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若飞仙 第10章 意在飞仙
    沉默了片刻,芦笙率先打破沉寂,说道“好久不见。”

    秦风道“你变得成熟了。”

    芦笙眼神复杂,道“师父带我见识了很多。”

    她已经今非昔比,成为真传弟子,所见所闻也早已不局限于这个小镇。

    秦风于她而言就如云泥之别,她心底还有情愫,但她也明白他们或许终将擦身而过。

    这座纷乱江湖,这个荒芜的年代,这个虚荣而又一无所有的年纪,情愫贱得跟草一样。

    这座江湖只有剑,只有肉弱强食。

    “你朋友?”

    这时候,刘婷走过来,目露轻蔑的上下打量着秦风,目光渐渐落在秦风手中的飞仙上。

    腊月已经寒冷,秦风却脱下一件外衣,这本身就是奇怪的事情。

    秦风秀气的眉毛挑了挑,他很不喜欢这个女子,虽然容颜不差,但吊梢眼和凸出的颧骨都给人以刻薄之感。

    或许是感受到刘婷的歹意,裹在衣服中的飞仙剑突然颤抖一下。

    “哐哐哐……”

    仅仅一个震动,名剑气机释放,竟然引得两人手中的佩剑颤抖不断。

    “这是……”

    芦笙俏脸浮现惊讶,她的剑竟然在剑鞘内颤抖。

    刘婷则不同,不惊反喜,惊呼道“名剑!”

    她曾经见过名剑谱上排名第二百位的名剑‘秋水’,这气机虽不及名剑秋水剑,却也远超一般利刃。

    惊喜之下,刘婷目露火热,命令道“你这里面是剑吧?给我看看!”

    “剑?”

    芦笙闻言心头一颤,秦风一个大夫身上怎么会有剑!?

    他的剑从何而来?

    秦风脸上渐渐有了冷意,冷道“你在对谁说话?”

    刘婷嗤笑道“我让你把剑拿出来!”

    秦风眼睑微沉,声音清冷,犹如初春的细雨般,虽然清澈,却让人心底不禁滋生出凉意。

    芦笙见状,连忙道“师姐,这是秦风的东西,我们不必……”

    话还没说完,刘婷已经不耐烦的打断道“师妹,师父最近正寻一把好剑,我觉得这把应该不错。”

    说着,刘婷拿出五百两银票,在秦风眼前晃了晃,得意道“这是五百两银票,足够你潇洒半辈子了,我买你这柄剑。”

    秦风没有看银票,而是一直注视着这个女子,她脸上充满了充满了得意和不屑。

    普通人,或许一生也拿不到一张五百两银票,而刘婷却眼都不眨一下的摸了出来,这的确是值得骄傲和得意的事情。

    旁边,围观的人群早就快按捺不住了,恨不得替他答应。

    只是,秦风很清楚这柄剑的价值,若是拿出去拍卖,恐怕最终价格会逼近五十万两雪花银。

    注视着刘婷,秦风终于开口了只有一个字“滚!”

    话一出口,刘婷脸上的得意一下僵住了,甚至都来不及动怒,她不相信秦风见了五百两银票不心动。

    “这样好了,我给你八百两,这已经是很多了,做人不能贪得无厌。”刘婷道。

    秦风面无表情道“我的剑,不卖!”

    这句话听不出太多感情,却很果决。

    刘婷自然也听得出来,神态彻底已经冷下来了,眼底竟掠过杀机。

    芦笙见状,无奈叹息道“秦风,你的剑卖给我们吧,我再出七百两!”

    “一千五百两!”

    人群彻底轰动了,这是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数字,甚至听到都会觉得兴奋。

    而这个数字,就已经变成了现实,摆在秦风前。

    “我的剑不卖。”秦风再次重复道。

    刘婷笑起来,露出浓浓的不屑道“无非是想多要银子罢了,何必装清高,不过太过贪心的人,往往没有好下场。”

    秦风平静道“你的意思是要杀人越货?”

    刘婷冷笑道“我给你三息时间考虑,要么拿钱走人,要么别怪我不客气了。”

    芦笙知道自己师姐的脾气秉性,叹息道“秦风,这剑你还是给我们吧,我们会付钱的。”

    秦风看了看她,语气已经变得不客气,道“我不想说第三遍。”

    芦笙变了变色,语气不快的道“我知道想学武,我可以引荐你加入门派,也会尽我所能帮你寻找名师,保证你一生衣食无忧,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不需要师父。”秦风嘴角微翘,带着讥讽之意。

    这个江湖,能教他的人,绝不会超过五指之数。

    芦笙不喜道“你何必倔强呢?你帮过我,我记在心里,这次记名弟子我早已经算上你一个。”

    “况且,你若是喜欢剑,日后我送你一柄就是了。”芦笙继续道。

    秦风道“这柄剑不一样。”

    芦笙的耐心渐渐没了,说道“有什么不一样,我出人头地也没有忘了你,而且也是我自己努力所得,你不该如此嫉妒不平!”

    “我嫉妒?”

    秦风忽然笑了,充满了讥讽,他会嫉妒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

    “难道不是吗?不过一柄剑而已。”芦笙反问道。

    “你真的不交?”刘婷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秦风盯着她,已经起了杀意“你想如何?”

    刘婷道“不如何,不过一柄剑而已,只是……这一次的名额全部取消。”

    “什么?!”

    这下子,看热闹的人全都蒙了。

    最不能接受的要数张超了,他原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结果却黄了。

    “感谢他吧,若是他交出剑来,你们的名额依旧不变。”刘婷似笑非笑的道。

    说罢,人群立刻炸开了,所有人七嘴八舌的起来。

    “秦风。为了大家你应该交出来!”

    “一柄剑而已,没什么不得了的,交出来吧。”

    “你在青山镇大家平日里都还照顾你父子一二,想不到是白眼狼。”

    ……

    所谓杀人诛心,这一招不可谓不险恶。

    若是秦风不交,日后肯定不能在小镇立足了,但纵然他交了恐怕也要遭受许多白眼。

    刘婷得意洋洋,甚至暗中佩服自己能想出这一妙招,这可谓让秦风进退两难。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