不握剑了,他也绝不允许自己活到握不住剑的那一天。

    秦风没有说话,如果这是秦天罡的选择,他不会阻止,没人能理解一个剑客,他自己也不能。

    秦风又拿来几壶酒,他忽然觉得酒真的是好东西,或许有一天他也会爱上。

    妖魔之毒发作之后,秦天罡身体便急转直下。

    但他每日却越来越开心,喝得也变得更多。

    秦风看着他,哀莫大于心死,或许这个人,早在他失去爱情,失去剑的那一天,便已经死了。

    时间流逝很快,清晨,秦风起床,准备去买些羊肉汤。

    走到羊肉汤铺子,秦风还没开口,就听见老板在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

    一群人听他说话,个个脸色都变得精彩。

    “哟,这不是秦风啊。”

    老板是个中年人,见秦风过来,略带嘲讽的道“你来得正好,昨晚芦大哥说芦笙腊月回来,到时候还要从镇上带进几个人去做记名弟子呢。”

    “你和芦笙平日里关系好,你努努力,肯定发大财。”有人附和一句,语气也略带讥讽。

    “是啊,听说芦笙现在已经成了真传弟子,这是她替镇上争取来的机会,今天一早就有不少人跑去送礼了。”一个大娘说道,有些羡慕和发酸的道“可惜我家丫头没那种命啊。”

    人群感叹连连,在这个妖魔横行的世道,武力总是让人羡慕和崇敬的。

    秦风仿佛没听到般,道“老板,两份羊肉汤。”

    中年老板一愣,旋即拿来两份肉汤。

    秦风付了钱,给自己老爹买了一壶酒,这才返回。

    两人吃过羊肉汤,秦风正在收拾。

    酒鬼老爹突然道“我定了口棺材,你一会去付钱。”

    “过两年再去吧。”秦风目光微凝道。

    酒鬼老爹道“等不到两年咯。”

    秦风沉默了一下,道“我知道了。”

    酒鬼老爹呵呵笑着“你也别替我难过,我会看着你成人,礼物我都准备好了。”

    毒入骨髓,任何一种毒,一旦入髓都麻烦无比,除非他有天材地宝,否则就算是他也难为无米之炊。

    秦风收拾之后,真的动身去取棺材。

    路上,他看到芦石被人群簇拥着,一脸春风得意的表情。

    就连张首富,此刻也是满脸讨好,伺候得芦永财满意得很。

    旁边,妇人也被一群妇人围着,嘘长问短,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芦石老早就看到了秦风,把头扭到一旁,装作没看见。

    反倒是张首富,看秦风的眼神变得很古怪。

    “哟,这不是秦风吗?”这时候,不知道是谁酸了一句。

    所有人都停下动作,齐刷刷的看着秦风。

    一道道目光落在秦风身上,说不出的精彩。

    秦风神态平静,两世为人,他自然不可能还那样目光短浅,他的心性甚至变得很薄凉。

    妇人看着秦风,得意道“秦风,芦笙出人头地了。”

    秦风看着她道“是吗?恭喜。”

    或许是没有得到想要的表情,妇人忍不住道“芦笙还要带人去做记名弟子。”

    秦风道“是吗?恭喜。”

    说完,秦风径直离开。

    这倒是让许多人意外。

    “别理他,芦笙她娘,这小子不识好人心。”一个妇人讨好的说道。

    “对啊,对啊。”

    “没错,理他干嘛。”

    在一群人的奉承中,妇人和芦石很快将秦风抛之脑后。

    ……

    转眼间,腊月将至。

    明天就是腊月初一,秦风的生日。

    这一天晚上,秦风从房间出来,准备去做晚饭。

    “嗯?”

    刚一踏出房门,秦风就愣住了,随后眼中便浮现哀伤。

    眼前突然多了一个陌生人。

    乌黑如墨,面如冠玉,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四尺二寸的长剑轻挑在肩头。

    他嘴角上扬,神态轻佻,似是孟浪,又有说不出的风流。

    这幅神态与秦风笑起来时,很相似。

    “老爹。”

    秦风说道,这就是他的老爹。

    一身白袍如雪,一柄长剑如墨。

    白色代表寂寞,黑色代表孤独,这是剑客身上最常见的颜色。

    “小风。”

    秦天罡冲他笑着,那样的喜悦,今日他终于可以拔剑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