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8章 飞仙剑法
    秦天罡肩挑长剑,笑着道“小风,明天你就十五岁了,也该教你真正的剑法了。”

    秦风已经练了很久的基础剑法,从真气一层,练到真气三层。

    他很想换一套剑法,虽然什么剑法对他而言都没有太大难度,但换一套新的会让他开心很多。

    可现在,他忽然觉得很不开心。

    “把棺材也带上吧。”

    修长的手指轻点着剑柄,秦天罡笑着,看似轻佻,却又觉得深情。

    秦风单手抬起棺材,两人一路出了青山镇。

    青山镇外,一处山青之地,秦天罡停了下来。

    这会刚刚入夜,夜里的风微凉。

    秦天罡一屁股坐下来,推开棺材盖,从里面摸出一壶酒,偏头笑着道“陪我喝点儿?”

    秦风接过酒壶,猛灌了一口。

    他前世很少喝酒,因为那时候的他根骨太差,他时刻都在努力,时刻都要保持冷静。

    毫不客气的说,前世秦风甚至连朋友都很少,因为他大半生都在修行中度过。

    秦天罡笑了笑道“小风,你恨不恨我?”

    “恨?”

    秦风道“为什么?”

    秦天罡道“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秦风看着他,认真道“你是的。”

    秦天罡闻言笑了,从棺材内拿出一个剑匣。

    “双剑?”

    秦风心头暗道,江湖上使双剑之人不多,能使得精妙绝伦的,更少。

    秦天罡小心的打开剑匣,掀开裹在剑外的锦缎。

    下一刻,一柄白霜般的剑露了出来。

    剑鞘上镂刻着纹路,犹如飞仙衣带般,还镶嵌着几颗明珠,释放出月华般的白芒。

    “这是……”

    秦风目光一下就直了,只是看一眼他就知道,这柄剑几近通灵,已经有了灵性。

    而且,这柄剑绝对是一柄杀剑,剑鞘上的明珠与杀气结成一体,整柄剑如沐霜华。

    秦天罡道“这是你娘亲的配剑——飞仙!”

    “娘亲的剑!”

    秦风更加意外,这柄杀剑居然是他娘亲的剑。

    秦天罡道“你娘亲曾说过,如果你能拔出它,就给你,如果不能,就随我一同入土。”

    秦风不说话,接过飞仙,锵的一声拔剑出鞘。

    剑出鞘,剑光如霜,寒意逼人。

    剑长三尺九寸,洁白如雪,剑纹若隐若现,浑然天成。

    这柄名剑谱上排名三十六的名剑,数代天才心血呵护的杀剑,落在秦风手中,却是毫不反抗。

    这让秦天罡都愣住了,早已生出灵性的飞仙剑,竟然变得这么乖巧。

    “铃儿,你看到了吗?飞仙也认可咱们的孩子。”秦天罡抬头喃喃道,不觉眼中已有了泪水。

    秦风单手持剑,目光平静,飞仙剑好像能感受到他的意志,竟发出欢快的轻鸣。

    恍惚间,秦天罡又回到了当初。

    那一年,华山绝巅,那一人,素衣白裳,剑冠群雄,风华绝代。

    “铃儿。”

    秦天罡轻声说道,锵的拔出长剑。

    “小风,看好了,这是你娘亲的剑法!”

    秦天罡单手持剑,神态已完全变了,眼睛里几乎要射出电芒来。

    “这是飞仙的剑法第一式,清风寒月!”

    秦天罡话出口,剑亦出手。

    陡然,山林间起风了,清风掠过,安静,无形,迅疾。

    一轮明月升起,这是明月,亦是剑光。

    明月般的剑光,美丽,冰冷,灿烂。

    剑光如月,剑法如风,没人知道风从哪里吹来,也没人能抓住光。

    秦天罡手中的剑越来越快,白霜般的剑光洒落,只一剑,便美得心醉,寒得彻骨。

    “顶尖剑法!”

    秦风专注无比,精气神前所未有的凝聚。

    这门剑法,纵然是他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上古剑法中,也少有如此剑法。

    秦天罡真气运转,眼中迸射出凌厉的光,如两道急电。

    他长啸一声,长发乱舞,这是最后属于他的时刻,他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梦回华山绝巅!

    “五岳为倾!”

    秦天罡低喝一声,剑法变了,剑从高处落下,剑气沛然,剑势险急,直叫五岳倾倒。

    “好剑法!”

    秦风瞳孔收缩,这剑法不同于飞仙剑法的冰冷美丽,而是奇险。

    当世,有如此险奇的剑法,只有一个门派——华山派。

    华山奇险,剑法也奇险,秦天罡所用正是华山剑法中最奇拔峻秀之剑!

    意气风发,五岳倒倾,就连秦风都为这一剑的真意所惊叹。

    秦天罡却还不停,精气神不断攀升,他手中剑法再变,低喝道“破剑式!”

    这一剑,孤绝无比,尚未施展,便已搅动风云,一股气机剑般,灼照虚空!

    “剑意!”

    秦风都忍不住心头一惊,目光凝重。

    剑意,这是剑客追求的终极,涉足精神领域,领悟剑意的剑客,才是真正的剑客!

    突然,就在秦天罡真气剑意攀升至极巅的一刻,他口中涌出大口鲜血。

    “噗!”

    一口逆血喷出,秦天罡一身剑意崩碎,整个人眼神暗淡下来,握剑的手在颤抖。

    “别过来!!”

    秦天罡低喝道,阻止秦风去扶他。

    秦风止住步伐,神态复杂。

    这就是剑客的骄傲吗?

    长路漫漫,唯剑作伴。

    对秦天罡而言,剑比他的命更重要,给他带来荣誉,胜利和尊严,也给他带来死亡,败北和屈辱。

    握不住剑,是对他最大的侮辱,比死还难受。

    秦风暗叹,若是可以,谁又甘心平凡,谁不愿纵横江湖,问剑天下。

    “老爹,够了!”

    秦风还是过去了,握住那只颤抖的手掌。

    他的手掌冰凉,但却很有力,秦天罡的手也不再颤抖。

    “想不到,我竟然会有握不住剑的一天!”秦天罡苦涩的说道,口中又吐出一口逆血。

    秦风沉默,他不会安慰。

    顿了顿,秦天罡手指点在秦风眉心。

    刹那间,种种剑法变化,真气运转路线,全都印入秦风脑海中。

    这只是一招,飞仙剑法的第一剑!

    “小风,去峨眉吧。”

    秦天罡说道,脸上忽然露出怀念之色。

    “峨眉剑派?”秦风问道。

    这是蜀地有名的剑派,只论剑法,蜀地唯有蜀山这个顶尖门派,才能压它一头。

    “嗯,还她们一份百年鼎盛!这是咱们欠她们的!”秦天罡说道。

    秦风点头道“我知道了。”

    听到回答,秦天罡笑了起来,梦呓似的说道“这就好了,这样铃儿应该不会太过怪我了吧。”

    说罢,他眼中的光芒如被风吹灭的烛火,彻底消散。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