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9章 准备离去
    夜色之下,秦风的目光比夜色更寂寥。

    棺木入土,秦风看着面前的新坟道“你累了,剩下的交给我吧。”

    秦风守在坟前,一直到天亮,才离开。

    今天是腊月初一,他的生辰,从今往后,或许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过了。

    ……

    清晨,官道。

    两匹青鬃马飞驰而过,普通人见了必然感叹连连。

    一匹青鬃马,日行八百里,价值百两雪花银。

    两匹马直奔青山镇而去,马上一人身材苗条修长,腰间配着一柄长剑,眉梢眼角透露出丝丝英气和锐意。

    此人赫然正是芦笙无疑,去了门派数月,她已经褪去了青涩,多出几分干练。

    而另一个也是女子,二十三四,相貌姣好,吊梢眼里始终带着淡淡的轻蔑,难掩刻薄之感。

    这是芦笙的师姐,青锋剑派长老的真传弟子,刘婷。

    青山镇门口,两匹青鬃马刚至,镇子便已经沸腾了。

    镇里的人们奔走相告,因为他们早就收到消息,芦笙会回来。

    “芦笙她娘,芦笙回来啦!”

    青鬃马还没进镇,已经有人到了芦笙家里。

    十几个妇人满脸笑容的走进去,言语间有说不出的讨好之意。

    芦笙母亲豁的站起来,激动道“芦笙回来了?”

    “是呀,芦笙她娘,你快去看看吧,我们陪你一起去。”一群妇人满脸的笑容。

    镇上,芦石也被人围着,张首富抱着百两银子,满脸堆笑。

    一个门派名额若真是要买,恐怕要花上千两白银,才能满足一个长老的胃口。

    区区百两,换一个名额,算是很值得了。

    芦石被人簇拥着,一脸享受的表情,他还从未体验过这种待遇。

    很快,芦笙的母亲也到了,与芦石汇合,两人皆是红光满面,在街上等待。

    “哒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小镇的街道上早已经挤满了人。

    “这就是门派弟子啊,果真不一般。”

    “青鬃马!”

    “快看,那是芦笙,还有一个也是门派弟子!”

    “我也想佩剑。”

    ……

    人群议论着,自动让开一条路。

    “芦笙,你回来啦!”

    芦石兴奋的说道,黝黑的脸上露出激动的涨红。

    芦笙率先下马,说道“爹,娘,你们怎么不在家里?”

    “大家伙都是来等你的,你可给咱们争光啊!”张首富第一个开口,奉承道。

    芦笙本就对张家无太多好感,淡淡的道“张老爷过誉了。”

    张首富碰了灰,也不恼,笑呵呵的道“芦笙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我准备了酒水,为你接风洗尘。”

    芦笙道“不必了,我就回来半天,主要是收几个记名弟子。”

    虽然早就听到风声,但听芦笙亲口说出来,所有人都忍不住心头一喜,脸上的期待也更加浓烈。

    这个时代是属于江湖的时代,人们对武力的渴望前所未有。

    正当所有人心头欣喜的时候,刘婷下马走来,颇为不屑道“师妹,你跟他们费什么话,想入门就来考核。”

    “这位是?”

    芦石脸上笑容微僵,刘婷的语气不怎么客气。

    芦笙说道“这位是我师姐!”

    张首富眼睛一转,凑近刘婷,笑道“原来是青锋剑派的高徒,失敬失敬!”

    说着,他抬手塞给刘婷一袋银子,足足两百两雪花银。

    刘婷也不拒绝,收了银子,脸上终于有了笑容,说道“让你家的第一个吧。”

    “快来!”

    张首富眉开眼笑,将张超叫到近前。

    刘婷道“炼体几层?”

    张超神色紧张道“四层。”

    以张家的条件,才堪堪四层境界,张超的天赋只能说一般,很一般。

    刘婷点了点头道“三日后到门派报到。”

    “是是是!”

    张超大喜过望,连声答应。

    他走到一旁,暗中瞄了瞄芦笙,心里忽的涌起阵阵火热。

    张首富笑得脸上的横肉都挤在一起。

    “这算什么啊?送礼吗?”

    “就是就是!”

    ……

    许多人语气发酸,名额本就不多,这样就白白去了一个。

    “你们谁比他强,大可以站出来!”刘婷神色一沉,冷冷的道。

    这下再无人开口,因为张超光论炼体,的确是这里最高的。

    芦笙眉头微蹙道“师姐,师父这次只给了三个名额,旨在选出有潜力的弟子。”

    刘婷吊梢眼中露出不悦之色,阴沉道“师妹难道觉得我的眼光有问题?”

    芦笙道“自然不是。”

    刘婷淡淡道“师妹不用担心,你的那个名额,我绝不会动的,你可以随意指定一个人选。”

    话说到这里,人群已经按耐不住了,许多少年人呼吸急促起来。

    可以指定人选,这就代表着不用考核,只需芦笙嘴皮子一动,他们就有了翻身之机。

    “轰!”

    人群霎时炸开了,都在讨好芦石夫妻,希望他们能美言几句。

    芦笙不怎么喜欢多听,说道“好了,那么开始吧,每个人上来演练。”

    人群精神一阵,许多人鼓励或是叮嘱了自家儿女一句,让他们好好表现。

    考核开始,青山镇口,秦风手里握着飞仙,不急不缓的走到此处。

    飞仙被他用衣服裹住,因为这柄剑太惹眼,剑鞘如白霜,点缀着明珠,任谁见了都知道绝对价值不菲。

    今天秦风就准备离开,但在此之前,他还要回去一次,毕竟是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总有不舍。

    街道上人潮涌动,芦笙暗暗摇头,这些少年的资质都太差。

    忽然,她余光一瞄,看到人群最末,一道身影缓缓走来,准备从转角离开。

    身影略显消瘦,清澈的眸,高挺的鼻,还有脸上万年不变的平淡。

    他像是风一样安静,无论在多喧闹的环境内,只要看到他,好像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秦风!”

    芦笙脚尖轻点地面,一下越过人群,落在秦风面前。

    “糟糕!”

    芦石夫妻脸色大变,自家女儿居然还未忘记。

    人群也都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感觉不妙。

    “芦笙。”

    秦风淡淡的道,脸上没有太多的神情流露。

    凝视这张脸,就像凝视蔚蓝大海,根本看不到内里,引人无限神往。

    芦笙俏脸露出复杂之色,有怀念,有喜悦还有一些残留的情愫。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